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二章地下赌场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6本章字数:3034字

    “宇哥,那个叫杨琨的小子,你打听过没有啊?什么来头?”走廊上,张凯胜对着澶宇恒问道。

    澶宇恒表情显得有些难看,他明明只想请夏月吃饭的,有赔罪的借口,他就不相信夏月还能拒绝,可谁能想到,这个杨琨居然和夏月住在同一个屋子里,好在澶宇恒上午进门的时候,见到夏月是从楼上下来,而杨琨则是从一楼一个房间里走出来的,不然的话,澶宇恒心都要死了。

    “鬼知道呢!不过这小子能和夏月还有夏璇同住,应该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待会吃饭的时候,你想办法套套话,看看他和夏月是什么关系。”澶宇恒说道。

    “那万一他们是情侣呢?”张凯胜细声的说道。

    澶宇恒想都没想便答道:“那就想办法把他们拆了啊!不管怎么样,今晚咱们吃饭的目的,就是要搞清楚这个杨琨和夏月是什么关系,如果他们真的是情侣,咱们到时候再想办法整一整这个杨琨。”

    “整他?”张凯胜撇了撇嘴。

    “不然呢?这小子那天都把你丢河里了,你难道不想报仇啊?”澶宇恒心里这个气啊,早上的时候,他的花夏月眼看着就要接受了,就是因为杨琨站出来了,夏月才拒绝了他,这口气他才咽不下呢。

    张凯胜略作思索:“说得也是,那天我差点就淹死了,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

    “好,就先这样,待会儿吃饭的时候,你配合我把他们关系套出来,然后咱们再想别的招!”澶宇恒说道。

    很快,饭局就开始了,菜一上,杨琨就毫不客气的开动。

    “夏月,你别愣着啊,快吃啊,这顿晚餐,我特意为你准备的。你看,没有一样是辛辣的!”澶宇恒很是热情的对着夏月说道。

    夏月总感觉有些别扭,侧头看了看杨琨,却见到杨琨沉默着吃东西,什么话也没说,什么表情也没有。

    犹豫了一下,夏月还是拿起了筷子。

    “是啊夏月,你学学你男朋友,使劲吃,千万别跟宇哥客气。”张凯胜也开口说道。

    听得这话,杨琨猛地抬起头来:“我不是她男朋友。”

    这话出口,张凯胜和澶宇恒怔了一怔,很快,澶宇恒的嘴角就勾起了灿烂的笑容。

    “嘿嘿,不好意思,我这小弟就是口直心快,你们那么亲密,他都误会了……”澶宇恒咧嘴笑着。

    杨琨面无表情:“我是夏月和夏旋的贴身保镖,负责她们安全的。”

    “原来是保镖啊……”

    张凯胜听得这话,嘴角勾起了一丝不屑的笑容,他还以为杨琨就算不是夏月的男朋友,也绝对是亲戚什么的,可谁也没想到,这货就是一个小保镖。

    杨琨什么话也没说,他之所以这么讲,就是想看看澶宇恒究竟想干什么,在杨琨看来,这场饭局上,他想要给夏月献殷勤是不可能的了,既然这样,这家伙肯定会找点别的事儿做,杨琨不知道澶宇恒是什么来头,但开得起宝马,又能请他到这儿来吃饭,这家伙家里肯定不简单。

    澶宇恒干笑了两声,也没再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把张凯胜叫到了包房外,说是去上厕所。

    “宇哥,这小子既然是夏月的保镖,那咱们就不用担心什么了吧?区区一个保镖而已,难道还能阻碍你。”

    澶宇恒摇了摇头:“阻碍倒是没什么,主要夏月单纯啊,你是没看到,今天早上我去夏月家里的时候,夏月对这个杨琨简直就是言听计从!我想了想,咱们不如用钱收买这小子,让他帮我追夏月,这小子既然是个保镖,那他肯定爱钱!”

    “可是,夏月在……咱们怎么说啊?”张凯胜又问道。

    “这还不简单,待会儿你想办法问出杨琨的电话号码,等吃了饭咱们把他们一起送回去,然后再单独把杨琨约出来,这不就行了么?”澶宇恒答道。

    张凯胜点了点头:“明白了!”

