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神妙医术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025字

    挂了杜溪海的电话之后,叶城急忙给陈怀旦打去了电话。杜溪海对他说了,他这个病暂时是不能根除的,但是却可以用重要抑制痛苦,几年内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而至于病情是否会有好转,杜溪海也不敢肯定。

    这些天,叶城也放宽心了,虽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病是怎么来的,但既然不影响日常生活,并且也不会有痛苦,那么叶城也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并且,他现在还可以用他的病为自己父亲做点事情,这何乐而不为呢?

    “叶少,您找我?”电话刚被接起,就传来了陈怀旦的声音。

    “坏蛋,我有个事儿需要你帮忙。”叶城立马开口。

    陈怀旦的声音显得很是谄媚:“叶少您尽管吩咐。”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把你女朋友带到我的别墅来,我有事情找她。”叶城开口说道。

    电话那头的陈怀旦沉默了几秒:“我女朋友?叶少,您找她干什么?”

    “你管我干什么,给你半小时,把你女朋友带来。你放心,这件事若是成了,你和你女朋友少不了好处。”叶城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好……好吧,我十分钟就到。”陈怀旦应答之后,挂了电话。

    果然,十分钟之后,一辆面包车停在了别墅门口,陈怀旦带着他的女朋友进入别墅,跟叶国军打过招呼之后,陈怀旦又带着自己女朋友上楼,进入了叶城的房间。

    “叶少,小芳我带来了……”陈怀旦一脸恭敬的样子。

    叶城点了点:“行,你可以走了。”

    “啊?”陈怀旦嘴巴张得老大,表情显得有些复杂。

    陈怀旦的确为叶城做了不少的事情,平时弟兄们的酒钱烟钱都是叶城给的,可是,自己女朋友跟叶城也没什么交集啊,两人也不过见过几次面,叶少找自己女朋友,还要把自己支开……

    “啊什么啊,我找你女朋友是有正事要办,等事情成了我再告诉你,赶紧走!”叶城对着陈怀旦摆了摆手。

    陈怀旦一脸不情愿的样子,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小芳,叶少说什么,你尽量帮忙吧。”陈怀旦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去。

    不得不说,陈怀旦的女朋友长得的确很漂亮,这个女孩看起来也不过十八九岁岁,脸蛋格外俊俏,最重要的是,她的靓丽和普通的美女有很大的区别,她身材不算高挑,看外表,是属于小家碧玉型的。

    “叶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叶城坐在床边上,他从自己衣服兜里掏出支票簿,随手在支票簿上写了个数目:“有件事我需要你帮忙,如果你同意,这五十万就是你的。”

    小芳哪儿见过这么多钱,顿时被吓了一跳,心里也变得格外激动起来。

    拿过支票看了看,上面的确是五十万的数目。

    “叶少想要让我做什么?”小芳紧咬着下嘴唇,轻声的问道。

    “脱衣服……”叶城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陈怀旦从叶城的房间走出来之后,心里越想越忐忑,一副心神不定的样子,他虽然是个混混,但他却很爱他这个女朋友,他不清楚叶城找自己女朋友究竟要干什么,但心里却是有不好的预感。

    “坏蛋啊,这就要走了?”叶国军见到陈怀旦闷声不吭的朝着门口走去,好奇的问道。

    陈怀旦干笑了两声:“我还有点事情要办呢,就先走了。”

    “那你女朋友呢?”叶国军皱了皱眉头,心头像是猜到了些什么。

    “哦,叶少找她有点事商量,我就不等她了。”

    “好吧,那你有空常来玩。”叶国军点了点头。

    陈怀旦转身离去。

    晌午时分,夏家老宅。

    杨琨正在与夏明山一家人吃饭。

    “阿琨啊,这次的事情还多亏了你,若是姜家不将这百分之五的股份拿出来,夏叔叔最大的那家公司,可就要落入叶家的手中了。”夏明山很是满意的看着杨琨,眼神里透着欣赏。

    这个年轻人,的确是相当的出色。

    杨琨干笑了两声:“夏叔叔说笑了,其实姜家的底蕴,是不可能和夏家相比的,那么若是能和夏家合作,姜家肯定会同意,我只是抓住了那个姜荟的心理,然后进行了一番说辞罢了。”

    “说得轻松,可偏偏为何就你办到了?所以啊,你就不要谦虚了。”

    夏明山嘿嘿一笑,他很清楚,之前公司里派去的人,可都是谈判的好手,可个个最终都吃了闭门羹,杨琨能拿到这百分之五的股份,的确是有真本事的。

    “是啊杨琨哥哥,月儿越来越觉得你厉害了,简直就是无所不能!”夏月咯咯的笑着。

    杨琨尴尬的笑了笑,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停留。

    “夏叔叔,我很好奇,现在您和叶国军各持汇林集团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那还有百分之十呢?”杨琨疑惑的问道。

