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七章怀个孕呗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8本章字数:3147字

    古德白犹豫了好一会,可当他低头看着自己已经溃烂的双手时,他没有再有所犹豫,立马从自己的腰上解了一个布袋下来。

    这个布袋里装着的,自然就是那颗所谓的吊命丹,这个丹药只有古家高层的人才有,对古德白而言,这就是救命的丹药。可现在为了防止失血过多而死,古德白必须服下这颗丹药。

    将布袋打开,又将这颗黑色的丹药放进了嘴巴里,古德白立马掏出手机。

    “叶城吗?现在立马开车来接我,我在杨琨居住的这个小区外,我现在浑身不能动弹,你速度快点!”古德白喘着粗气对着电话说道。

    电话那头的叶城还没来得及回答,古德白就将手机放下了。

    现在古德白的确是不能动弹,因为他一旦动弹,身体的皮肤就会产生摩擦,哪怕是细微的摩擦,也有可能将他身体的皮肤磨破,他看着自己满身是血,却又没有丝毫痛感,心里已经有些后悔了。

    如果就用简单粗暴的手段杀掉杨琨,那么就不会有现在这种事情发生,和杨琨的斗毒,完全是因为古德白的自负,他觉得他斗得过杨琨,胜得过杨琨的强项,可结果出乎他的预料,他不仅仅喝了三次尿,现在好不容易不用喝尿了,结果这毒他根本无法承受。

    最重要的是,古德白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自己给杨琨下的毒,这个家伙说不定又能解。

    现在是凌晨,叶城开车很快,二十分钟不到,一辆车就停在了古德白的车前,叶城匆忙从车上下来,可当他见到满身是血的古德白时,表情却显得有些不太自然了。

    “德……德白哥,你怎么了?”叶城开口对着古德白问道。

    古德白瞪了叶城一眼:“别碰我,你来开车,快带我回去!”

    一边说着,古德白一边小心翼翼的朝着副驾驶的位置挪动,过程中,他的大腿碰到了档位杆,鲜血顿时就把裤子染红了,现在的他,皮肤太脆弱了,一身的皮变得比塑料布还要薄,屁股着地都能出血,这种情况,古德白自己都是第一次遇到。

    “好……”叶城用打量的眼神看了古德白一眼,坐在了驾驶位,立马发动了汽车。

    或许是见到古德白一身是血,叶城心里有些紧张,寻思开车快点,回去古德白好自己治疗,可刚踩油门,古德白就骂了一句。

    “你他妈开慢点,想晃死我啊?”

    叶城不敢说话,只能降慢了速度。

    这才半个小时不到,古德白的脸色就变得很苍白,这都是流血过多造成的,杨琨这个毒的确很奇葩,而奇葩之处就在于,这不是普通的皮肤性毒,而是一种能让人失去痛觉的毒,可这种毒却又让人觉得浑身上下特别痒,从而让人忍不住去挠痒。

    古德白并不知道,杨琨的第二种毒,已经在他身体中发作了。

    这一个晚上,古德白连躺都不敢躺,可杨琨却睡得很香,因为杨琨知道,古德白很快就会没命了。

    而最搞笑的是,这家伙如果真的死了,那么他的死其实跟杨琨一点关系都没有,完全是因为他的自负。

    第二天,杨琨没有主动去打听古德白的情况,到了中午的时候,他被夏明山叫到夏家老宅吃饭,夏璇和夏月也是一起的。

    午饭的时候,夏明山才向夏璇和夏月介绍夏明海,对于夏璇和夏月而言,她们这一位亲叔叔是陌生的,虽然她们听夏明山提起过,但却从未见过,所以午饭的时候,夏璇和夏月都显得很生疏。

    不过,女生向来和女生很亲近,一顿饭下来之后,她们两姐妹和夏晓伊的关系倒是变得挺好。

    “阿琨,你最近应该不怎么忙吧?”饭桌上,夏明山对着杨琨问道。

    问这个话的时候,恰好是夏月和夏璇带着夏晓伊走出饭厅之后,杨琨感觉得到,夏明山有事情要说。

    “夏叔叔,你有什么事吗?”杨琨开口问道。

    夏明山摆了摆手:“没事就不能问问了?”

