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一章曲折的故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7本章字数:3086字

    旅馆的一个标准间内,房间很窄,但却有两张床,夏晓伊和夏明海各自躺在一张床上,而夏明山,在房间里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只能不停的踱步。

    “什么破旅馆,怎么连无线网都没有。”夏晓伊躺在床上玩手机,一边玩,嘴里还一边骂着。

    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杨琨拎着一个袋子从屋外走了进来,可刚进来,他的目光就看向了躺在床上的夏明海和夏晓伊,紧接着,他眼神看向了站在一边的夏明山,表情顿时变得愤怒起来。

    房间里两张床,这父女两各占一张,最重要的是,夏明山也没有坐在床边,这很有可能是这父女两不让他坐。

    如果说之前的言语上的攻击杨琨还能接受,那么现在这父女两的行为,就未免太过分了一些。

    夏明海还好,他不怎么说话,可他这个女儿,几乎是无处不刁难。

    “夏叔叔,我看你午饭没吃多少,所以买了点方便面和水,吃点吧。”杨琨将手中的袋子递到了夏明山的手里。

    杨琨的这些东西是在超市里买的,除了泡面之外,他还买了一些零食,因为他中午才是一点东西也没吃,打算待会儿吃点零食填填肚子的,可夏明山打开袋子,发现袋子里居然有零食之后,竟是朝着夏晓伊走了过去。

    “晓伊,你中午也没怎么吃,吃个薯片吧。”

    “切,又不是你买的,献什么殷勤。”夏晓伊翻了个白眼,却还是将这一桶薯片接在了手里。

    可她刚拿过这一桶薯片,一道身影忽然出现在她面前,紧接着,啪的一声,一个耳巴子扇在夏晓伊的脸上,夏晓伊原本是坐在床上的,这一巴掌,直接给她打趴在床上了。

    “东西是我买的,但是我没必要跟你献殷勤吧?”杨琨虽然不太喜欢打女人,但是在他看来,这种需要教养的女人,不打是不会吸取教训的。

    夏晓伊捂着自己的左脸,表情显得很委屈,眼泪水一下子就下来了,长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打脸,而且还打得这么重,最重要的是,她连还口都不敢,杨琨这一巴掌,打得她一点脾气都没有了。

    杨琨才不管这女的是什么表情,用着极为低沉的声音说道:“去墙壁那边站着,这张床不是你能躺的。”

    夏晓伊用着恐惧的目光看了看杨琨,畏畏缩缩的从床上下来,穿好鞋子,乖乖的走到了那边的墙壁面前。

    “面壁思过!”

    杨琨瞪了夏晓伊一眼,夏晓伊立马将身子转了过去,转身的时候,都在抽泣了。

    原本躺在床上的夏明海,因为之前杨琨的一巴掌,已经坐了起来,他呆呆的看着杨琨,又看了看夏晓伊,但却一直一言不发。

    杨琨撕开那一桶薯片,目光看向了夏明海,一边吃,一边说道:“大叔,有句话我知道不当讲,但我还是要说。想要让自己的孩子出门不被别人教育,自己在家就得先教育好了,这社会上跟我一样的好心人多得去了,肯帮你教育孩子的,也不止我一个。”

    夏明海低着头,表情显得有些尴尬,他之前不管夏晓伊,的确是想让夏晓伊刁难刁难夏明山,可让他没想到的是,杨琨居然借着教育他女儿的借口,毫不留情的扇耳光,最重要的是,夏明海作为父亲,对此根本无言反驳。

    一旁的夏明山也沉默了,他算是比较了解杨琨的脾气,杨琨待他如长辈一般,这件事,杨琨应该是管定了。

    果然,吃了点薯片的杨琨终于开口了:“大叔,别沉默了,该说什么就说什么,之前那个交易依旧有效,你可以考虑考虑。”

    “当然,如果你拒绝的话,我不管夏叔叔还会不会维护你,反正我会立马离开的,你是死是活,跟我有半毛钱关系?”杨琨将身子靠在了床头,幽幽的说道。

    夏明海沉默了几秒,终于开了口:“对方的势力太大了,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的,而且对方是黑白通吃,他做什么,都有警方罩着,哪怕是大街上砍人……”

    “这些很重要么?”杨琨冷冷的笑了笑:“你连赌一把的勇气都没有,干嘛还回国?”