    于是,澶宇恒和张凯胜就跟唱双簧一样,在房间里进进出出,杨琨却显得很平静,因为他压根没将这两货放在眼里。

    “杨琨,那个,宇哥还有点事要办,今天要不就吃到这儿吧?你把电话给我,改天宇哥再单独请你,你看怎么样?”饭吃到一半,张凯胜开口说道。

    杨琨点了点头:“行啊,那你记一下我号码。”

    把电话告诉了张凯胜之后,杨琨又急忙往嘴里塞了几口菜,这才跟着澶宇恒离开。

    到大厅结账的时候,酒店的部门经理亲自来接待澶宇恒。

    “宇少,这顿饭就算了,算我个人请你们的,你就别跟我客气了。”

    “王经理,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哈,等回去我跟爸美言你几句,你懂的……”澶宇恒冲着这个经理笑了笑。

    这个经理连连点头,嘴上挂着笑容,亲自将澶宇恒四人送出了酒店。

    这一幕,让杨琨不由得撇了撇嘴,要知道,夏月都在这里了,这个经理都不上来迎一迎,反倒是澶宇恒,这个经理对他这么客气。

    “月儿,这个酒店是夏家的吧?”杨琨记得很清楚,这个酒店,夏明山手中是有股份的。

    夏月摇了摇头:“不算是吧,爸爸只是入股了,不算这家酒店的大老板,不过,爸爸手中的股份倒是不少……”

    杨琨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看来,这个叫澶宇恒的,地位应该不低啊。

    澶宇恒开着车将杨琨和夏月送回了别墅,而回到别墅之后,杨琨就去洗澡了。

    洗了澡出来,见到手机上有一条短信。

    “我是澶宇恒,我找你有点事,在你们小区门口等你。”短信是十几分钟前发的了,不过当时杨琨正在洗澡。

    “我刚在洗澡,现在还在么?”杨琨回了一条短信。

    如果不是因为之前在酒店里那一幕,杨琨压根不想搭理这个家伙,可杨琨心头又实在好奇,想看看这个澶宇恒,究竟是那家的公子哥。

    “还在,你快出来。”

    短信几乎是秒回,而看完短信之后,杨琨穿着睡衣就出门了。

    在小区的大门口,杨琨见到澶宇恒的那辆宝马车,于是便走了过去。

    “到车上说。”副驾驶的车窗摇下来,张凯胜探出个脑袋。

    杨琨撇了撇嘴,拉开了后座的车门,进入了车里。

    澶宇恒发动了车子,开着车驶出了小区。

    “去哪儿啊?”杨琨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张凯胜笑了笑:“嘿嘿,宇哥说你之前肯定没吃饱,再带你去吃一顿。”

    杨琨答道:“有病吧,刚刚不让吃,现在还吃?你们真当我时间不要钱啊?”

    “嘿,小子,你不过就是个保镖而已,你横什么横?你知道宇哥是什么人么?”张凯胜也没将杨琨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区区一个小保镖而已,宇哥想怎么收拾就怎么收拾。

    杨琨面无表情,捋了捋湿漉漉的头发:“我不知道,虽然我挺想知道,但我觉得就算知道了,我也不会对他有兴趣。”

    “小子,我告诉你,我们宇哥……”

    “凯胜!”澶宇恒立马打断了张凯胜的话,转过头来冲着杨琨笑了笑:“杨琨,你别生气啊,我刚刚是真的有事才要走的,结果刚把你们送回家,事儿都解决了。我寻思着你肯定没吃饱,所以我再请你一顿。”

    “夏月也没吃饱,要不要也把她一并带上?”

    澶宇恒干笑了两声:“那就不用了吧,她平时饭量就那么多,吃得肯定差不多了。再说了,咱们三个大男人,吃完饭还有活动呢,你说是不是?”

    “活动?什么活动?”杨琨装作一副很好奇的样子。

    澶宇恒见到杨琨这么一副表情,心里就更满意了,他就怕杨琨不上钩,如果无法收买杨琨的话,那么这一天,他就算是白忙活了。

    “当然是属于咱们男人的活动了?你懂的……”澶宇恒对着杨琨笑了笑。

    杨琨理了理衣服,干咳了两声:“好吧,那……我就跟你们去吧,不过我先说好了,我身上一毛钱没带。”

    “这个你放心,今晚你就好好享受,我来买单!”澶宇恒拍着胸脯说道。

    杨琨耸了耸肩,也想看看这家伙究竟要玩什么花花肠子,反正他今晚时间充足,就当是陪这个家伙好好玩玩。

    澶宇恒带着杨琨在市里转了一圈,最终停在了一家娱乐场所外,从外表看来,这家娱乐场所有些年头了,楼上霓虹灯都坏了一个。

    杨琨有点想不通,澶宇恒刚刚在国际大酒店混得那么开,现在怎么带自己到这个地方来?

    车子停下之后,澶宇恒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这个娱乐场所旁边一家门市的卷帘门被拉开了,澶宇恒开着车,直接驶进了这个卷帘门内,车子进入之后,让杨琨感到惊叹不已的是,这居然不是停车室,而是一个地下室。

    转弯的时候,杨琨就已经听见地下一楼的嘈杂的声音了。

    等真正进入之后,杨琨的表情都变得震惊起来。

    这个地方,居然是一个大型的地下赌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