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要命的武器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4本章字数:3002字

    “杨琨说什么?”叶城的别墅内,叶国军看着刚挂电话的叶城,表情显得格外难看。

    叶城脸色更是苍白如纸:“杨琨说,他,他已经把古老先生杀了。”

    “什么!”

    叶国军听得这话,整个人都瘫坐在了沙发上,一张脸面若死灰。之前杨琨开价实在是太高,叶国军还想要考虑考虑,在他看来,古老先生对杨琨来说没有别的利用价值,就只是能从自己这里捞一点好处,既然这样,叶国军就慢慢和杨琨周旋好了。

    可是,让叶国军没有想到的是,杨琨这厮,居然说杀人就杀人。

    “阿城,你确定杨琨没有骗我们?”叶国军开口问道。

    叶城摇了摇头:“他根本不想和我多说话,三两句话之后就把我电话挂了,如果他还想和我们谈条件的话,不会这么轻易挂电话的。”

    听得这话,叶国军的口中穿着重重的粗气,整个人像是死了一遍一样,明明房间里开了空调,可他整个额头都是冷汗。

    要知道,这位古老先生背后的势力,可是他招惹不起的存在,现在这位古老先生死在了丽海市,不管怎么说,这都和他叶家脱不了干系。

    “爸,咱们现在怎么办啊?”叶城战战兢兢的问道。

    叶国军沉默不语,与杨琨交手这么久以来,这还是他第一次如此低落。之前,为了治好叶城的病,他将花高价收购的汇林集团百分之四十五股份全部拿了出去,当时他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之后,哪怕阿辉入狱,被判死刑,龙威死在杨琨手里,叶国军都没有现在这么萎靡。

    不知道沉默了多久,叶国军忽然从桌上将手机拿了起来,立马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被人接了起来。

    “叶国军?”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而除了这个声音之外,还有一个女人在轻声的喘息着。

    “风哥……”叶国军支支吾吾的:“有件事要告诉你。”

    “有什么事快说!我在办正事呢!”电话那头的男人呼吸也很急促,很显然现在正在做床上运动。

    “是这样的,古老先生他……他死了。”

    “你说什么!古坤死了?”电话中传来男人下床的声音,还有他赤着脚在木地板上走路的声音:“到底怎么回事?古坤到丽海市这才几天时间,怎么就死了?”

    叶国军沉默了两秒,随后答道:“风哥,古老先生是被人杀死的。”

    “不可能!古坤的身手我见识过,哪怕是拿枪的人,也不可能轻易将他杀掉,你老实说,到底是怎么回事?”电话那头的男人,声音变得严肃起来。

    叶国军自然不敢隐瞒,立马就将杨琨的事情说了一通,当然,在提及古坤之死的时候,叶国军却换了一种说法,说的是,自己愿意用两家医院换取古坤的性命,可杨琨最终还是撕票了。

    这么一来,电话那头的人哪怕要怪罪,也不会将所有的责任都让叶国军来背。

    “风哥,事情就是这样,那小子恐怕都将古老先生的尸体丢河里喂鱼了……”叶国军用着哭腔说道。

    像叶国军城府这么深的人,对着电话居然哭了起来,这足以可见,他有多害怕电话那头那个男人的怒火。

    “这个叫杨琨的,是你叶家现在的敌人?”电话那头的男人问道。

    叶国军急忙答道:“是啊,自从这小子出现之后,屡次坏了我的计划,如果不是他,我早就将夏家拿下了。”

    “连古坤都栽在这个小子手中了,说明这人的确不简单,你们父子两对付不了,也是情理之中的。”电话那头的男人思索了片刻,答道:“这样吧,过两天我再派一个人来,先帮你除掉这个叫杨琨的,也顺便帮古坤报仇。等解决了这个杨琨,他还会帮你们扳倒夏家。”

    “不过,你记住了,此人个性比较古怪,你们不管做什么,都要听他的,否则,他一旦生气,就喜欢杀人!明白吗?”电话那头的男人又立马补充了一句。

    “明……明白,谢谢风哥。”

