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九章有仇当场就报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6本章字数:3023字

    “秦总,你现在在码头么?”秦芳刚接起电话,杨琨就开口问了一句。

    “杨琨?”电话那头传来了秦芳的声音。

    杨琨答道:“是的,我现在就在码头的大门口,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事情有点严重,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还是先进来吧,我在九号仓的背面,河边这里……”秦芳答道。

    “好,我现在就过来。”

    挂了电话之后,杨琨开着车朝着九号仓驶去,中途还给陈怀旦发了个短信。

    陈怀旦在公司,想要将所有保安召集,这是需要时间的,再加上,许多保安上了夜班,这个点估计还在休息。

    将车子停在了九号仓的背面,杨琨的目光看向了河边的一艘船,在这艘船下,七八个男人正在卸货,而在四周,不少保安将他们围成了一团,一旁的地上都是鲜血。

    “秦总,怎么回事?”杨琨下车,走到了秦芳的面前。

    秦芳的表情不太好看,小声的说道:“这些人要在我们码头卸货,之前我和他们都谈妥了,但是没想到,他们是走私的,而且还不知道是走私的什么东西,我不想让他们在这里卸货,于是就让保安上去阻拦,结果没想到,他们居然动刀子了。”

    听得这话,杨琨皱了皱眉:“受伤的保安呢?”

    “送到医院去了,杨琨,医药费我会付的,实在是对不起,我也没想到他们说动手就动手。”秦芳似乎是吓坏了,声音都有些哽咽。

    杨琨拍了拍她的肩膀:“没事,医药费不用你付,我们的保安有保险,会报销的。反倒是我,有些对不住你……”

    “啊?怎么这么说?我……”

    “我的保安没能帮你把这些人拦下来,这是他们失职,不过你放心,我既然负责你这个码头的安保问题,就不会让你的码头陷入危机。”说着,杨琨朝着人群中走去。

    四周不只有威风安保的保安,还有码头的员工,或许是因为这些人一言不合就捅刀子,这些人都被吓坏了,一时之间,也没人敢上前阻拦。

    杨琨朝着河边走了过去。

    “兄弟,你们不太讲规矩啊,我们老板都说了,这里不让你们停船,你们觉得,就算卸了货,你们能运出去么?”杨琨双手插在裤兜里,昂着脑袋将还在搬货的几个人给看着。

    站得最近的是一个满嘴胡子的男人,他胳膊上有一条霸气的纹身,整个人充满了煞气,一副社会大哥的模样。

    这个男人放下了手中的纸箱,抬起头来将杨琨给看着。

    “小子,你谁啊?”这个满嘴胡子的男人还没开口,他身后一个年轻人就指着杨琨问了一句。

    杨琨一脸的笑容:“我是这个码头的安保负责人,鉴于你们重伤了我的员工,又私自停船,我觉得怎么应该好好协商一下医药费的赔偿问题。”

    “我协商你妈,不想死赶紧滚,信不信老子分分钟剁了你!”又一个男人指着杨琨骂了一句,其中还有一个人拿起了放在船上的片刀。

    杨琨还从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他很好奇,这些家伙,就不害怕他报警么?

    满嘴胡子的男人对着身后的人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动怒。

    “哥们,刚刚我兄弟不小心伤了你们的保安,实在是抱歉。这样吧,你跟你们码头的老板协商一下,这批货我们急着下,等把货运走了,我会和你的老板好好谈谈价格,钱都不是事。”这个满嘴胡子的男人还算客气,但杨琨感觉得出来,这个人应该就是这群人的老大。

    听得这话,杨琨回头看了姜荟一眼,见到秦芳不停的向他摇头,他点了点头,算是明白秦芳的想法了。

    秦芳之所以选择不报警,或许是因为这件事她也有所涉及,但现在,她不想让这些人在这里卸货,那么杨琨能做的,就是把这些人全部赶走。

    “不好意思,我们老板不同意你们在这里停船,如果你执意要这么做的话,就别怪我报警了。”杨琨笑着说道。

    报警两个字从杨琨口中说出,这个男人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他眯着眼睛打量了杨琨一眼,心头像是在思索些什么。

    “报警?你他妈倒是报啊,你们老板已经收了钱了,要敢报警,你们老板也逃不掉!”一个年轻男子冲着杨琨吼了一嗓子。

    听得这话,杨琨回头看了看秦芳,可后者却是将脑袋埋得很深。

    “小子,你区区一个保安队长,这件事不是你能管的,赶紧滚远点吧!”一个男人不屑的骂道。

    杨琨撇撇嘴,目光看向了这个满嘴胡子的男人。

    男人却是笑了笑:“看到了么?我的兄弟对你似乎有很大的意见,他们脾气不好,你还是走远一点吧,别惹他们生气了。”

    “脾气不太好啊?”杨琨摸了摸鼻子,道:“我脾气也不太好,这样吧,给你们三分钟时间,把你们的东西装上船,我们老板收了你们的钱,那笔钱就当做你们给的医药费了。其余的,我可以不追究。”

    “小子,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吧?”