    听得这话,夏明海抬起头深深的看了夏明山一眼,表情欲言又止。

    杨琨感觉到了些什么,他从兜里掏出一包刚刚买来的香烟,丢了一根给夏明海。

    “去外面抽支烟?”杨琨问道。

    夏明海点了点头,拖着有些疲乏的身子,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

    杨琨给了夏明山一个安定的眼神,也跟着朝着门口走去。

    两人走出了房间,到了房间外的走道上。

    杨琨给夏明海将香烟点上,道:“现在可以跟我说说,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了吧?”

    夏明海踌躇了一下,微微点了点头,他也看出来了,杨琨和夏明山之间绝非是保镖和老板的关系,不然的话,杨琨没有必要这么卖命,而且,杨琨喊夏明山也不是喊老板,而是喊叔叔。

    虽然夏明海心头对夏明山依旧有些憎恨,但因为之前的事情,他也想明白了一个道理,过去的事情终归已经过去了,现在的麻烦,却依旧还是麻烦。

    与其一直回想着过去,还不如想着怎么把眼前的麻烦给解决掉。

    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可不是普通的保镖……

    “你叫阿琨是吧?之前的事情,谢谢你了。”夏明海叹了一口气,说道。

    杨琨笑了笑:“客气了,本分之内的事情罢了。”

    “对了,我不是夏叔叔的保镖,我是他一个老友的徒弟,他算是我的长辈,所以他的事情我必须要管。就算只是看在我师父的面子上,我也不想他或者他最亲的人出现任何意外。”杨琨又补了一句。

    “嗯,不管怎么说,他能有你这样的得力助手,是他的幸运。而相比他,只是比较不幸罢了……”

    “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当年的事情,那我就告诉你好了。”夏明海平复了一下心情,内心像是在瞬间敞亮了许多:“二十多年前,我在上海打拼,那个时候,阿山还在读书。当时我们家里条件比较艰苦,阿爸得了重病,母亲跟别的男人跑了,整个家的经济来源完全是我一个人在撑着,我一边想着要给阿爸治病,一边还得供阿山读书。”

    “你知道的,人在被逼上绝路的时候,是什么都敢干。当时我一个混社会的朋友带着他的老大找到了我,他知道我缺钱,所以他告诉了他的老板,他们让我帮他们杀一个人,然后给我一笔钱,我考虑了三天三夜,答应了……”

    说到这儿的时候,夏明海的声音略显惆怅,猛吸了一口香烟之后,他才继续开口。

    “杀了那个人之后,那个老大非常欣赏我,说我是长得就像是混社会的,他处处维护我,也帮我逃过了警方的追捕,从那以后,我就跟着他了……”

    夏明海说的这些肯定不是重点,但这对他而言,应该是人生的转折,同样也是无法释怀的过往。

    “那一年,阿山毕业了,说是想要跟着我到上海打拼,他来了之后,我一直隐瞒他,不告诉他我是个混子。可那一天,我们老大的女人非说要看看阿山,于是我就带着嫂子去见阿山了。当时的阿山就是一个穷书生,哪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第一眼他就对嫂子动心了,可谁知道,我嫂子偏偏也对他有好感,两人就好在一起了。”

    “这件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有一次,阿山和嫂子在一家酒店里开房,老大带人去捉奸,我当时得到消息,快一步赶了过去,等把阿山弄走之后,当时房间里就剩下我和嫂子了,结果你应该能想到了,我替阿山背了这一口黑锅,那一天我们老大就扬言要杀了我,我被抓了起来,嫂子也被关起来了,阿山则是跑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夏明海的声音略显凄凉,他为了救自己的亲弟弟,被自己的老大仇视,这的确有些委屈。

    “当然,这些自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从狼窝里逃出来之后,阿山一直央求我让我把嫂子也救出来,甚至向我下跪,我最终还是答应了,想尽了一切办法将嫂子也救了出来。”夏明海沉默了几秒,继续说道:“可让我感到寒心的是,我救出嫂子之后的第二天,阿山就离开了,打电话也不接,怎么联系都联系不上,前一天,我明明和他说好了一起离开,一起找个地方重新打拼,重新开始的……”

    “可他却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这满是豺狼的上海,你知道吗,那一个晚上,我被两百多个人追着砍,这身上十几处刀伤!”说到这里的时候,夏明海的声音有些颤抖,表情变得非常憎恨:“你体验过那种人在将死之时,却举目无亲的感受么?说实话,我真的感到特别心寒,我知道阿山或许为我做不了什么,但如果他在,他肯陪着我,我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对他……”

    杨琨手中的香烟刚好吸到尽头,他撇了撇嘴,将烟头丢到了地上,轻轻的踩灭。

    这个故事,的确有些曲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