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五章敲还是不敲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8本章字数:3023字

    宁凝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那看来咱们还是挺有缘分的,两次见面都是因为人参。”

    杨琨笑了笑,他感到非常好奇,能进这个拍卖场的,哪个身家不是上亿?这个宁凝每次随行都有保镖,最重要的是,保镖喊她叫做夫人,那很显然,应该是她的丈夫比较有钱,可为什么,这种大场面,她丈夫没来呢?

    “凝姐,这个人参对你很重要么?这么高的价你都拍了,不觉得亏么?”杨琨撇着嘴看着宁凝,好奇的问道。

    宁凝却是不以为然,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亏么?我对人参的价格不是太懂,三百多万,也还好吧……”

    杨琨顿时无语:“你这可就亏大了,我之前摸了一下这个人参,目测了一下人参的重量,估价下来的话,这株人参最高的价格也就一百五十万左右,你三百六十万买到手,一般来说,这个价的确太高了一些。”

    “啊?这么便宜啊?那为什么之前还有个人一直不停的和我抢呢?”宁凝有些惊讶的看着杨琨。

    杨琨这下算是明白了,这女人原来连对人参的估价都没有概念,那她还买什么人参,这么贵买一株人参,不觉得浪费钱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其实本来我就没打算买了,主要是我一个叔叔看我实在喜欢这株人参,同样,他对这个东西的价格也没什么概念,所以才跟你抢拍的。”杨琨尴尬的笑了笑。

    “没关系,反正我这个东西是打算送给我公公的,买了就买了吧。”宁凝倒是并不在乎这些,三百多万对她而言,看起来像是小事一桩。

    杨琨没有多说什么,也没有问宁凝的身份,当然,杨琨不可能不好奇宁凝的身份,她能出现在这里,只能证明她比较有钱,或者她的丈夫比较有钱,但杨琨总觉得,这个女人并不太简单。

    “凝姐,你来参加这场拍卖会,就是冲着这一株人参来的啊?”杨琨开口问道。

    宁凝点了点头:“是啊,这场拍卖会卖的东西我都没什么兴趣,主要就是这一个人参,我公公身体比较虚,需要补一补。”

    杨琨继续问道:“你丈夫怎么没陪你一起来啊?太忙了么?”

    听得这话,宁凝的表情一怔,表情变得有些伤感:“我丈夫前几年去世了……”

    杨琨顿时一愣,连忙答道:“不好意思。”

    宁凝淡淡一笑:“没关系……”

    杨琨再与宁凝交谈了一会,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这时,已经进入了第二阶段的拍卖。

    第一阶段的拍卖都是百万左右起价,最高拍到了五百多万,总的说来,第一阶段的拍品并不是特别值钱,当然,这都是相对这里的贵宾而言。

    第二阶段第一件拍品是一个宋朝的东西,具体是什么杨琨也看不明白,但起拍价就是九百万,最后被人用一千六百万买到手。

    接下来的几件拍品都是一些古董或者书画,其中一幅画更是卖到了三千万。

    不过,让杨琨感到非常好奇的是,第十件拍品都已经卖出去了,可夏明海却依旧没有出手,杨琨这才反应过来,夏明海是冲着最后一件拍品来的,而杨琨也因此感到好奇,这最后一件拍品,究竟是什么东西?

    “请各位稍作休息,我们第三阶段的拍卖会将在半个小时之后举行。”主持人说了一句,之后就走下了高台。

    “大叔,你是冲着这最后一件拍品来的吧?是什么东西啊?”杨琨不禁感到好奇,之前在外面的广场里,拍品预览他又没看,他忍不住在想,能够让夏明海从那么远的外国回来,这件东西,肯定很有价值。

    夏明海脸色平静,答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杨琨撇了撇嘴,他看得出来,不是夏明海不想说,而是夏明海根本没心情和他说话,后者的表情一看就像是在思索些什么,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无奈的杨琨只能静静的等待了,而在等待的同时,杨琨的目光也在自己视线中这些拍家身上扫视着,在他视线以内,并没有发现有些许可疑的人,如果那个叫易大风的人也来了,那么他肯定就在自己这边的座位上,被屏风挡住了。

    半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那位主持人重新回到了台上。

    “马上进入我们第三阶段的拍卖了,现在我将浓重介绍一下我们第三阶段拍卖的唯一一件拍品。可以说,这一样东西非常特殊,因为它既不是古董,也不是珍稀药材,而是一块地。”

