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零七章关门半个月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6本章字数:3017字

    “我会在你身上下一种毒,这种毒毒发的时候比起你刚才来还要痛苦,你需要每隔一段时间找我解毒,不然的话,你虽然不会死,但是你会像是吸食了毒品一样,生不如死……”杨琨轻轻的将芙丽雅身上的银针拔了下来,而此同时,也在芙丽雅的身体中注入了毒素。

    芙丽雅的瞳孔深缩,表情充满了恐惧,她不断的摇头,目光里闪烁着哀求之色。

    “对了,你知道你们老板电话么?”杨琨忽然想到了些什么。

    既然今天都遇到芙丽雅了,能将事情完全解决掉,这自然是最好的,如果能把她身后的老板引出来,那么那个想要杀自己的那个人自然也会浮出水面。

    芙丽雅摇了摇头:“我们老板的电话都是不固定的,基本上每一次他给我们打电话,都会换一个号码,并且,他的号码都是海外的,我们联系不上他……”

    “那如果你们割取了别人的器官之后,又怎么联系你们老板呢?”杨琨问道。

    “我们会有专门的人进行交接,比如,现在我从这个屋子出去之后,交接人会主动找到我,拿走我割取的器官。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知道了。”芙丽雅说道。

    杨琨皱了皱眉头,脸色显得异常难看,看来,这个团伙果然够缜密的,一切的流程都是有条有序。如果杨琨想要今晚就将这个团伙的老板揪出来,那么他就必须要跟着芙丽雅找到那个交接人,可是,这个赌场是别人的地盘,杨琨很难做出有效的行动。

    这么说来,想要杀他的人,杨琨暂时是找不出来了。

    “我已经给你下毒了,这种毒十天会毒发一次,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毒发的时候记得给我打电话。我对你只有两个要求,第一,尽量摸清楚你们老板的行踪,还有你们这个团伙所有不同分工人员的行踪;第二,想办法知道这家赌场的老板是谁,如果有消息了,给我打电话。”杨琨拿起桌上的记录笔,在餐巾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芙丽雅没有点头,也没有拒绝,但看她的表情,似乎很不情愿。

    杨琨也不担心她不照办,因为等毒发的时候,她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好了,我先走了。记住,千万别把我的电话弄丢了,否则,这种毒会缠绕你一辈子的。”杨琨微微一笑,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杨琨忽然想到了些什么,扬了扬手中带血的手术刀:“对了,手术刀不错,我要了。”

    走出房间之后,杨琨的目光在四周看了看,走道上一个人没有,他快步走到了大厅里。

    大厅里也没有看到澶宇恒和张凯胜,杨琨犹豫了一下,决定先离开这个地方。

    因为不知道这个地方的深浅,所以杨琨才打算先离开,如果让芙丽雅的交接人发现自己还没死的话,到时候想走恐怕都走不掉了。

    赌场的出入有规矩,进来的时候会检查会员卡,但出去的时候却并不需要,因为有些持卡人,一张卡就能带自己的同伴进来,而没有卡的同伴,,自然也是可以离开的。

    叫了一辆出租车,杨琨回到别墅之后,立马呼呼大睡。

    凌晨一点钟,这家赌场的地下三楼。

    “芙丽雅,人是你放跑的,你自己跟徐先生解释吧。”一个外国男人站在芙丽雅的身前,他就是这个犯罪团伙的交接人之一。

    在这个团伙中,交接人的地位远远要比芙丽雅这种分工的人高很多,他们只需要将割取来的器官拿走,并且交给第三方,完成交易并且拿到钱,相对而言,这些交接人,就是团伙的财管。

    而在芙丽雅的面前,站着一个男人,这人就是徐贵山,他的表情显得比较忐忑,似乎在考虑这件事怎么处理。

    “我也不知道他那么厉害,我的药对他没有半点作用,他踢了我一脚,而且还在我的小腿上插了一刀……”芙丽雅哭丧着脸说道,演戏的技巧相当娴熟,看不出有半点虚假。

    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是因为芙丽雅实在是害怕,杨琨给她下的那种毒,如果真的有杨琨说的那么严重的话,那么她就彻底的完蛋了,所以,她才选择了欺骗,说是杨琨打伤了她并且逃掉了。

