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四章拍卖场偶遇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8本章字数:3061字

    杨琨利用导航仪,开着车到了环球金融中心附近,找了一个车位将车子停好之后,杨琨将陈怀旦丢在了车里。

    “坏蛋,我们要那栋楼里面去参加拍卖会,邀请卡只有四张,所以你要在外面等我们,我出来的时候会给你打电话,到时候你开车直接到门口接我们。”杨琨对着陈怀旦说道。

    陈怀旦点了点头:“放心吧琨哥,我就在这附近,哪也不去。”

    杨琨拍了拍陈怀旦的肩膀:“辛苦你了。”

    走了一条街,杨琨四人到了环球金融中心的大门口,现在才早上八点半,这个地方就已经是人山人海,或许是因为有一场大型的拍卖会要在这里举行,一楼的广场外已经围满了人,广场内还有展览,展览的内容似乎是拍卖会的拍品。

    四人在广场里逛了一圈,之后打算入场。

    拍卖会举办的楼层是在二楼大厅,而一楼的大堂则是完全开放,电梯也同样是完全开放,而正是因为如此,一楼大堂里挤满了人,连楼梯都很堵。

    好不容易到了二楼拍卖场入口,四人排队利用邀请卡进入了拍卖会的会场,之后,四人各自领到了一个座位牌。

    按照座位牌找到了相对应的位置,这是一张四人桌,桌上摆着酒水,而在这张桌子的侧面,是一个搭建好了的高台,此刻入座的人不多,整个拍卖会的场地也并不大。

    这一场拍卖会,完全是为有钱人准备的,而这些有钱人,大都是华北地区的人,能有资格参加这场拍卖会,身家都是几十亿的大土豪。所以,夏明山能弄到四张邀请卡,这并不奇怪。

    这场拍卖会就是为了赚钱,给有钱人发邀请卡,拍卖方何乐而不为呢?

    拍卖场的布局相当奇特,每一张桌子都有屏风相隔,在桌上有一个小铜钟,加价的时候,每一张桌子对应一个号数,杨琨四人所在,是六号。

    私人性质的拍卖会和慈善拍卖会大有不同,前来参加的贵宾,都并非是来看热闹的,而是为了某一样东西而来。

    夏明海从加拿大回来,很显然是看中了这场拍卖会上的某一样东西。

    九点钟的时候,拍卖场的钟声响起,拍卖会正式开始。

    “欢迎诸位来宾参加我们宏月集团举办的拍卖会,这次的拍卖会将会有不同年份,不同类别,和不同价格的拍品,所有拍品的数目一共有十一件,分别分三个阶段进行拍卖,第一个阶段的拍品最低加价为十万,第二阶段的拍品最低加价为一百万,而第三个阶段的拍品,最低加价五百万。”

    台上的主持人是一个穿着旗袍的女人,她面带微笑,郎朗的说道。

    杨琨不由得挑了挑眉头,让他很好奇的是自然是第三阶段的拍品,最低加价五百万,也就是说,如果几个人在对这个东西进行竞拍,喊一次价,就得加五百万人民币。

    这第三阶段的东西,很有可能上亿啊。

    “接下来是我们第一阶段的第一件拍品,这是一株非常难得的百年人参,而且还是一株野人参,起拍价是一百万,各位来宾请出价吧。”主持人对着身旁拿着人参的女子使了个眼色,这个女子端着一个盒子,开始朝着各号桌走去。

    走到杨琨面前的时候,杨琨眯着眼睛看了看这一株人参,嘴角不由得撇了撇。

    以杨琨的眼里,怎么可能看不出这就是一株百年人参,可杨琨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丽海市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的东西,现在却在这里撞见了。

    一百万,这个价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了……

    “等一下。”

    端着人参的女子从杨琨身旁走过的时候,杨琨将她叫住了,从座位上站起身来,伸出手摸了摸这株人参。

    将手伸回,杨琨又重新回到了座位上。

    “阿琨,你对这东西有兴趣?”夏明山对着杨琨问道。

    杨琨答道:“之前配药的时候,就缺这么一味药引子,可是找遍了丽海市都没找到。”

    “哦?那待会你可别客气,不管多少价,夏叔叔帮你出。”夏明山很是爽快的答道。

    杨琨干笑了两声:“不用了,百来万的东西,我自己来就可以了。”

    说着,杨琨拿起了桌上那个小铜锤,正要敲响小铜钟,可有人却抢先了他一步。

    “叮!”

