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四章杀掉古德白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9本章字数:3078字

    叶国军和叶城都不敢说话,面露恐惧的将杨琨给盯着,之前古德白说的话,他们两父子都记在心里。古德白说过,如果杨琨想要他们两父子的命,就跟捏死蚂蚁一样简单。

    “杨……杨琨,你……你可不要乱来,你再动一下,我报警了!”叶城拿着手机,指着杨琨支支吾吾的说道。

    杨琨一脸的笑容,无所谓的耸了耸肩:“随你啊,但我可以保证在电话还没接通之前,你会躺在地上!”

    叶城咽了一口吐沫,又把脖子缩了回去。

    杨琨侧头,看向了之前那个年轻男子走出来的房间,随后,他缓缓站起身来,朝着那个房间走去。

    叶国军和叶城都只是望着,两父子连动也不敢动一下,杨琨这么明目张胆的来,鬼知道这个家伙要干什么,如果真的要对他们两父子下手,他们这两条小命根本保不住。

    那个坐在地上的年轻男子面容划过一抹紧张之色,他想要站起来拦住杨琨,可无奈身体却无法动弹,尤其是下半身,简直跟瘫痪一样。

    杨琨走到那个房间门口,紧接着,他回头看了看叶国军和叶城,两父子立马将眼神挪开了,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轻轻推开了房间的门,杨琨在客厅里三人的注视下,走进了房间。

    这个房间特别的简单,房间里只有一个衣柜和一张床,连电脑桌都没有,杨琨进门第一眼,就看到一个人躺在床上,这个人浑身缠着纱布,纱布上还有许多血迹,杨琨走进来的时候,这个人正瞪大了眼珠子将杨琨给望着。

    杨琨随手将房间门关上了,他朝着床边走去,嘴角挂着浓郁的笑容。

    “哎呀,怎么变得这么惨了?缠得跟木乃伊似的……”杨琨走到古德白身旁,坐在了床边上。

    古德白的神情变得有些紧张,就这么死死的将杨琨给盯着,似乎在猜想杨琨是来干什么的,但心头又有不太好的预感。

    见到古德白不说话,杨琨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抓起了古德白的右手,替他把了把脉。

    过了两秒钟,杨琨将手放下,有些惊奇的将古德白给看着。

    对于古德白缠的一身纱布,杨琨倒是没觉得意外,他的那种毒,很轻易就能让中毒者浑身皮肤溃烂,从而缠上这么一层又一层的纱布。通过把脉,杨琨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古德白中的第一种毒,就导致了他现在浑身上下的模样,可第二种毒,应该说会让他直接死掉才对。

    因为,第二种毒会从古德白的身体中开始蔓延,因为第一种毒会让古德白失去痛觉,所以这第二种毒,古德白绝对察觉不出来。而这第二种毒的毒效,则是相当的残忍,毒发之时,中毒者的内脏会开始一点一点的被腐蚀,二十四个小时之后,肾脏和肝脏都将彻底化为血水,而这种情况之下,中毒者肯定已经死了。

    现在虽然还没有到二十四个小时,可如果失去了肾脏的古德白,那么是绝对必死无疑的。

    可通过把脉杨琨发现,古德白的肾脏的确有损失,但还有一颗肾脏却完好无比,也就是说,毒的作用已经消失了。

    这一点,让杨琨感到非常不解,他这种毒虽然不是什么不解之毒,但古德白不可能发现这个毒的存在,那又怎么可能将毒给解了呢?

    “我不知道现在该说你命大,还是该说你可怜,我给你下的毒,你虽然已经解了,如果就这么养伤的话,三两个月或许还能恢复健康。但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一直斗毒下去吗,今儿个,咱们继续?”杨琨笑着看着古德白。

    古德白的瞳孔深缩了一下,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将杨琨给瞪着。

    “杨琨,你……你看到我的现在的样子了,我要求暂停两天!”古德白有些恐慌的说道。

    杨琨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该说你什么好呢,这种约定能暂停么?上次我是去上海了,如果你跟着我去,约定我也会继续和你进行,可现在不一样啊。”

    “咱们各自的目的不就是想让对方死么?这么大好的机会,你当我傻子啊?”杨琨咧嘴笑了笑,他今天来的目的,就是要杀掉古德白。

    既然都带着这个目的来了,杨琨总不能空手而归,这家伙的命,他要定了。

    “你……你不能杀我!你要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杨琨耸了耸肩:“上次那个叫古坤的老头貌似也是这么说的,但你应该看到他的结果了吧?不杀你,我后患无穷,杀了你,或许你们古家还会派出更厉害的角色,当然了,你这个人做事太阴险了,还是杀掉比较好!”

