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一十三章划船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6本章字数:3072字

    “咳咳,夏月,咱们去鬼屋玩吧?”澶宇恒又摆着一副笑脸,跑过来搭话。

    夏月愣了愣神:“鬼屋?太恐怖了,不去!”

    “怎么会恐怖呢?那里面可刺激了,你不信问杨琨!”澶宇恒指着杨琨说道。

    夏月大大的眼珠子朝着杨琨看了过来。

    杨琨耸了耸肩:“还行吧,里面也没什么好玩的。”

    这话刚出口,杨琨就见到澶宇恒那要杀人一般的目光,可澶宇恒不管怎么使眼色,杨琨都平静的将他给望着。

    见到杨琨这幅模样,澶宇恒差点没气死,但是澶宇恒又不敢主动说破,再者,那天请杨琨消费,那是他自愿的,杨琨从头到尾,都压根没答应他什么要求。

    “那就不去呗,我听姐姐说,鬼屋里可吓人了!”夏月连忙说道。

    听得夏月这么说,澶宇恒一脸的憋屈,他知道,如果杨琨说去的话,夏月肯定会答应的,可这个家伙不知道怎么的,居然不帮着他说话了。

    “杨琨哥哥,那边有卖冰淇淋的,我们去吃冰淇淋!”夏月忽然拉起杨琨的手,朝着人群中小跑而去。

    澶宇恒整个人都傻住了,他忽然觉得,这个杨琨,怎么像是在帮倒忙呢。

    “宇哥,这小子太不识抬举了,拿了你的好处,现在居然不帮你,咱们要不要找人教训教训他?”张凯胜对着澶宇恒问道。

    澶宇恒双手叉腰,一脸的气愤,可他刚要开口,就看着夏月拿着一个冰淇淋朝着他走了过来。

    “呐,给你!”夏月将手中的冰淇淋递到澶宇恒手中。

    澶宇恒原本一脸愤怒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呆住了,随后,一抹弧度在嘴角扩张。

    “夏月给我送冰淇淋了?”澶宇恒一脸呆滞的看着夏月跑开的背影。

    张凯胜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宇哥,这……这怎么回事啊?夏月平时不是都不怎么搭理你的么……”

    “肯定是杨琨!走走走,这小子肯定还是帮着我们的!”

    澶宇恒一下子心情大好,夏月给他送冰淇淋来,这肯定是杨琨让她这么做的,不然的话,夏月肯定不会这么主动。

    “宇哥,冰淇淋快化了,你快吃吧!”

    “对对对,吃!”澶宇恒连连点头,立马咬了一大口。

    夏月和杨琨走在前面。

    “杨琨哥哥,为什么要让我给他送冰淇淋啊?我这么做,他岂不是更加误会了?”夏月也不是笨蛋,杨琨让他给澶宇恒送冰淇淋,她其实是很不乐意的。

    杨琨笑了笑,反问道:“月儿,你觉不觉得这个澶宇恒有点烦啊?”

    “还……还好吧,他在学校都是这么缠着我的,我都习惯了。”夏月说着,又立马补充了一句:“不过平时我都不搭理他,免得他想太多了!”

    “但是我觉得他挺烦的,所以我才让你给他送冰淇淋啊。”杨琨咧嘴笑了笑。

    “啊?这……这之间有什么联系么?”

    “当然有了,那个冰淇淋,他吃了一定会拉肚子,等他拉肚子了,咱们就玩咱们的,这样也省的他跟在咱们屁股后面。”杨琨答道。

    夏月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冰淇淋,苦笑了一声:“拉肚子?怎么可能呢?这只是一个冰淇淋而已……”

    杨琨笑了笑,没有说话。

    带着夏月在游乐场内走了一圈,回头看了看澶宇恒,这家伙的冰淇淋早就吃光了,但他似乎是在想办法上来搭话,所以一直跟在杨琨的后面。

    忽然,澶宇恒感觉肚子一疼,蹲在了地上。

    “宇哥,你怎么了?”张凯胜连忙去把澶宇恒扶了起来。

    澶宇恒脸色有些难看:“肚子有点疼,厕所在哪儿?”

    “那……那边。”张凯胜指着自己左手边的路标说道。

    澶宇恒抬头看了看夏月的方向,快步跑了过去。

    “夏月,我忽然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先去上个厕所,马上就回来,你们别走远了啊。”张凯胜丢下一句话,一溜烟就跑了。

    见到这一幕,夏月一脸的不可思议,回过头来将杨琨惊讶的看着。

    “真……真的拉肚子了?”夏月嘴角一撇,有些不可思议的问道。

    杨琨耸了耸肩:“估计是吧,他要不跑快点,恐怕得拉裤子里。”

    “噗,杨琨哥哥你真坏!肯定是你捣的鬼!”夏月噗嗤一笑,指着杨琨说道。

    杨琨一脸无辜的样子:“怎么是我搞的鬼?冰淇淋是你送的,你肯定在里面放泻药了!”

