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抛尸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4本章字数:3119字

    “杨老怪曾是我早年间的一个仇人,此人用毒极强,能够在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让人中毒,他施毒的手段,已经达到毒夫长的境界。不过,此人缺点太多,他明明可以凭借医术和毒书扬名立万,可偏偏却改行做生意,到最后被我们弄得血本无归,现在恐怕早就已经死了。”老头笑着说道,说这话的时候,目光里还涌动着激动之色。

    老头这话刚说完,一把刀就架在了他脖子上,他抬头看着杨琨,发现杨琨的表情极为愤怒,眼神里似乎有着杀意涌动。

    见到这老头不再开口,杨琨冷冷的道:“你继续说。”

    老头眯了眯眼睛:“已经说完了,杨老怪这些事情,我都快忘得差不多了。”

    “你还没说你是什么人,又为什么要对这个杨老怪下手。”杨琨冷冷的道。

    “小子,你和杨老怪究竟是什么关系?”老头再蠢,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之前在他说话的时候,他明显见到杨琨的表情变得愤怒。

    此人若是和杨老怪没有关系,又怎么会如此上心杨老怪的事情,又怎会在听了这些事情之后变得如此愤怒?

    “既然你都看出来了,那我告诉你也无妨,我是杨老怪的徒弟。现在,我要你把我师父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出来,否则,你应该清楚我师父那些本事,他的毒能让一个人痛不欲生,我的,同样也可以!”当听到这个老头说这些话的时候,杨琨已经没有让他活命的打算了。

    既然这个老头最终会成为死人,那告诉他也无妨。

    听得这话,老头的眼神中划过浓浓的骇然之色:“你的意思是说,杨老怪还没死?”

    “我师父硬朗着呢,哪有那么容易就死了,倒是你,你若不将你的身份说出来,你的下场可不会好到哪儿去!”杨琨的声音听起来格外森然。

    站在杨琨身后的人,都察觉到了杨琨的愤怒,他们都知道,龙威帮前任老大龙威,就是被杨琨活活勒死的,最重要的是,他杀了龙威之后,警方根本没有追究此事……

    对陈怀旦等人来说,杀人是一件很遥远的事情,陈怀旦做过抢劫,做过偷盗,最严重的一次也就只是把人打成了残废,但若要真正的杀人,他还是不敢下手的。

    可眼前的杨琨,却似乎已经动了杀心。

    老头子的眼神中涌动着浓浓的不可思议之色,表情显得很不相信的样子。

    杨琨看在眼里,嘴角微微撇了撇嘴。

    下一秒,老头子的身体忽然抽搐了起来,一张脸变得无比狰狞,表情显得无比痛苦,可坐在他面前的杨琨,却依旧面不改色。

    要知道,杨琨什么也没做,只是用刀架在这个老头的脖子上,可老头却莫名其妙的颤抖起来,他被绑着的双手极力想要挣脱束缚,浑身上下的毛孔仿佛有着一条条虫子爬入。

    “再给你个机会,到底说还是不说?”杨琨冷冷的道。

    “小……小子,他……他们不会放过你的!”老头咬着牙,声音颤抖着。

    这话出口,老头猛地一抬头,上颚用力一咬,随后,整个身子都瘫坐在了凳子上。

    这个老头,居然咬舌自尽了。

    “死都不肯说吗……”

    杨琨的眉头皱得很紧,他能猜到这个老头为何会这么坚持,他是怕自己知道那些人,然后一个一个的前去报复。

    那些曾经谋害过自己师父的人,究竟都是些什么人?

    “琨……琨哥,他……他死了么?”一个小弟战战兢兢的问道。

    杨琨面无表情,将刀从这个老头的脖子上拿了下来。

    “用麻袋把他装起来,丢到我车里,我来处理。”杨琨冷冷的道。

    “是!”几个小弟纷纷点了点头。

    这些小弟虽然没杀过人,但好歹也见过死人,老头的尸体并没有让他们感到恐惧,他们恐惧的是,先前老头莫名其妙的就抽搐了起来,看起来像是中毒了一样。

    而从杨琨和这个老头的对话可以听出,杨琨的师父杨老怪,是个用毒的高手,能够在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给人下毒。

    一想到之前陈怀旦莫名其妙的肚子疼,几个小弟心头都感到无比的恐惧,对杨琨的手段,也更加的信服了。

    陈怀旦的表情虽然没有那么夸张,但心里仍然很震撼,他也想起了之前自己中毒的时候,而一想到这里,浑身汗毛都竖起了。

    不过,陈怀旦心里还是比较庆幸的,庆幸没有像是龙威一样和杨琨为敌,他想要杀掉自己,简直比杀掉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酒吧的大厅里,杨琨坐在吧台前,手里拿着一瓶酒,一个人在喝着。

    如果只是一个普通的杀手,杨琨也不会这么在意了,死了也就死了,可这个老头是自己师父的仇家,而且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这让杨琨心头无比郁闷。

    对于自己师父的事情,杨琨一直想知道,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可这个老头却咬舌自尽了。

    “琨哥,怎么了?”陈怀旦坐在了杨琨的身旁,轻声的问道。

    杨琨摇了摇头:“没事,只是心里有些烦闷。”

    陈怀旦叹了一口气:“琨哥,晚……晚上有空么?”

