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五十九章怎么解决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19本章字数:3020字

    王海生什么也没说,转身就走出了房间。

    “哎,都说养儿防老,这些个儿子,真是一点用都没有。”王泰山叹了一口气,忍不住骂道。

    杨琨笑了笑:“不至于吧,他只是没留下来住而已,怎么这么说呢?”

    听得这话,王泰山冷笑了一声:“哎,你是没见到啊,海生是我小儿子,从二十三岁成家到现在,他一宿也没在家里住过,对外说,这老房子太破了,配不上他的档次!”

    “……”杨琨顿时无言以对,不过他也理解,王泰山这套房子的确有些年份了,稍微有点钱的人,肯定是不愿意住在这里的。

    现在的人,很少有老一辈的美德传统了,王泰山不理解自己的儿子,他的儿子也不理解他,所以王泰山的抱怨挺多。

    “好了,不说不愉快的了,小杨啊,说说你这个安保公司的性质吧,等你建立公司之后,我立马就给你进行推广,以我在云京市的人脉,很容易让你在云京市占领全部市场的。”王泰山跳开了话题。

    杨琨点了点头,笑着答道:“我这个公司就是纯粹的安保,与各大企业合作之后,会主要负责的就是各个地方的安全,除此之外,并无其他。”

    “不过,我这个公司有个很好的一点,就是,可以在公司里购买公司置办的意外险,如果发生意外并且公司内的成员没有妥善解决的话,我们公司会全额赔偿这次意外的损失。”杨琨又开口补充了一句。

    王泰山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就光是做安保么?不打算入行保镖招聘一类的?”

    “保镖?”杨琨挑了挑眉头,没明白王泰山的意思。

    王泰山笑了笑:“其实啊,开安保公司,赚的只是小钱,利润再高,时间一久,你就会发现,其实并没有提升的空间。但是你可以在自己的公司开展各种项目,比如就是培养专业素养的保镖,这样一来,你这个公司就不仅有安保的性质,还可以有保镖公司的性质。”

    听得这话,杨琨点了点头,他明白王泰山的意思,王泰山是让他训练出一批保镖来,然后再以公司的形式,将这些保镖交到各个适合的岗位上。现在的明星和当官的,哪个出行不带保镖,最重要的是,一个拥有专业素养的保镖,薪水是普通保镖的五倍以上,当然,公司因此产生的利润也是很大的。

    “当然了,除了保镖之外,你公司的人手还可以选择雇用跟货,这项利润也很大,尤其是一些出海的一些游船。游船上总得有安保人员吧,而这种安保人员的薪水是很高的,并且还能够进行免费旅游,你觉得呢?”王泰山抬头看了杨琨一眼。

    和王泰山这么一谈,杨琨豁然开朗,王泰山不愧是做生意的,他这一席话,让杨琨意识到了他这家安保公司的渠道有多少种,他手中的人力资源如果用到了合适的岗位上,那么赚取的利益会是非常大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我这个公司大有改革的趋势了。”杨琨打着笑眼说道。

    给王泰山施针之后,王泰山的精神状态看起来更好了,最重要的是,杨琨给他把脉,发现他心脏的血液变得比之前通畅了许多,这说明,杨琨的针灸对他是很有用的,但他这个病如果想要根除的话,短时间内是办不到的。

    “王老,待会儿把这个药方发给你儿子,让他明天把药给你带过来吧。”杨琨对着王泰山说道。

    王泰山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好,那待会儿我发给海生,让他去给我带。”

    “不!”杨琨忽然笑了笑:“给你三个儿子都发一份,让他们一人带一副药过来。”

    “啊?为什么?”王泰山有些不解的看着杨琨。

    杨琨答道:“这样三个儿子就能陪你吃个团圆饭了啊,不好吗?”

    “这……”王泰山皱了皱眉,随后无奈的笑了笑:“我看还是不用了吧,海生是他们三兄弟里时间比较清闲的,真让老大老二给我带药,他们肯定都交给海生去办了。”

    杨琨答道:“这还不简单,你跟他们三个依次说,这个药非常重要,能救你的命,让他们亲自去办。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考验考验你儿子们的孝心,还能吃上一顿团圆饭,两全其美啊。”

    王泰山愣了愣神,其实杨琨不说还好,一说,他就想起今年过年的时候,三个儿子有两个都在忙,连一顿团圆饭都没吃上,杨琨这个主意,还真让他动心了。

    “好……好吧,那我试一试。”