    “才没有呢!我听姐姐说了,你上次就让叶城在大场合拉肚子,还……还喷屎呢!”夏月指着杨琨说道。

    “尽听你姐姐瞎说,我那是骗她的……”

    一边说着,杨琨带着夏月快速离开。

    在杨琨和夏月开始四处游玩的时候,人群中有两个人跟在了他们的身后。

    “德白哥,这里人会不会有点多啊,待会咱们怎么下手啊?”说话的是叶城,他本来还在家里睡午觉,却被古德白打电话吵醒了,于是就开着车到了这里。

    等进了游乐园之后叶城才明白古德白的意思,这些天,古德白一直在寻找机会杀掉杨琨,所以他一直在跟踪杨琨,只不过这些天杨琨要么就不从家里出来,要么出来之后就开车去警察局,古德白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下手机会。

    今天正好,杨琨带着夏月到游乐场来玩,古德白有自信,给杨琨制造一场意外,让他死于非命!

    “先不要急,这个杨琨不是那么好杀的,如果不是因为他身边还跟着个姑娘,我还不会这么轻易动手,这个女的就是他现在的弱点,先跟着他们,待会儿再做打算。”古德白一脸阴沉,心里也不知道在盘算些什么。

    “好。”叶城连忙点了点头,心头格外兴奋,他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现在能有机会亲眼见到杨琨死在自己面前,他内心自然激动无比。

    两人就尾随在了杨琨和夏月的身后,可让叶城很郁闷的是,两人居然在游乐场里闲逛了起来,游乐场这么多项目,他们也不说尝试尝试,一直在人群中走来走去,古德白根本没有机会下手。

    “德白哥,杨琨会不会发现咱们了?怎么就这么闲逛啊?”叶城有些耐不住性子了,开口问道。

    古德白脸色显得很平静:“不要着急,他们暂时还没发现我们,继续跟着,总会有机会的。”

    “好吧……”叶城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

    杨琨这处,他带着夏月在游乐场内走了一大圈。

    不过,这个游乐场占地面积很大,虽说大部分设施是游乐项目,但依旧有许多可观的景点,不知不觉,杨琨和夏月就走到了游乐场的河边。

    “杨琨哥哥,月儿什么都不敢玩,你会不会觉得无聊啊?”夏月走在杨琨身旁,小声的问道。

    之前路过一些游乐项目的时候,不管是蹦极还是过山车,夏月都很害怕,杨琨自然也没勉强,并且告诉夏月,想玩什么的时候,告诉他就行了。

    杨琨笑了笑:“怎么会呢,那些东西都太刺激了,本来就不适合你。”

    “杨琨哥哥,我们去划船吧!”夏月忽然指着湖面,很是兴奋的对着杨琨说道。

    杨琨笑了笑,轻轻在夏月脑袋上拍了两下:“好啊,那就划船吧。”

    一边说着,杨琨带着夏月走过了湖上的那座石桥,到了划船售票的地方。

    “你等我,我去买票。”

    将夏月一个人留在了桥边上,杨琨快速的朝着售票处跑去,因为今天天气比较凉爽,天上太阳也不大,所以这里的人特别多,杨琨排了好一会的队,才买到了两张票。

    和夏月一同搭上了一条小船,杨琨划动船桨,小船朝着湖中央游去。

    这片湖里的船有手动和电动的,像杨琨坐的这种小船,也只能够手划。

    桥上,叶城和古德白站在边上,看着湖中的杨琨划着小船走远。

    “德白哥,你不会想要在水里动手吧?”叶城见到古德白一脸思索,开口问道。

    听得这话,古德白撇了撇嘴:“你会水性么?”

    叶城顿时一愣,答道:“会是会一点,但是……这湖可不浅啊,而且这么宽,他们都游到中间了……”

    “去买两张票,坐电动的船,跟上去!”古德白面色冰冷的说道。

    叶城见到古德白一脸严肃的表情,不敢有所耽误,点头应答之后,立马跑去买票了。

    在买票的时候,叶城见到排了这么长的队,害怕让古德白等久了,所以开始以撒钱的方式,让前面的人给他让位,排在前头的人,他直接一人一百,才不到三分钟,叶城就买到了两张票。

    两人快速上船,朝着杨琨的方向驶去。

    杨琨这处,他的船已经到了湖中央,夏月正坐在船头戏水,他则吹着风听着水声。

    可忽然,杨琨听见身后有快艇船的声音,他回头看了看,发现一艘船正朝着他这边开来,等见到船上的人时,杨琨嘴角一撇。

    这船上的人不是叶城和古德白,而是澶宇恒和张凯胜,让杨琨感到无语的是,澶宇恒坐在船上,居然还捂着肚子,一脸苍白。

    这家伙,吃了自己的泻药,不好好的蹲在厕所里拉肚子,居然还跑来划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