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七十四章不会手软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20本章字数:3114字

    一件啤酒,李雨虹差不多喝了八瓶,走的时候,整个人都是醉醺醺的,杨琨开着车把她送回了家,本来说是到了她楼下就走的,结果又害怕李雨虹醉倒在楼梯里面,于是就把她抱上楼了。

    因为已经快到晚上零点,杨琨开门的时候小心翼翼的,生怕把李雨虹的父母吵醒了。

    询问了一下李雨虹的房间,杨琨抱着她回到了房间里,将她丢到了床上。

    杨琨也就纳闷了,这女人明明不是很能喝,可偏偏要喝这么多,而且又没什么伤心事,喝这么多酒干什么?

    “呕……”刚躺在床上的李雨虹,忽然一个翻身,立马吐了一地,床上都留下不少秽物。

    “我靠……”杨琨立马走到了床头,表情显得很是无奈。

    从床头柜拿了纸巾,杨琨先把被子上的秽物擦去,可就在这时,房间的门被人推开了。

    一个中年妇女穿着睡衣,从外探着脑袋进来,在房间里看了看。

    “阿姨……”杨琨回头,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李雨虹的母亲连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你们继续……”

    “……”杨琨愣了愣神,见到李雨虹的母亲如此笑容,他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这才反应过来,他这个姿势,实在是有些暧昧。

    李雨虹侧躺在床头的,而杨琨则是站在床边的,他身手在擦被子,但从后面看过来,就像是杨琨在解李雨虹的衣服一样,所以也难怪这妈会误会了。

    可是,杨琨实在是太无语了,这个妈未免也太开放了些吧,居然杨琨继续……

    “阿姨,她……她喝醉了,吐了一地……”

    “啊?吐了?”李雨虹的妈妈立马从房间外走了进来,看着一地的秽物,脸色有些不太好。

    “哎,这丫头怎么的啊?没事喝这么多酒干什么,那个……你是小杨吧?你快去一边坐一会,我先打扫干净。”李雨虹的妈妈急忙说道。

    杨琨略显尴尬:“要不我来吧……”

    “不用不用,你快坐一会吧,你们现在这些年轻人啊,喝酒就是不顾忌,万一喝醉了遇到什么事儿呢?”李雨虹的妈妈一边收拾,一边念叨着。

    “怎么了?大晚上的还在唠叨什么?”门口传来了李雨虹父亲的声音。

    “你看看你女儿吧,喝得烂醉,一点都不知道洁身自好。”李雨虹的妈妈答道。

    李强笑了笑:“什么洁身自好,这不是有小杨送回家么,她平时工作那么忙,喝点酒放松放松又不是什么坏事。”

    见到李强朝着自己看了过来,杨琨连忙礼貌的喊了一声:“叔叔好。”

    “小杨啊,出来喝杯茶吧,你肯定也喝了不少酒,喝杯茶醒醒脑。”

    杨琨想说自己没喝酒,但人家请自己喝茶,哪有拒绝的道理,点了点头,于是就跟了出去。

    不过,杨琨很纳闷一点,自己就来过李雨虹家一次,而且上一次来也是李雨虹喝醉了,杨琨将她送回家之后,没说几句话就走了,这李雨虹的父母,怎么都喊自己小杨?他们应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才对啊?

    “小杨啊,坐吧。”李强对着杨琨咧嘴笑了笑。

    杨琨点了点头,坐在了沙发上。

    “这么大晚上让你送她回来,还真是辛苦你了。”李强对着杨琨说道。

    “哪有,是我带她去吃东西的,她喝了酒,送她回来也是应该的。”说着,杨琨看了看表,又站了起来:“叔叔,要没什么事我还是先回吧,都快十二点了……”

    李强愣了愣,点头道:“也行,那你有空过来坐坐,我就不送你了啊。”

    “好……”杨琨点了点头,快速离开。

    第二天一早,杨琨约了那个律师,在一家早茶店见面。

    这个律师姓徐,来的时候西装革履,还带着好几份文件。

    “杨先生,我简单看了看您的这两份产权转移书,如果按照正规流程来走的话,我会先拿着这两份产权书找到产权原有人,核实之后再联系目前两个企业的管理人员,让两个企业的管理高层知道目前您才是这两个企业的持有人,之后您就可以享受这两个企业给您带来的利润了。”徐律师开口说道。

    杨琨挑了挑眉梢:“你的意思是说,我将这两份转移书给你,一切协商的事项,都由你来安排?”

    徐律师点了点头:“是的。”

    “那费用呢?”杨琨继续问道。

    徐律师微笑着答道:“这一系列的费用是三千元,所有流程一天内就可以完成。”

    杨琨撇着嘴略有所思:“好吧,那你先帮我办好,之后再付钱,没问题吧?”

