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强硬手段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4本章字数:3096字

    陈怀旦几人快速离开,他们走后,杨琨开始收拾病房。

    杨琨其实可以选择杀了这个老头的,可因为梁依依的存在,杨琨如果动杀意,那梁依依这边根本无法解释,其次,这个老头似乎认识自己的师父,杨琨留着他,也是想要从他口中得知自己师父的往事。

    “杨……杨琨,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梁依依撇着嘴对着杨琨问道。

    杨琨回头看了看梁依依:“问这个干嘛?”

    梁依依怯怯的答道:“我只是好奇而已,白天的时候,听那位老人说你会针灸,现在又有人要杀你,我在考虑,我这份工作究竟还要不要做下去,万一引来麻烦……”

    杨琨却显得很无所谓的样子:“那你就辞职好了,我还怕你每天想着法子坑我钱呢!”

    “可是你看起来根本不缺钱啊,你们有钱人吃饭,一顿不都是上千的么?”梁依依小声的嘀咕着。

    杨琨不由得笑了出来:“谁说我是有钱人了?我看起来像是有钱人么?”

    “你看起来就像是个乡巴佬!”梁依依直言不讳:“可是夏小姐说了,你是她的保镖兼佣人,夏小姐可是夏氏集团的千金,你在她那儿工作,薪水肯定不少吧?”

    “…………”杨琨顿时无言以对,敢情这姑娘已经把自己的身份都打听好了。

    “我想知道,夏旋究竟给你多少钱?以至于你除了工资之外,居然还想捞外快!”

    “一千块……”梁依依小声的答道。

    听得这话,杨琨心头一怔:“这么抠?十五天才一千块,难怪你要在我身上捞油水了。”

    “是……是一天一千块。”梁依依答道。

    “我靠!”杨琨顿时忍不住骂了出来,没好气的瞪着梁依依:“一天一千块,那你还坑我钱?”

    要知道,一天一千块,十五天就是一万五,这么高的工资,哪怕是一些白领级别的人都拿不到。可梁依依倒好,拿着这么高的薪酬,却还想着法子坑自己的钱,这人是有多爱钱?

    “谁……谁坑你钱了?是你自己要吃那些东西的。”梁依依将脑袋偏到了一边。

    杨琨整理好了床铺,顺势躺在了床上,打算不再理这个女人,他还真没见过,说话斯文,长相斯文,却爱财如命,动不动拿出一根电棒往人身上一戳的女人。

    这种女人的脑子究竟是怎么长的?

    “喂,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你究竟是干什么的?”

    杨琨翻了个身,用着浑圆的双眼瞪着梁依依:“我说你是不是傻?你不都已经知道我是夏旋的保镖兼佣人了么?你还问这个白痴的问题!”

    “可是……如果是保镖的话,怎么会有人要杀你,而且……而且你都不报警,还叫来了那些混混……”梁依依小声的说道。

    杨琨笑了笑:“实话告诉你吧,今天晚上弄不好还有人要来杀我,你要怕了呢,就赶紧给夏旋打电话辞职,你要不怕,就好好的待着,别问那些无聊的问题。”

    梁依依顿时不说话了,她可不想辞职,这份工作的薪水是平时工作的两倍以上,如果这个时候就辞职了,那自己下个月可连生活费都没有了。

    这个家伙虽然神秘,但至少会请自己吃饭……

    第二天一早,杨琨醒来的时候,梁依依已经买好了早餐了。

    可是,让杨琨非常崩溃的是,梁依依真的给自己买了两个馒头,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当然,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梁依依自己吃着小笼包喝着牛奶,自己却就只有两个馒头。

    “喂,你有没有搞错啊?就两个馒头?”杨琨瞪着梁依依。

    梁依依点了点头:“不是你说的让我给你买馒头么?”

    “可是,我吃馒头,为什么你吃小笼包?”杨琨又指着梁依依手里端着的那杯牛奶:“还有,这杯牛奶是不是三十块钱一杯的那个?”

    “是啊!怎么了?”

    杨琨就纳闷了,这姑娘不是连饭菜都舍不得吃么?怎么现在舍得喝这么贵的牛奶了!

    几口将馒头吃下去,杨琨冲着白开水,心里头无比郁闷。

    “多少钱?”杨琨冷冷的问道。

    “四十!”梁依依答道。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两个馒头四十块?”杨琨整个人都不好了,自己吃的难道是金馒头么?

    梁依依指了指自己手中的牛奶:“还有我喝的牛奶和小笼包啊,你昨晚都请我吃饭了,难道早餐你不请啊?”

    “…………”杨琨真想一巴掌拍死这姑娘,哦不,是一巴掌把自己拍死!

