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章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7本章字数:3068字

    从电梯下来之后,杨琨的目光在四周看了看,发现大厅里不少人在盯着他们看,他的目光又朝着楼梯口看了看,隐隐听见楼梯口还有动静,看来,那些人追下来了。

    “有车么?”杨琨回头瞪了夏明海一眼。

    夏明海指了指酒店门口的黑色奥迪:“那辆……”

    “钥匙给我!”杨琨对着夏明海说道。

    夏明海立马将车钥匙掏给了杨琨,杨琨快步到了车前,打开了车门之后,等几人上车之后,杨琨开着车扬长而去。

    车上一片沉默,夏明海父女两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夏明山也低着头,一脸愧疚的样子。

    “我虽然是夏叔叔的保镖,但我没有义务救你们两个,现在,我救了你们一命,你们是不是该跟我讲讲,这些人是什么来头,他们为什么又要追杀你?”杨琨透过倒车镜,看了夏明海一眼。

    夏明海的表情怔了怔,似乎是在犹豫该不该说。对夏明山和夏明海两兄弟来说,这是一件陈年往事了,可谁都没有忘记这件事,而这件事的起因,完全因为夏明山,而正是因为如此,夏明海一家人对夏明山都不太待见,连夏明海的女儿,都非常针对夏明山。

    “阿琨,这件事你不要问了,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夏明山对着杨琨说道。

    “为什么不说?”夏晓伊开口:“你觉得这件事已经过去,可我们不这么认为,我爸这些年一直在外国奔波,现在甚至都不敢回国,你倒是好,觉得这件事就这么过了?”

    “你再说话,信不信我撕烂你这张嘴?”杨琨回头,狠狠的瞪了夏晓伊一眼,在他看来,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一个小丫头片子就算知道事情的经过,也不应该用这种口气说话!

    杨琨的眼神非常吓人,最重要的是,目光中还有杀意,他这么一瞪,夏晓伊真的就不敢再说话了。

    或许是因为之前的杨琨的狠辣,又或许是因为夏明山似乎很难限制住杨琨的行动,所以夏晓伊对杨琨比较惧怕,因为她觉得杨琨说什么,就一定可以做到。

    夏明山再一次沉默了下来,场面变得有些尴尬。

    “夏叔叔,去哪儿?”杨琨侧头,一脸平静的看着夏明山。

    夏明山踌躇了一下,似乎是想问问夏明海的意见,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问。

    “先往人少的地方开吧……“夏明山答道。

    杨琨点了点头,开着车上了高架桥。

    十分钟很快过去了,杨琨就静静的开车,整个车内一直没有人说话。

    “后面有车跟上来了,跟了有五分钟了,要不要甩掉他们?”杨琨开口问道。

    听得这话,夏明山回头看了看,发现在百米之外,果然有两辆面包车跟着,夏明山的表情变得有些慌张。

    “阿琨,能甩掉么?”夏明山对着杨琨问道。

    杨琨面无表情,答道:“可以,你们都把安全带系上吧。”

    夏明山点了点头,立马系上了安全带,可坐在后座的夏明海和夏晓伊却是没有任何动作。

    “你们两个如果不想出事,就乖乖听我的话!”杨琨冷冷的道。

    听得这话,夏晓伊愣了半晌,先是帮自己父亲系好了安全带,然后再给自己系上了。

    两人系上安全带之后,杨琨突然加速,瞬间将油门踏板踩到了底,车子的速度在瞬间超过了两百码,整辆车感觉像是要飞起来一样。

    这种速度之下,车身都像是在颤抖一样,而因为这种颤抖感,让得车里另外三人都快速抓住了车门把。

    高架桥到了转弯区,杨琨依旧没有降慢速度的意思,车子在弯道飘逸的甩尾,以一百九十码的速度在这个弯道上转了一圈。

    “大哥,飘……飘移……”后面一辆面包车里,副驾驶一个胖子指着前面那辆奥迪,支支吾吾的说道。

    “尼玛……”

    开车的那个人顿时忍不住骂了出来,之前见到前面这辆奥迪加速之后,他也立马加速,面包车开到两百码虽然有些危险,但因为上面的老大下了死命令,所以他必须得跟紧了,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开这辆车的人也太不要命了,这种弯道,居然还不减速。

