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陈怀旦的愤怒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2本章字数:3043字

    “问你几个问题。”杨琨将银针从陈怀旦的大腿上拔了下来,开口说道。

    陈怀旦一愣,连忙答道:“老大您尽管问,我肯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我听说,龙威帮和叶家关系交好,我就想知道,叶家最近有没有什么特殊的大动作。当然,是针对夏家的。”

    “针对夏家的大动作?”陈怀旦愣了一愣,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随后摇了摇头:“这个我还真不知道,老大,我又不是叶家的人,叶国军要有什么大计划,我是根本没机会知道的。”

    杨琨撇着嘴点了点头:“说得也是,那你如果有机会的话,就给我多留意留意叶家的动向,一旦叶家要有什么举动,立马打我电话跟我汇报。”

    “老大放心,我一定照办!”陈怀旦想都没想便应答了下来。

    杨琨其实不太相信陈怀旦,但仔细想了想,这家伙就算不靠谱,也不可能玩出什么花样,这件事让他去做,也算是考验考验他。

    “那行,我就先走了,一周之后记得给我打电话。”

    “老大慢走!”陈怀旦点了点头。

    杨琨从吧台上拿了两杯刚做好的奶茶,上车之后,扬长而去。

    “坏蛋哥,你……你真打算给这小子当小弟,不认咱们龙哥了?”见到杨琨扬长而去,一个小弟小心翼翼的对着陈怀旦问道。

    陈怀旦回过头就骂了一句:“放你娘的狗屁,要不是这小子给老子下了毒,老子会这么窝囊么?”

    “那……那现在怎么办啊?难道就任凭这小子摆布?”

    陈怀旦思索了一会,答道:“龙哥还有半年才出狱,这半年,我想办法让这小子将我身上的毒给驱散了,到时候,咱们一起宰了他!”

    众小弟都纷纷不说话,忽然,一个小弟大声的问道:“坏蛋哥,这些天,怎么都没看到嫂子啊?”

    陈怀旦喝了一口奶茶:“她去给叶少办事了,几天都没接我电话。”

    “给叶少办事?不会吧,我记得嫂子和叶少关系不怎么好啊,而且……而且嫂子一个女人家家的,叶少能让她干什么呀?”

    “坏蛋哥,嫂子长这么漂亮,几天不接你电话,你就不怕嫂子她……”

    “胡说八道!”陈怀旦大吼了一声:“哪有你们想的那么糟糕?叶少平时对咱们那么好,他会是那样的人么?滚滚滚,挤一屋子不热,滚回家睡午觉去!”

    陈怀旦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忐忑不安,那天从叶城家里出来的时候,他心头就有了不好的预感。平时,叶城有什么事情,都是会跟他说的,从来不会让他回避,可这一次,却找了自己女朋友单独谈话,将自己赶走了。这件事,肯定有蹊跷。

    大骂了一句之后,陈怀旦快速朝着奶茶店门口走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陈怀旦的家就住在这边的附近,是一个小型的出租屋,他初中就辍学,离家出走到了这里,跟着龙哥混了将近快十年了,这十年,他什么事儿都干过,绑架勒索,敲诈抢劫,每一次出了事,都是龙哥顶着。龙威帮的老大之所以会入狱,就是因为之前之前陈怀旦做了一单收账的买卖,将人打成了残废,龙哥不忍心让陈怀旦蹲监狱,就自己去自首了。

    就是因为这件事,陈怀旦打心底的服自己这位老大,而至于杨琨,只是暂时的而已。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电话里传来了对方关机的提示音,陈怀旦将手机放下,掏出香烟盒,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之前弟兄们说的话,陈怀旦心里一直在嘀咕着,心头也有不太好的预感。

    抽完了一支烟,陈怀旦给叶城打去了电话。

    “坏蛋,怎么了?”电话刚接通,陈怀旦就听到了叶城有些慵懒的声音。

    “叶少,您忙么?”陈怀旦用着平时恭敬的语气问道。

    电话里传来声音:“不太忙,找我有事?”

    “叶少,我女朋友呢?”

    “哦,你说小芳啊,她去帮我办事了,估计还要几天的时间才能回来。”叶城的声音显得很随意,很显然是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听得这话,陈怀旦沉默了几秒,随后又答道:“叶少,咱们都这么多年交情了,您就真的不能告诉我么,我女朋友究竟干什么去了?”

    “你急什么,等事情办完了,我自然会告诉你的。”

    “可是……可是我女朋友的电话一直关机,我联系不上她,我紧张她……”陈怀旦支支吾吾的答道,他对自己女朋友格外的爱护,生怕她出什么差错。

    “我说陈怀旦你烦不烦?我不就是借你女朋友用几天么?再说了,我给了她五十万,等事成之后,我再给你们五十万,你们拿去买套房子,结婚都绰绰有余了!”

