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安保公司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4本章字数:3166字

    一个小时之后,杨琨才将饭菜重新做好,他朝着楼梯口的方向看了看,表情像是在思索些什么。

    犹豫了片刻,杨琨朝着二楼走去,上楼之后,他的目光就在四处观望了一下,隐隐听见一个屋子传来哭泣的声音。

    咚咚咚!

    杨琨敲了敲房间的门,喊道:“夏旋,吃午饭了……”

    屋里安静了下来,半点没有响动,过了好一会,才传来夏旋的声音:“我不吃,你自己吃吧。”

    “那个……刚刚我什么都没看到,你别太在意了,再说了,哪有披着浴巾捉贼的,你自己下次注意点……”杨琨细声的说道。

    屋里依旧没有任何响动,杨琨转身,朝着楼下走去,打算把饭端到夏旋门口来。

    可刚转身,身后的门就开了,夏旋从屋里走出来,用着复杂的目光看着杨琨。

    杨琨干咳了两声,显得有些尴尬的样子:“你……你没事吧?”

    夏旋摇了摇头,表情有些冰冷:“今天的事情,你不准跟第三个人说。还有,不管你看到什么了,你都必须给我忘了!”

    杨琨急忙点了点头!

    夏旋不说还好,她这么一说,杨琨的眼睛不自觉的就看向了她的身子,一想到之前香艳的一幕,杨琨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

    话说完,夏旋低着头朝着楼下走去,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对杨琨而言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他之前还以为,夏旋非得拿刀砍了他,没想到,这女人也没那么可怕,自己都把她看光了,她却像是无动于衷的样子。

    吃饭的时候,夏旋一直沉默着,杨琨也不知道找什么话题缓解气氛,等吃过饭之后,夏旋就上楼了。

    睡了个午觉起来,杨琨看了一会电视,就开始准备晚饭。

    才五点钟的时候,杨琨就已经将饭菜做好了。

    之后,杨琨给夏旋发了一条短信。

    “我晚饭不在家里吃,饭菜我都已经做好了,在保温箱里。”

    本以为这么一条短信,夏旋不会回消息才对,可才过了不到一分钟,杨琨就收到了夏旋的短信,虽然只有一个“嗯”字,但至少代表这女人并没有不搭理杨琨的意思。

    五点半的时候,杨琨就接到了陈怀旦的电话,之后,他开着车前往国际大饭店。

    虽然不清楚陈怀旦哪儿来这么多钱请他到这个地方吃饭,但陈怀旦都已经到了,杨琨也不好推辞。

    进入一个小包间内,陈怀旦和他女朋友已经在包间里等着了。

    “小芳,你看看这是谁!”很显然,陈怀旦之前没有告诉小芳杨琨的事情,所以当见到杨琨进来的时候,小芳显得格外惊喜。

    不过,小芳的性格比较腼腆,见到杨琨之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坏蛋,怎么想到请我到这里吃饭啊?”杨琨看了看四周的装潢,他想起之前叶城也请他在这里吃饭,那一顿饭下来,少说也上万了。

    陈怀旦干笑了两声:“琨哥,你是小芳的救命恩人,也多次把我从警察局里救出来,不管怎么说,这一顿必须吃好的!”

    杨琨笑了笑:“得了吧你,吃饭这东西,在哪儿吃不重要,重要的是跟谁吃。你哪怕请我去吃地摊,我也同样能吃个痛快!”

    陈怀旦干笑了两声,然后立马让服务员上菜。

    很快,一桌子就摆满了,虽说没有之前叶城请的那么丰盛,但这一桌子,恐怕也得好几千。

    陈怀旦给杨琨倒了一杯酒,两人很快的喝了起来。

    忽然,小芳站了起来。

    “琨……琨哥,之前的事情谢谢你了,我……我喝了。”小芳说着,一杯白酒,仰头就喝进了肚里。

    才几秒钟功夫,小芳就已经满脸通红,很显然是不胜酒力。

    杨琨笑了笑:“不用跟我那么客气。”

    陈怀旦笑了笑,道:“琨哥,跟你说个好消息!”

    “哦?什么好消息?”杨琨疑惑的问道。

    “之前,我不是被抓进去了么?龙威帮上上下下基本上都散了,那些弟兄们都觉得我是出不来了,所以一下子就跑的一干二净了。不过,现在我都将弟兄们重新聚集起来了,咱们的那几家场子,也正式开始营业了!”陈怀旦说道。

    杨琨撇了撇嘴,将手中的筷子放了下来。

    “坏蛋,你有没有想过,龙威帮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会是什么结果?”

