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施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036字

    “杨琨哥哥,刚刚你是怎么办到的啊?”夏月很是新奇的将杨琨看着,对杨琨之前给陈怀旦下毒的事情,她感到非常好奇。

    “什么怎么办到的?”杨琨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你不是给那个人下毒了么?可是我和姐姐都没有看到你下毒……”

    “我说了啊,那家伙是食物中毒,不关我的事。”杨琨连忙说道。

    夏月噘着嘴,一脸不相信的样子:“怎么可能?你明明都说了是你下的毒。”

    “我那是骗他的。”杨琨怎么可能将自己最大的秘密告诉夏月和夏璇,他的确是能够悄无声息的给人下毒,可这若是说出来,那也太匪夷所思了。

    “真的么……”夏月一脸不解,杨琨的一番说辞,她居然还信了。

    在这件事上,杨琨没有再发表任何言语,十分钟之后,三人将桌上的菜吃得一干二净。

    “阿姨,我们就先走了,下次再来照顾您的生意。”夏月对着周慧的妈妈甜甜一笑,掏出两张一百的递了过去:“来,给您钱。”

    周慧的妈妈急忙摆手:“这怎么好呢,你们今天帮了阿姨这么大一个忙,这一顿算我请的。”

    “这可不行,帮忙的是杨琨哥哥,我和姐姐可什么都没做,您要请啊,就请他好了。”

    “这……”周慧的妈妈有些犯难了。

    “阿姨,您就拿着吧,我这两位大小姐都是有钱的主儿,您做生意也不容易,今天跑了这么多客人,可别再亏本了。”杨琨也开口说道。

    周慧的妈妈这才点头:“好吧,那我们收你们一百就好了,下次来,阿姨再请你们。”

    “阿姨,那我们走了。”夏月笑了笑,对着一旁的周慧挥了挥手。

    从这片平民区出来,正好在杨琨之前停车的地方,距离那家医药用品店也很近,夏月说还想去国贸中心逛一逛,杨琨只能带着她们去取车。

    “那边怎么这么多人?”忽然,夏月指着百米之外的斑马线中央,那个地方已经围满了人,后面的车子全堵在那里了。

    “估计是出车祸了吧……”夏璇开口说道。

    夏月就是个好奇宝宝,立马就朝着那个方向跑去:“咱们过去看看。”

    “月儿……”夏璇急忙喊了一声,可是夏月就像是没听到一样。

    杨琨笑了笑:“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月儿除了读书之外,应该很少出门,一般热闹的事情,她都不想错过。”

    “是啊,就是因为心思太单纯了,接触的事物也少,所以特别容易被人骗!”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夏璇加重了语气分贝,还刻意瞪了杨琨一眼。

    “被人骗?是指叶城那件事么?你不也被她骗了!”

    “你……”夏璇翻了个白眼,这个家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见到夏璇也朝着人群的方向走去,杨琨急忙跟上。

    “这老头不会真有病吧?怎么这么久都不起来,一直抽搐着,可别死了啊。”

    “我看倒像是讹人的,现在的老人怎么都这样啊?碰瓷就不说了,居然还倒马路上装病。”

    四周议论纷纷,围聚在马路上的人越来越多。

    “爸,您可别吓我,我已经打了120了,您再坚持一会啊。”老人面前,有个中年男人,他蹲在老人身旁,表情显得很焦急的样子。

    “大家都别看了,我爸这是心脏病,没有讹人的意思。”中年男人看了看四周,开口说道。

    夏月站在人群最重要,这个善良的丫头也一副焦急的样子,她踮着脚在马路四周看了看,似乎在看救护车有没有来。

    “让一让,我是医生。”一个声音传来,一个穿着唐装的老头从人群中挤了出来。

    老头子将手中拎着的东西放在地上,蹲下身来看了看地上这个老人的情况。

    “打急救电话了么?”唐装老人对着身旁这个中年男人问道。

    中年男人点了点头:“已经打了电话了,可医院那边说现在是下班高峰,最快要半个小时。”

    听得这话,唐装老人皱了皱眉头,他没有多说,抓起地上这个老人的手,立马给他进行把脉。

    “这不是姐姐说的那个杜神医么?有他在,这个老人家应该会没事的。”夏月拍着胸口,一副松了一口气的表情。

    站在夏月身后的杨琨却是撇着嘴说道:“我看不一定,这老人四肢抽搐,很显然是急性心肌梗塞,现在心脏血液不流通,根本没有快速处理的办法。”

