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我今晚就睡这里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3本章字数:3013字

    “如果你能够为我争取到,我一定大力推广这个项目,并且不需要夏家出一分钱!”还不等杨琨说要求,姜堃就主动开口。

    杨琨心里顿时乐开了花儿,没想到,这说话的方式不一样,每个人的态度也不一样。

    一旁的姜荟沉默不语,脸色变得非常阴沉,此刻的她,恨不得立马站起来将杨琨暴打一顿。

    可偏偏姜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杨琨对自己父亲坑蒙拐骗,她还压根不敢拆穿,因为一旦拆穿,自己的事情又得重新安排了。

    “姜叔叔放心,我一定帮你争取。”杨琨笑着点了点头。

    姜堃答道:“嗯,到时候事成了,你让阿荟直接签合约就行了。”

    “好……好!”杨琨的脸上都要笑出花儿来了。

    吃过晚饭之后,姜荟去洗碗,杨琨和姜堃又在沙发上谈了一会儿,之后,姜堃就打算告辞了,过程中,姜堃还谈起了杨琨和姜荟的婚事,不过却被杨琨巧妙的推了过去。

    姜堃和姜森荣离开之后,杨琨立马冲进了厕所。

    “杨琨!你给我滚出来!你看老娘不劈死你!”洗手间外,姜荟手里拿着炒菜的锅铲,一个劲的破骂。

    “姜总,你别那么大火气嘛,有什么事情,等我拉完屎再说好不好?”

    “混蛋!谁让你坑我爸的?就你那个合同,我要给我爸看了,他不得打死你才怪!”姜荟继续骂道。

    “不至于吧姜总,那份合同你还没有看完呢,具体什么项目你也没看,我只是换了个说法跟你爸讨论讨论,谁知道你爸那么轻易就答应了。”杨琨很无赖的答道。

    “换一种说法?你那是换一种说法吗?我问你,夏家什么时候打算在这个项目上投资十个亿了,吹牛也不带你这么吹的吧?”

    杨琨答道:“可是你爸不也信了么?”

    “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姜荟听得这家伙的解释,心头更加气愤。

    杨琨索性不说话了,反正事已至此,这份合同,这女人是不可能不签了。

    姜荟在洗手间外咆哮了一会,杨琨听到了她的脚步声,似乎是跑客厅去了。

    过了一会,杨琨从洗手间出来,到客厅之后,见到姜荟正拿着那份合同在仔细的观看。

    “怎么样?这个项目不差吧?”杨琨笑着问道。

    姜荟抬起头来瞪了杨琨一眼,很是严肃的答道:“项目的确不错,但要有丰厚的投资,而且指不定还会亏本。夏家如果是诚心合作的话,这个项目他们应该会用钱打开我们姜家的市场,而不是一分钱也不给。”

    “不是多给了你们百分之一的股份么?这不算钱么?”杨琨答道。

    “我和你这种人根本无法沟通!”姜荟很是气愤的说了一句。

    杨琨耸了耸肩:“好吧,那这份合同,你是签还是不签呢?”

    姜荟将文件夹放在桌上,她根本不想签,但是姜堃已经发话了,如果姜荟不签,到时候说起这件事,她根本无言以对。

    所以,姜荟现在想要做到两全其美,她不仅要签了这份合同,最重要的是,她还得小心翼翼的对待这个项目,让这个项目给姜家带来利润才行。

    “如果这个项目亏本了,我一定让我哥打死你!”姜荟气愤的瞪了杨琨一眼,随后她拿起笔,在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杨琨表情显得很平静,对于姜荟的举动,他并不是特别欣喜,这个合同他也看过,上面的那个项目的确不错,而正是因为如此,杨琨才敢带着这么一份合同让姜荟签字。不过,杨琨没有经商的经验,这种合作,是要以双方的付出为诚意,可杨琨不知道这点,在他看来,能起到很好的利益效果,这就是最好的。

    再说了,姜家推广这个项目,赚了钱不用和夏家分,这对姜家来说也是好事一桩。

    只不过,姜荟担心的是亏本而已。

    “谢谢姜总,如果以后还有需要我效劳的地方,姜总千万别跟我客气。”杨琨笑着说道。

    “放心吧,以后我不会再麻烦你了,你的出场费太高了,我可付不起。”姜荟没好气的说道。

    “好吧,那……那我就告辞了。”

    杨琨拿起桌上的两份文件,打算离开了。杨琨清楚,今晚自己的所作所为,应该是让姜荟非常的生气,既然这样,姜荟是不可能留自己过夜的,那还不如自己走。

    “慢走不送!”姜荟双手抱在胸前,连看都没看杨琨一眼。

    杨琨拿着姜荟签了字的合同离开,可他刚坐电梯下楼,走出电梯的时候,就收到了姜荟发来的短信。

    “我肚子好痛,你回来送我去医院。”

    看了这条短信,杨琨嘴角忍不住撇了撇嘴,他抬头看向了姜荟居住的那个楼层,表情似乎是在犹豫。

    “这女人搞什么啊?该不会是耍我吧?”

