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挖人参

    更新时间:2018-08-09 18:36:15本章字数:2478字

    大荒村。

    我国西南大山深处一个极其少见的自然村落,这里距最近的乡镇,有着五十多公里远,从村子口翻山越岭至少二十公里,才能有着通车的泥巴路。

    陈原野穿着磨得发白的工作服,走在村子后山里,汗水已经将他的衣服打湿,散发着难闻的酸味。

    想到两天前他在省城的大学里,接到自己老妈打来的电话时,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他父亲上山去挖药材的时候,被偷猎的用枪打伤了!

    陈原野没来得及和同窗四年的同学们告别,就急匆匆的离开学校,第二天大早就赶到了镇子上。

    陈原野家里的情况,可以用一贫如洗来形容,如果不是村里的乡亲们帮忙,勉强凑够了医药费,陈原野的父亲陈平声恐怕就危险了。

    医院里的药品很贵,陈原野必须尽早的筹到更多的钱,才能保证药品不被中断,让父亲得到好的治疗,更重要的是,将钱还给村里的乡亲们,大荒村太穷了,一万块钱,却是二十多户人家掏箱摸底儿凑出来的。

    而想要很快的赚到钱,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去大山中采药,陈原野从小读书的钱,就是他父亲在原始森林般的大山中采药换回来的。

    大荒岭,是大荒村的人们给他们身后那绵延的原始森林所取的名字,没有啥特别的含义,就是好记.

    陈原野是在山林中长大的孩子,从小练武,和父亲在大荒岭中采药,打猎,也和狗熊,野豹子,还有野狼遭遇过,大山中,危险无处不在。

    呼呼的喘着气,陈原野汗流浃背的走在森林里,天空中阳光炽烈,毒辣异常,他感觉自己呼出的气息好似火焰一般,将围在脖子上的毛巾把脸上的汗水擦干,陈原野踩着厚厚的腐殖质,继续朝着山林深处走去。

    在陈原野的心里,最名贵的药材是什么?就是人参,而大荒岭中,人参虽然稀少,但是并非无法采到。

    野生人参对生长环境要求比较高,它伯热,怕旱怕晒,要求土壤疏松、肥沃、空气湿润凉爽,所以多生长在海拔500到000米的针叶、阔叶混交林里,大荒岭被称之为岭,海拔便是从低到高,而最高处,更是达到海拔四千米以上。

    脚下不停,陈原野快速的在林间穿梭着,他在早晨七点钟从家里出发,拿着小锄头,背着小篓,翻山越岭,此刻艳阳高照,已经快到中午时分了。

    没有其他的心情去欣赏这原始大山的险峻和奇美,陈原野到达了曾经和父亲发现过老山参的地方,他弓着背,认真的在地面上寻找着人参的踪迹。

    一颗松果掉落在他头顶,痛的陈原野倒吸一口冷气,抬头看去,只见几个浑身毛茸茸的松鼠,站成一排,正瞪着小眼睛,傻乎乎的望着他,接着吱吱叫着,一溜儿烟儿拖着大尾巴不见了踪影。

    无奈的摇头笑了笑,这家伙朝着几个小松鼠的身影狠狠的伸出中指,然后继续前进.

    走了不知道多久,肚子已经咕咕作响,陈原野才靠在一颗大树旁休息着,从背篓里拿出一个煮熟的拳头大红薯,闻着那香甜的味道,陈原野吞着口水,连皮都没有剥开,便狠狠的咬上一口,甜糯的滋味,让他享受的叹息了一声。

    吃完了红薯,填饱了肚子,陈原野站起身来,继续寻找着这次的目标。

    走着走着,一条乌黑的大蛇吐着信子,从不远处的草丛里簌簌的游走,这蛇长有两米左右,乌黑的蛇鳞看起来极为渗人,爬动的极为缓慢,被叫做乌梢蛇,学名称为乌蛇,无毒,性子温和。

