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古德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5本章字数:3066字

    “李雨虹?”看着电话上显示的名字,杨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这个时候,这个女人打电话过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的。

    犹豫了一下,杨琨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李警官,这么大晚上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杨琨开口问道。

    电话那头的李雨虹显得很着急的样子:“杨琨,这两天你有没有看新闻?”

    杨琨答道:“正准备看呢,怎么了?”

    “好吧,你不用看了,我直接告诉你吧。”李雨虹的声音听起来很严肃的样子:“这几天丽海市出现一批有组织的犯罪团伙,这些人专门取人的器官,一般是以小姐打头阵,将一些男人骗到酒店,然后用迷药弄晕,将身体器官取走。这才四天的时间,丽海市就已经有四十多起这样案件了,其中有三十人因为器官被取走,加上抢救时间太晚,死了。”

    听得这样,杨琨立马打开电脑浏览器,找到了李雨虹说的这则新闻。

    这条新闻已经上了头条,杨琨在新闻中的照片里见到,不少受害者被泡在浴缸里,整个浴缸的水全部被献血染红了,犯罪分子极其残忍,在割取受害者的器官之后,甚至没有给受害者止血。所以,导致不少受害者流血过多而死。

    这种事情,本来就不该杨琨去管,可杨琨之前答应过李雨虹以后随叫随到,现在他算是知道了,自己这个承诺,给自己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一边要照顾自己的公司,一边要照顾夏家两姐妹的衣食起居,现在还得帮着李雨虹破案。这简直就是保姆加保镖加总裁再加上警察,最重要的是,这几份工作,除了自己那家公司之外,连工资都没有。

    “有什么头绪么?”杨琨开口问道。

    李雨虹叹了一口气:“要是有头绪也不会找你了,这些犯罪分子非常专业,他们挑选的酒店,甚至酒店之外的街道,都没有监控摄像。最重要的是,他们似乎对每一个受害者都有过调查,因为,所有的受害者基本上都是一些老嫖客,这种人特别容易上当。”

    “四十多个受害者,都被割了什么器官?”杨琨问道。

    “大部分是肾脏,有的还被割去了肝脏,其中有一个受害者两个眼珠子都被挖了!”李雨虹答道。

    杨琨眉头一皱:“这么残忍啊……”

    “哎,现在警方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我们的警力从晚上开始就遍布全市活动,依旧没有发现一点线索!”

    杨琨略作思索:“我觉得你们不能从正面入手,你既然说了,犯罪分子在物色一个人之前会将他的资料调查清楚,既然这样,那么除非你们的警察去找几次小姐玩玩,否则他们不可能光顾到你们这些便衣的身上。”

    “你说的的确有道理,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这个案子你们还得从那些遗失的器官入手,人体的器官在被割取之后,是有一定的储存时间的,说通俗一点就是保质期,在器官损坏之前,这些人必须要将器官卖出去。你可以去各大医院调查一下,查一查最近的器官移植手术,或许会有线索!”杨琨平静的道。

    李雨虹沉默了好几秒,声音变得欣喜起来:“是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杨琨,你太聪明了!”

    杨琨苦笑了两声:“赶紧去查查吧,我要睡觉了,等有了结果再给我打电话!”

    “好!你好好休息,晚安!”李雨虹说完这话,急匆匆就将杨琨的电话给挂了。

    杨琨重新浏览了一下这则新闻,因为这个案子的严重性,杨琨也不得不重视,他想要从这则新闻中看出犯罪分子割取器官的手法,从而辨别出给受害者动手术那人的特征,可看了好几遍,却什么结果也没有。

    在电脑面前坐了一会,杨琨就躺床上休息了。

    第二天下午,叶家别墅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来的人是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此人头发是蓝色的,身上的衣服更是花花绿绿,一看就像是一个街边的小混混。

    可是,就这么一个小混混模样的人,叶城和叶国军,却是非常礼貌的对待。

    “想必你们父子两应该知道我吧?抱歉啊,之前在京都有点事情,来得有些晚了。”这个男子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而叶城和叶国军,则像是下人一样站在一旁。

    “古先生能来,已经很看得起我们了,来,吃点水果。”叶国军立马说道。

    这个年轻人摆了摆手:“不要喊我古先生,我的名字叫古德白,你就喊我德白就好了。”

    叶国军连忙点了点头。

    古德白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好了,我有点累了,我睡哪儿啊?”

