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三章轻而易举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9本章字数:3047字

    “秦芳,睡一觉好点了么?”杨琨声音轻柔的问道。

    秦芳眼神复杂的看了看杨琨,轻轻点了点头。

    杨琨淡淡一笑:“这些菜都是我做的,如果不合胃口你就说,另外,心情怎么样?”

    “这些菜……挺好吃的。”秦芳答道。

    杨琨的表情略显尴尬,随即他答道:“好吃就多吃点,别跟我客气。”

    “谢……谢谢。”秦芳轻声的说道。

    看得出来,秦芳的心情其实已经好了很多了,也不像之前那么沉默寡言了,不过,杨琨还是感觉得出来,秦芳内心有芥蒂,这件事,很有可能给她内心造成阴影。

    “秦芳,其实……不管今天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任何事情都是会过去的,我知道有些事情可能会影响你一辈子,但不管怎么说,人终归得活着,而只有活着,才能够让人生变得更加有意义。”杨琨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反正一大堆道理就往外面搬。

    秦芳抬起头来,用着大眼睛将杨琨给看着,表情显得有些茫然。

    可紧接着,她又对着杨琨点了点头。

    “别愣着,快吃吧,咱们边吃边聊……”杨琨干笑了两声,开口说道。

    杨琨这话刚说完,就听见别墅客厅的大门被人打开了,他朝着那个方向看去,只见夏璇拎着一个包从门口走了进来,见到杨琨和秦芳在共进晚饭的时候,夏璇的表情怔了一怔,随后竟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怎么回来了?夏叔叔没让你留在老宅么?”杨琨撇着嘴对着夏璇问道。

    夏璇答道:“我回来拿点东西,只不过我没想到的是,我回来得貌似很不是时候,想不到啊杨琨,你的品位挺独特的。”

    听得这话,杨琨愣了愣神,眼神复杂的看了看秦芳一眼,他不得不承认,秦芳的打扮的确有些另类,她的头发是卷的,还染过颜色,眼影比较重,化妆很浓,看起来像是个小太妹一样。

    而夏璇口中所谓的品位,杨琨一下子就明白了。

    “那个……你别瞎说,这位是我朋友,远辉码头的老板,秦芳小姐,她下午出现了一点意外,我才把她带回来的。”杨琨急忙解释道,这种事情如果不解释的话,夏璇要是误会了那可就完蛋了。

    可是杨琨太笨了,对女人而言,男人越解释,那就是越掩饰,听了杨琨的话之后,夏璇的表情很显然比之前更难看了。

    “干嘛要解释,你要带人回来就带回来好了,无需经过我的同意。”夏璇板着个脸说道。

    杨琨干咳了两声:“那你要吃点东西么?饭菜还是热的……”

    “不用了。”夏璇朝着这边走了过来,在饭桌上看了两眼,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这么丰盛的晚餐啊,我可吃不起。”

    杨琨越听越不是味道,他还想解释的时候,夏璇已经上楼了。

    秦芳回过头来,复杂的看了杨琨一眼:“她……”

    “她没事,不管她,咱们继续吃吧。”

    “哦……”秦芳点了点头。

    过了不一会,夏璇又从楼上下来了,她手里那个包装得鼓鼓的,看样子装了不少东西。

    “这就要走了?真不坐下来吃点?”杨琨挑了挑眉梢,对着夏璇问道。

    夏璇回过身,对着杨琨翻了个白眼:“虽然今晚的菜看起来挺不错的,但看到某些人的嘴脸,我想我应该吃不下!”

    “你好好过你的二人世界,什么时候过完了,就什么打电话给我和月儿,我们再搬回来,不打扰你了,再见。”夏璇淡淡一笑,转身走出了别墅。

    杨琨一个人已经懵了,他这才反应过来些什么,重重的拍了拍脑门。

    自己今天才跟夏明山说了,家里有危险,让夏璇和夏月先在老宅住着,可现在就被夏璇撞见自己和秦芳在家里吃饭,这样夏璇肯定会误会,认为是杨琨将她们两姐妹支开,其实是要把秦芳带到家里来。

    这两件事太巧合了,杨琨都不知道该作何解释。

    看着夏璇走出了别墅,关上了别墅的大门,杨琨的表情变得很是精彩,他回头看了看秦芳,小姑娘的脸色也不太好看,非常尴尬的看着杨琨。杨琨的脸色何尝不是这样,可他却什么也没说,低着头继续吃饭。

    秦芳很好奇,为什么夏璇会在这个别墅里?她不了解杨琨,自然不知道杨琨是和夏家两个女儿住在一起的,同样,她也想知道杨琨和夏璇是什么关系,看他们的样子,不像是情侣,可偏偏又住在一栋别墅里。