    杨琨干笑了两声:“也不是,我最近呢,主要是忙着叶氏药业的事情,想要让这家制药公司垮台,就必须得斩草除根,这两天,我都处于危险状态。”

    “危险状态?”夏明山皱了皱眉。

    杨琨点头:“夏叔叔还记得游乐场的那件事么?我现在就在和那个想杀我的人斗着呢,不过那家伙应该蹦跶不了几天了,等我把他处理掉,应该就能闲下来了。”

    夏明山很认真的思索了一下,答道:“好,那你自己可得注意点,这些层次的事情我也没有经历过,要不是有你,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夏叔叔放心,这种事情,交给我去办就好了。”杨琨笑着答道。

    放下筷子,杨琨站起了身来:“好了,大叔,你和夏叔叔慢慢吃,我就先回去了,这两天让夏璇和月儿就先住在老宅吧,我怕那个人狗急跳墙,万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就不太好了。”

    “好,待会儿我会跟小璇说的。”

    杨琨点了点头,朝着饭厅外走去。

    屋内又响起了夏明山的声音:“阿琨,你喝了酒,开车慢点啊。”

    “知道啦,夏叔叔。”杨琨答了一句,快步离开。

    夏明山看着杨琨,表情显得格外复杂。

    “阿山,你有事情跟阿琨说?”夏明海似乎看出了夏明山心中有事,开口问道。

    夏明山喝了一口酒,紧接着又叹了一口气:“哎,我还在犹豫到底说不说呢?这真要是说了,万一成不了,那也太尴尬了……”

    “什么事儿啊?很严重么?”夏明海一脸好奇。

    夏明山答道:“大哥,你应该看得出来,阿琨是个很出色的年轻人啊,他才二十一岁不到,办事向来有条有理的,有脑子,有能力。我奋斗了这一辈子,现在留下这么多基业,我总得找人继承啊。”

    “噢,我明白了,你想让他当你女婿?嘿嘿。”夏明海咧嘴笑了笑,立马明白了夏明山的意思。

    夏明山也不掩饰,点了点头:“我老早就有这个想法了,大哥你不知道,阿琨这个人从来不计较什么,他帮了我这么多忙,从来没主动开口跟我要过什么,之前他想要开公司,我投资了一个亿,这才个把月,他都还了三分之一了。这小子,人品是真的好……”

    “那你打算是嫁大女儿呢,还是嫁小女儿呢?”夏明海咧嘴笑了笑,举起酒杯和夏明山的杯子轻轻碰了一下。

    夏明山又叹了一口气:“我就是愁这个啊,这明眼看着呢,月儿对这小子的确有心意,可我感觉小璇也不讨厌啊。大哥你不知道,小璇从小就很少和男生相处,更别说同住一个屋檐了,我之前让阿琨和她们一起住,就是想看看,小璇会不会排斥他,可现在看来,并没有啊…….”

    “得,看来这小子是抢手货,你说的我都想要了。”夏明海说道。

    “否说是你是想要了,就连上次一个长辈过来,就看了他几眼,相处了那么几天,就想把自己孙女许配给他,我寻思啊,要是再不抓紧一点,这小子真的就跑了。”夏明山或许是喝了点酒,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对。

    当然,这或许是和是自己亲哥哥聊天的原因。

    “对了,那你问过阿琨的意思没有?”夏明海忽然问道。

    夏明山摇了摇头:“这怎么好意思问?两个女儿,难道让他选一个?”

    “那可怎么办?万一你两个闺女都对他有意思,难道你把两个嫁给他啊?”

    “……”夏明山沉默了,一时之间也不好作答。

    杨琨这处,走出夏家老宅之后,他开上了自己的面包车,打算先回别墅,晚点直接去叶家拜访拜访那个古德白。

    聪明的杨琨之前就感觉到了夏明山的不正常,饭桌上的时候,夏月和夏璇还在,夏明山就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显然有话要说,之后,夏明山故意让夏璇和夏月带夏晓伊去玩,把杨琨留下了,杨琨就知道有事。

    可看夏明山的表情,又不像是遇到麻烦了,杨琨一下子就猜到了是怎么回事,联想到上次夏月说的话,杨琨赶紧灰溜溜的就跑了。

    如果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夏明山肯定会说的,绝对不会因为自己忙就不说了,所以,杨琨的猜测八九不离十。

    开着车,忽然,杨琨兜里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手机一看,发现居然是姜荟打来的。

    “喂,姜大小姐,找我有事吗?”杨琨接起电话,问道。

    “杨琨,你在哪儿啊?我大姨妈来了,肚子好痛啊……”电话那头传来了姜荟有气无力的声音。

    杨琨撇了撇嘴,道:“姜小姐,你大姨妈来了关我什么事?我在开车呢,你要没什么重要的事我就先挂了啊。”

    “你敢,你要敢挂电话我今晚我就去找你!”姜荟的声音一下子加大了分贝。

    杨琨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挂掉电话,这女人真要来了,指不定要闹哪一出呢。

    “杨琨,我真的好痛啊,你能不能来看看我啊?你上次是用针缓解我痛苦的吧,你过来给我打一针吧。”姜荟的声音一下子又变得委屈起来。

    杨琨无奈的摇了摇头,答道:“你要真不想再每个月痛一次,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怀个孕呗,十个月都不用痛了!”杨琨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