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惨死家中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8本章字数:3053字

    “易老大,别来无恙啊。”杨琨对着坐在老板椅上的易大风笑了笑,缓缓走进了房间。

    易大风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有些愕然的将杨琨给看着。

    “想不到吧,我会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你面前。”杨琨的笑容更加灿烂了几分,他想看看,这个一直对夏明海咄咄逼人的光头,此刻还能有什么表情。

    易大风撇了撇嘴,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他坐直了身子。

    “的确有些出乎意料,对了,你是夏明海的什么人?现在居然为了他找上门来,我很好奇,就他那种人,值得你这么卖命么?”易大风问道。

    杨琨笑了笑,走到了易大风的面前,坐在了易大风的对面,翘起了二郎腿。

    “各为其主而已,我只是想要帮他把麻烦解决一下,并没有其他的想法。”杨琨平静的答道。

    “他出多少钱雇用你的?”易大风挑了挑眉梢。

    “易老大问这个干什么?难不成是要向我抛橄榄枝?”杨琨撇撇嘴,问道。

    易大风立马点头:“聪明!你这种人,不仅仅有脑子,还有足够的身手,你开个价,多少钱可以买夏明海的命?或者,多少钱才肯为我效劳?”

    杨琨忍不住笑了出来:“如果我说不呢?”

    易大风笑着点头,他的手在抽屉里不知道在摸索些什么,紧接着,他说道:“我觉得你可以考虑考虑,以我的财力,更适合你发展,日后这大上海一定有你一展宏图的机会!”

    “不是单纯的保镖而已?”杨琨耸了耸肩。

    易大风答道:“当然不是,我并不太需要保镖,敢在大上海明着说要搞我的人,到目前为止只有你一个。所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给你机会,无穷大的机会。”

    说这番话的时候,易大风显得很真诚,杨琨看得出来,这家伙是真的在抛橄榄枝,而且杨琨也能猜到,他手中应该有一把枪,但他还没将枪掏出来,说明他真的想和杨琨谈。

    杨琨之所以这么轻重缓急,就是害怕着家伙掏出枪来,二话不说直接朝他开枪,杨琨和他这么近,子弹是根本躲不开的。

    对于易大风的话,杨琨撇了撇嘴,看表情像是在犹豫一样,而易大风见到杨琨这么一副表情,嘴角笑容极为浓郁,在他看来,杨琨这是心动了。

    杨琨撇着嘴,他的目光朝着易大风的身后看了看,艾佛吊在天台的围栏上,整个身体挂在天台边缘上,只要杨琨一个眼神,他双脚一蹬,就立马能踢开玻璃窗,直接踹在易大风的座椅上。

    对着艾佛微微的点了点头,杨琨站起了身来。

    在这一刹那,易大风的眉头猛地一皱,似乎觉得杨琨要有所举动,他的手立马从下方拿了出来。

    果然是一把手枪,并且,易大风没有丝毫犹豫,非常果断的就要扣动扳机。

    “嘣!”

    枪声未响,易大风身后的玻璃顿时崩裂,艾佛直接从外面飞了进来,一脚踹在了易大风的座椅上。

    紧接着,易大风手中的枪才传来枪声,不过,因为身体猛动了一下,这一颗子弹打在了桌子上,整个实木桌板瞬间被打裂了。

    杨琨的反应很快,他立马抓住了易大风握着枪的手,将其手腕一翻,将易大风手中的枪抓了过来,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等易大风抬头的时候,杨琨手中的枪口顶在了他的脑袋上。

    易大风的表情顿时就僵硬住了,有些呆呆的将杨琨给望着。

    艾佛抖了抖身上的玻璃渣子,朝着杨琨走了过来。

    “杀掉他?”艾佛问道。

    杨琨点头:“不着急……”

    听得两人用英文对话,易大风的表情终于有些慌张了。

    “年轻人,咱们有话好好说,你不就是想让我放过夏明海么?我答应你,我不但放过他,我还可以给你钱,你想要多少钱?”易大风紧张的说道。

    杨琨撇了撇嘴:“我觉得,想要彻底解决一个隐患,把对方杀掉是最有效的办法,你认为呢?”

