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六章就事论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9本章字数:3089字

    杨琨知道,因为之前不接姜荟的电话,不回姜荟的短信,现在姜荟已经彻底生气了,所以不管他怎么好言好语,姜荟的态度都很强硬。

    也难怪会这样,之前杨琨几乎算是不搭理姜荟,可现在一有事情找姜荟帮忙,这一个电话打过去之后,全是谄媚的笑容,如果换做是杨琨自己,他恐怕也不会搭理这种人。

    左思右想,杨琨还是觉得一步一步来比较好,既然王泰山那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那就先打开云京市的市场,之后再说江阳市的,等姜荟气消了,什么都好办。

    “好……好吧,那我就先挂电话了,你消消气啊……”杨琨轻言细语的说道。

    这话刚出口,电话那头的姜荟咆哮声更大了:“杨琨你个混蛋,你怎么这么无耻啊?”

    杨琨表情显得很尴尬:“哪有无耻啊,你不是说不答应嘛?再说了,你这么大火气,谁跟你聊得下去啊,我先挂了啊。”

    “你敢,你要敢挂电话,以后就别想再给我打电话!”姜荟的声音大如奔雷。

    听得这话,杨琨顿时撇了撇嘴,看了看手机,挂也不是,不挂也不是。

    “姜荟,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杨琨叹了一口气,很直接的问道。

    姜荟答道:“哼!我想怎么样?这话该我问你吧,你有履行你作为男朋友的责任吗?”

    “嘎?”杨琨一脸懵逼:“大姐,我们不是逢场作戏吗?假男朋友也要履行责任?”

    “废话!就你和我知道是假的,其余的人都以为是真的,你这么久没来找我,我爸和我哥都在问你,你让我怎么回答?”姜荟很理直气壮的样子。

    杨琨挠了挠头:“说得也是哦,那你说怎么办?我要不现在就开车过去找你?”

    “不必了!”姜荟立马回绝道:“你只需要答应我几个条件,只要你答应,合作的事情……还可以谈。”

    果不其然,女人都是需要哄的,哪怕杨琨扮演的是假男朋友的身份,面对假女友的时候,还是要好言好语才能成事,这不,之前还各种没得商量的姜荟,现在却又主动给了杨琨机会。

    女人,心思果然难猜。

    “好……那你说来听听。”杨琨撇着嘴道。

    姜荟倒是毫不客气,立马道:“第一个,从这个月开始,你每个月要来江阳市看我一次,最好是在我大姨妈来的时候来看我,这样可以替我缓解疼痛,同样,也让我爸爸和哥哥知道我还和你在交往;”

    杨琨想都没想就答道:“这个没问题。”

    之所以回答得这么快,是因为杨琨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如果在江阳市开了分公司,他最少会每个月去一次,到时候,就顺带去看看姜荟好了。

    “第二个,从今天开始不准不接我的电话,不管在什么场合,我给你的每一个电话你必须接,我给你发的每一条短信你必须秒回,能做到吗?”姜荟问道。

    杨琨撇了撇嘴:“不是,咱们既然是假情侣的关系,这些真情侣的该做的,咱们就不用做得这么明显了吧?”

    “不行!我爸随时会看我手机!”

    “我……”姜荟这个理由,真是让杨琨无言以对。

    现在,杨琨已经有些后悔和姜荟搭上这种关系了,这简直是在给自己找罪受。

    “好,我答应你,只要不是在危急我和他人生命安全的情况下,你的电话我一定接,你的短信,我一定秒回,行了吧?”杨琨将自己心头的怒火一压再压。

    “这还差不多,第三个……”

    “还有第三个!”杨琨毫不留情的打断了姜荟说的话。

    姜荟沉默了几秒:“怎么?这就承受不了了?”

    “不是承受不了,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对待你的男朋友,有点过分了些……”

    “可是你并不是我男朋友。”姜荟答道。

    杨琨就猜到了姜荟会这么说:“那你就更没有理由要求我履行这么多责任了,你不想想,我顶着你男朋友的身份,这对我来说已经够委屈了,因为这会耽误我自己的终身大事的。可你现在,不但不心疼我,居然还让我做这么多事情,这样……会不会有点小过分呢?”

    这话说完,电话里姜荟沉默了几秒,随后小声的道:“你这么说,倒还真有一点了……那好吧,那我就这两个要求,你能答应吗?”

    杨琨立马答道:“能,肯定没问题!”