    “这件事,我会告诉我们老板的,具体怎么处置,得由我们老板来安排。等有了结果,我们老板会给你们的老板打电话。”徐贵山淡淡的说道。

    “告诉你们老板,芙丽雅的处理权现在在他的手上,我会先将她关起来,等待你们老板的电话。”那个外国男人沉着脸说道。

    徐贵山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转身离开。

    这个犯罪团伙的老板,和杜峰是合作关系,可以说,丽海市这个市场,就是杜峰替他们展开的。杜峰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从来不会接触这个团伙底层的人员,这一点,和这个团伙的老板有点相似。因为如果这些底层的人员被抓,至少不会将他们供出来。

    徐贵山出了这个房间之后,辗转几条走道,又进入了杜峰的办公室。

    “峰少,事情已经问清楚了,那个女人的药对杨琨没有起到作用,在她动刀的时候,杨琨将她打了一顿,逃掉了。”徐贵山对着杜峰说道。

    杜峰正在抽烟,听得徐贵山的话,他依旧沉默着,心头似乎是在想些什么。

    这个割取人体器官的团队,跟随他进入丽海市之后,还从未失手过一次,杜峰也不止一次的说这个团队的专业,可让杜峰没有想到的是,眼看他就要见到杨琨的尸体了,杨琨却是跑了。

    “你确定那个女人没有说谎么?”杜峰沉默了半分钟,开口问道。

    徐贵山摇了摇头:“应该没有,她的小腿被杨琨刺了一刀,流了很多血。”

    “峰少,那个女人我没有妄自处置,你……你决定吧。”徐贵山小声的说道。

    “晚点我会给她的老板打电话的。”杜峰说着,再问:“澶宇恒呢?他们两个怎么样了?”

    “宇少和他的小弟一个小时前我就让他们离开了,他们问起了杨琨,我说杨琨先走了……”

    徐贵山忐忑的答道,他心中的顾虑和杜峰是一样的,他们害怕杨琨报警,抄了他们的赌场。同样,如果杨琨抓着澶宇恒不放,从澶宇恒口中得知杜峰是这个赌场的老板。这么一来,杨琨绝对不可能善罢甘休。

    “澶宇恒那边,我明天给他打电话,你现在去驱散客人吧,半个小时之后,我不想再见到有一个客人留在场子里。”杜峰再度开口。

    徐贵山顿时明白了杜峰的意思:“峰少,你打算把场子关闭几天?”

    “关半个月!”杜峰想都没想就答道:“那个杨琨向来不按常理出牌,万一他向警方举报,虽然咱们不一定会被抓,但场子一定会没了。所以,先把场子关了,等风声过了再营业。”

    杜峰的考虑也很周全,他明日就会打电话告诉澶宇恒,先把这家伙的嘴给封住,然后再将场子一关,这么一来,他才能够万无一失,否则,若是错了一步,那很有可能就万劫不复了。

    “是。”徐贵山点头答道。

    杜峰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他本来想着,在自己的地盘里杀掉杨琨,再让那个割取器官团队去处理杨琨的尸体,可让他没想到,杨琨人没杀掉,反倒留下了更大的隐患。

    杜峰心里清楚,关掉场子和封住澶宇恒的嘴巴,这都不是长久之计,只有杀掉杨琨,他才能安安心心的继续做自己的生意。

    第二天早上,杨琨接到了陈怀旦的电话。

    “老大,我查清楚了,那个叶氏药业公司,是一家新公司,制药厂目前坐落在郊区,我通过关系,找到了一个在里面上班的朋友。他说,现在公司的流水线很短,只有几个厂房在开工,也只有制造一种药,就是目前市场上卖得最火的扁鹊散。”电话那头的陈怀旦传来声音。

    杨琨撇了撇嘴,答道:“我知道啦,待会我发条短信给你,你把短信内容写成文字,弄个信封,丢到叶家别墅里面去。”

    “好。”陈怀旦立马应答道。

    杨琨这几天琐事比较多,叶家那边他就暂时不想去处理了,但他又不想看到叶城和叶国军天天笑着脸数钱,丢个信过去,杨琨只是想恶心恶心他们。

    刚挂了电话,杨琨就收到了李雨虹发来的短信。

    “你快点,我们马上要开会了。”

    早餐的时候,李雨虹就跟杨琨打了电话,让他去警察局一趟,杨琨拖拖拉拉到现在,看了看时间,都快九点半了。

    “等我再洗个澡,急什么……”杨琨回了一条短信,将手机往沙发上一丢,钻进了浴室。

    在浴室里泡了半个小时,杨琨穿好衣服,这才开着车朝着警察局驶去。在他看来,李雨虹找他,应该是因为那件走私贩毒案,被抓的那八个人,恐怕是相当不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