    杨琨面色恢复了平静:“有啊,怎么了?”

    “是这样的,我和小芳打算请你吃个饭……”陈怀旦干笑了两声。

    杨琨拍了拍他肩膀:“可以,晚上我一定来。”

    “对了,小芳这姑娘很不错,之前是被叶城所利用了,你别怪她。”杨琨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急忙说道。

    叶城这件事,起因终归是在杨琨身上,可杨琨怎么也没想到,小芳居然会是陈怀旦的女朋友,而正是因为如此,杨琨心头对陈怀旦也有些许愧疚。

    “怎么会呢?我知道这件事不能怪小芳,只是叶城之前和龙威关系很好,我也不敢动他……”说到这儿,陈怀旦的表情变得格外愤怒,似乎恨不得将叶城碎尸万段。

    杨琨摆了摆手:“暂时不要动叶城,我知道你恨他,但是你想想,咱们是直接杀了他痛快,还是将他折磨致死痛快?”

    “琨哥……”

    陈怀旦怔了一怔,他在杨琨面前提起叶城,其实就是想要得到杨琨的首肯,只要杨琨点头,他敢立马带人去把叶城砍了。

    可是,杨琨这番话说出口,陈怀旦却愣了一愣,杨琨说得很有道理,如果乱刀将叶城砍死,那固然解恨,但后果也不堪设想,自己两次从警察局出来,都是有杨琨帮忙,如果再被抓进去了,恐怕就真的出不来了。

    再者,陈怀旦看得出来,杨琨对叶城也同样憎恨,而他的手段,则要比自己高明多了。

    “那个混蛋已经暗中搞了我两次了,第一次想要下毒杀我,第二次则是让这个老头来杀我。我要是不给他动点真格的,他恐怕还想着变本加厉!”杨琨现在满肚子气没地方出,这个叶城,也注定要倒霉。

    “好啦,我先去把这个老头的尸体处理一下,晚饭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杨琨拍了拍陈怀旦的肩头,起身离去。

    杨琨离开酒吧之后,直接开车前往叶城所居住的别墅。

    叶城所居住的地址,杨琨是从夏明山口中得知的,不过他从来没有来过,这一次,说什么也得恶心恶心这对狗父子。

    在叶城家的后院停下车,杨琨目光在整栋别墅内看了看,随后,他从车后座扛起那个麻袋,一个箭步就翻进了别墅的后院。

    进来之前,杨琨已经四下观察过了,这里并没有监控,而且,就算有监控,杨琨也不用担心。

    杨琨借助着别墅的窗台,翻到了别墅的楼顶上。

    别墅的楼顶上本来是个小花园,但叶城和叶国军似乎没有种花的心思,整个楼顶光秃秃的。

    杨琨轻轻打开通往楼下的铁门,然后将肩上这个老头的尸体放了下来,往楼梯上一放。

    做这一切,自然不是杨琨闲得无聊,他是在用这个老头的尸体警告警告叶家这对狗父子,同时,也给他们制造点麻烦,让他们暂时没闲工夫在去想鬼点子对付杨琨。

    这么一具尸体出现在他家里,因为是他们指示此人去杀杨琨的,所以他们不敢报警,而既然不敢报警,又不能让尸体在家里放臭了,那他们就得想办法去解决。

    现在叶国军没有龙威帮,这种事情,他又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处理掉。

    做完这一切,杨琨拍手走人。

    开车回别墅的途中,杨琨接到了一个叶城打来的电话。

    “杨琨,古老先生的事情咱们可以商量,现在他人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叶城有些焦急的问道。

    杨琨随口答道:“哦,不用商量了,我已经把他杀了,等下次咱们再商量吧,反正有的是机会。”

    “你说什么!你把他杀了?”叶城的声音显得格外激动。

    杨琨笑了笑:“一条人命而已嘛,没关系,下次咱们还是有机会继续合作的。不过呢,下次你最好派个靠谱点的,这老头我差点都没下得去手……”

    “挂了啊。”说完这话,杨琨掐断了电话,将手机往副驾驶座位上一丢。

    原本还有些郁闷的心情,瞬间有了好转,杨琨在想,等叶家这两父子见到那个老头的尸体就在自己家的时候,表情会有多么的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