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江湖道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4本章字数:3120字

    杨琨这处,天色逐渐变黑,因为这是个废弃的仓库,仓库内没有灯光,黑暗中,杨琨只能看到陈怀旦和龙威两个人。

    整整一个下午,杨琨一直在遭受着龙威的殴打,过程中,陈怀旦一直在给他求情,虽然如此,但龙威却不依不饶。现在的杨琨已经浑身是伤,脸上也青一块紫一块。

    龙威将龙威帮的人都遣散了,仓库里只剩下他和陈怀旦,而在里面那个仓库,驼子枪和钩子皮则一直守在夏旋和夏月的身边。

    杨琨一直在等待机会,他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一下午的观察,杨琨意识到了,这两个逃犯绝非一般人,如果他有任何轻举妄动,夏旋和夏月都随时有生命危险。

    只要天黑,仓库内看不到杨琨这边的情况,杨琨便会动手。

    之前那一巴掌,虽然是打在夏旋的脸上,可杨琨却听得一清二楚,这一耳光,就像是扇在他的脸上一样,这一个下午,杨琨内心的怒火一次一次的在挤压着。

    “吃点东西吧。”陈怀旦朝着杨琨这边走了过来,他手里拿着一块面包。

    杨琨抬起头,面无表情的看着陈怀旦,他的目光像是一汪秋水一样,没有愤怒,却仿佛将什么事情都无视掉了。

    见到杨琨什么话也没说,陈怀旦将面包拿了回去,他回头看了看龙威的方向,小心翼翼的蹲在了杨琨的身前。

    “杨琨,我问你个问题,我……我女朋友,是你治好的么?”陈怀旦小声的对着杨琨问道。

    这一下午的时间,陈怀旦都没有机会接近杨琨,但之前他见到了,杨琨开的这辆车,正是那天小芳在学校门口见到的那辆车,而正是因为如此,陈怀旦一直在帮杨琨求情。

    “我不认识你女朋友,如果你想活命的话,现在就趁早离开。”

    杨琨看出来了,今天这件事,完全是龙威一手策划的,那两个逃犯要的是钱,而龙威与他们合作,要的是自己的命。

    如果不是因为夏旋和夏月生命受到了威胁,龙威现在已经是个死人了,杨琨又怎会甘心被这个家伙折磨。

    “杨琨,都这种时候了,你就别这么硬气了,我女朋友是小芳,那个患了梅毒的女孩,她是你治好的么?”因为之前杨琨给陈怀旦针灸的事情,陈怀旦知道杨琨的医术很厉害,所以当即见到了杨琨开来的这辆车时,陈怀旦几乎可以断定,就是杨琨治好了他女朋友。

    杨琨眉头微微一皱,略作思索:“是我治好的又怎么样?你会放了我?”

    听得这话,陈怀旦咽了一口吐沫,他回头看了看还在吃东西的龙威,随手从腰间掏出一把小刀,塞到了杨琨的手里。

    “你治好了我女朋友,现在我救你一命,待会儿你割断绳子之后立马就跑,我帮你拖住龙威。以后,咱们两不相欠。”陈怀旦非常认真的看着杨琨。

    其实,绑着杨琨的绳子,杨琨微微用力就能撑断,可陈怀旦的做法却让杨琨感到意外。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他之前就没有招惹杨琨的打算,一切,都是龙威自找的。

    杨琨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陈怀旦,他想要逃的话早就逃了,就龙威和陈怀旦两个人,根本留不住他。

    “坏蛋,你跟他磨叽什么,过来喝两杯!”龙威大喊了一嗓子。

    陈怀旦深深看了杨琨一眼:“待会儿你一割断绳子,我就帮你抱住他,记住,速度快点!”

    说完这话,陈怀旦朝着龙威的方向走去。

    杨琨将手中的小刀塞进了袖子里,他的目光朝着里面的仓库看去,他见到,驼子枪似乎在对夏旋和夏月说些什么。

    “你们两个放心,只要等我们拿到钱了,就一定会放了你们的!两姐妹都这么漂亮,我们可舍不得杀。”驼子枪戏谑的笑着。

    夏旋和夏月都没有说话,两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外面仓库被绑在柱子上的杨琨,从下午到现在,他一直在挨打,相比她们两个,杨琨的处境要糟糕了许多。

    “大哥,那些愚蠢的警察已经将高铁站团团围了起来,你说他们是不是傻?”钩子皮坐在一台笔记本电脑面前,电脑的屏幕上,是高铁站外全景监控。

    早在行动之前,驼子枪就已经筹谋好了一切的计划,他让龙威的人侵入了国际贸易中心和高铁站的监控网,从而对这两个地方形成了监控。

    现在,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再休息会,晚上九点钟开始行动,这群愚蠢的警察,到时候肯定会抓狂的!”

