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三章一整天的阴沉

    更新时间:2018-08-09 18:15:21本章字数:3026字

    “你觉得,如果你不说,你能活着走出这栋别墅么?”杨琨眯着眼睛看着高文杰,就是要给高文杰造成横竖都是死的假象。

    高文杰的脸变得想当难看,他撇了撇嘴,表情显得犹豫不定,他的大腿上还在流血,匕首还插在他大腿的肉上。

    见到高文杰不说话,杨琨站起身来,身手去拔插在高文杰大腿上的匕首。

    高文杰立马缩了缩腿:“哥,别来了,我真的不能说啊,我一家老小都在他们手里,你就算是要杀我,我也不能说啊。”

    听得这话,杨琨愣了愣神,他之前就猜到了,高文杰绝对不会是幕后主使,他心里的猜测是古家,因为也只有古家有这么大的财力在丽海市开这么一家制药厂,最重要的是,古家也是医学世家,杨琨那些药的配方,古家肯定能够研究出来。

    可是,在没有确定之前,杨琨也不敢妄下定论,所以他才打算从高文杰嘴里撬出点有价值的东西来。

    但谁也没想到,高文杰不是对方的附属,反而像是一个被推出来的傀儡,如果真的如他所说,他一家老小都在对方手里,那么杨琨就算对他用任何手段,他恐怕都不会说的。

    但是,杨琨决定试一试!

    杨琨又重新坐了下来,将高文杰面前的饮料打开了,推到了高文杰的面前。

    “喝点水……”

    “我……我不渴,哥,我是真的不能说啊,你放了我吧。”高文杰说着,眼泪水都下来。

    “喝点水,咱们好好谈谈,放心,我不杀你。”杨琨的语气变得柔和起来。

    或许是因为杨琨的语气转变,高文杰的脸色也没那么难看了,他咽了一口吐沫,小心翼翼的看着杨琨,随后,端起了桌上的那瓶饮料,咕噜咕噜的就喝了两口。

    放下饮料之后,高文杰依旧忐忑的将杨琨给盯着,生怕杨琨会立马对他动手一样。

    过了差不多两分钟,高文杰的似乎是觉得身体有些发痒,开始不自觉的挠了起来,可挠了一会之后,却感觉更不对劲了,浑身上下就像是有虫子在咬一样,身体愈发不受控制,直接瘫坐在了沙发上,开始不停的挠痒。

    见到这一幕,杨琨一脸漠视的表情:“别挠了,你中了我的毒,再挠的话,浑身上下皮肤都会溃烂,我现在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说不说!”

    听得杨琨这话,高文杰的瞳孔中闪过一抹骇然之色,可因为身体的毒,导致他无比难受,一张脸都变得有些扭曲。

    “还是不打算说么?”杨琨的目光中闪过一抹冰冷之色。

    “杀……杀了我吧。”高文杰身体颤抖着,开口说道。

    杨琨咬了咬牙,表情显得格外愤怒,他倒是想直接杀掉高文杰的,因为他心里太着急了,可高文杰宁愿死都不肯说。

    忽然,高文杰猛地拔出了插在大腿上的匕首,一咬牙,竟是直接朝着自己的心脏刺了下去,杨琨反应极快,立马蹭起身来,一把抓住了高文杰的右手,手腕一翻,将他手中的匕首夺了下来。

    紧接着,杨琨随手丢出一根银针,插在了高文杰的脖子上。

    高文杰口中喘着粗气,身体还在发抖着,杨琨重新坐下,拳头捏得很紧。

    过了差不多三十秒,高文杰的身体似乎恢复了正常,杨琨这一根银针,已经将他身体中的毒给解了。

    “琨哥……”陈怀旦对着杨琨喊了一声。

    杨琨摆了摆手,死死的看着高文杰:“放了他吧。”

    “啊?这就放了?”

    陈怀旦一脸惊讶,有些不理解杨琨的用意,好不容易蹲到了这个高文杰,又好不容易把他抓了回来,结果什么都没问出来,就要放人了?

    杨琨点了点头:“让他走吧,全家被抓,恐怕宁愿死也不可能招的,杀了他,难免还有些麻烦。”

    “好……好吧。”陈怀旦还有些不情愿。

    杨琨目光看向了高文杰:“我可以放你走,但是你得答应我,离开之后不准报警,另外,刚才我打倒那两个人在制药厂外面的一片野草地里,你找人把他们弄醒吧。”

    高文杰眼神里充满了感激之色,他立马对着杨琨点了点头:“谢谢哥,您放心,我一定不会报警的。”

    “走吧。”杨琨对着高文杰摆了摆手。

    高文杰立马站起身来,捂着大腿,一瘸一拐的朝着别墅门口走去,虽说大腿受伤,可出了门之后,撒丫子就开始跑,杨琨都能听见这家伙的脚步声。

    “琨哥……”陈怀旦见到杨琨一脸阴沉,小心翼翼的喊了一声。

    杨琨立马从座位上蹭起身来,看表情像是想到了些什么一般,立马说道:“走,跟着他!”