    “那……那好吧,你这几天抽空过来一趟,具体的合作事项,咱们到时候再谈。”姜荟小声的说道。

    杨琨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最后机智,用自己的大道理说通了姜荟,不然的话,他可不敢保证姜荟能有多少个要求。

    “嘿嘿,那好,那我就先挂了,等我去江阳市再给你打电话。”

    “嗯……”

    挂了电话之后,杨琨整个人都瘫坐在了沙发上,和姜荟的谈话,到后面的时候,他完全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句话让姜荟不高兴了。

    当然,杨琨更在乎的是姜家的合作,至于姜荟的心情会是如何,他心里倒是没多大感受,不然的话,也不至于之前姜荟打那么多电话他都不接了。

    下意识的拿起手机看了看,杨琨发现有几个未接电话。

    杨琨这手机是老牌诺基亚,在打电话的时候,别人的电话是打不进来的,但却会留下通话记录。

    现在通话记录上显示的未接电话,是夏明山打来的,而且接连打了五个,估计是有急事。

    犹豫了一下,杨琨立马将电话打了过去。

    “阿琨啊,你现在有空吗?有空的话回老宅一趟,这边有点急事。”电话里,夏明山显得很焦急的样子。

    杨琨撇了撇嘴:“好,我现在就开车过来。”

    电话里,夏明山又没说明是什么事情,所以,挂了电话的杨琨,火急火燎的就开着车前往夏家老宅,一路狂飙,大概十分钟之后就到了。

    夏明山说了在老宅的议事大厅等杨琨,杨琨就直接将车子开到了这栋宅子的外面,下了车之后,他快速的跑进了院子里,进入了议事厅内。

    大厅里,除了夏明山之外,还有两个人。

    其中一个人穿着一身西装,而在他身旁,是一个年轻男子,这个年轻男子在玩自己手指头,看起来傻乎乎的。杨琨一见到他,就知道夏明山找自己所为何事了。

    因为,这个看起来跟个傻子似的年轻人,是澶宇恒。

    澶宇恒身旁的男人一直沉着脸,脸色也不太好看,尤其是当杨琨出现之后,他那眼神恨不得将杨琨给吃掉一般。

    “夏叔叔,我来了。”杨琨的表情还算平静,他走进了屋里,拉了一张椅子坐下。

    “阿琨,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澶氏集团的总裁,澶国江。”夏明山指着这个男人对着杨琨说道。

    杨琨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目光看向了澶国江,可澶国江却将眼神挪开了,表情显得很是厌恶。

    “澶董事长,这位是……”

    “不用介绍了,我知道他是谁!不就是你夏家两个千金的保镖吗?”澶国江冷冷的道:“不过,我不管他是谁,又是什么身份,我儿子现在被他害成了这个样子,他必须要负全责!”

    夏明山的表情变得格外阴沉,皱着眉头看着杨琨,一直在轻轻的摇头,似乎是在暗示杨琨些什么。

    杨琨撇了撇嘴,答道:“澶先生,我之前的确听说贵公子因为溺水而导致脑子变得不好使,但因为之前不知道贵公子在哪家医院,所以一直没去探望。难道,贵公子的病,治不好了么?”

    “哼,少在这里跟我装腔作势,我儿子为什么会溺水,只有你最清楚,你别想抵赖!”

    杨琨耸了耸肩:“我没想过抵赖啊,你的儿子,就是被我拖下水的啊!”

    “你……”澶国江听得杨琨这话,顿时有种吐血的冲动。

    杨琨继续说道:“不过,有句话我还是要说,当时其实我也溺水了,所以我才下意识的把你儿子拽进了水里,但是我溺水的时间比你儿子长那么多,我都没事,他却有事,这应该怪不得我吧?”

    “你这都是什么歪理!”澶国江骂道:“我儿子是你拽下水的,现在成了这么一副模样,难道你不该负全责么?”

    杨琨干笑了两声:“那不知道澶先生所谓的全责,指的是什么呢?如果是想要让我赔钱,我倒是无所谓,但是要我看,澶先生不缺钱吧?”

    “哼,我已经跟老夏说了,我儿子现在得的病是不治之症,就算能治,短时间内也是无法根除的,他之前是因为夏月才弄得这个样子的,所以,我只有一个要求,把夏月嫁给我儿子!”澶国江很是强硬的说道。

    杨琨撇了撇嘴,笑道:“澶先生,你这个要求就有点过分了吧?你儿子脑子都坏了,你这当老子的,都还想着帮儿子祸害人家姑娘,这说出去,不遭人耻笑吗?”

    “你说谁脑子坏了!”澶国江指着杨琨骂道,杨琨这毫不忌讳的话,无疑是在激怒澶国江。

    “嘿嘿,澶先生不要动怒嘛,我这是就事论事而已。”杨琨咧嘴笑了笑,笑容显得有些古怪,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