    徐律师点了点头:“没问题。”

    付了早茶的钱,杨琨开着车回到别墅里,具体的事项,就全部交由这个律师去办了,虽然三千块杨琨总觉得贵了些,但如果这个律师能把所有事情都解决掉,之后杨琨直接去两个企业开大会,那还是比较方便的。

    回到家,杨琨还得做午饭,如松这家伙虽然答应了做家务,但他不会做饭,所以做饭的事情,还是得杨琨来。

    “下午三点,金鼎会所,我把那个人约出来了,有空么?”饭桌上,夏璇对着杨琨问道。

    杨琨点了点头:“当然有空了,吃了饭我先去睡个午觉,你去之前叫我!”

    饭后,杨琨就去睡觉了,下午两点半他准时起床,洗了个澡,就跟着夏璇一起出去了。

    “这是他的资料,你看一看吧。”开车的是夏璇,他丢给杨琨一份文件。

    杨琨打开文件夹,上面有一个男人的照片,这个男人名叫邹建,长得肥头大耳,年纪四十三岁,是一家广告公司的老总,汇林集团具体会和这个男人合作什么,资料上没有注明。

    “给他打电话的时候我说我是一个人,到时候你去了……”

    “没事,他肯定也是一个人,实在不行就用最简单粗暴的手段,打一顿就好了。”杨琨很是无所谓的说着。

    夏璇翻了个白眼,虽然不知道杨琨心里是怎么想的,但夏璇知道,这种事情,杨琨是最有办法的了,绝对不是打一顿那么简单。

    开着车到了金鼎会所,进入之后,夏璇带着杨琨到了三楼的茶室,推开了一个包间的门。

    “来了?”房间里传来一个声音,伴随些笑声,可当杨琨进屋之后,笑声也因此止住了。

    这是一个脸很胖的男人,他的脸很圆衬,像是一颗皮球一样,而当他见到杨琨进来之后,脸色则是变得相当阴沉。

    “夏总,不是说就咱们两个人单独谈么?带人来是什么意思?”邹建冷冷的问道。

    夏璇面无表情的答道:“这是我公司外交部的总经理,上次会议他缺席了,这次我带他来补上。”

    “夏总应该清楚,咱们合作的条件完全取决于你自己,如果你不答应这个条件,你带谁来都没用!”邹建很是笃定的说道。

    夏璇皱了皱眉头,侧头看向了杨琨,眼神像是在求助杨琨。

    “邹董事长不要把话说得那么死嘛,任何事情都是有谈判的余地的,你的要求实在是太过分了一些,而且相对你而言,比较亏本,你觉得呢?”杨琨笑着答道。

    听得这话,邹建的目光立马看向了夏璇,他本来以为杨琨不知道他提出的要求,可看杨琨的样子,夏璇似乎都告诉他了。

    邹建不以为然,不屑的笑了笑:“亏不亏本那是我的事,与你何干?”

    “我只是从客观角度来评价一下您的条件,您可以试想一下,这个合作肯定会给您带来很大的利润,而这个世界上,有了钱还能有什么事情办不到的么?将心思花在我们夏总身上,这不仅仅浪费时间,还很浪费金钱的。”杨琨笑着说道。

    夏璇皱了皱眉,杨琨说话慢条斯理的,一副要跟邹建讲大道理的样子,可是夏璇却很清楚,邹建根本油盐不进,比当初的姜荟都要固执得多,杨琨不可能说得通他。

    “哼,我有的是时间和金钱可以浪费,你不用多说了,让你们夏总回答我,到底答不答应我那个要求,如果不答应,我今天就会离开丽海市。”邹建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很傲然的样子。

    夏璇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她骗了好久才把邹建骗出来,如果邹建就这么走了的话,那么损失也太大了。

    “恐怕不能如邹董事长所愿了,丽海市是夏家的天下,你对夏家的千金提出了如此过分无耻的要求,你觉得你能全身而退么?”

    听得杨琨这话,邹建愣了愣神:“你什么意思?”

    杨琨笑了笑:“没什么别的意思,正所谓买卖不成诚意在,我们的诚意已经到了极限了,可邹董事长你不但没有诚意,还非常不礼貌,可以说,今天你走不出这个门!”

    “哼!真是搞笑,你以为是你谁?我不答应夏家的合作,夏家又能奈我何?”邹建不屑的问道。

    “你可以站起来试试。”既然和邹建动嘴皮子不行,那杨琨可不会客气,不管怎么样,最少得打一顿。

    邹建一脸不屑,当即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杨琨没有丝毫犹豫,一个箭步朝着邹建冲了过去,一记高抬腿踢在邹建的下巴上,邹建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就飞了出来。

    打这种无耻之徒,杨琨可不会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