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三十六章宁凝的神秘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8本章字数:3084字

    杨琨这是一张四人桌,桌子上有两个小铜钟,分别在中间两个位置,杨琨正好坐在最左手边,在他的右手边,也有一个小铜钟。

    抬起头来看了看宁凝的那个保镖,杨琨犹豫了一下,拿起自己面前的小铜锤,毫不犹豫的在自己面前的小铜钟上敲了一下。

    随后,幽幽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反正都已经得罪了,也不差这一次。”

    那个保镖愣了愣神,表情显得很是难看:“杨先生,你这就有点没必要了,你知道那位是谁么?”

    杨琨耸了耸肩:“没事的,你让你们夫人不用管我们,我们自己有分寸的。”

    “好吧……”那个保镖的表情显得有些无奈,杨琨这么大胆的得罪易大风,在这个保镖看来,他根本不知道易大风是什么人,也不知道得罪了会有什么后果。

    易大风那边钟声再一次响起,两边敲钟的步调很一致,这边敲响了铜钟之后,那边立马就会跟上,很快,这块地的价格直接涨到了四个亿。

    易大风很显然是不缺这些钱的,四个亿对他来说是九牛一毛,但对夏明山和夏明海而言,四个亿买一个农场,这实在是有点亏本了。所以到了后头,夏明海想要阻止杨琨敲钟,可杨琨压根不听,依旧不停的敲钟,敲得他自己都不知道这片农场多少钱了。

    当易大风那边再一次传来钟声之后,杨琨没有立马再跟上了,他站起了身来,朝外走了几步。

    从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够见到那个屏风里的男人,男人穿着一身运动装,年纪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是个光头,他嘴里叼着一根雪茄,杨琨看着他的时候,他也在看着杨琨,那眼神颇有玩味。

    “老大,这小子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他之前不但解了夏明海的砒霜毒,之后还一个人拿着刀砍翻了我们十几个兄弟。”一个穿着西装的年轻男子小声的对着这个光头说道。

    听得这话,易大风看着杨琨的目光更加好奇,甚至用着打量的眼神将杨琨浑身上下看了一遍。

    杨琨冲着易大风笑了笑:“易老大果然是财大气粗啊,咱们这么玩下去,恐怕也玩不到头啊,不如咱们玩点大的怎么样?”

    易大风听得这话,挑了挑眉梢:“哦?那你说说,怎么玩?”

    “一次加价五百万,这也太费劲了些,不如咱们敲一次钟,加五千万怎么样?”杨琨咧嘴笑了笑。

    这话出口,易大风顿时笑了,他用手中的香烟指了指杨琨:“小子有魄力,我喜欢!来,我今天陪你玩个痛快!”

    杨琨耸了耸肩,目光看向了台上的主持人。

    “美女,敲一次钟加价五千万,你可得记好了。”

    这个主持人自然不会干涉这种竞拍方式,因为拍卖者较劲,那就是给他们集团砸钱,这种事情,傻子才不会答应呢。

    杨琨回到座位上,毫不犹豫的敲响了自己面前的小铜钟。

    易大风那边依旧不停的在跟,杨琨更是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很快,两人就将这片农场的价提升到了十一个亿。

    “阿琨,别再敲了,这块地我不要了。”夏明海的脸色变得格外阴沉,整整十一个亿,这个价格买一片农场,简直太不划算了。

    杨琨耸了耸肩:“好吧,大叔你说了算。”

    说着,杨琨站起身来,又朝外走了两步,他的目光看向了易大风那个方向,后者正对着他笑着,可他嘴上的笑容,同样也很浓郁。

    “易老大果然是财大气粗啊,哎呀,既然您对这片农场这么势在必得,那我们就让给你好了,易老大,请吧。”杨琨开口说道。

    这话说完,易大风嘴角的笑容顿时凝固住了,他看着杨琨嘴角浓郁的笑容,顿时明白了这个小子是什么意思。

    之前,杨琨主动提高加价,易大风还以为这小子是要跟他奉陪到底,可让他没想到,现在这小子半路就跑了,可他,却要用十一个亿买下这片农场……

    如果说杨琨不站出来说这么一句话,易大风还能够主动上前嘲讽两句,可杨琨说这么一番话,那意思就很明显了。

    这个小子,故意提高加价,就是打算要耍他。

    十一个亿买一块地,易大风并不觉得心疼,可买下这块地之后,却还有一种被人耍了的感觉,心头的愤怒可想而知。

    “小子,你还真有种啊!”易大风冷冷的瞪着杨琨,眼神里满是怒火。

    杨琨笑了笑:“易老大说笑了,我只是比不过您的财力而已,这块地,价高者得。”

    话说完,杨琨又回到了座位上。

    四周传来了一阵阵窃窃私语。

    “这小子是谁啊,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不想活了吧?”