    陈怀旦愣了愣神,反应过来的时候,杨琨已经跑到了门口了,他犹豫了一下,也立马跟上。

    早上和夏璇去超市的时候,杨琨开的是她的一辆辉腾,之后去百草药业,也开的是这辆车,而现在,为了不让高文杰看出他跟踪,杨琨将院子里的宾利开了出来。

    陈怀旦上车之后,杨琨踩下油门,冲出了小区。

    刚到小区门外,杨琨就见到高文杰上了一辆出租车,他降慢了速度,等出租车加速之后,他慢慢的跟了上去。

    “琨哥,咱们跟着他干什么?”陈怀旦有些疑惑的问道。

    杨琨答道:“待会你就知道了……”

    看杨琨的样子,他并不想多说什么,跟着高文杰,只是因为他心里有个猜测,但如果这个猜测不成立的话,那么他估计还要白跑一趟。

    高文杰没有去医院,他坐出租车回到了他在丽海市的家里,看得出来,高文杰很低调,他住的地方是一个普通的小区,而且还是一个比较老的小区了,下了出租车之后,高文杰就一直在打电话。

    看到高文杰上了楼梯,杨琨将车子停在了百米外小区的一个停车位上。

    “他家住几楼?”杨琨对着陈怀旦问道。

    陈怀旦答道:“三楼!”

    杨琨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表情像是在沉思一样。

    过了一分钟,杨琨又问道:“你之前调查他家里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他家里有人?”

    陈怀旦摇了摇头:“没有,他家里就他一个人,而且,这一栋楼就他这一家,这里马上要拆迁了,小区里很多户人都搬走了……”

    杨琨再度沉默了,低着头不说话,心里像是在想些什么似的。

    看了看时间,杨琨答道:“坏蛋,你去买点快餐,咱们可能要在这里蹲到晚上。”

    “哦,好,琨哥你吃什么啊?”陈怀旦问道。

    “随便。”杨琨现在没什么心情吃东西,但又怕陈怀旦饿着了,而且,他估计今晚要很晚才会回去。

    陈怀旦点了点头,下车之后就朝着小区外跑去。

    杨琨就在车里坐着,低着头像是在玩手机,但眼神却时不时的朝着那栋楼看一看。

    夜晚很快来临,很快就到了晚上九点钟,算算时间,杨琨和陈怀旦在这边已经等了好几个小时了。

    中途,杨琨将车子开到了高文杰那栋楼的旁边,这个地方是个死角,至少,在高文杰家里是看不到杨琨和陈怀旦的。

    “琨哥,咱……咱们这是在等什么啊?”陈怀旦小声的对着杨琨问道。

    虽然陈怀旦看得出来,杨琨今天很反常,从下午到现在一直是沉着脸的,但等了这么久了,陈怀旦心里实在是好奇。

    杨琨的目光死死的看着前方,不远处,一道身影朝着这里走了过来,借助小区路灯的灯光,杨琨见到,这个人一身黑衣,头上戴着鸭舌帽,看起来很是可疑。

    “来了,低头!”杨琨二话不说,一把将陈怀旦的脑袋摁了下去。

    那个黑衣人直接从杨琨的车前走了过去,一边走还在一边张望着,等到他走出了十几米之后,杨琨才缓缓抬头。

    果然,那个黑衣人站在高文杰居住的那栋楼下徘徊了几秒,紧接着快速跑进了楼道里。

    “琨哥,跟上么?”陈怀旦这才反应过来,杨琨原来又是来蹲人的。

    杨琨摆了摆手:“不着急……”

    见到这个男人出现的时候,杨琨心里已经松了一口气,这个男人的出现,证明他今晚没有白来。之前他就在猜测,自己抓了高文杰,并且又将他放了,他肯定会联系他背后的人,如果对方是用电话在操控他,那么杨琨今晚就会扑个空,但很显然,对方也在丽海市。

    看杨琨的样子,是打算等那个男人再从楼道里下来,可等了差不多三分钟,楼道里没有丝毫动静,而杨琨,却是快速反应过来些什么,猛地推开车门,冲了下去,快速朝着楼道里奔跑而去。

    见到这一幕,陈怀旦愣了愣神,犹豫了一下,也跟着杨琨跑了出来。

    今天的杨琨的确很反常,一整天都沉着脸,可不管如何,杨琨还没有像刚刚那么紧张,所以,陈怀旦立马就意识到了些什么,楼上,可能会出事!

    那个来的人,虽然不知道是谁,但他的目的,却已经很明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