    话说完,杨琨没有丝毫犹豫,他一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掌,左手快速摁住了古德白的脑袋,将鲜血滴在了他的嘴唇上。

    “你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百毒不侵吗?在你死之前,我可以满足你这个好奇心,实话告诉你,我一身都是毒,给你喝的尿都是我自身的毒素,在我身体里这么多毒素的情况下,你觉得你的毒能对我起到作用吗?”杨琨的笑容格外浓郁,紧接着,他轻轻掰开了古德白的嘴唇,嘴唇上的鲜血,缓缓流进他的嘴里。

    古德白的眼珠子瞪得很大,因为身体虚弱,他的抽搐显得很微弱。

    杨琨没有立马离开,而是站起身来,静静的看着古德白,他的毒很快就起到了作用,纱布下,古德白的一张脸变得乌青,一头的长发就跟瞬间遇热一样,一下子就卷了起来。

    古德白的嘴巴顿时长得很大,就跟缺氧的鱼一样,不停的吸允着空气,可是,他的生命力却在飞快的流逝,他的面部瞬间就凹了下去,就如同有什么东西将他脑子里的血液抽空了一样。

    过了不到大概两分钟左右,古德白的身体活脱脱变成了一具干尸。

    杨琨低头,在床边,有一只巨大的蜘蛛,这只蜘蛛的身体居然变得有杨琨两个巴掌大小,它的肚子鼓鼓的,像是装了什么东西。

    很显然,杨琨给古德白下的毒并不是什么强毒,而是一种非常普通的毒,但是,这种毒能够在瞬间融入古德白身体的血液之中,而这个时候,杨琨再将小琨放出来,这只已经很久没有入食的小东西,仅仅只用了两分钟的时间,就将古德白浑身的血液完全抽干了。

    看着已经断了气的古德白,杨琨撇了撇嘴,想要将小琨收入盒子里,然后直接离开。

    可让杨琨无语的是,小琨的肚子简直比杨琨的头还要大,原本的盒子,居然装不下。

    无奈的杨琨只能把小琨丢到了背上,大摇大摆的朝着门口走去。

    客厅里,叶国军和叶城还站在那个地方,地上那个男子已经坐了起来,捂着屁股,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见到杨琨出来,三个人的目光一下子就朝着杨琨看了过来,可是杨琨的表情却显得很平静,他走到了叶城的身旁。

    对着叶城和叶国军古怪的笑了笑,杨琨转身离开了别墅。

    杨琨前脚一走,叶国军就快步走进了古德白的房间,可当他见到古德白变成了一具干尸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吓得坐在了地上,表情显得惶恐且惊讶。

    叶城也快速走了进来,同样,他的脸色也瞬间变得苍白无比,活生生这么一个人,就这么死在了他们面前,这让叶城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那个年轻男子是扶着腰进来的,他也猜到了杨琨的目的就是古德白,可是,当见到古德白死得这么惨,他却忍不住皱了皱眉,脸色变得非常难看。要知道,他是奉命前来保护古德白的,并且救古德白一命。可现在,古德白的命他是救过来了,可这还不到一天,古德白就死了。

    十分钟之后,古德白的房间里。

    “你说什么,德白死了?”年轻男子握着的手机里,传来了一阵咆哮声。

    “三爷息怒,我傍晚才到的丽海市,当时刚吃了晚饭,我立马给少爷服药,他的毒本来已经压制下去了,可才刚吃了晚饭,那个叫杨琨的就来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居然……居然把少爷浑身上下的血,全部抽干了。”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钟:“混账!你就不知道把那小子拦下来吗?”

    “我……我也想拦下他,只是,那小子太厉害了,就只是一脚,就把我尾椎骨踢断了……”年轻男子答道。

    “没用的东西!”电话那头的人怒骂了一声,随后道:“想办法把德白的尸体带回来,另外,我要那个杨琨的所有资料!”

    “嗯……”年轻男子生怕电话那头的人发怒,说话都不敢太大声了。

    别人不知道古德白在古家的地位,可这个年轻男子却清楚得很,古家家主有四个儿子,古德白的老爹在古家排行第三,俗称三爷,古德白虽然是古家三爷的私生子,但在古家的地位却是谁都不可取代的。

    而且,古德白的本事相当大,医术和毒术都非常高明,还拥有极高的学历,有很强的商业头脑,这么一个人死了,对古家而言,就是莫大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