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一章简单粗暴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7本章字数:3036字

    见到李雨虹带着杨琨走出了会议室,会议室里的警察,脸色都不太好看。

    “局长,我怎么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呢,这小子的赌注,会不会太轻了点?”一个警察对着刘维说道。

    刘维答道:“管他呢,反正不管输赢我都不吃亏。走,去监控室看看这小子要耍什么把戏,我就不信了,我警察都审不出来的犯人,他能有什么办法审出来!”

    说着,刘维带着整个会议室的人朝着一楼的监控室走去。

    等到了监控室之后,刘维找人拿了几张凳子坐下,而此刻,杨琨和杜峰已经交谈了起来。

    “杨琨,我真觉得你蠢到家了,你明明可以自己收拾我,却要把我交给警方,你觉得,这些警察能处置得了我么?”杜峰双手被拷,可嘴角却挂着阴冷的笑容。

    很显然,在做这一行之前,杜峰就已经摸清楚了国内警察的处事套路,他现在很清楚,杨琨虽然知道他的赌场所在,但只要他不说出自己犯了哪些事,哪怕警察去抄了他的赌场,也不可能在那其中找到任何证据。

    现在赌场里不足一百个客人,警察若是去了,这些人会在第一时间从另外一个通道离开,同时,赌场会封闭起来,赌场与地下停车场的大门是真正的砖砌成的,警察只能见到地下停车场,根本见不到赌场。就算有杨琨在,让人将墙砸开,墙内的赌具,也都已经被一搬而空。

    整个赌场的规模,是杜峰在之前就已经规划好的,也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他不相信,警察能够从那里取到任何证据。

    杨琨双手撑在桌上,笑着看着杜峰,刻意压低了声音:“不知道是你蠢还是我蠢,警察处置不了你,我再慢慢处置你,这样不是更好么?你觉得呢?”

    杜峰的瞳孔伸缩了一下,用着骇然的目光看着杨琨。

    杨琨的声音很小,他知道审讯室里装了监控,所以,有些话他自然不可能让监控室的人听到。

    “我可以保证,只要你踏出警察局,你就会成为一具尸体。”杨琨的笑容格外阴冷,他没有上来就施展自己的毒术,因为他觉得,对付杜峰,恐吓恐吓就够了。

    果不其然,见到杨琨嘴角这种笑容,杜峰的表情变得有些慌张了,他丝毫不怀疑杨琨这话,在他看来,杀人的勾当杨琨的确干得出来,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小子不直接杀了他,反倒把他送到警察局,并且威胁他,他要敢出警察局,再把他做掉。

    此刻的杜峰,内心完全是崩溃的。

    留在警察局,如果招供了自己的犯罪事实,他会被交给国际刑警处置,或许有生还的机会,如果打死不承认,万一被杨琨找到证据,同样是一个结果。但如果出去了,跑得快一些,立马回美国,或许也有生还的机会……

    这两个选择,都太过于冒险了。

    “怎么样?考虑考虑,是当着这个摄像头如实交代,还是选择闭口不言?你做决定。”杨琨双手抱在胸前,笑得格外坦然。

    而正是这一份坦然,让杜峰内心忐忑不安。

    见到杜峰沉默不语,杨琨索性站起了身来:“我的时间有限,现在给你三十秒时间考虑。”

    一边说着,杨琨一边看了看手机。

    三十秒很快过去,杜峰的表情依旧显得很挣扎,他不清楚杨琨和这些警察是什么关系,以至于这些警察居然让杨琨来审讯他。可杜峰却很清楚,这个小子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之前杜家解除了和夏家的合作,这家伙居然跑到了美国去,最重要的是,也不知道他施展了什么手段,居然让与杜家合作的几个黑帮全部倒戈,到最后,自己的老爸不得不签下了与夏家合作的续约书。

    “时间到了,懒得跟你废话,我走了。”杨琨冲着杜峰摆了摆手,将手机往裤兜里一放,转身就朝着审讯室门口走去。

    “等一下!”杜峰开口叫住了杨琨。

    “怎么?有决定了?”杨琨回头对着杜峰笑了笑。

    “你们想要知道什么?”杜峰咬着牙问道。

    很显然,杜峰算是很明智了,他之前咬口不招,的确是最好的办法,可他没想到啊,杨琨已经给他留了后手,他要是不招,到最后说不定死在这家伙手里。而现在,如果他把该说的都说了,等自己被转交给国际刑警之后,自己的父亲一定会打通各路关系把自己救出去。