    “这边请!”叶国军连忙做了个请的手势。

    古德白被叶国军带到一个房间,二话不说就躺在床上,连鞋子都没脱,才过了一分钟不到,房间里就传来了他的呼噜声。

    “爸,这个人靠谱么?看他打扮成这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街边的小混混呢。”见到自己父亲从房间里出来,叶城立马将叶国军拉到了一边。

    叶国军叹了一口气:“不管靠不靠谱,咱们都不能对他不敬,哪怕他是来白吃白喝的,咱们也得好酒好肉的伺候着。”

    叶城一脸的无奈,嘴里念叨着:“我看他名字都不靠谱……”

    很快就到了晚饭的时间,叶国军本来想着去外面吃的,但因为古德白睡得实在是太沉了,叶国军也不好叫醒他,只得让家里的保姆做了一桌子好菜,等着古德白醒过来。

    等到晚上八点钟,古德白终于醒了。

    “德白,快来吃饭了。”叶国军亲自去把菜热了一遍。

    古德白伸了个懒腰,一副睡意朦胧的样子,毫不客气的坐在了桌上,拿起筷子就开始吃了起来。

    叶国军和叶城都还没入座呢,这家伙就已经用菜塞了一嘴了。

    很快,古德白吃完了第一碗饭。

    “阿城,快给德白添饭。”叶国军急忙说道。

    叶城还显得很不情愿的样子,但还是伸出手接过了古德白手中的碗。

    过了一会,古德白似乎吃得差不多了,这才开口:“听说,之前古爷爷,是被人一个叫杨琨的人杀的?”

    见到古德白说正题了,叶国军立马点了点头:“是啊!那个人简直残忍至极,他电话里跟我们说了,还把古老先生的尸体丢到了河里喂鱼!”

    啪的一声,古德白重重的在桌子上拍了一巴掌。

    “古爷爷在家族里的地位虽然不及我,但好歹也是我们家的一份子,这个叫杨琨的,绝对不能放过!”古德白大声的说道。

    听得这话,叶国军内心无比喜悦,他现在巴不得将杨琨除之而后快,这个小子的存在,已经彻底打乱了他和叶城的生活,尤其是叶城,多次被他下毒不说,昨天居然还因为他拉肚子,在厕所里呆了整整一天,狂吃了一盒止泻药都没用。

    “那不知……德白你有什么办法么?”

    古德白一脸不屑:“这个杨琨既然能杀掉古爷爷,那说明他还是有点本事的,对付这种人,咱们不能着急。”

    “说得也是……”叶国军点了点头。

    “跟我说说此人的底细吧。”古德白问道。

    叶国军目光看向了叶城:“阿城,你跟德白讲讲,这个杨琨,究竟有什么本事!”

    叶城点了点头:“这个杨琨,本事的确不小,此人的毒术和针灸术相当厉害,能够做到在人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下毒,我之前就被他下毒三次,其中一次,还是古老先生替我解的毒。”

    “用毒高手?”古德白冷笑了一声:“看来是遇到同行了,还有呢?如果他就只会用毒,古爷爷是不可能死在他手中的!”

    “他身手也很厉害!”叶城立马道:“之前我们家一个保镖,接连两次被他弄进警察局,还有,之前他中了枪伤,伤得非常严重,古老前去杀他,却被他抓了起来……”

    古德白听得这话,脸色变得有些严肃起来:“受了重伤都还这么厉害,此人肯定不简单!想要对付他,那就必须得从长计议才行。”

    说着,古德白又立马补充了一句:“等有机会,我亲自探探他的虚实,然后咱们再做打算!”

    叶国军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古德白虽然打扮得很古怪,但是在对付杨琨这事上,他却显得格外认真,就凭这点,就可以证明,古德白是有真本事的。

    “好了,先说说你们叶家发展的情况,这次风叔叔让我来,不仅仅是为了帮你们铲除敌人,还要帮助你们也加拿下丽海市整个市场,都说说吧,你们叶家目前有哪些产业!”古德白开口问道。

    叶国军答道:“叶家的发展都是以医疗为主,在丽海市,我们现在一共有四家大型的医院,还有一家医疗器械场。”

    “没了?”古德白见到叶国军没有再说下去,抬头很古怪的看了叶国军一眼。

    叶国军略显尴尬,要知道,这些产业,已经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收入,可在古德白眼里,这些产业仿佛不值一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