    “真是个肥胆子啊,连易老大都敢招惹,这小子别想离开上海了。”

    回到座位之后,杨琨看了看夏明山和夏明海,两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虽然杨琨说得有道理,既然都已经得罪了,也不差这么一次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杨琨这么明目张胆的去得罪易大风,总让他们心头有些不安。

    “阿琨,这么做会不会有点过了?”夏明山小声的问道。

    杨琨耸了耸肩:“夏叔叔不用担心,这块地反正咱们是买不到的,再者,咱们反正都已经得罪这个人了,也不怕再得罪一次,没事的。”

    在杨琨看来,易大风花这么多钱买这么一片农场,到时候农场也不一定是他的,这么一来,这家伙亏得更惨。

    当然,这都是杨琨计划之中的,具体的,还得艾佛他们来了再商议。

    “恭喜八号贵宾拍得这片农场,接下来,将是我们的聚餐活动。”

    拍卖会就此结束,在离开的时候,夏明海的表情显得很失落,冒着生命危险从加拿大回来,到头来却什么也没有,这一趟,算是白来了。

    从这里出去,就是聚餐的会场,不过,几人没有在这里逗留的意思,直接从会场穿行了过去,打算离开。

    “几位,我们老大有请。”就在杨琨四人要走进电梯口的时候,一个穿着西服的男人将四人拦了下来,而在这个人的身后,还有七八个保镖模样的人。

    想都不用想,这是易大风的人。

    杨琨朝前走了两步:“怎么?你们老大打算请我们吃饭啊?”

    那个保镖笑了笑:“是啊,我们老大说,这都这么多年没和夏先生见过面了,这一次,一定要好好聚一聚。”

    “是么?那如果我们不去呢?”杨琨咧嘴笑了笑。

    那个保镖冷冷的道:“那我就只能请你们去了。”

    这是一场鸿门宴,杨琨可不会傻到真的跑去吃饭,不管对方有多少人,在这里动手,他们绝对讨不到好。

    就在杨琨要开口的时候,他忽然感觉身后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回头看了看,发现居然是宁凝。

    “我朋友中午要与我一起吃饭,所以就没空和你们易老大共进午餐了,告诉你们易老大,改天我会亲自请他吃饭,向他赔罪。”宁凝小声的说道。

    听得这话,那个保镖的表情显得有些为难了,他撇着嘴看了看宁凝,眼神中划过一抹忌惮,似乎是不敢出言招惹。

    “咱们走吧。”宁凝对着杨琨说道。

    杨琨挑了挑眉头,对着宁凝点了点头。

    宁凝走在了前面,他走到那个保镖面前,可那个保镖并没有让路的意思,宁凝瞪了他一眼,他犹豫了一下,让开了身子。

    在宁凝的带领下,杨琨四人平安到了一楼。

    二楼一个房间里,易大风在房间里抽雪茄。

    之前派出去的那个保镖回来了。

    “老大,宁凝把他们带走了,我不敢拦,怕给您招惹麻烦。”那个保镖低着头答道。

    听得这话,易大风的眉头皱了皱:“去帮我查查,宁凝和这几个人是什么关系,这个女人居然不惜得罪我,也要保他们……”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只是……老大,如果这四个人一直和宁凝一起的话,咱们很难对他们下手啊,宁凝要保他们,咱们一点办法也没有……”那个保镖答道。

    易大风撇着嘴冷笑着:“那个年轻的小子,是夏明山身边的人,如果夏明海逃回了加拿大,那咱们就拿夏明山开刀,尤其是那个小子,必须要给我杀了他!”

    “明白!”保镖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房间。

    杨琨这处,从环球中心出来之后,宁凝就让她的保镖去开车了。

    “杨琨,易大风这个人心眼比较小,拍卖会上你得罪了他,不如先去我家避一避?”宁凝对着杨琨问道。

    杨琨撇了撇嘴,回头看了看夏明山和夏明海,似乎在征求他们的意见。

    “不用了,我待会就订机票,下午就离开上海,不会有事的。”夏明海答道。

    杨琨点了点头,转过头看着宁凝:“凝姐,谢谢你的好意,我的长辈马上就要离开了,那个易大风势力再大,总不能覆盖到国外吧?”

    宁凝答道:“那好,那你记一下我的电话号码,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就给我打电话。”

    杨琨自然不会和宁凝客气,他看出来了,宁凝在上海应该算是比较实力的,这么一个靠山,不要白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