    陈原野想到在医院中的父亲,暗叹一声,朝着那条乌蛇走去,闪电似的提起乌蛇的尾巴,然后如同玩儿着长鞭,用力在半空中一甩,正准备咬人自卫的乌蛇,一下子软了下来。

    从背篓里拿出一条编织袋,陈原野将乌蛇扔了进去,将编织袋打了个结,丢进背篓了,这条乌蛇至少有着三斤重,回去杀一只鸡炖龙凤汤,在放入一些中药材,想想都快流口水了。

    陈原野咧嘴笑了笑,心情好了不少,在山林间的脚步都轻快了不少,朝着更深处的地方走去。

    太阳已经开始西斜,陈原野疲累异常,一屁股坐在一块山石上,有些怅然的张望着,突然间,这家伙表情一怔,惊喜的朝着不远处的一块斜地冲了过去,差点儿摔了个狗啃泥。

    手忙脚乱的来到那片儿很是隐秘的地儿,只见两株长着珊瑚般小珠子的植物在微风中摇曳着,阳光偶尔洒下,那红色的小珠子就好似红宝石似的闪耀,超过四十厘米高的枝干上,长着碧绿的叶子,叶子呈椭圆形,略微有些尖,五瓣叶子好似大手掌。

    “运气真好,真好,真的是人参啊。”陈原野喃喃的说道,有些紧张的朝着四处看着,若不是刚才晃眼一看,他恐怕已经错过了,这两株人参长着的地方太过隐蔽。

    趴在地上,从兜里掏出两根儿红绳子准备好,陈原野开始拿着小锄头,小心翼翼的朝着其中一株刨了起来。

    心中有着激动,也有着一些感慨,当他将人参头卢刨出来时,见到那有些暗沉的表皮,突然间心脏狂跳起来,此刻的他,脑袋开始充血,脸涨得通红,兴奋得快要跳了起来,这一看就是老参的模样。

    忍住激动,陈原野吞了吞口水,滋润着干渴的喉咙,万分小心的刨着,即便是小根须,陈原野也不敢轻易碰触,当一个完整的野人参被掏出来时,陈原野将红绳子绑了上去,兴奋地快要跳了起来。

    手中这株人参长约五寸,根须粗壮,小根须很少,就如同一个小人儿,四肢分明,下面还有个根须突起,暗沉的表皮上,是一圈一圈的铁线纹,根本数不过来,而且有着老人参特有的珍珠点儿,粗略的垫了垫重量,这株人参差不多有着三两重。

    小心翼翼的用塑料袋将人参放了进去,陈原野看着另外一株,咬了咬牙,也刨了出来,这一株却长得如同女性,让陈原野此刻有些微微头晕。

    这是一对儿品相极为完美,超过百年的野人参,即便炮制之后也有会超过六十克!

    正准备拿出手机在网上搜索一下,却见到这个老式的二手国产智能手机,没有任何的信号,看看时间,已经是下午六点半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天就会完全的黑下去。

    将两株老人参贴身放好,陈原野就如同山中的精灵,好似一头敏捷的猿猴,沿着原路快速的返回着。

    天色渐渐的变暗,陈原野的速度也降了下来,他不敢继续跑动了,万一跌落悬崖,用英年早逝,或者乐极生悲来形容也显得极为苍白。

    还好,智能手机自带手电筒,至少能够提供三个小时以上的灯光,只是那不停扑上来的蚊子,让陈原野那兴奋的心情有些变得不好了起来。

    这时候是在往山下走,这片儿地儿山石众多,地貌很是险峻,陈原野很是小心谨慎的走着,突然间,一个长脚蚊冲着他的脸蛋就过来了。

    啪,一巴掌拍在自己的脸上,又痒又痛的感觉,那酸爽劲儿就别提了,而这一巴掌,却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平衡,身体一个踉跄,陈原野来不及后悔,就猛然间朝着一旁摔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