    杨琨说得很对,这个老人的脸已经乌青,这正是血液无法在身体中循环的缘故,如果不及时疏通心血管,十分钟内,这老头绝对会猝死。

    杜溪海的确是个专业的医生,他双手手掌交叉在一起,快速的在这个老人的心脏处用力的压着,可是,老人身体依旧在抽搐,脸色和呼吸仍然没有好转。

    “这不是杜神医么?这老头运气还真是好啊,还好遇到了杜神医,否则恐怕这条老命可就没了。”

    “都说这杜神医有活死人的本事,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三分钟的时间过去了,躺在地上的老人依旧没有好转,整条街道已经拥堵不堪,后面的车子起码堵了好几百米。

    这个地方车流量不大,所以四周没有交警,不然的话,有交警疏通道路,或者为这老人开路,老人被急事送到医院,或许还能抢救过来。

    “杜神医,你这么下去可不行啊,这老人是心血管堵塞,心腔也有血栓堵塞,你救不了的。”杨琨见到杜溪海累得满头大汗,却是没有半点作用,犹豫了一下,站了出来。

    杜溪海抬头看了杨琨一眼,随后问道:“那你有什么办法么?”

    杨琨耸肩笑了笑:“您适才不是说我的针灸是骗人的么?不如您让我试试。救活了,就算这老爷子命大,救不活,咱们也尽力了不是。”

    杜溪海是医生,杨琨说的话是说进他心坎了,这老人心血管和心腔都堵塞了,在不进行手术的情况下,哪怕他有再大的本事,也没办法将这老头子救过来了。

    “好,你来试试。”杜溪海用着质疑的目光打量了杨琨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了身来。

    “杜老,您可不能乱来啊,这小子怎么看都不像是医生,您的医术不是丽海市最厉害的么?你救救我爸吧,我这次带着我爸从云京来,就是来找您和叶先生的。”那个中年男人显得格外焦急,见到杜溪海站起来,他急忙抓着杜溪海的手臂。

    杜溪海摇了摇头:“实在是抱歉,你爸爸的病需要立马手术,以他现在的状况,最多还能坚持五分钟,凭我一己之力是救不活他了,让这小伙子试试吧,说不定还有希望。”

    听得这话,中年男人目光一转,眼神看向了杨琨,随后愤愤的道:“小子,你要治死了我爸爸,我跟你没完!”

    杨琨听得这话,嘴巴顿时成了圆形,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男人:“我说大叔,我是看你爸太痛苦了,才给你爸治病的,你要这么说,那我可就不治了。”

    “反正我话撩在这儿,我要不出手,你爸死定了。”杨琨说着,立马就将刚打开的银针盒子给关了起来。

    杨琨不是没信心将这老人救活,只是这个男人说这话,他就没有必要再出手了。

    “杨琨哥哥……”刚说完这话,杨琨就感觉身后的夏月拉了拉他的衣服。

    “怎么了?”杨琨对着夏月问道。

    “你……你还是救救他吧,他这么可怜……”夏月用着央求的目光看着杨琨。

    “这怎么行?我好心好意要救人,可人家非但不领情,还得让我负责。这万一我真没本事救他,那我可就摊上事了。”杨琨很不情愿的说道。

    “没关系的,你医术那么强,月儿相信你可以的。如果……如果真出了意外,月儿帮你承担。”夏月连忙说道。

    听得这话,杨琨沉默了几秒,他瞪了那个中年男人一眼,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老人,快步走了过去。

    “让开!”杨琨蹲下身来,打开银针盒子,右手往盒子里一放,无根指头夹了四根粗细不同的银针出来,随后他快速解开老人的衣服,将银针分别扎在了老人心脏周围的四个位置。

    在银针扎入的瞬间,一股股无形的能量涌动而起,顺着银针便冲入了老头子的心脏中。

    “好快的施针速度……”杜溪海一直在看着杨琨,当见到杨琨下针的手法时,连他都不由得感叹。

    眼前这个年轻人,很显然有多年的针灸经验,否则手法不会这么娴熟。

    借助着身体中的能量,杨琨强行冲开了这个老人心血管和心腔的血栓,老人的面色很快就恢复了红润,之前抽搐不停的四肢,也逐渐停了下来。

    四下无声,那个中年男人的脸色,也没有之前那么焦急了,直到老人的呼吸变得均匀起来,中年男人这才松了一口大气。

    杨琨观察了老人几秒,随后快速将银针从他心脏处拔了下来,一根一根的放回了盒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