    这一句话,直接将陈怀旦说懵了,他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还真没想过。”

    杨琨说道:“我知道弟兄们存在的性质,收份子钱,看场子,替人收账。可是,这些都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这些都是小打小闹,时间一久,钱赚不了不说,弄不好还得把自己搭进去。”

    “琨哥,我……我懂你的意思,可是……可是弟兄们都没什么文凭,而且他们安逸日子过惯了,下苦力都没人要。就算要改行,也不知道去干什么……”陈怀旦喝了一口气,叹了一口气:“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混着,谁不想有个正当的工作呢?可是……”

    杨琨看着陈怀旦,可他却说不下去了。

    “我有个想法!”杨琨忽然开口,似乎是刚想到的:“这样吧,我给你十天的时间,你将龙威帮手里所有的场子全部卖了!”

    “卖……卖了?”陈怀旦一脸惊愕之色。

    杨琨点了点头,很认真的看着陈怀旦。

    “琨哥,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跟我有什么不能说的,说吧。”杨琨答道。

    陈怀旦支支吾吾的道:“其实,咱们手里那几个场子,也不值几个钱,如果按照门面来算的,撑死能卖两百万不得了了。可咱们手里现在有大概三百个弟兄,每个人一万都分不到……”

    “谁说要分钱了?”杨琨忍不住笑了。

    “啊?不分钱那干嘛卖场子啊?”陈怀旦还以为杨琨是要解散龙威帮。

    杨琨神秘的笑了笑:“你按照我说的去做就好了!”

    “好……好吧。”

    陈怀旦还是猜不透杨琨的想法,他本以为杨琨是要解散龙威帮,然后给他找个工作,可现在想来,杨琨似乎没有这个意思。要知道,龙威帮上上下下整整三百号人,杨琨又不分钱,那该怎么安顿这些人啊?

    晚饭吃了大概有一个小时,杨琨和陈怀旦都喝了不少酒,到最后,陈怀旦都快醉晕了。

    借着上厕所的理由,杨琨到大厅里将单买了,回到包房之后,又和陈怀旦喝了几杯。

    等要离开的时候,陈怀旦的酒就像是醒了一样,立马冲到大厅里买单,当听到前台服务员说杨琨已经买单之后,陈怀旦沉默了许久。

    回想起与杨琨之间的种种,陈怀旦心头百感交集,这个男人,在对待自己敌人的时候是那么的狠辣,可在对自己人的时候,却是贴心贴肺。他只是一个保镖而已,为了那两个大小姐,他却冒着死的危险……

    或者,跟着他,自己能过得更好吧……

    杨琨开着车送陈怀旦和小芳回家,两人住在大学城不远的一个出租房内,杨琨受小芳邀请,进屋坐了一会,他发现,这个屋子也就只有二三十平米的样子,一切都很简陋。

    离开之后,杨琨没有立马回别墅,而是前往了夏家老宅。

    和夏明山谈了谈龙威帮的事情,之后杨琨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夏明山想都没想就同意了,并且应允了杨琨,无限额的对他提供投资。

    接下来的两天,杨琨一直在忙碌自己的计划,他向夏明山预支了一个亿,还写了一张欠条给夏明山,可夏明山却是不收。

    这天晚上,陈怀旦来到杨琨所居住的别墅。

    “琨哥,所有的场子都卖出去了,有个场子的地段比较好,一共卖了两百六十万,钱都在这张卡里!”陈怀旦递给杨琨一张银行卡。

    杨琨将陈怀旦的手推了回去:“卡你拿着吧,去买套房子。”

    “这怎么能行呢!弟兄们说了,这钱要么你拿着,要么就发给他们让他们散伙,我不能要!”陈怀旦立马回绝道。

    杨琨笑了笑:“他们我自有安顿,放心吧,只要是你觉得可靠的人,我一个也不会落下的。这笔钱我先替你收着,等咱们赚大钱了,我再给你!”

    “琨哥,咱们……究竟要干啥啊?”陈怀旦问道。

    “真想知道?”杨琨神秘的笑了笑。

    陈怀旦脑袋像是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着。

    “我成立了一家安保公司,并且现在已经和夏家促成了合作关系,这么说吧,夏家任何一个产业,小到超市,大到房地产开发地,都将用我们安保公司的人员。”杨琨笑着答道。

    “保……保安?”陈怀旦很惊讶的问道。

    杨琨笑着点头:“没错!就是保安!不过,咱们的保安会很不同,因为我们是公司的性质,举个例子,如果某个地方要开发一个大型的小区,公司会派人去促谈合作,以公司的名义和这个房地产的开发商合作,所有的保安薪水,会是普通保安的一点五倍!”

    “天呐……”陈怀旦咽了一口吐沫,完全被震撼住了。

    市面上的那些保安,哪个不是散人,哪有什么固定的公司?杨琨成立这么一家安保公司,肯定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最重要的是,杨琨说,安保公司的保安,会比普通保安的多一点五倍的薪水,也就是说,他们这些弟兄们,不仅仅会拥有一个正当的工作,而且还能有不少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