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四章艾佛的老板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5本章字数:3021字

    香槟没有理会杨琨的话,她显得很专注,在校正好了准度之后,她在地上抓起了一把沙子,沙子在手心落下,还没落地,就被风吹走了。

    很显然,香槟这是在观察风速和风向。

    大概过了十几秒,杨琨才听到枪声,随后,一枪接着一枪,每打一枪,众人都会拿起望眼镜看上一眼,十枪过后,艾佛几人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了。

    尤其是古利克,他缓缓放下手中的望眼镜,一张脸死气沉沉的。

    “十枪,一百环!”艾佛宣布了成绩。

    杨琨撇了撇嘴,忍不住拿起了望远镜,看了看一千米之外的那个靶子,靶子上,中心的圆心里刚好有十个弹洞。

    一千米,十枪全部都是十环,这说明这个女人已经达到百发百中的地步了,可是,杨琨总觉得,她的枪法并没有自己那么强。

    艾佛说杨琨是天生的枪手,杨琨对此并不否认,他手中的枪能达到何种准度他自己也不清楚,但每一次扣动扳机之前,杨琨内心就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他想让自己打中哪儿,子弹就一定会打中哪儿。

    “该你了!”香槟对着杨琨说道,一脸得意的表情。

    之前输在了杨琨的手中,香槟非常不甘心,她是个好胜的女人,所以她才决定要再和杨琨较量一场。

    杨琨站起身来,看着一千米外的枪靶,心头像是想到了些什么:“问你个问题。”

    “嗯哼?”香槟好奇的看着杨琨。

    “你说,一个枪靶上,十颗子弹都是十环,是不是稳赢了?”杨琨这个问题听起来很白痴。

    “嘿,王!你还没比呢,难道你就要认输了?”古利克大声的叫喊着。

    杨琨回头冲着他笑了笑:“放心吧,不会把你的舌头输掉的。”

    说着,杨琨的目光再度看向了香槟,似乎在等待着她的回答。

    香槟听出了杨琨这话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你还有办法能赢我?”

    杨琨笑了笑:“那是当然,想必你也参加过实战,我问你,你可以每一枪都办到打中一个人的眼睛么?”

    香槟的回答很笃定:“不可能!如果是一千米的距离,对方的脑袋就相当于枪靶十环的圆形,那已经是非常小的瞄准物了。”

    “我可以。”杨琨自信的笑了笑:“不如这样,十枪,换十个枪靶,每一枪我都打中枪靶的圆心,如果我成功了,算你输,怎么样?”

    香槟颇有兴趣的看了杨琨一眼,随后笑道:“不用十枪,如果你能办到五枪都打中枪靶圆心的话,我认输。”

    “噢,越来越精彩了。不过我总感觉王日比像是在吹牛呢?他从非洲回去,应该就没接触过枪吧,怎么可能这么神?”

    “一千米呢,瞄准镜里枪靶都很小,能打中圆形,完全只能凭感觉。”艾佛也补充了一句。

    他们所有人都算得上是玩枪的高手,杨琨这个要求,实在是太难了。

    杨琨没有再说话,其实他心里也没底,正如艾佛所说,这么远的距离,打中枪靶的圆心,完全得靠感觉。

    “古利克,你不想待会儿我把你舌头割下来的话,你就去那边给我换靶子!”杨琨回头对着古利克喊了一嗓子。

    古利克什么也没说,麻溜的就跑到皮开车上,开着车就朝着枪靶的方向驶去。

    将四周的枪靶收了九个下来,古利克站在了中央枪靶的旁边,距离枪靶大概有十米的样子,紧接着,他对着这边比了个OK的手势。

    杨琨蹲在地上,枪托放在膝盖处,瞄了好一会,开出了第一枪。

    枪声刚响起,身后的人就拿起了望远镜。

    香槟就只是看着杨琨,在杨琨开了一枪之后,她却不着急去看杨琨的成绩,因为在她看来,杨琨不能做到枪枪命中靶心。

    第一枪之后,古利克将中间的枪靶取了下来,换上了一个新的。

    巴雷特的威力很大,如果就只用一个枪靶的话,子弹从圆心出穿透,让人看起来会像是脱靶一样,所以才要一枪一个靶。

    杨琨这十枪,足足花去了十分钟的时间,而在这十枪之后,站在他身后的人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我觉得艾佛说得对,这家伙就是个怪物。”

    “何止是怪物,简直就是怪胎。我就纳闷了,他的枪法这么好,为什么不选择去做杀手?”

