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叶国军的心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1本章字数:3039字

    叶城这么一走,夏明山和夏璇顿时沉默了,杨琨的话表达得很明显,夏月中的是毒,而为何中毒,中毒之后又为何会在这么短时间内频繁毒发,这一切,杨琨都毫不忌讳的说了出来。

    “阿琨啊,这碗药,对月儿的毒,真的有很大的影响么?”夏明山还很不相信的样子。

    杨琨站起身来,走到端着药的管家面前,他将药拿了起来,轻轻的抿了一口:“我说了,这碗药本身并不存在太大的问题,但是您女儿中的是苗疆寒毒,而这碗药能起到微弱的祛热解毒,在本来就很冰寒至极的情况下,还要驱热,那岂不是寒上加寒?”

    “夏叔叔,看在您是我师父的故友份上,我才有心提醒您,如若不然,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情,我杨琨可干不出来!”杨琨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很显然是不会对夏明山有丝毫保留了。

    说实话,杨琨也很好奇,那个所谓的叶家,为何会对这么一个小姑娘下此毒手,而且,看叶城和夏璇的样子,更像是情侣一样,而既然是情侣,又为何会害夏璇的妹妹?

    当然,这些事情不是杨琨能涉及的,他此行最大的任务还是给夏月驱毒,并且,他将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具体要怎么做,夏明山自己会有主意的。

    夏明山沉默不语,一旁的夏璇却是用着质疑的目光打量着杨琨,似乎在思考杨琨所说的这么一番话。要知道,她和叶城从小一起长大,感情深厚,对叶城也不是一般的信任,眼前这个小子,或许就是在胡说八道。

    “好了,接下来的时间,我会每天给夏月驱毒,她的毒,夏叔叔就不用担心了。”杨琨说着,目光看向了之前换衣服的那个房间:“我有点累了,去那个房间休息可好?”

    “当然可以了,你是老杨的徒弟,以后就把这里当自己的家,有什么需求,你尽管开口。”夏明山心头肯定已经憋了一肚子火,但对杨琨却依旧保持着和和气气的态度,这足以可见他的忍耐性有多强。

    杨琨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直接朝着房间里走去。

    当杨琨将房间门关上之后,夏璇才开口说话。

    “爸,咱们不能听信这个家伙的一面之词,他说是能救治月儿,可在他没让月儿康复之前,咱们不能听他的胡说八道。”

    夏明山表现得很镇定,这件事他也不敢肯定,否则的话,先前他就不会让叶城这么轻易离开了。

    “我知道,不过你也看到了,他能说出月儿的症状,还能在短短的一分钟内减轻了月儿的痛苦,这说明他对月儿的病确实有办法。况且,他的师父和我当初是患难之交,我信得过他师父,自然也信得过他。”夏明山声音很平静的说道。

    话说完,夏明山又补充了一句:“你派人去查查你手中这个药方子,是否真如阿琨所说,这药方的药有祛热解毒的作用,如果真的有,那么以后,叶家就是咱们最大的敌人!”

    说这话的时候,夏明山的目光中闪烁着坚毅之色,他不会因为杨琨的片面之词而直接仇视叶家,但如果这个药方真的有问题,那么他就一定不会让叶家的人好过。

    夏明山觉得,自己与杨琨的师父二十年没见了,后者生活在小小的农村里,根本不了解自己的情况,并且也没有理由派徒弟来挑拨自己和叶家的关系,杨琨的话,可信度很高。

    “嗯。”夏璇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她的内心变得很复杂,如果杨琨说的是真的,那么自己和叶城之间,就不会再有任何可能……

    杨琨的晚饭是夏家的下人送来的,标准的三菜一汤,杨琨将饭菜吃了个精光,吃完之后,又继续睡觉了。

    对杨琨来说,睡觉才是最美好的事情,因为一旦睡着了,他就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用想了。并且,杨琨能够利用自己身体中的微浅毒素让自己在最短的时间内睡着,说明白一点就是自己对自己下蒙汗药,反正他百毒不侵,而且再加上是自己身体中的毒素,这对他一点影响都没有。

    夏明山没有再给杨琨重新安排住处,而杨琨也懒得跑来跑去,正好这个房间和夏月的房间较近,杨琨能够随时随地观察夏月的情况。

    天色已经黑了,此刻,在丽海市最大的一片别墅小区内,客厅里的灯一直亮着。

    “阿辉,这件事你必须要给我办妥了,如果事情出了差错,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一个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他手里夹着一根雪茄香烟,像是在思考些什么。

