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九章私生子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5本章字数:3085字

    听得杨琨这话,众人的目光纷纷朝着叶国军和叶城看去,两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他们两父子今天来,并没有什么目的,也就是来打酱油的,并且看看夏明山出丑,可谁能想到,这次又是这个叫杨琨的,不但反过来打了杜峰的脸,现在还要赶他们走。

    叶国军和叶城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杨琨都下逐客令了,他们怎么还有脸继续待在这里。

    “老王,你也跟我们走吧。”叶国军转过头,对着一旁一个老头说道。

    老大的目光一直看着高台上的杨琨,表情变得有些复杂。

    这个老头不是别人,正是云京王家的王泰山,这次叶国军说是要开一家外贸公司,让王泰山投资,王泰山想了想,打算出资两个亿,可谁也没想到,这场宴席上,会发生这种事情。

    最重要的是,王泰山对杨琨的出现感到无比惊讶,听到夏明山说杨琨是汇林集团销售部的总经理时,王泰山心头就有些犹豫不定了。

    “你们先走吧,我……我再呆一会。”

    王泰山知道叶家和夏家的关系,现在见到杨琨是夏家的人,他心头变得很是复杂。

    “哦对,还有那两个,那两个也给我赶走!”杨琨的目光朝着王泰山和王海生看了过来,对着保安指了指他们两人。

    王泰山顿时就傻了,他抬起头来看着杨琨,表情显得很是尴尬:“小杨啊,我是王泰山啊,你……你上次还给我开药方呢,你忘记了?”

    这一次夏家的周年庆典,王泰山本来是没想参加的,但因为叶国军说,庆典上有好戏可看,再者,王泰山想着到丽海市来找杨琨聊聊病情,所以就来了。

    “王泰山?”杨琨装作不认识的样子:“我管你什么泰山,我是这次庆典安保的负责人,和叶家有关系的人,我都得赶走!”

    其实,杨琨在进来之后,就留意到了王泰山,当初杨琨就听夏璇说过,云京王家和叶家关系交好,杨琨本来还不信的,现在见到叶国军和王泰山交头接耳的,这才开口喊了一嗓子。

    杨琨对王泰山并没有什么恶感,但王泰山和叶国军同流合污,他肯定得赶走。不过,杨琨这话却又更深层的意思,就是让王泰山自己选择阵脚,如果他继续与叶家交好,那他的病杨琨以后是不可能再治了,但如果他选择和叶家撇清关系,他这心脏病,杨琨保证给他药到病除。

    王泰山顿时一愣,侧头看了看叶国军。

    上一次,杨琨给他开的药的确很好用,这么久了,因为那个药,他还没犯过病。正是因为如此,王泰山才敢确定,杨琨的医术是真的厉害。

    当然,杨琨将药方都给他了,他可以吃着这副药一直到老死,可万一自己的病中途又出现意外了呢?再说,谁一辈子会没点病痛,如果和杨琨交好,以后自己这病,那才是真的不用愁了。

    王泰山是个聪明人,之前他儿子王海生对杨琨一直没什么好态度,但他对杨琨却一直好言好语,这说明他识时务,这种时候,他要不明白杨琨这话什么意思,那他也太傻了。

    “叶家?什……什么叶家?我不认识这个人!”王泰山反应很快,指着叶国军说道。

    “老王,你!”叶国军听得这话,顿时有些傻了,这王泰山,怎么忽然就翻脸不认人了呢?

    王泰山将脑袋一转,对叶国军的话,就如同没听见一样。

    杨琨忍不住笑了出来,心道,这老头还真够机灵的,反应居然这么快。

    “真的不认识么?我刚刚看你还和他聊天呢!”杨琨问道。

    王泰山立马摆手:“我真的不认识他啊,他……他谁啊?”

    “哦,原来不认识啊,那行吧,保安,把这两人赶出去!”杨琨对着保安摆了摆手。

    “不用了,我们自己会走!”叶城愤恨的看了杨琨一眼。

    “哟,还来脾气了?”因为是在公共场合,杨琨才只是让叶城父子两离开,这要是在私下,他不得把这两父子玩死才怪。

    叶城见到杨琨这么一副表情,表情变得有些慌张:“爸,我们走。”

    说着,叶城拉着叶国军,快速离开。

    直到叶城和叶国军消失在杨琨的视线中,杨琨才缓缓从高台上站起。

    拿起手中的话筒,杨琨笑了笑:“实在是抱歉,发生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扫兴了,不过没关系,今天受邀而来的各位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肯定是不会将这种事放心上的,那个……大家吃好喝好,嘿嘿嘿……”

    杨琨干笑了两声,快速从高台上跳了下来。

    下边这么多人,他还真没什么话能说的。

    “噗,爷爷,这人好搞笑啊,先前还那么威风八面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杨琨的话,逗得李老身旁的那位姑娘咯咯直笑。

    李老笑了笑:“他这是不善言辞,仅善良行,这种人,做事情绝对干净利落!”