    王泰山拿起了手机,将杨琨开好的药方编辑成短信,开始给他三个儿子将短信发过去。

    第二天中午,王泰山的三个儿子都是要到晌午的时候才依依到来。

    王海生知道杨琨在王泰山的家里,所以看到杨琨的时候并不惊讶,可另外两个男人到了这里之后,发现家里居然还有外人,都显得有些惊讶。

    “爸,我听海生说,你给人买了一个楼盘?你有钱你也不能这么花啊,一个楼盘最少得上千万吧?你把你公司的股份套现了?”一个大概四十多岁的男人坐在沙发上,对着王泰山问道。

    这个说话的,是王泰山的二儿子,王海峰。

    王泰山皱了皱眉:“你听谁说的?”

    “海生啊,他昨天晚上告诉我的,我说爸,你要治病,我们出多少钱都愿意,可哪有拿楼盘当诊金的?”王海峰继续说道。

    王泰山态度很强硬:“你不管,我自己的钱,爱怎么花就怎么花。再说了,你拿我的钱买豪车豪宅的,你这不也乱花吗?”

    王海峰撇了撇嘴,没有再说下去。

    这时,一直坐在一旁抽烟的一个男人也开口了:“爸,不管怎么说,海峰和咱们是一家人,一家人的钱计较那么多干什么,倒是你,一栋楼盘说送就送了,你怎么不送我一栋?”

    “你闭嘴!兔崽子你翅膀硬了是吧?”王泰山瞪了一眼,表情显得有些愤怒。

    “爸,你这是什么意思?”王海峰忽然指着桌上的三副中药,对着王泰山问道。

    王泰山愣了一愣,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爸,你不会让我们三每人给你买了一副药吧?你要买药,你直接让海生买完了,折腾我和老二干什么?”老大王海树大声的喊道。

    王海峰的语气倒是要柔和一些:“是啊爸,我和大哥都很忙,最近公司的事情特别多,我们连饭都来不及吃,你就这么……”

    “我怎么了?”王泰山的脸色变得有些阴沉,狠狠的剐了两个儿子一眼:“让你们买药委屈你们了?啊,公司没交给你们打理之前,我一天三顿不也回家吃饭吗?啊,现在好了,我把我这一生的努力都给你们了,你们倒好,有了工作,没爹妈了?”

    一瞬间,三个儿子都沉默了,各自将脑袋偏到了一边。

    “爸,话也不能这么说,现在公司可比之前大多了,涉及的行业也比以前多了,现在一个小时,资金流转都有可能上千万……”王海树小声的说道,可说话却很没有底气。

    “一千万怎么了?你们赚的钱都够你们花几辈子了,少这一千万会死么?”王泰山越说越气:“你爸我说不定哪天就呜呼哀哉了,到时候你拿这一千万把我的命买回来吗?”

    被王泰山这么一骂,王海树顿时没了脾气,撇着嘴不说话,心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老,饭菜快好了,准备吃饭吧。”杨琨从厨房里走出来,对着王泰山笑了笑,说话的时候,他眼角的余光还从这三个儿子身上扫了一眼,目光带有一丝打量。

    杨琨刚说完话,就要转身进厨房端菜,可身后却传来一个声音。

    “你算哪根葱?我们家吃团圆饭,有你的份吗?”说话的是王海树,这个男人估计都快五十岁了,他老爹骂了他一顿,他心里头这气,只有对杨琨这个外人撒了。

    杨琨怔了一怔,回过头冲着这个男人笑了笑,不等王泰山开口,他先说道:“没有我,你们老爸可就活不长了,看你的样子,似乎很想让我走?”

    杨琨话里有话,意思很明显,就是在直接质问王海树,你是不是想让你老爸早点死?

    “我……”

    “你闭嘴!”王泰山不等王海树将话说完:“王海树,我看你是越活越退步了,你现在脑子里除了生意之外,你还装得下什么?”

    “小杨,你别气,这兔崽子就这脾气,你别忙活了,坐下准备吃饭吧。”王泰山转过头,对着杨琨说道。

    杨琨笑了笑:“没事,我先帮福奶奶把这个菜炒了。”

    其实,之前王泰山和他三个儿子争吵的时候,杨琨就在厨房听得很仔细,他把王泰山这三个儿子找来,其实只为了找寻一个结果,但现在,他已经找到他想要的了。

    现在杨琨该想的是,要怎样才能替王泰山把这个麻烦解决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