• 第23章:大战来临

    更新时间:2018-08-09 20:10:11本章字数:2024字

    昌华在休息室歇了一会儿后,突然接到了林叔的电话:“昌华?听说你在赌场大杀四方啊?”“林叔,我今天刚到这儿,本来想趟趟路子,谁知道赌场有点儿拉啊。”“哈哈哈,有前途啊兄弟,我们会在暗中协助你的,如果你一会儿还要赌的话该留心了,他们去接老鬼了。他是赌徒的煞星,手法快的连摄像机都拍不到出千,而且你该小心了,这会儿赌场已经两手准备了,如果情况不好你就收手,我会安排人保护你的。”

    “林叔放心吧,我自有分寸。”昌华挂了电话心里开始盘算着,如果就这么收手自己拿走二十多亿,这还干啥卧底啊?拿着钱跑哪都行啊。可转眼又一想:自己是替国家铲除这个危害国家安全的组织的,就这么被糖衣炮弹击倒可不行。随后他悄悄的用另一部手机给组织发去了消息。

    谁知道刚发出去没多久组织的回复让他心里更加的忐忑了:尽快在越南站住脚,适当的时候可以用任何手段自保。另:你要时刻记住代表国家跟组织出去执行任务,尽快打掉那个危害中国人的赌场。原来昌华身边不知道有多少眼线,不光是林叔的,赌场的,甚至连国家的卧底和线人都在他身边时刻盯着。他感觉到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掌控之中。

    休息了一会儿赌场的客户经理敲门进来:“老板。您可以随时开局了,也可以继续休息或结束今天。”昌华坐在豪华的休息间里整享受难得的轻松,“好,我晚点儿过去,你先去吧。”“是老板,有需要您随时招呼门口的服务员。”客户经理关门退了出去。昌华拿起杯子喝了一杯水后,站起来溜达着,他并不是害怕那个老鬼,因为他能看穿人的心思,他是思考下一步该如何得到林叔的信任和探究到这个组织背后的秘密。

    昌华抽完一颗烟后推门走出休息室,来到高级VIP房后,看见赌场已经重新收拾干净,荷官的位置坐着一个戴墨镜的老者,面色干黑,毫无表情。放在桌子上的一双手就跟干枯的树枝一样,没有任何血色,“老板?可以开始了吗?”老头说完后整个包房都安静了,这哪里是人在话说,分明是鬼在嚎叫。所有工作人员和服务员都紧张的看着这个老头,但又露出了敬畏的眼神,“开牌吧!”昌华坐下后仔细的看着这个老者,他不由的心里一惊:他竟然感觉不到任何对面这个老头的心理变化,难道他真的有功夫?

    “老板请下注。”“一亿庄。”昌华上来就是大手笔,他倒要看看这个绰号鬼叔的荷官,能掀起多大风浪。还是老规矩昌华手根本不碰牌,他要求一个女服务员为他开牌。不过当牌面打开后,昌华很诧异:闲。看来他是遇到对手了,昌华赢钱在赌场靠的是感知荷官的心理,然后悄然的发功让其按照自己的牌路发牌。所以每次必胜。但是这次他根本感知不到对方的心理活动。这让他十分的吃惊。“请老板下注。”“庄一亿。”“庄一亿”“庄一亿”“庄一亿”当下到第五把的时候昌华示意休息。

    他已经连续输了五个亿了,看看手机已经是下午一点了,昌华也有些累了,从休息室出来后直接跟客户经理说:把20亿给我打入银行账户,剩下的存在这里吧。我先去酒店洗个澡。客户经理马上去给昌华办理了转账和存入手续,把本票让他签字后亲自送了出来。

    出了赌场昌华溜达到了街上,这会儿太阳有些强,他招手拦了辆出租车去找个住的地方,他其实不喜欢住在赌场的酒店里,感觉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一样,车开动了走着走着昌华看见路边临街的一家小旅店,他让车停下来走了过去。昌华让旅馆给他开了间靠窗的套房,旅馆倒是干净,昌华刚躺下休息,门却被敲响了,昌华打开门一看一个越南女孩站在门口:“老板儿?需要按摩吗?”“不需要”昌华很反感这种动不动就敲门的按摩女,说是按摩女其实都是些风流场所的女人。那个女人不但没有走的意思,反而一推门挤了进来。

    “没听明白吗?我说不需要?请你出去。”昌华皱紧了眉头,怎么现在这些女孩这么迫切需要业务吗?

    “你倒是洁身自好啊?跟你直说吧:我是你这里的接头人,我叫安娜。”女孩子径直走进屋里坐在了沙发上。

    昌华看着这个女孩打扮的很是妖艳,顺手关上门后:“你是林叔派来的?”

    “呵呵,组织上没告诉你这里还有我这个女警察吗?”安娜直勾勾的看着昌华说到。

    昌华走过去也坐了下来,他现在不能确定到底是林叔的人还是组织派过来协助他的,他试探的说;“越南的豆腐丝好吃吗?”

    “不好吃,因为他们这里不放醋。”女孩熟练的对上了暗号。

    “看来你还真是警察啊?从我一到越南你就跟上我了吧?”昌华心里的疑惑总算解开了,这个暗号是指挥部给他接头用的,他一直以为这里的卧底是男的,没想到这么年轻的女卧底。第一次见面还用这个方式跟他打招呼。

    “我现在正式代表组织通知你昌华,你的任务是尽快打入到犯罪分子内部,摸清楚他们国内的洗钱途径,还有分支机构的布局,我在越南负责协助你,以后我们要在一起工作了。”安娜看着昌华严肃的说,言语间显现出了对他这个编外的卧底十分的不信任。

    “这个我当然清楚,只是我刚被林叔派到这里抢回赌场,还没有立功恐怕他们不会轻易信任我,出了林叔之外我对这个组织目前一无所知。而且我在赌场今天碰到了一个高手,恐怕还需要别的方法才能立住脚。”昌华点燃一颗烟说到。

    正在俩人聊天的时候门又被敲响了:“老板需要按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