    此人便是叶家的家主叶国军,他筹谋杀掉夏月的计划已经很久了,当初他与夏明山曾细谈了一番,得知夏明山要将夏家的财产分别分给自己未来的两个女婿,于是叶国军便动了这个歪念头,在他看来,只要悄无声息的让夏月死掉,自己的儿子再将夏璇娶回来,那么夏明山所有的财产,都只能给自己的儿子。

    所以,叶国军就四处搜寻奇毒,要让夏璇死得天衣无缝,最后,他发现了一种寒毒,这种寒毒乃是苗疆的冰蝉血所制,注入人身体之后,会将其五脏六腑冻结。但这种毒不会在短时间内置人于死地,而且其症状无比奇特,这也给叶家无法解毒创造了理由。

    可是,叶国军怎么也想不到,夏明山居然还请来了一位高人,知道这种毒不说,还有解毒的本事。

    最重要的是,叶国军之前借着给夏月治毒的理由,一直在给夏月服用催毒的药,而正是这种药,才让他的计划被完全败露。

    “叶哥放心,我能给那个丫头注射第一次,就绝对能给她注射第二次,我保证,明天早上你一定能见到她冰冷的尸体!”站在叶国军面前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他身材健壮,很是自信的对着叶国军说道。

    而在这话说完,一旁的叶城欲言又止,沉吟了几秒之后,这才开口:“辉哥,如果你将夏月解决掉了,你看能不能再把那个叫杨琨的也杀了,那个臭小子居然敢轻薄小璇。而且,若是没有他,咱们的计划也不可能失败!”

    “胡闹!那个小子不能死!”叶国军怒叱了一声:“我之所以让阿辉再给夏月注射一次寒毒,就是要将此事完全推脱到这小子的身上!他不是很能治毒的么?如果夏月因为寒毒毒发而死,你觉得,夏明山还会相信他的话么?而只要夏月一死,到时候你就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这个叫杨琨的小子身上,谁让他多管闲事,不让夏月喝药呢?”

    叶国军阴冷的笑了笑,他觉得,他这一招亡羊补牢,肯定能起到最关键的作用,那个叫杨琨的,虽说破坏了他的计划,但现在不正好能利用利用他么?

    一个区区毛头小子而已,又怎么斗得他!

    “叶哥说得对,那个小子不能杀!如果叶少你要是觉得不解气,等事后我帮你暗中做掉他就好。”阿辉面无表情的说道,对他而言,杀人如同家常便饭,他在叶国军手下做事已经有十几年了,这十几年来,他为叶国军除掉了许许多多的敌人,而每一次,叶国军也都能保他平安。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快去吧。”叶国军看了阿辉一眼,对于阿辉,他是非常的信任。后者的身手,还有他的手段,叶国军这些年是切身感受过的。

    “嗯。”阿辉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一个注射器揣入了衣服的内包里,快速离开了别墅。

    此刻已经是夜深人静,杨琨因为晚饭的时候喝了太多的肉汤,这是他第二次起来上厕所。

    也都怪夏家的厨子,做菜也太好吃了一些,杨琨平时在老家虽然没少吃肉,但这么好喝的肉汤他还是第一次尝到,于是,整整一大碗汤,他喝得一干二净。

    “啊……”解开裤腰带的瞬间,杨琨只感觉无比畅快,但心头又忍不住抱怨,这要是在老家,床边直接放着尿桶,身子一侧杨琨就能尿,不像这大城市,哪怕是老宅子,厕所距离房间都有大老远。

    “嘎吱……”

    忽然,杨琨听到厕所外前厅的大门被人推开了,他竖着耳朵听了几秒钟,却没有听到任何脚步声。

    夏明山也是住在这个宅子里的,就在前厅东北面一个房间里,按理说,这个时候他要是起来上厕所,没有必要将前厅的门也打开,最重要的是,杨琨透过厕所的细缝,看不到前厅有丝毫广亮。

    将剩下半泡尿给憋了回去,杨琨快速拉起裤腰带,将耳朵贴在了厕所的门上。

    厕所的位置距离夏月的房间就只有一个走道,杨琨隐隐听见细微的脚步声传来,这个人显得非常小心翼翼,若不是因为房间里太安静,杨琨也不可能听到他的脚步声。

    白天进入夏家大宅的时候,大门口有四个下人看守着,这足以可见夏家的防卫有多严密,这个人,绝对不是简单的小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