    就在杨琨左侧的屏风内,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声音响起,台上的主持人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又有一个钟声响起……

    敲一次钟相当于加价十万,现在这个钟敲响了两次,也就是说,这株人参已经涨到了一百二十万。

    在杨琨看来,这一株百年人参的体积不大,重量肯定也没多少,价格最高也就在一百五十万以内,如果超过一百五十万,那就有点亏了。

    杨琨犹豫了一下,还是拿起了小铜锤。可是,又是他正要敲下去的时候,又有一个人抢先了他一步,这一下,想要抢拍的就有三个人了,如果再算上杨琨,就是四个。

    撇了撇嘴,杨琨将小铜锤放了下来,他想看看,这株人参,究竟能拍到什么价格。

    拍卖场内清脆的钟声不断的在响起,很快,或许是因为价格跟得太高了,有一个人放弃了,就剩下两个人了。

    这两个人依旧不依不饶,各自敲了三四次钟之后,终于有个人放弃了,而最后敲钟的,就是杨琨旁边那个屏风的人。

    “多少万了这都……”杨琨撇了撇嘴,之前因为没计算钟声的次数,现在也不知道这株人参拍到什么价了。

    “三百二十万了。”夏明山答道。

    杨琨皱了皱眉头,这尼玛也太吓人了,他本来还以为这株人参能卖到两百万就已经算是天价了,现在居然买到了三百二十万,如果杨琨买了,那也太亏了。

    杨琨向来不做亏本的买卖,所以,这株人参他就不打算拍了。

    可是,就在杨琨想要罢手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清脆的声音,他侧头一看,夏明山敲响了面前的小铜钟。

    “夏叔叔,你这是干什么?”杨琨顿时惊呼了出来。

    夏明山干笑了两声:“嘿嘿,你不是想要这株人参嘛,夏叔叔替你拍!”

    “这……”

    杨琨正想要说些什么,可屏风旁边又响起了钟声,夏明山听到这个声音,毫不犹豫,又是一小锤子下去。

    对夏明山而言,几百万或许算不了什么,但对杨琨来说就不是这样了,这株人参值多少钱,杨琨心里最清楚,三百多万买一株人参,这也太亏了。

    这一锤子下去,屏风那边有所动静,紧接着,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从屏风那头走了过来。

    “先生……额,是你啊先生?”西装男过来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可当见到杨琨之后,却又显得有些惊讶。

    杨琨定了定神,眼前这张面孔有些熟悉,仔细想了想,这才想起这个西装男,正是那天在丽海市古玩市场遇到的那位保镖。

    “哦,屏风那边,是你们夫人?”杨琨撇了撇嘴。

    西装男笑了笑:“是啊,夫人让我来跟你们一下,这株人参对她比较重要,先生您看……”

    “我知道了,你让你们夫人敲钟吧,我们不跟了。”杨琨立马答道。

    “谢谢先生。”西装男点了点头,又走了回去。

    夏明山听得两人对话,有些好奇的看了杨琨一眼:“阿琨,你认识屏风对面的人?”

    杨琨点了点头:“嗯,之前在丽海市的古玩市场遇到过,夏叔叔,这株人参让给她吧。”

    “好……”夏明山点了点头。

    其实,杨琨也不想花这么多冤枉钱买这么一株人参,这个女人似乎很需要这一株人参,既然这样,杨琨还不如做一个顺水人情。

    屏风那边敲响了钟声,二十秒钟之后,主持人才开口。

    “恭喜七号拍主以三百六十万获得这一株百年人参,接下来,我们将介绍我们的第二件拍品……”

    拍卖会继续进行,第二件拍品是一件清朝的瓷器,起拍价同样也是一百万,杨琨对这些古董没什么兴趣,所以就一直在玩手机。

    过了一会,那个西装男又从屏风那边走了回来:“先生,我们夫人请你过去坐一坐。”

    杨琨愣了愣神,答道:“好……”

    跟着这个西装男走到了屏风的那一边,杨琨见到了这个女人。

    “来了,坐吧。”宁凝坐的是一张双人桌,但却只有一个人坐在桌前。

    杨琨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而且咱们就隔着一个屏风……”宁凝笑了笑,笑容颇有风韵,随后她道:“我叫宁凝,应该比你大,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可以喊我一声凝姐……”

    杨琨略显尴尬:“我叫杨琨,不过我看起来也不小啊……”

    “你看起来是不小,可是我看起来却很老了,让你叫一声凝姐,你也不亏了。”宁凝笑了笑,随后又问道:“对了,你来参加这场拍卖会,有什么特别想买的么?”

    杨琨摇了摇头:“我是陪两位长辈来的,这株人参也是碰巧遇见,之前没有看拍品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