    原地站了好几秒钟,杨琨快速跑回了电梯间,又乘坐电梯上楼。

    一分钟之后,杨琨站在姜荟房子的门口,他按下了门铃。

    过了好几秒,屋里一点反应都没有,杨琨犹豫了一下,又按了一下门铃。

    这一次,杨琨等了大概半分钟,屋里依旧没有反应……

    杨琨看了看钢制的防盗门,身子朝后退了几米,一个缓冲,随后一脚踹在大门上。

    姜荟家的防盗门非常的结实,这一脚下去,门虽然被踢得变形了,但依旧没有破开的迹象。

    杨琨又接连踢了三脚,门上留下了三个大脚印,第四脚踢出去,嘣的一声,门直接破开了,杨琨快速的冲了进去。

    客厅的地板上,姜荟躺在地上,晕过去之前她似乎是在倒水喝,杯子掉在了地上,手里还拿着手机。

    杨琨将姜荟抱了起来,轻轻的放在了沙发上,紧接着,他抓起姜荟的手腕,给姜荟把脉。

    此刻的姜荟脸色苍白,呼吸急促,看样子应该很难受。

    “痛经?”杨琨把脉之后,表情立马变得精彩起来。

    之前进门的时候,见到姜荟躺在地上捂着肚子,杨琨还以为这女人有严重的胃病,看来,是他想多了。

    痛经能痛成这样,这女人怎么不到医院去检查检查。

    如果是胃病,杨琨倒也勉强能治,可是这痛经,杨琨却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用银针给她缓解疼痛,等她下次来大姨妈的时候,照样还是会痛得死去活来的。

    杨琨没有想太多,他将银针盒子打开,到洗手间清洗了一下银针之后,这才给姜荟施针。

    过了好一会儿,姜荟的脸色终于有所好转,呼吸也没有之前那么微弱了,杨琨将银针从她肚子上拔了下来,靠在沙发上等待着姜荟的苏醒。

    很快,姜荟就睁开了眼睛,她侧头看了看,发现杨琨正坐在她的身旁,表情变得有些错愕。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姜荟开口问道。

    “看到你短信之后我就跑上来了,结果按门铃没反应,我就把门踢开了。”杨琨当时的确挺着急的,所以也没管那个防盗门有多坚固,踢了再说。

    “踢开的?”姜荟有些不可思议的瞪着杨琨,她家的防盗门可是十二道锁的,最重要的是,防盗门是纯钢打造的,哪怕小偷用切割机,都很难将锁心割断。这家伙居然将自己的门给踢开了?

    杨琨尴尬的笑了笑:“是啊,我这不担心你嘛。怎么样?好点没有?”

    听得这话,姜荟心头一阵暖意:“老毛病了,之前是疼得太厉害,下意识的就给你发短信了。”

    看着杨琨放在桌上的银针盒子还开着的,姜荟怔了一怔:“你给我扎针了?”

    杨琨点了点头啊:“是啊,不然你会好得这么快么?不过……你这是病啊,你得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我都已经习惯了。”

    “你这样下去,每个月痛一次,会痛死的。”杨琨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这女人好了,这么有钱,有病居然还不去治。

    “你不是能治么?之前我每次都要痛几个晚上,你怎么办到的?”姜荟很好奇的看着杨琨。

    杨琨答道:“我只是施针麻痹了你的痛觉神经,顶多能持续一个晚上,明天你还是会痛的。”

    “没关系,每次都是第一个晚上最疼,之后的几天就不怎么疼了。”姜荟摇了摇头。

    “算了,我今晚还是留下吧,那个房间是空的吧?我今晚就睡那里。”杨琨索性也不打算回去了,这女人疼成这样,万一半夜疼死了,那可就太惨了。

    姜荟听得这话,急忙开口:“不用了,你要忙你就先回去吧,不用管我。”

    “少废话,我抱你去休息。”杨琨不容姜荟多说,直接将她从沙发上抱起,朝着她的房间走去。

    姜荟整个人都懵了,她有些不可思议的将杨琨看着,压根没想到杨琨会这么对她,要知道,除了自己哥哥以外,还是第一次有人这样抱自己……

    把姜荟放在了床上,杨琨面容平静的说道:“晚上要是疼就喊我。”

    说完这话,杨琨转身离开了姜荟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