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为什么不穿衣服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1本章字数:3074字

    “夏叔叔,这样不太好吧,你们一家人吃饭,我就不用去了,你找人将饭菜给我送来就行了。”

    前厅里,杨琨刚替夏月进行了一次压毒,正好也到了午饭时间,夏明山邀请他去饭厅吃饭,他笑着拒绝。

    “你太客气了,我和你师父是至交,所以到了我这里,你可千万别把自己当外人,走吧,跟我去吃饭吧。”夏明山拍了拍杨琨的肩头。

    杨琨咧嘴笑了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有钱人家就是不一样,饭厅的装饰完全不同,看得出来,夏明山不太喜欢住豪华的别墅,这个老宅的一切装饰都有些年头了,吃饭的桌子是实木的圆桌,椅子也是古风古味,杨琨进入饭厅的时候,夏璇正在一旁盛饭。

    “阿琨,喝点酒么?”夏明山面容平静,在他手中,握着一瓶泸州老窖。

    让杨琨感到出乎意料的是,他知道这瓶酒的价格,因为在老家的时候,自己的师父也特别喜欢喝这个酒。可相对夏明山的身份来讲,这瓶酒实在是太廉价了,在杨琨看来,有钱人喝的不都是上万的好酒么,这百来块一瓶的酒,可不应该出现在这桌上。

    “喝点吧。”杨琨点了点头,他看出来了,夏明山心情不太好,不然的这话,这大白天的他也没有必要喝酒。

    夏明山点了点头,给杨琨倒了满满一杯,将杯子推到杨琨的面前,而他则拿起自己的杯子,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喝得一干二净。

    “哎,想当初我和你师父一起打拼的时候,我还是个小穷光蛋,你师父就喜欢喝这个酒,除了这个酒之外,他对别的酒没有兴趣。所以,现在哪怕我身缠万贯,这个酒对我来说也意义非凡。对了,这些年,你师父过得还好么?”夏明山对着杨琨问道。

    夏璇就坐在夏明山的身旁,她时不时会抬头看看杨琨和夏明山,似乎心头有话要说。

    “挺好的,虽说日子有些艰苦,但却过得很充实。”杨琨答道。

    夏明山点了点头:“我十几年前就想让他重出江湖,可不管怎么劝,他就是不肯来,而且还不告诉我他的位置。看样子,他是彻底的金盆洗手了。”

    “金盆洗手?”杨琨感到有些不解:“夏叔叔,我师父当初是干什么的呀?”

    “他难道没有告诉你么?”夏明山皱了皱眉头,似乎是在考虑该不该告诉杨琨,但细想了一番,又立马开口:“当初的他乃是一代毒圣,能治天下奇毒,但是他的毒更多的用在了杀人上,所以结下了很多仇家,以至于到后来弄得自己财名尽失,所以就一个人默默的离开了,整整十几年没有再出现过。”

    “…………”杨琨顿时有些哑然,师父这些事,他可是只字未提,如果夏明山不说,杨琨还不知道自己的师父有这样的经历。

    “好了,不提你师父了,我要说太多了,等你回去指不定会破骂我一顿。”夏明山叹了一口气。

    杨琨点了点头,也立马换了个话题:“对了夏叔叔,昨晚抓到的那个人,你是怎么处置的?”

    “还没处置呢,如果按照常规的手段来办,将他交给警方是最合理的,可我担心的是,他若是咬口不承认他是来杀人的,咱们也没有任何证据。更何况,这个人的嘴巴很硬,他如果不想出卖叶国军,那么就算打死他,他也不会说和叶国军有丝毫关系!”夏明山一脸愁容,很显然,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

    “那叶家那边,夏叔叔打算如何处理?”杨琨开口问道。

    夏明山摇了摇头:“暂时没有办法,但我已经派人去搜集叶国军的财务,他这人巨贪无比,如果他的财务出现漏洞,我就一定能将他叶家彻底扳倒。”

    说这话的时候,夏明山的瞳孔中透着一股决然之色,正所谓商场如战场,在这些方面,他比杨琨懂得多,所以杨琨也没有插手的意思,他相信,夏明山能处理好这件事。

    “夏叔叔有自己的决断,那我就不多问了。不过,我还是要提醒夏叔叔一句,从昨晚的事情看来,叶国军阴险至极,好在他没有得逞,否则现在我才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而现在事情败露,他肯定会有所准备,夏叔叔可得小心了。”杨琨淡淡的说道。

    “嗯。”

    夏明山只是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但是他看待杨琨的目光,却是更加的惊奇,昨晚的事情,他以为杨琨猜不透叶国军的用意,毕竟当时的他一点怒意都没有,要知道,叶国军一旦得逞,那么自己女儿的死,可就和杨琨脱不了关系了,这很显然是叶国军在对杨琨进行栽赃陷害。