    驼子枪的计划很缜密,他压根没打算去高铁站拿钱,再过几个小时之后,他和钩子皮会踏上前往云京市的火车,等上了火车之后,他再给夏明山打电话,让夏明山将钱寄到西江市,到时候,西江市的警方又会大动干戈。

    可这么一来,已经前往云京市的驼子枪和钩子皮,就彻底脱离了警方的视线。

    当然了,两人依旧不会放过这笔钱,驼子枪在西江市有自己的人,他会让自己的人想办法拿到这笔钱。如果能拿到自然是最好的,如果拿不到,驼子枪和钩子皮也不亏,因为他们已经完全将警方的视线吸引到了西江市,他们大可从云京市朝北行进,轻松就能逃出边境。

    相比这些钱,驼子枪自然更看重自己的命。

    很快就到了晚上七点钟。

    杨琨闭着眼睛像是在养神,可一旁的陈怀旦却非常焦急的看着他,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杨琨确实连逃跑的意思都没有。难道,这家伙被打怕了?

    睁开眼,看了看里面那个仓库,黑暗中,杨琨只能模糊的看到驼子枪和钩子皮的身影。

    “喂!我肚子饿了,我要吃东西!”杨琨忽然开口喊了一声。

    坐在一旁凳子上的龙威忽然转过了头来,不禁冷冷一笑:“哈?还想吃东西?”

    “老子让你吃拳头!”说着,龙威拿起一旁的棒球棒,朝着杨琨走了过来。

    龙威对杨琨的殴打,根本就是毫无章法,一旦他想起来了,就会过来打上两棍子,而且打的时候一点分寸也不顾,下午的时候,这家伙一棍子朝着杨琨脑袋上抡了下来,要不是杨琨偏了偏脑袋,恐怕已经是没命了。

    龙威之所以不立马给杨琨一个了结,一来是想好好折磨折磨杨琨,二来,他为这次绑架的事情出了不少力,驼子枪也说了会分钱给他,所以他在这里等着,就是为了分钱。

    眼看着龙威一棍子朝着杨琨打了下来,杨琨忽然抓起身上的绳子,身体猛地蹭起,手中的绳子迅速缠绕在了龙威的手腕上,然后他身形一转,直接绕到了龙威的身后,绳子缠在了龙威的脖子上。

    瞬间,龙威的一张脸就变得通红无比,喘气都喘不过来了。

    杨琨的速度非常快,他抓着绳子快速的绕到了柱子后,用力一拽,直接将龙威捆在了柱子上。

    “龙哥!”陈怀旦这才回过神来,飞快的朝着杨琨这边跑了过来。

    杨琨眉头一皱,一个箭步朝着陈怀旦冲了过去,他用力的抓住了陈怀旦的手腕,朝着柱子这边猛地一拽,陈怀旦整个身体都被杨琨拽得趴到在了地上,在地面上拖行了两三米。

    等将陈怀旦拖到了柱子后面的时候,仓库内的钩子皮正好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杨琨一只手抓住了陈怀旦的脖子,用力将陈怀旦摁在了柱子上。

    如果杨琨要杀掉陈怀旦,他只需要动动手,就能直接将这家伙的脖子拗断,但思索了几秒,他却一掌打在了陈怀旦的脖子上,将他打晕了过去。

    龙威的脖子和手被绳子死死的勒着,身体也在猛烈的抽搐着,嘴里连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不需要杨琨动手,最多两分钟,他就会被活活勒死。

    将陈怀旦平放在了地上,杨琨从柱子后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他慢条斯理的脱下了龙威的外套,披在了自己的身上,随后,他拿起了掉在地上的那根棒球棒。

    龙威一脸惊恐的将他给盯着,眼神中充满了恐惧之色。

    杨琨面无表情,一棍子打在龙威的脚上,木制的棒球棒,居然瞬间就裂开了。

    可龙威,却连惨叫声都喊不出来。

    杨琨缓缓蹲下身来,与龙威近距离的对视:“从小到大你还是第一个敢这么打我的人,不过我这人比较仁慈,我就不折磨你了,走好。”

    一边说着,杨琨一边伸出手在龙威的腮帮子上拍了两巴掌。

    “大哥,你说这龙威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一个保镖而已,犯得着这么折磨人家么?直接杀了不就好了?”钩子皮目光看着这个方向,有些鄙夷的说道。

    驼子枪头也不回,笑着答道:“他在等我们给钱呢,如果杀了那个保镖,这里就没他什么事了,他也没理由再留在这里。”

    “我最看不惯这种煞笔了,大哥,要不让他去高铁站拿钱吧,让警察开枪把他打成筛子!”钩子皮不屑的说道。

    驼子枪到是很洒脱:“算了,我们跟他又没仇,何况他还帮了我们不少,待会儿走的时候,分他点金子好了。”

    在来丽海市之前,驼子枪正好抢了一家金店,龙威既然想要钱,那他就给点金子就是了。

    出来混,江湖道义还是要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