    杜峰是美国国籍,他知道美国的法律,在美国是没有死刑的,光是这点,杜峰就应该选择招供。

    “看来你心里有明智的打算了,那我找个警察陪你聊。”杨琨笑了笑,回头看着摄像头:“李雨虹,你下来陪他探讨探讨人生。”

    说着,杨琨潇洒走出了审讯室。

    杜峰肯定是不敢再反悔了,所以杨琨也不打算在他身上耽误时间,出了门之后,立马进入了隔壁的审讯室,去折腾那个老外了。

    监控室里,刘维一群警察都傻眼了,整个过程中,杨琨也就说了几句话而已,这个杜峰就自己选择招了。

    在这些警察看来,他们以为杨琨还要对杜峰施展酷刑的,可结果实在是出乎意料,这小子,之前压低了声音了说的那句,说的究竟是什么?居然能够让杜峰转变得这么快?

    李雨虹也感到很惊讶,她本来以为杨琨会动用他的银针,可没想到,这家伙也就说了两句,杜峰就打算如实招来。

    没有多想,李雨虹快速跑出了监控室,朝着杜峰的审讯室跑去。

    进入审讯室之后,杨琨发现面前的弗莱克没有任何动静,低着头看了看,发现这家伙居然睡着了。

    轻轻的在桌上敲了敲,听得这个声音,弗莱克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抬起头来用着不可思议的目光看了杨琨一眼。

    “弗莱克先生看来很享受这个地方啊,这样都能睡着。”杨琨笑了笑,开口说道。

    弗莱克皱着眉头看了杨琨一眼,对于杨琨,他的恐惧自然没有杜峰那么强烈。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警察?”对于杨琨的出现,弗莱克感到很意外。

    杨琨慢慢坐了下来,脸色平静的答道:“并不是,我只是来协助那些警方审审你的。”

    “审我?”弗莱克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犯了什么罪?私藏枪支?”

    “看来弗莱克先生是打算跟我装蒜了……”杨琨撇了撇嘴,看了看手机:“我时间不多,我直接进入主题吧。”

    话刚说完,杨琨将手伸到了桌下,手中一根银针弹出,直接刺入了弗莱克的肚子上。

    弗莱克身子一颤,只感觉肚子上有一阵刺痛传来,但因为双手被拷在了桌上,低着头也无法看见肚子上的情况。

    “你对我做了什么?”弗莱克大声的问道。

    杨琨笑了笑:“最简单粗暴的手段,就得看弗莱克先生能不能承受了。”

    听得杨琨的话,弗莱克的表情变得有些慌张,或许是感觉到了杨琨这根银针起到的作用,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才过了不到半分钟,弗莱克的一张脸完全通红,就跟火烧过一样。

    “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弗莱克的声音带有一丝咆哮,很显然,这种毒给他带来的痛苦,他根本承受不了。

    杨琨双手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挣扎的弗莱克,面无表情。

    很快,弗莱克的身体开始抽搐起来,双手被拷的他,身体的扭动将桌子都险些弄倒了,他的双手似乎想要挣脱手铐,在身上挠一挠,可让他感到非常憋火的是,手铐让他的双手根本无法动弹。

    最重要的是,杨琨用双脚踩住了他的双脚,他身体看起来像是在摇摆,却又起不到任何作用。

    “啊!”弗莱克痛苦的嗷叫了起来,可杨琨却熟视无睹。

    相比用来对付李绝的那个毒,弗莱克的这个毒根本算不得什么,如果杨琨对弗莱克施展那个毒,这家伙恐怕会更加抓狂。

    对付李绝的那个毒,如果完全毒发,李绝的下身就会着火,可想而知,那种被火烧着下体的感觉,会有多么的痛苦,并且,那还是一种精神上的摧残。

    杨琨什么话也不说,就静静的看着,双脚用力踩着弗莱克的脚背,表情显得很是淡然。

    大概过了一分钟,弗莱克的两个眼珠子都充血了。

    “我说!我说!你饶了我!”弗莱克大声的叫喊着。

    听得这话,杨琨笑了笑:“早点这样,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你们外国人,就是不识抬举。”

    一边说着,杨琨一记飞针弹入弗莱克腹中。

    弗莱克口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过了好一会,气息才变得平稳了下来,他看着杨琨的双目瞪得浑圆,像是看待一直魔鬼一样。

    杨琨笑了笑:“你应该知道说什么吧?”

    弗莱克愣了愣神,立马冲着杨琨点了点头。

    “好,我会让警察过来给你做笔录,如果有半句假话,这种痛苦,我会给你加倍的。”说着,杨琨轻轻在弗莱克的脸上一拍,走出了审讯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