    自己怎么就想到请她吃晚饭了?这下好了,人家顺理成章的买牛奶喝,全算在自己头上了。

    见到梁依依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杨琨都快要吐血了。

    “算你狠!”杨琨红着脸骂着:“从今天中午开始,我吃什么你吃什么,我哪怕吃馒头,你也跟着吃馒头!”

    这话出口,梁依依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本来还以为杨琨要赖账,不打算付钱,并且也不会再请自己吃饭,谁知道,这家伙也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可恶嘛,都这么坑他了,居然还会请自己吃饭。

    “好!”梁依依很爽快的点了点头。

    “还有,我这两天就要出院了,到时候你可别跟着我,该上哪儿上哪儿去!”

    “啊?你要出院啦?”梁依依这下终于有点反应了:“那可不行!你伤还没好呢,那么快出院干什么?再说了,医药费不都是夏小姐帮你出么?你多住几天又没什么的……”

    “我不喜欢住院!”杨琨大声的说道。

    梁依依撇了撇嘴,面对杨琨的大嗓门,她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可她要是耍小聪明,杨琨同样也是一点招也没有。

    下午的时候,夏明山带着夏旋和夏月一同前来探望杨琨。

    “杨琨哥哥,来,吃块苹果。”夏月削了一个苹果,切下一小块,喂到杨琨嘴里。

    杨琨一脸笑容:“还是月儿妹妹对我好。”

    见到这一幕,一旁的夏旋显得有些气愤,一个人站在一旁,什么话也不说。

    夏明山却只是笑笑,在他看来,能和夏月亲近的男子实在是少,这丫头性格腼腆得很,也就只有杨琨能和她关系这么好了。

    “阿琨啊,这些天我们都在筹备周年庆典的事情,所以也没时间来看你,你怎么样了?好点了么?”夏明山很是关切的对着杨琨问道。

    “我没事,再过两天就能出院了。”杨琨淡淡笑了笑。

    “出院?你开什么玩笑?”夏旋冷冷的道:“医生说了,你的腿部神经组织受损,左手肩膀和手臂的伤有过缝合,现在连线都还没拆,就想着出院了……”

    杨琨表情平静:“这里的医生是医生么?他们医术再高,能有我厉害?再说了,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有分寸,待在这里,只能是乱花钱!”

    “阿琨,我之前也问过你的主治医生了,他说你的伤的确很严重,要不再住两天吧?”夏明山也说道。

    杨琨面露尴尬之色:“夏叔叔,真的不用了,等我出院之后,我自己给自己开中药,伤一定会好得更快的!”

    夏明山略有所思:“好吧,你的医术比这里的医生厉害多了,你自己有分寸,那你看着办吧。”

    “嗯。”杨琨连忙点了点头。

    “小璇,把车钥匙给阿琨吧,他要想回家,让他自己开车回去吧。”夏明山对着夏旋说道。

    夏旋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将钥匙往床上一丢。

    “阿琨,那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需要,你给小璇打电话就行了。”夏明山说道。

    “夏叔叔……”杨琨急忙喊住了夏明山。

    “怎么了?还有什么事么?”夏明山一脸的疑惑。

    “月儿,夏旋,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话要单独跟夏叔叔说。”杨琨面容严肃的道。

    “哦,好。”夏月乖巧的点了点头,拉着夏旋走出了病房,至于梁依依,在夏明山三人来的时候,她就主动回避了。

    夏明山的表情显得有些疑惑,直到夏旋和夏月走出房间之后,他才好奇的问道:“阿琨,你有什么事情么?”

    “夏叔叔,昨晚有人想杀我。”杨琨细声的答道。

    “什么!”夏明山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是谁?”

    杨琨摇头:“不太清楚,那人的身手很厉害,哪怕我没受伤,恐怕也很难是他的对手。好在昨晚夏旋请的那个保姆随身带了一根电棍,不然的话,恐怕我已经死了!”

    “那那个刺杀你的人呢?”夏明山急忙问道。

    “我让陈怀旦找人把他带走了,现在关押在一个市中心酒吧的仓库里。我怀疑,这件事应该是叶家做的。”杨琨答道。

    听得这话,夏明山脸色一沉再沉:“叶国军这个老王八,怎么就是不死心呢?”

    “夏叔叔不要着急,如果这件事真的是叶家所为,我一定会十倍偿还的!”杨琨表情平静,但眼神中却有一股狠厉之色。

    这么久的解除,杨琨已经彻底了解了叶国军和叶城这对狗父子,夏明山在与叶家的商业斗争中从未使过阴损的手段,可这对狗父子却一直用阴谋诡计,这样下去,杨琨不知道他们还能干出些什么事来。

    既然这样,那就只能动用一些强硬的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