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二十六章人参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7本章字数:3075字

    杨琨自然不能表现得太过强大,古德白的毒虽然对他没什么作用,但杨琨不能表现得跟个没事人一样,因为这么一来,古德白觉得杨琨太过于变态了,就不跟他这么继续斗下去了,杨琨可就很难用毒毒死他了。

    古德白想看看杨琨究竟要怎么解毒,可没过一会,他便感觉身体传来了一种很剧烈的疼痛感,整个心脏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心脏要从身体中蹦出来一样。

    身子微微一震,古德白急忙掏出一颗镇毒丹丢进了嘴里。

    昨天服下镇毒丹之后,古德白身体中的毒素瞬间就被镇住了,可今天却有所不同,古德白感觉得到,镇毒丹入腹之后,居然丝毫作用都没有起到。

    感觉心脏越跳越快,古德白犹豫了一下,快速跑出了杨琨的房间,离开了别墅。

    听到别墅的关门声,杨琨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表情平静,心头像是在思索些什么。

    昨天给古德白下得毒能够让古德白七窍流血,这种毒相当血腥,一开始是眼睛和鼻子流血,三十秒钟之后耳朵则开始流血,若是再等嘴中冒血,那么古德白就必死无疑。而这个毒,从服下到毒完全毒发,只需要两分钟的时间,两分钟内古德白没有抑制住毒药,那么他就死定了。

    可是,这家伙今晚又出现了,这说明他将杨琨的毒解掉了,在那种情况之下,两分钟内解毒,杨琨猜测,这家伙身上肯定有抑制毒发的丹药,所以,今天他给古德白下的毒,镇毒药是起不到作用的。

    杨琨只希望,这个毒能彻底的将古德白给毒死,古德白有兴致陪他斗毒,但他却没心情陪古德白玩下去,这个家伙,死得越早越好。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凌晨两点了,杨琨犹豫了一下,掏出了手机。

    电话通了半天,被人接了起来,紧接着,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臭小子,你大半夜不睡觉打什么电话?”电话里传来杨琨师父的咆哮声。

    “师父,我有个事想问问你。”杨琨开口说道。

    “有什么事不能明天问啊,你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杨琨的师父大声的骂道,随后又补充了一句:“有什么屁赶紧放吧。”

    杨琨表情显得尴尬,答道:“师父,我就想问问,上次你研究的那种双毒法,成功了么?”

    “什么双毒法?”杨琨的师父声音里透着疑惑。

    “就是两种毒融合到一起,其中一种成隐性,另外一种成显形,两种毒作用也不会被抵消掉。”

    “哦,你说的那个啊,那个勉强算是成功了吧,我找了一味万能药,这种药需要磨成粉,两种毒就和这种粉搅和在一起,搅均匀了就行了。”老头子答道:“好了,你问也问了,那我去睡了啊。”

    “嘟……嘟……嘟……”

    听到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杨琨整个人都傻住了。

    “我靠……”杨琨骂了一声,随后又立马把电话打了回去。

    电话被接起,传来老头子的声音:“臭小子,你到底有完没完,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我说师父,你是不是糊涂了?你得把那一味药告诉我啊。”杨琨立马答道。

    杨琨的师父沉默了几秒:“哦,把这茬忘了,你拿纸笔记一下。”

    听得这话,杨琨快速从抽屉里拿出纸笔,匆忙将老头子所说的记在了纸上。

    挂了电话之后,杨琨看着这张纸上的药材,表情有些发愁。

    这上面的药材他都认识,可偏偏这上面好几种药材比较稀缺,杨琨在想,大城市能不能买到这几种药。

    如果能够用这种药做药引,杨琨再配置两种毒药,那么古德白绝对必死无疑,在杨琨看来,这一次自己给古德白下的毒,这家伙依旧能解,所以,如果还有第三次,杨琨就必须把这家伙给毒死才行。

    第二天,杨琨开着车找到了好多家中药房,花了一上午的时间,依旧没能将老头子的这副药给配出来。

    老头子的这个药比较特殊,其中居然还有砒石,也就是制造砒霜的原料,当然,这些在市场上还算是比较常见,但其中有一味药,杨琨找了好几家中药房,都没有找到。

    “先生,如果您要买正宗的百年人参,我建议你去古玩市场看一看,那个地方或许会有。”中药房一个女医师对着杨琨说道。

    杨琨撇了撇嘴:“古玩市场?那地方有么?”