    满头大汗的叶国军缓缓将手机从耳边放下,整个人魂都快吓出来了。

    好在电话那头的男人没有发怒的迹象,否则,他真的不敢想象自己会是什么后果。

    杨琨这处,他开着车到超市买了点菜,然后才慢悠悠的回家,等到家之后,也快到晌午了。

    这些天都是梁依依给他买吃的,虽说每顿都不会留下剩菜,但还是没杨琨自己做的好吃,现在回家了,也是该自己给自己补补了。

    一到别墅,杨琨就将自己买来的菜放进了冰箱,中午要做的菜,则是带到了厨房。

    然后,杨琨就开始忙碌起来。

    过了一会,杨琨听见厨房外有细微的动静,他放下手中的铲子,转身就去拉厨房的门。

    可门刚拉开,杨琨忽然就感到眼前一黑,随后,一股屎臭钻入蔓延整个鼻腔,自己一张脸像是被什么塞子给堵上了一样。

    面对如此袭击,杨琨下意识的抬起右脚,直接踹在门口这个人的肚子上。

    “啊!”一声熟悉的惊叫传来,杨琨的目光朝着地上那人看去。

    只见夏旋倒在墙角,她身上裹着浴巾,头发湿漉漉的披在肩上,手中拿着一个马桶塞子。

    看到这个马桶塞,杨琨整个人都不好了,一想起刚才那股屎臭的味道,杨琨瞬间感觉胃里翻腾得厉害。

    尼玛!大小姐,你这是玩的哪一出啊?

    “夏旋,你干嘛!”杨琨扯着嗓子就对着夏旋吼了一声。

    “是,是你啊?”夏旋捂着肚子,表情显得很痛苦的样子。

    杨琨这一脚虽然没有用全力,但踢在夏旋身上,她绝对不会好受。

    “不是我还能有谁?”杨琨没好气的瞪着这女人。

    “我……我以为是小偷嘛”夏旋肚子虽然很痛,但她见到杨琨一脸屎黄色,也理解杨琨为何如此生气了。

    杨琨气得捂脸,可脸上一摸,却又感到有些不对劲,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的手。

    “你真是蠢到家了,有小偷进门之后往厨房里面跑的么?”杨琨大声的骂着,随后又指着夏旋手中的马桶塞:“还有,你对付小偷就用这个?”

    “我……我刚洗了澡,就顺手在厕所里拿了这个”

    杨琨心里这个气啊,自己可是救了这姑娘第二次了,之前那次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救下来的,谁知道这姑娘居然拿马桶塞堵自己的脸,有没有一点感恩之心!

    什么都没说,杨琨气冲冲的朝着一楼的厕所走去。

    将脸和手洗得干干净净的,杨琨才从厕所里出来。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夏旋还坐在厨房外的墙角,捂着肚子,显得很难受的样子。

    杨琨走了过去。

    “你怎么样了?能起来么?”杨琨对着夏旋伸出了右手。

    夏旋伸手抓住了杨琨的手掌,杨琨顺势将她从地上拉了起来。

    可因为夏旋的身体是贴着墙壁的,她这么一站起身来,身上的浴巾一下子就滑落了。

    一瞬间,杨琨整个人都懵了,也将夏旋看了个遍。

    “啊!”

    夏旋一声大叫,急忙弯身将浴巾捡了起来,遮住了身子。

    或许是察觉到了杨琨在盯着自己看,夏旋下意识就将手里的马桶塞朝着杨琨丢了过去。

    噗的一声,马桶塞子直接砸在了杨琨的脸上,居然黏住了……

    杨琨眼前又是一黑,紧接着便听见夏旋快速上楼的声音。

    几秒钟之后,杨琨将马桶塞子从自己脸上拔下来,他冲着楼梯口翻了个白眼,又转身朝着厕所走去。

    杨琨脑子里满是夏旋之前的样子,他毕竟还是个初哥,除了在岛国小电影上见过如此场面之外,这还是他第一次近距离看,他不得不承认,夏旋的身材,可要比岛国电影里那些女主角的身材好多了。

    重重的摇了摇头,将一切杂念抛之脑后,杨琨又变得很无奈。

    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蠢了,自己要是小偷,见到她披着浴巾的样子,谁还有闲工夫偷东西啊?

    还有,家里又不是没有武器,这女人哪怕是拿个刀,也总比拿个马桶塞强吧?这玩意,纯属只能起到恶心人的作用。

    “呕……”杨琨一想到这个马桶塞,就有种想吐的感觉。

    尽管洗了两次脸,但杨琨总感觉脸上还有味道……

    “怎么除了屎臭,还有烧糊的味道?”杨琨用力的擦着脸,忽然又嗅到一股烧焦的味道。

    “我靠!”杨琨忽然一怔,这才想起自己锅里还没关火,这一大锅的菜,全糊了。

    想着,杨琨快速跑到了厨房,锅里已经冒气了浓浓的白烟,抽油烟机都无法阻止这一阵阵白烟翻腾。

    快速的将火关上,将抽油烟机开到最大,过了一会,杨琨才看清锅里的菜。

    整个锅里的菜全部都已经烧黑了,菜都黏在了锅底,那股糊味,比屎味还要刺鼻。

    做了个深呼吸,杨琨让自己的心情缓缓平复了下来,他开始收拾厨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