    转了这么一个弯,之后又连着一个弯,车里面的几人身体因为车身的转动而摆来摆去,如果没有系上安全带,三个人恐怕早就被车身晃晕过去了。

    接连着两个弯道之后,杨琨开着车快速的冲下了高架桥,利用后面车子的视觉盲区,将车子停在了高架桥正下方。

    车子一停下,杨琨就立马道。

    “想吐就赶紧下车去吐了。”杨琨大声的说道。

    这话刚说完,夏晓伊第一个打开车门跑了出去,哇哇的就吐了起来,夏明山和夏明海还好一些,但两人脸色都变得很苍白,额头上也都是冷汗。

    杨琨这么开车,魂都差点给他们吓丢了。

    “阿琨,甩掉了么?”夏明山开口问道。

    杨琨只有在看着夏明山的时候,眼神才算是柔和:“放心吧夏叔叔,他们找不到我们的。”

    话说完,杨琨从车里走了出来,将身子靠在了车门上,紧接着,夏明山也从车上下来了,他点燃了一支烟,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走到后座,掏出一支香烟朝着夏明海递了过去,夏明海犹豫了一下,还是接在了手中。

    “阿琨……”夏明山对杨琨递了一支烟来。

    杨琨也没有拒绝,接过香烟和火机,就靠在车门上抽起烟来。

    “这次幸好把你带来了,要是没有你,真难想象后果会是哪般……”夏明山小声的说道。

    杨琨表情平静,答道:“夏叔叔,这次如果没有我,你也不会有事的,丽海市和上海并不远,这些人来历应该不简单,如果他们想要对你动手,早就到丽海市跟你杠上了,他们完全是冲着你大哥来的。”

    “阿琨,你别再说了,当年这事是我的错,等回去之后我再跟你好好解释。”夏明山小声的说道。

    “嗯……”杨琨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

    两人还在聊,忽然,一道身影冲了出来,一把将夏明山手中的烟盒和打火机抢了过去。

    杨琨侧头,正好见到夏晓伊在点烟。

    “给你三秒钟时间把嘴里的烟丢掉!”杨琨冷冷的瞪着夏晓伊。

    夏晓伊原本还很嚣张的表情,顿时就变得有些恐惧起来,立马将嘴里的烟往地上一丢。

    杨琨从她手中将烟盒抢了回来,还给了夏明山,紧接着,他走到了后座车窗前。

    “大叔,看在你是夏叔叔哥哥的份上,我喊你一声叔叔。”杨琨脸色平静,说道:“我不管你和夏叔叔还有多大的恩怨,又打算怎么解决,我要说的是,你们这一辈人的事情,你们自己会处理好,但千万千万别让自己的女儿变得很没有教养。因为这样,会显得当初做错事情的是你,而不是别人。”

    说完这话,杨琨将烟头一丢,回到了驾驶位上。

    刚坐下,杨琨就听见背后传来低沉的声音。

    “你说得对,之前是晓伊不礼貌,我代替她向你道歉……”

    “如果你觉得道歉能解决问题,那夏叔叔对你这一系列的维护,应该也算是道歉吧?”杨琨回头,深深的看了夏明海一眼。

    夏明海只是微微点头,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杨琨将头转了回来,笑着说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我相信你这次回国不是来兴师问罪的,不如咱们做个交易怎么样?”

    “交易?”夏明海复杂的看着杨琨。

    “对!就是交易!”杨琨点了点头:“不管你之前惹了什么人,对方想要把你怎么样,这个问题我来帮你解决,你只需要答应我一个条件,以后不准再提以前的事情,也不准再说谁错谁对!”

    杨琨根本不了解情况,但他依旧要帮夏明海解决麻烦,这是因为他不想让夏明山一直处于愧疚之中,这件事,夏明山是解决不好的,同样,夏明海也不可能因为夏明山的处处维护而原谅他,既然这样,作为外人的杨琨,只好插一手了。

    “阿琨……”

    夏明山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杨琨用眼神制止了。

    这时,车后座传来了夏明海的声音。

    “这个麻烦你解决不了的,至于我和他以后的关系会是怎样,你一个外人,应该不用你管吧?”

    “之前我救你命的时候,你干嘛不推辞一下呢?现在把我当外人了,不觉得可笑么?”杨琨不屑的笑了笑。

    夏明海顿时无言以对,他低着头,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好了,这件事待会再议,夏叔叔,你先上车吧,先去找个落脚点。”杨琨对着夏明山说道。

    “嗯……”夏明山点了点头。

    车里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杨琨利用车里的导航,在附近找了一家小旅馆,等将夏明山和夏明海安顿好了之后,他又将车子开到了几条街外。

    为了以防那些人找到他们的车子,杨琨必须要将车子开到别处,他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也不清楚对方的势力有多大,万一找到了他们的车,那后续的麻烦依旧会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