    可是,他却表现得很平静,而正是这种处变不惊,让夏明山格外的惊讶,究竟是什么,能让一个十九岁的年轻人,有如此心性。

    酒过三巡,夏明山实在是醉得不行,杨琨将他抬回了房间休息。

    杨琨喝的酒可不比夏明山少,但是他却像个没事人一样,等将夏明山送回房间之后,他又回来继续吃饭。

    饭桌上就剩下杨琨喝夏璇两人,杨琨一直沉默不语,心头像是在思考一些事情。

    “喂,昨晚……谢谢你了。”

    夏璇深深的看了杨琨一眼,尽管她之前对杨琨没有多大的好感,但当听到杨琨能医治她妹妹的时候,这种恶感就消失了一些,今天,她又听到自己的爸爸说昨晚的事情,如果不是杨琨,自己的妹妹这次可就真的没命了。

    杨琨刚将一块肉放嘴里,听到夏璇这话,他抬起头来莫名其妙的看了她一眼:“我没听错吧,堂堂的夏大小姐,居然向我致谢?那之前替你挡水的时候,怎么没听到你说谢谢呢?”

    夏璇的表情一变:“你……你救了我妹妹,我跟你说一声谢谢是应该的!但是我不会原谅你之前对我做的那种事情,那只有流氓才能做出来!”

    杨琨坏坏的笑了笑:“我无非就是抱了抱你,又没把你怎么着,当然了,你要真想我当一次流氓,我可以答应啊。”

    “你……你敢!你要再敢对我做什么,我就把你赶出去!”夏璇气得一脸通红,这个人,简直就是太可恶了。

    在自己爸爸面前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可到了自己这里,却变得那么轻佻随便,这个混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你要真把我赶出去了,你妹妹可就没人治了!”杨琨将筷子放下,缓缓站起身来。

    “好啦,我吃饱了,先去睡个午觉。你下午两点的时候到我房间喊我一下,给你妹妹制定个解毒的方案。”杨琨打了个哈欠,朝着饭厅外走去。

    见到杨琨离去的背影,夏璇气得直咬牙,这明明是自己的家,为什么总感觉自己成了下人,先前还给他盛饭,现在还负责叫他起床,这个无耻的家伙,真把自己当成他保姆了么?

    杨琨回到房间,将浑身上下就脱得剩下一个大裤衩,天气虽然炎热,但他不喜欢开空调,就这么躺床上,照样还是很凉快。

    更何况,杨琨还可以让自己中毒,他身体中有七八种不同的寒毒,随便控制一种毒毒发,他就可以变得无比凉快。

    两点钟很快就到了,杨琨还在打呼噜,嘣的一声,房间门被推开了,紧接着,睡梦中的杨琨就听见一声尖叫,他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目光朝着门口看去。

    夏璇捂着眼睛,大声的叫喊着。

    “你大白天的鬼叫什么?不怕吓死人啊!”杨琨没好气的瞪了夏璇一眼。

    “你个流氓,你为什么不穿衣服!”夏璇大声的叫喊着。

    杨琨低头看了看自己的下身,除了一条白色的大裤衩之外,他浑身上下就没有别的东西了。

    “大夏天的,你睡觉穿衣服啊?”杨琨没好气的瞪了夏璇一眼:“赶紧出去,我要起床了!”

    夏璇下意识的想要瞪杨琨一眼,可刚将手挪开,就不由自主的看向了杨琨的下身,那条白色的裤衩上,居然还绣着一朵红花!

    红着脸的夏璇快速的从杨琨房间里跑了出去,她从小到大还没见过只穿着裤衩的男生,所以一见到杨琨穿着裤衩的样子,她心头就彻底的慌了。也都怪这个混蛋,睡觉开空调不就好了,非要脱了衣服睡。

    “这个王八蛋,肯定是故意的!”夏璇捏紧了拳头,在她看来,杨琨让她来叫杨琨起床,却脱得只剩下个裤衩,这摆明了就是故意要让她难堪。

    “等我妹妹的病好了,你看我怎么收拾你!”夏璇脸色涨红,气冲冲的说道。

    过了一会儿,杨琨从房间里慢慢吞吞的走了出来,他依旧穿着发黄的衣服,一边走还在一边系裤腰带。

    看了看夏璇的背影,杨琨微微有些动容。

    夏璇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的她,足足有一米七的个头,她似乎对白色的长裙格外热衷,但每一条长裙穿着她身上,都有一种别致的美,杨琨站在她的身后,甚至能闻到她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

    这女人虽然有些讨人厌,但杨琨却不得不承认,她的确很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