    “哦,那百分之十在一个抠门货手里,以他的个性,哪怕叶家开价再高,他都不会将股权卖出去的,这个我足够放心!”夏明山很是自信的说道。

    杨琨点了点头:“夏叔叔有自己的想法,不过,若是有需要我的地方,尽管跟我开口好了。”

    “没问题,我可不会跟你客气,哈哈。”夏明山哈哈笑着。

    接下来的几天,杨琨依旧像是往常一样,天天陪伴在夏月的身边,天气好的时候,杨琨就会开车带她出去玩。

    这一天的太阳比较大,温度也比平常高,杨琨就在家里睡大觉。

    忽然,放在枕头边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杨琨疑惑的接了起来:“喂?”

    “老大,我是陈怀旦啊!”电话那头传来陈怀旦的声音。

    “陈坏蛋?哪个陈坏蛋啊?”杨琨睡得模模糊糊的,一时之间也没想起这个人来。

    “就是……就是那个砸烧烤摊的,龙……龙威帮的……”陈坏蛋都快哭了,今天一早上起来,他就感觉肚子隐隐作痛,到现在,这种痛感更加剧烈了,他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中了杨琨的毒。

    “哦哦哦,是你啊,找我有事儿么?”杨琨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老大,您就别耍我了,我马上就快毒发了,您快来吧。”陈怀旦声音里透着哭腔。

    “哦,不好意思啊,我给忘了……”杨琨立马从床上坐了起来,陈怀旦一事,他还真的给忘了。

    “你现在在哪儿啊?我开车过去。”杨琨立马说道。

    “我在上次您吃烧烤那地方,那边有一家奶茶店,你过来就能看到了?”

    “你的意思是要请我喝奶茶了?”杨琨一边穿衣服,一边调侃着。

    陈怀旦急忙答道:“请请请,老大你快来吧。”

    “好,我开车过来,十五分钟就到。”说完这话,杨琨直接挂了电话。

    到夏月的房间,将夏月叫上之后,杨琨才慢吞吞的去取车。

    一路朝着那边的烧烤摊走去,二十分钟之后,杨琨将车子停在了陈怀旦说的那家奶茶店外面。

    陈怀旦一群人将整个奶茶店都挤满了,见到杨琨的车子,他立马从奶茶店里跑了出来,杨琨跟夏月说了几句话,独自一人下车。

    “老大,您可算来了,您要再不来,我可就得疼死了。”陈怀旦哭丧着脸。

    杨琨瞪了他一眼:“你这不好好的站着么?真要全部毒发,你觉得你还能走路?”

    陈怀旦连忙点了点头:“老大说得是,走吧,我家就在那边,去我家吧。”

    “去你家干嘛,就在这奶茶店好了,你不说请我喝奶茶么?”

    “行行行,老大您随便点,想喝什么喝什么。”

    杨琨的目光在陈怀旦身后的人身上扫视了一眼:“给所有兄弟都来一杯最贵的吧,大热天的,跟着你跑东跑西的,也怪累的。”

    “小蛋子,去给大家点奶茶喝!”陈怀旦想都没想,立马答道。

    杨琨什么话也没说,跟着陈怀旦一同走进了奶茶店,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推到了一边,将奶茶店里几个位置空了出来。

    随手拉了一张板凳,杨琨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

    “坐吧,我给你施针。”

    “嘿嘿,好。”陈怀旦点了点头。

    杨琨开始从自己的银针盒子里摸索着,随后掏出一根最粗的……

    陈怀旦见状,立马看了看自己大腿,大声喊道:“老大,别扎腿……啊!”

    话才刚落音,陈怀旦就大叫了一声,杨琨毫不留情,直接将银针插入了他受伤的右腿上,要知道,一周前,他这条腿都被杨琨扎出窟窿了,眼看伤口马上就要好了,杨琨又给了他一针。

    “哎呀,忘了你腿受伤了,怎么样?肚子好点了么?”杨琨干笑了两声。

    陈怀旦怔了一怔,尽管这一针扎得他很痛,可这才十几秒钟的时间,腹部隐隐作痛的感觉,就瞬间没了。

    “好……好多了。”陈怀旦咽了一口吐沫,有些古怪的看了杨琨一眼。

    要知道,杨琨扎针的样子,压根不像是个医生,可他这么一扎,自己就立马不疼了,这都是什么医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