    “不,我说的都是真的,只要你放过我,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找夏明海的麻烦了,真的!”易大风用着哀求的眼神看着杨琨。

    杨琨面无表情,将枪收了起来。

    见到这一幕,易大风顿时松了一口气,可很快,他脸部的肌肉又僵硬住了,只见杨琨丢给了艾佛一把刀,并且对艾佛做了一个眼色。

    “你来动手。”

    艾佛笑了笑:“看来你是想让我黑锅背到底……”

    话说完,艾佛没有丝毫犹豫,他一把抓住了易大风的下巴,不等易大风的双手抓上来,一刀从易大风脖子上抹了过去。

    易大风的身体抽搐了起来,捂着脖子,眼珠子瞪得浑圆。

    艾佛立马松手,易大风的脖子里顿时喷出鲜血来,过了几秒,他的脑袋嘣的一声砸在桌上,立马失去了生命迹象。

    杨琨撇了撇嘴,深深的看了艾佛一眼。

    “走吧。”杨琨开口说道。

    三人快速的离开了别墅,走出去的时候,一个阻拦的人都没有,整栋别墅里的人几乎都死光了,如此大规模的杀人,还是杨琨头一次这么做,不过,他们做的很干净利落,这件事,警方恐怕也不会追究。

    叫上了别墅外的皮克三人,六个人开车离开。

    第二天清晨,上海一片公寓区里,宁凝的家中。

    “夫人,昨晚上出大事了。”宁凝的那个保镖走到宁凝面前,开口对着宁凝说道。

    宁凝还在吃早餐,听得这话,有些疑惑的看了这位保镖一眼:“什么事?”

    “昨天晚上,易大风死在他新区的那栋别墅里了,整个别墅里整整六十多个保镖,没有一个活口。”保镖答道。

    “什么!你上哪儿知道的消息?”宁凝的表情变得很是不可思议。

    保镖答道:“这件事现在在上海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当然,谣言也很多,有的人说这是易大风的仇家追杀,从那栋别墅的山下到山上,几乎全是尸体。大早上的时候警车就来了,尸体都是一车一车的拉回去的。”

    宁凝顿时沉默了,不知道为什么,他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了一张笑脸,她摇了摇头,将内心这个不可能的猜测挥之而去。

    “警方那边有透露什么风声么?”

    保镖点了点头:“警察厅那边的动作很快,在得知易大风死了之后,立马对外宣布说这是仇家追杀,并且,在第一时间将易大风不少犯罪证据搜集了出来,易大风的家产恐怕会被全部充公!”

    听得这话,宁凝微微一怔,随后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呵,人活着的时候连警察都要畏惧三分,现在人一死,这些警察却又有了易大风的犯罪证据,真是可笑。”

    保镖面色平静,可忽然又想到了些什么,立马道:“对了夫人,昨晚其实还有一起案件发生。”

    “哦?什么案件?”

    “昨晚在北城高架上也死了人,不过目击者太少,只是听人说,是易大风的人在追着一群人砍,结果被对方杀掉了好几个,对方下手相当残忍,那几个死掉的,都是被车子直接压死的。”保镖答道。

    听得这话,宁凝表情像是在思索些什么。

    “夫人,现在易大风死了,咱们不需要做些什么吗?”

    宁凝摇了摇头:“易大风和咱们没关系,咱们又不经商又不做违法犯罪的事情,他死了咱们能做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夫人,咱们家大业大,总不能坐山吃空吧?现在易大风死了,他许多行业也因此垮台,咱们可以尝试一下取代他的某些正规行业啊。”保镖开口说道。

    宁凝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你俊哥给我留下来的钱,我哪怕花三辈子也花不完,赚太多钱的又能怎么样呢?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

    “说得也是,倒是我想太多了……”保镖尴尬的笑了笑。

    “对了阿虎,你去帮我查一下,看看杨琨是否还在上海,还有他身边那两位长辈,究竟是什么人。”宁凝忽然想到了些什么,对着保镖说道。

    听得这话,这位叫阿虎的保镖挑了挑眉梢:“夫人是觉得,易大风的死,和杨琨有关系?”

    宁凝微微点了点头:“有这个猜测,毕竟他昨天才得罪了易大风,易大风晚上就死了,这件事实在是太蹊跷了一些。”

    “好,那我现在就去查。”阿虎立马答道。

    “嗯……”宁凝应答了一声,没有多说。

    现在还是大早上,可易大风的事情,却轰动了整个上海,在上海,几乎没有人不知道易大风的名字,谁都清楚,易大风是典型的黑白通吃,他的人在大街上砍人,被抓到了警察局里,都会被无罪释放。

    这种人,不亚于六十年代上海滩里那种大人物,可偏偏这样的人,却以这种方式惨死在了家中。

    这种结局,让不少人感到不寒而栗,要知道,与易大风同死的还有整整六十几个保镖,可尽管如此,易大风依旧没有逃脱死亡的命运。

    那些原本羡慕易大风只手遮天的人,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这种羡慕,就变成了一种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