    “爷爷,他就是你要找的那个杨琨么?”

    李老撇着嘴打量了杨琨一眼:“应该是吧,和杨老怪性格很像,长得也是一表人才。走,过去见见。”

    杨琨拿着那两份合同,朝着夏明山走了过去。

    “夏叔叔,快签字吧。”杨琨将合同递给夏明山。

    夏明山叹了一口气,道:“阿琨啊,这次多亏你了。”

    这一次庆典,如果不是因为杨琨及时赶回来,夏明山很有可能陷入僵局,毕竟,今日是夏氏集团周年庆,可如果在今日与杜家中止了合作,这周年庆就得变成公司倒闭的日子了。

    “夏叔叔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杨琨笑了笑。

    听得杨琨这么说,夏明山心头变得好奇起来,要知道,杜家在美国的势力也不小,杨琨能从杜世康手中将合约拿来,那说明杨琨肯定动用了不少手段,他之前说他在美国有认识的朋友,难道,他这位朋友比杜世康的势力都要大?

    一旁的夏璇也用着感激的目光看着杨琨,她也不知道,杨琨这是第几次为他们家解决麻烦了。但潜意识中,夏璇已经对杨琨形成了一种依赖性,这么久以来,不管是什么事情,这个家伙都能办得妥妥当当的,这个世界上,仿佛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倒他。

    “嘿嘿,小杨……”一个声音在杨琨的身后响起。

    杨琨回头,王泰山就站在他身后。

    “哟,王老先生,您身体怎么样了?”

    之前不认识王泰山,完全是杨琨装的,但见到王泰山一口咬定不认识叶国军,杨琨能猜到,这老头应该是明事理的人。

    王泰山干笑了两声:“自从上次你给我开了那个药方,我这病就再也没犯过。”

    杨琨点了点头:“很不错嘛,那等有空我再给您针灸针灸,重新给您开一副药。”

    “阿琨,这位是……”夏明山看着王泰山,问道。

    云京的王泰山,在这四方城市,还没有人不认识他,更何况是同样做生意的夏明山,很显然,夏明山是装作不认识,以此搭上话。

    “哦,这位是云京王家的……”

    “哎哟,夏老板,您就别装了,我认识你,你也认识我,咱们之前只是没有深交而已。以后啊,夏家要是有什么需要我王泰山的地方,尽管跟我开口就是了,我王泰山别的不敢说,要是有什么资金周转方面的问题,我一定能帮!”王泰山果然是个聪明人,这种时候,不再需要杨琨去暗中意会他,他自己就知道该怎么做。

    杨琨是夏家的人,王泰山想要结交杨琨,那首先得要和夏明山打好关系。

    夏明山尴尬的笑了笑:“王老言重了,咱们两家之前是相隔太远,所以一直没有合作的机会。正好,我前段时间有个大项目,如果王老有兴趣的话……”

    “好啊,那咱们可得好好聊聊。”

    既然王泰山都发话了,夏明山自然不会客气了,王家在云京独大,生意比起夏家来,那是只强不弱,如果能结交,这对夏明山是好处颇多的。

    让杨琨感到无语的是,夏明山这么一聊,还就收不住了,两人一下子就聊到了生意的点子上,将杨琨给撂到了一边。

    “我去招待招待客人,马上要吃午饭了。”夏璇对着杨琨说道。

    杨琨点了点头:“去吧,今天有你忙的。”

    “喂,你……才下飞机么?”夏璇转身要走,可忽然又想到了些什么。

    杨琨点了点头:“是啊,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背都疼了。”

    “那……那你快去休息休息吧,别……别累着了。”夏璇支支吾吾的说道,关心杨琨的话,这还是她头一次讲。

    杨琨摆了摆手:“不用了,吃了午饭我再去睡,都快饿死了。”

    “好吧,那边有吃的,你自己去吃点。”夏璇说着,转身离开。

    夏旋前脚刚走,一个老头就出现在了杨琨的视线里。

    见到老头用着打量的眼神在自己身上看来看去,杨琨忍不住撇了撇嘴,表情显得不太自然。

    “老人家,您……您这是……”

    老头子目光一横,凑近了杨琨,压低了声音问道:“臭小子,我问你啊,你说说,你是不是你师父的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