    “我吃饱了,你慢慢吃,吃完了我来洗碗。另外,晚上我有点事情需要去处理一下,你在家里好好待着,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杨琨对着秦芳说道。

    “是……是去找她么?”秦芳抬起头,小声的问道。

    杨琨愣了愣,随后答道:“不是,我去处理一点自己的事情。”

    “哦……”秦芳点了点头。

    洗了碗之后,杨琨看了看时间,才晚上七点钟,这个时候,古德白身体中的毒效应该已经消失了,但他身体的皮肤应该已经完全溃烂,最重要的是,杨琨给他下的第二种毒,已经完全在身体中蔓延开了。

    天色逐渐黑了下来,杨琨开着车,直接朝着叶家别墅驶去。

    古德白之前大摇大摆的闯入他住的地方,杨琨现在也大摇大摆的来了。

    叮咚!按响了门铃,杨琨站在别墅门口等待着。

    过了十几秒,别墅的门被人打开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杨琨的视线之中。

    “杨……杨琨?”叶城瞪大了眼珠子将杨琨给望着,表情充满了不可思议。

    “叶少,很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杨琨笑了笑。

    叶城整个人都傻住了,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呆呆的将杨琨给望着。

    “阿城,谁啊?”别墅里传来了叶国军的声音,紧接着,杨琨透过门缝,见到叶国军从客厅里望了出来。

    杨琨笑了笑,轻轻推开了别墅的大门,在叶城错愕的表情之下走了进去。

    叶国军也呆住了,他手里拿着一个水果盘,似乎是刚洗了水果。杨琨走到他身旁后,毫不客气的在他水果盘里拿了一颗葡萄丢进嘴里。

    “你……你来干什么?”叶国军冷冷的看着杨琨:“我们不欢迎你!”

    杨琨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嘿嘿,欢不欢迎那是你们的事儿,来不来那是我的事。你们家那位之前不也天天晚上往我家里跑吗,问过我欢迎他吗?”

    “你!”叶国军顿时无言以对。

    杨琨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那位怎么样了?死了吗?”

    叶国军和叶城一下子就听出杨琨是来干什么的,这家伙,完全是冲着古德白来的。

    这话刚说完,一个房间的门开了,一个年轻男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并且朝着客厅走来,这个年轻男子身材高瘦,皮肤白皙,到了客厅之后,就一直眯着眼睛看着杨琨。

    “这位是?”年轻男子看了看叶国军,开口问道。

    叶国军咽了一口吐沫,回过头小声的答道:“杨琨。”

    两个字出口,这个年轻男子的瞳孔深缩了一下,用着打量的目光看着杨琨,在他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阴霾。

    “就是你给少爷下的毒?”男子皱了皱眉头,问道。

    杨琨撇了撇嘴,不知道这个男子又是什么来由,但他这话却表现得很明显了,古德白,是他少爷?

    “毒是我下的,但我现在不关心其他的,你能告诉我,他死了吗?”杨琨很是无所谓的问道。

    “我觉得,你会死在他前面!”

    这话落音,男子一脚朝着杨琨踢了过来,他的脚很修长,而且在踢出这一脚之后,他的整条腿格外笔直,就这么朝着杨琨的脑袋压了下来。

    杨琨坐在沙发上,并没有起身的打算,他抬起了右手,撑住了这个男子的脚。

    “一言不合就动手,这未免太没有待客之道了吧?”杨琨冷冷的笑了一声。

    男子皱了皱眉,他想要将脚伸回去,可杨琨的手就跟钳子一样,死死的夹住他的脚腕,任凭他怎么用力,也无法将脚抽出去。

    犹豫了一下,男子咬了咬牙,整个身子竟是腾空而起,另外一只脚自下而上朝着杨琨踢了过来,他这个动作非常优美,这么一脚踢过来,他的身子会在空中有一个后空翻的动作,并且会逼得杨琨松开他的另外一只脚。

    可是,如此华丽的动作,在杨琨眼里,却是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作用。

    杨琨抓住男子右脚的手并没有松开,他微微侧了侧身子,男子这一脚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踢过去,而此同时,杨琨从下而上,一脚踹出,踹在这个男子的屁股上,在这时候,杨琨才松开了右手。

    男子的身体直接就飞了出去,最后一屁股蹲落在地上,整个客厅里都听见了嘣的一声。

    这家伙的尾椎骨,恐怕是断了。

    男子一脸痛苦的坐在地上,身体都僵硬了下来,他看着杨琨,眼神中闪过一抹惊慌。

    如果这个时候杨琨想要他的命,轻而易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