    这话出口,拍卖场内依旧安静无比,这里的人在来之前,应该都知道了这一件拍品,所以这并不是什么神秘的事情。提前将拍品公布出来,这其实是一种宣传的手段,如果非要装神秘,等最后将某一样拍品放出来,却没有一个人叫价,那就实在是太尴尬了。

    “这块地是加拿大东海岸的一片农场,总面积达到了九百七十亩,如果拍到这一块地,不仅仅可以拥有移民的机会,还能够对这块地进行开发。这块地,我们的起拍价是两亿元。”

    主持人说完这话之后,便不再开口,保持着脸部的微笑。

    这时候,这些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人,就可以开始出价了。

    “叮。”与杨琨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夏明海,第一个敲响了自己面前的小铜钟。

    要知道,这是第三阶段的拍品,敲一下小铜钟,那可就是加价五百万,看来,夏明海在外国发展得也很不错啊,不然的话,也不会显得这么势在必得了。

    小铜钟刚敲响,便有人立马跟价,接连着三个人同时敲响钟声,价格一下子涨到了两亿两千万。

    参与竞拍的一共就四个人,价格很快上涨到了两亿六千万,或许是有人觉得这个价买一个农场有些不值,所以最终有两个人放弃了。

    夏明海继续在加价,价格提升到了两亿六千五百万。

    从夏明海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对这片农场的确是势在必得,不管价格怎么上涨,夏明海的脸色都显得非常镇定。

    可是,让谁都没想到的是,唯一一个和夏明海竞拍的那个人,似乎也没想要放弃,当夏明海再一次提价之后,三秒内,那个人的钟声就响了起来,对方似乎也做足了准备,在敲响小铜钟的时候,几乎连想都没想。

    夏明海再度提价,表情更是没有丝毫犹豫。

    杨琨侧头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边,从小铜钟传来的声音可以听出,对方应该隔着两三个屏风,最重要的是,他像是有意在和夏明海作对,因为,夏明海一敲响铜钟,他那边的铜钟就会响起,根本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价格涨到了两亿九千万,夏明海的脸色终于变得难看起来。

    “大哥,继续加价吧。”夏明山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对着夏明海说道。

    夏明海撇了撇嘴,又微微摇头:“这片农场值不了这么多钱,再加价的话就得亏本了。”

    “你不是喜欢这片农场么?买下来又不用来做商业化,没什么亏不亏的,你要没钱,我这里有。”夏明山说着,抢过夏明海手中的小锤,轻轻在小铜钟上一敲。

    钟声刚响起,屏风钟声接着不断,夏明山索性把小锤子拿在了手中,就跟屏风那边的人死磕,那个人敲一下,他立马也敲一下。

    很快,这片农场的价格涨到了三亿两千万!

    拍卖场内四处都是议论声,不少人都在窃窃私语着。

    “易老大,您这有点过分了吧?”左手边的屏风内传来宁凝的声音,这声音分贝较大,但却又不像是在对杨琨说话。

    宁凝这话出口,在相隔杨琨两个屏风外传来一个男人的笑声:“有么?这可是公平竞争,宁夫人若是觉得我过分,可以一起来玩玩啊。”

    “易老大,左边屏风内的是我的朋友,不知易老大能否给我个面子?”宁凝继续说道。

    听得这话,那个笑声透着些许阴险:“行啊,你要答应今晚陪我睡一觉,我就不跟他争了。”

    “易大风,你别给脸不要脸,惹了我们夫人,你知道会是什么后果。”宁凝身边的保镖大声说道。

    屏风那边沉默了几秒,随后铜钟声再一次响起。

    “好吧,看在宁夫人的份上,我再敲这次就好了。至于宁夫人那位朋友敢不敢跟,那得看他的胆子了。”易大风大声的笑了笑。

    杨琨皱了皱眉头,脸色变得相当难看,而同样脸色难看的,还有夏明山和夏明海,两人这下算是知道,那个屏风内的人为什么要不停的加价了,原来那人居然是易大风。

    这时,左侧屏风处,宁凝的那个保镖又走了过来。

    “杨先生,让您的长辈别再跟了,再跟下去,就得要惹怒那个家伙了……”那个保镖轻声的在杨琨耳边说道。

    听得这话,杨琨不由得撇了撇嘴,他侧头看了看夏明山,后者的表情也很犹豫。

    这一锤子,到底是敲,还是不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