    一个年轻男人握着一把开山刀就从船上跳了下来,二话不说,直接朝着杨琨劈头砍了下来。

    杨琨也不是怕事的主儿,对方都这么嚣张了,他要还不断的礼让,那他就不是杨琨了。

    右手抓住了这个年轻男子的手腕,杨琨一脚踹出,直接将这个男子踹进了河里。

    一下子,穿上的六个人全部跳了下来,个个都面露凶光的将杨琨给盯着。

    杨琨面不改色,随手将夺来的片刀往地上一丢:“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玩意啊?现在玩走私的,不都用枪的么?”

    听得这话,那六个年轻小伙说罢就要动手,却被那个满嘴胡子的男人伸手拦住。

    “兄弟身手挺不错啊,有没有兴趣跟着我干?”男人笑着问道。

    “抱歉,我是遵纪守法的大好青年,不干你们这种买卖。”杨琨说着,又补充了一句:“还是我刚才的意思,你们现在离开,我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男人点了点头,笑得有些轻蔑,反问了一句:“那如果我们要是不走呢?”

    这话刚出口,杨琨身后不远,几辆印着“威风安保”标志的大客车停在了后方,一个个穿着保安制服的人从车上下来,个个手中握着警棍,才不到几十秒,几百个保安就将这一片给围了起来。

    “你可以试试。”杨琨笑了笑,答道。

    “琨哥。”陈怀旦从后方走了过来。

    “来了多少人?”杨琨侧头,对着陈怀旦问道。

    “没上班的全来了,一共六车,一车五十八个。”陈怀旦答道。

    杨琨点了点头:“行!这样,给他们三分钟时间,三分钟内他们要是没把这些箱子搬上船,就给我往死里打,一棍子十块钱,打死了我摊着!”

    说完这话,杨琨转身就朝着人群里走去,他才没那么多闲工夫跟这几个人瞎扯,该说的话他都说了,这几个人不听,他也只能动武了。

    反正警察局有关系,出了事儿,就让李雨虹去担着。

    “兄弟,真的没商量的余地了?”杨琨刚转身,那个满嘴胡子的男人就开口了。

    杨琨回头,冲着男人笑了笑:“我说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你捅了我的人,现在我还好言好语的跟你谈。你不听,我还能有什么办法?”

    “好,说得有道理。不过,你考虑过后果么?”

    杨琨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觉得该考虑后果的是你吧,别出了这个港口,就被警察拦了下来,那可就真的是倒霉到家了。”

    说完这话,杨琨撇着嘴看了看手机:“已经过了一分钟了啊,还有两分钟。”

    这话说完,杨琨转身就朝着秦芳走了过去。

    陈怀旦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八个人,冷冷的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干什么的,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句,别惹我们老板,他这人比较记仇。但是呢,他一般也没什么仇家,因为都是有仇当场就报。”

    听得陈怀旦这话,那个满嘴胡子的男人不屑的笑了笑,随后转身对着自己的人摆了摆手。

    “把货搬上船,走!”

    “老大!不能就这么走了,龟哥的船马上就要到了。”一个年轻男子大喊了一声。

    满嘴胡子的男人脸色阴沉,提高声音分贝说了一句:“照我说的做,快。”

    几个年轻男子一脸的不甘心,但还是照做了,快速将从船上搬下来的货,又搬回了船上。

    货搬完了,七个人都到了船上,最后一个年轻男子将绑在船上的绳子放了下来,回头指着陈怀旦。

    “让你们老板小心点,别他妈死在大街上都不知道谁干的。”男子说完这话,跳到了船上。

    随后,船快速发动,驶出了港口。

    陈怀旦耸了耸肩,什么话也没说,不过他之前说的那句话倒还真是对的,杨琨都是有仇当场就报,这不,陈怀旦刚走过去,就听见杨琨在给李雨虹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