    “这……这么多钱?”陈怀旦顿时惊呆了,表情显得格外惊讶。

    越是这样,陈怀旦心里就越是不安,平时叶城让他们做事,也会给他们零花钱,但最多也就三两万,可这一次居然给了整整一百万,陈怀旦的内心忐忑不安。

    如果叶城给他一百万,陈怀旦哪怕是去帮叶城杀人,他也敢干,可是自己女朋友才十八岁啊,她能干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还值一百万……

    “陈怀旦,不就是一个女人而已嘛,你没有必要那么紧张的。”电话那头的叶城沉默了几秒,过了一会儿又开口:“实话跟你说吧,我已经把你女朋友睡了,她现在在我一个客户家陪人睡觉呢,等过几天,我跟那个客户将生意谈妥,你女朋友就能回来了。”

    “什么!”陈怀旦身体猛地颤抖了一下,眼神里闪动着浓浓的不可骇然之色。

    “叶城,你……你说的是真的?”陈怀旦的声音颤抖着,拳头攥紧,手臂上的青筋瞬间暴起。

    电话那头的叶城沉默了几秒:“陈怀旦,不是我说你,女人就是衣服,只要你有钱,衣服你随便换,放心吧,这件事成了,我私底下再给你一百万,这女人你要不就换了吧?”

    “叶城,我草你妈!”陈怀旦怒声的骂着,鼻涕都流下来了。

    “陈怀旦,你什么意思?一个女人换两百万,你还觉得亏了是吧?”在叶城看来,陈怀旦这种混社会的,女人就如同衣服,一件衣服值两百万,这已经是天价了。

    “叶城,你给老子等着,老子一定砍死你!”

    这一下,叶城才反应过来,陈怀旦是真的怒了。

    “哈?看来你是真的给脸不要脸了?陈怀旦我告诉你,我让你女人去办这件事,那是看得起她,你最好给我安分点,否则我让你女朋友回不来!”叶城自然不害怕陈怀旦会翻起什么浪花,而且,他压根就没将陈怀旦放在眼里。

    之所以这么有底气,是因为陈怀旦并不是龙威帮的老大,而龙威帮真正的老大,是完全效忠于叶家的。区区一个陈怀旦,在叶城眼里根本不算什么。

    “叶城,你想要干什么?”

    “干什么?我实话告诉你吧,你女朋友不仅仅陪人睡了,现在还沾染了梅毒,你要不想她死,就乖乖的听我话。再说了,龙威帮又不是你的,要不是看在龙哥的份上,我才懒得跟你说这些!”叶城冷冷的答道。

    “叶城,我草你妈!”陈怀旦气得一下子蹭起身来,恨不得立马拿一把菜刀去砍了叶城。

    “好了,就这样吧,你女朋友的病到时候我会看着治的,但如果你不听我的,我告诉你,丽海市没有一家医院能治她!”

    这话说完,陈怀旦就听到电话里嘟嘟嘟的声音,他已经满头大汗,一张脸通红无比。

    之前那两声嘶吼,几乎用去了他全部的力量。

    将手机从耳边放下,陈怀旦整个人就更死了一遍似的,他咬着牙,双拳死死的攥着,他怎么也没想到,叶城居然会对他女朋友做这种事情,最重要的是,这个王八蛋居然让自己的女朋友染上了那种病……

    杨琨这处,他还开着车带着夏月在高架桥上兜风。

    天气虽然炎热,但开着车吹着风,却一点热意都没有。

    “杨琨哥哥,现在你和那个陈怀旦,算是朋友了么?”夏月看着杨琨,开口问道。

    杨琨笑了笑:“算不上朋友吧,我给他解毒,他替我盯着叶家,这算是一笔买卖。不过,这个人似乎并不太可靠,等回去,还得让你爸爸给我准备一份资料。”

    “啊?什么资料?”

    “叶家和夏家现在已经是水火不容,我虽然了解不多,但我肯定的是,你爸爸现在时时刻刻都处于紧绷状态。所以,现在是容不得半点马虎,商业上的事情,你爸爸能处理好,但这种暗地里的把戏,夏叔叔却没空去搭理,我能做的,就是尽量帮到你爸爸。”杨琨答道。

    “听不太明白……”夏月小嘴一撅,反复思索着杨琨这话,忽然话锋一转:“不过……杨琨哥哥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月儿谢谢你,能替爸爸做这些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