    香槟的表情有些不太好看了,她用着怪异的眼神看了看从地上站起的杨琨,可后者嘴角的笑容,却让她心头有些不安。

    过了一会,古利克开着车将十个靶子带回来了。

    从车上下来,古利克将十个枪靶随手丢到地上。

    “十枪,枪枪命中靶心。”古利克一脸的笑容,还不忘对着杨琨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杨琨将枪放在了地上,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悠悠的朝着香槟走了过去:“今晚,你是我的了……”

    香槟一直沉默不语,等到杨琨坐到车上去之后,她的眼神变得相当复杂起来。

    “艾佛,这个人到底是谁啊?”香槟走到了艾佛的身边,有些好奇的问道。

    “哇,不会吧?香槟小姐对任何人向来不都是不屑一顾的么?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趣打听别人了?”

    “他不一样!他……很强。”香槟复杂的看了车上的杨琨一眼。

    艾佛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你这话倒是说对了,如果要论单兵作战能力的话,恐怕在整个北美都很难找到他这样的人才。”

    “那他也是你们这支队伍里的人?”香槟好奇的问道。

    艾佛忍不住笑了笑:“别开玩笑了,我们和他是在非洲认识的,当时只是一场很普通的作战任务,你知道那场任务我们老板花了多少出场费请他么?”

    “多少?”

    “一千万美金。”艾佛答道。

    “这么多?”香槟显得非常惊讶,要知道,一个杀手,出行一个任务能有一千万美金,这已经是天价了。

    艾佛努了努嘴,答道:“这么跟你说吧,这小子就是全能,他杀人的方式简直是层出不穷,只要他想杀的人,他有一百种方法让对方瞬间暴毙。”

    “你输在他手中,我觉得挺正常的。”艾佛用着调侃的语气笑了笑。

    听得这话,香槟皱了皱眉:“他这么厉害,现在替谁做事?”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反正你们组织应该没人是他对手,要不,你考虑考虑拜他为师?”

    香槟的目光看向了杨琨,眼神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他跟你不一样,作为老师的你,我可以超越,但我感觉,很难超越他。”

    “这种人,比较适合做我的男人!”

    “噗……”还在喝酒的艾佛,一口酒喷了老远,目瞪口呆的将香槟给看着。

    晚饭是和艾佛他们一起吃的,杨琨喝了不少的酒。

    “嘿,少喝点,我的老板现在已经在直升机上了,大概还有一个小时就能抵达洛杉矶了,他说了,他下飞机的时候要第一时间见到你。”艾佛见到杨琨喝了不少酒,开始劝酒了。

    要在平时,他能把杨琨往死里喝。

    “直升机?他从哪儿来?”

    “纽约。”艾佛答道。

    杨琨皱了皱眉:“为什么不让我去找他?他亲自来见我,会不会显得我太大牌了……”

    “哈哈哈,放心吧,我们老板是个很好说话的人,我之前跟他说你来了,他说他要亲自来接你,你不是要见杜世康么?到时候,你坐我们老板的飞机去纽约就好了。”艾佛答道。

    杨琨记得,之前非洲那个任务,是老头子帮他的接的,有多少酬金杨琨也不知道,但那次任务中,杨琨表现得非常亮眼,艾佛的老板在那次之后,就向他抛出过橄榄枝,只不过被老头子拒绝了。

    香槟就坐在杨琨的身旁,听到杨琨和艾佛的交谈,她好奇的问道:“你要加入他们?”

    杨琨笑着摇头:“你觉得我会和这群无所事事的混混一起工作么?我找他们老板有点小忙……”

    “是么?你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别人帮忙的?”香槟问道。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个人办不到的事情,你说对吗?”杨琨反问了一句。

    香槟点了点头,端起酒杯:“说得挺有道理,那以后万一我也有需要你帮忙的事情呢?你会帮忙么?”

    杨琨答道:“很乐意为你效劳。”

    半个小时之后,艾佛接到一个电话,之后,他开着车带着杨琨到了一家大型酒店。

    “我们老板在房间里等你,你进去就好了。”艾佛带着杨琨来到一个房间。

    杨琨点了点头,推开了房间门。

    房间内的一切布置像是一个家一样,杨琨的目光在大厅里横扫了一眼,见到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正在桌前泡茶,他泡茶的方式很不专业,如果只是将茶叶丢进开水壶里这还好一些,可偏偏他泡好茶之后,要用开水去挨个挨个将茶壶淋湿。

    “来了?坐吧。”胖子对着转过头来,对着杨琨微微一笑。

    这个胖子走起路来的时候丝毫不吃力,他头发有些花白,看来已经上了年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