    “这个不一定的,古玩市场里千奇百怪的东西都有,您去看看,说不定会有收获。”女医师答道。

    杨琨点了点头:“好吧……”

    从这个中药房出来之后,杨琨就开着面包车去了古玩市场,到了这里之后,发现一条街基本上都是摆地摊的,四周有人吆喝着,杨琨一眼看去,发现这些地摊上都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卖古董的,有卖玉石的,甚至还有卖花瓶盆子的。

    可偏偏就没有卖药材的。

    杨琨对这些地摊上的东西没什么兴趣,所以他的目光很快就看向了道路两边的那些门面上,一边走着,眼神一边朝着里面看着。

    有门面的古玩店,自然要比这些摆地摊的强了许多,杨琨在这个古玩市场转了一大圈,最终进入了一家中药材铺。

    在这个店里的橱柜上扫视了一圈,杨琨发现,还当真有不少稀奇的药材。

    “小兄弟,要买点什么吗?”一个穿着唐装,驼着背的男人朝着杨琨走了过来。

    杨琨也没有立马表明自己的来意,答道:“随便看看……”

    “好嘞,那您好好看,我这里的药材都是市场上买不到的,您要是需要什么,就跟我报药名,就算我店里没有,您也可以下单预定,只要是中药类的东西,一周内保准有货!”这个药材铺的老板拍着胸脯说道。

    杨琨点了点头:“有百年人参么?”

    “百年人参?”这个老板怔了一怔:“有是有,不过……”

    “不过什么?怕我出不起价啊?”

    杨琨知道,百年人参这东西非常贵,别的药材都是按斤两算钱,可这百年人参那可是精算到了“克”,最重要的是,市场上的百年人参,大部分都是假的,真正的百年人参和普通的人参大有不同,这种东西,也只有懂这一行的才能估价。

    真正的百年人参,价格上百万都有可能。

    老板干笑了两声:“也不是,只不过我店里就这么一株,而且已经被人预定了,如果您还要的话,我可以帮你……”

    这位老板的话还没说完,杨琨就摆手打断了:“别说了,如果百年人参这么容易得到手,你不早发财了?”

    “算了,我还是去别处逛逛吧。”杨琨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杨琨才刚转身,这个老板就把杨琨叫住了:“小兄弟您不要着急嘛,我一看您就是识货的人,这样吧,我把我店里这株百年人参拿出来给您看看,您要是觉得满意,咱们再说另外话?您觉得如何?”

    杨琨皱了皱眉,答道:“那你先拿出来我看看。”

    “好,那您稍等一下。”老板说着,朝着这家店的内室里走去,过了一会,他抱着一个红色的盒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杨琨接过这个盒子,打开看了看,这株人参看起来的确有些年份了,外皮比较干,而且还有枝蔓,一看就是价值不菲的野人参。

    “怎么样?是百年人参吧?”老板冲着杨琨咧嘴笑了笑。

    杨琨撇了撇嘴,没有立马回答,伸出手在这株人参上抚摸了一下,随后,指甲轻轻掐开了人参的枝蔓。

    有了结果之后,杨琨的嘴角勾起了一丝冷笑。

    可就在杨琨刚要开口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脚步声,他回头看了看,发现一个女人从门口走了进来。

    这个女人大概三十岁左右,她穿着一身宽松的上衣,下身则是黑色的裹裙,脸上化着淡妆。上衣包裹住的双峰耸立,可因为上衣没有丝毫裸露,让她看起来更加有味道。

    居家少妇,风韵犹存。

    “老板,我要的那株人参呢?”女人的笑容很温柔,笑起来的时候,如风一样。

    那个老板侧头看了看杨琨,愣了愣神,对着杨琨使了使眼色,似乎在让杨琨出价。

    杨琨笑了笑,将盒子合上,还给了老板:“既然都有人预定了,我就不夺人所爱了。”

    老板嘴角抽搐了一下,侧头尴尬的看着这个女人。

    “宁小姐,人参已经帮你装好了,你看一看吧?”老板冲着这个女人笑了笑。

    女人莞尔一笑:“不用了,我刷卡吧,是三十万么?”

    “对的对的,这可是百年人参,这个价不高了。”老板说着,急忙跑去拿刷卡机。

    杨琨嘴角微微一撇,心头顿时忍不住冷笑了出来,如果这是一株真的百年人参,这么多的枝蔓,三十万简直就是捡了便宜。可是,这是假的,这株人参,目测价格不超过五万块。

    “老板,你之前不是跟我说三万块嘛?怎……怎么一下子变成三十万了?”杨琨一脸惊讶的样子,瞪着这位老板。

    而这话出口,那位少妇的表情终于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