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跳楼风波

    更新时间:2018-08-09 20:15:40本章字数:2878字

    10月26号早晨,深秋时节的太阳依然那么灿烂温暖,阳光把越江市笼罩在一片金色的光辉中。越江市的街道上车水马龙,此时正是上班高峰,人行道上匆匆忙忙的人们往来穿梭。

    秘书小天坐在奥迪车内,车子正行驶在胜利路朝镜湖山庄方向驶去。按照惯例,小天每天这个时候都奔波在去接市委书记许志红的上班路上。

    车子开进了镜湖山庄,这里三面环山,南面面临面积33公顷的镜湖,湖水碧绿清澈,空气清新,视野开阔,整个山庄掩映在绿树浓荫中,这里的13套独院小楼,住的都是越江市市委常委。市委书记许志红住在东面最后一排别墅区内。车子在许书记的门前停下,秘书小天他看见许书记提着公文包已经站在门口等候,小天感到诧异了,往常都是自己到别墅里叫许书记,帮他提公文包,今天许书记怎么这么早就在门口等候呢?小天他赶紧下车,打开后面的车门,然后伸手接过许书记的公文包,恭恭敬敬喊了句,“许书记,让您久等了。”

    许志红的脸色看来不太好,他阴沉个脸,没有说话,情绪低沉有些闷闷不乐,他坐进车内。小天立即为他关上车门。

    许志红一言不发坐在车内,秘书小天从后视镜看见许书记的脸色铁青,眼睛无神地盯着车顶,偶尔还在低声叹着气,心事重重,似乎显得很郁闷的样子。往常许书记都是透过车窗欣赏着车外的景色,今天怎么如此无精打采?见到许书记这个样,小天隐隐感到有点不对劲,本来想跟许书记汇报今天的工作安排,他也只好把话语咽在肚子里。

    车子驶进了市委大院。小天打开后面的车门。许志红跨下车,有几个上班的公务员热情跟许书记打着招呼,“许书记,您早!”许志红像是没听见似的,就在他要进入大楼的时候,突然停下脚步,站在市委大楼前,像是端详婴儿般仔细看了看市委大楼四周,足足驻足了十多分钟,而后仰头看了看那红彤彤的太阳,大步迈进了大楼里。

    许书记的办公室在8楼。进入办公室后,秘书小天先帮许书记泡好一杯绿茶,他把今天的日常安排拿了出来,放在办公桌上,但他还是不忘提醒道:“许书记,上午10点,您在明珠宾馆会见福建黎明集团的总裁刘康和他率领的投资团队。”这个黎明集团正准备在越江市投资13个亿搞个光伏太阳能的大项目,如果能谈成,这可是越江市今年最大的招商引资项目,谈判中一些主要的问题就等着一把手许志红拍板。

    “知道了。”许志红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他坐在那宽大的皮椅上,闭上眼睛,对秘书小天说道:“没什么事,你先出去吧。”

    “嗯。”小天心里也在嘀咕:许书记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日里,他可是个工作狂,坐在办公桌前就是批阅文件,问工作安排,还要找人谈话,听工作汇报,今天怎么就这么无精打采的,看上去就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跟以前简直是判若两人。小天想不明白,他走到门边。

    许志红睁开眼睛吩咐道:“帮我把门关好,不要叫人来打扰我。”

    “好的。”小天顺手把办公室的门锁上了。他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里,习惯性看了看手表,时间已经是上午9点13分。他准备整理下文件,为明天的许书记在大会上起草个发言稿。他的办公室紧挨着许书记的办公室,也就是为了许书记召见他方便些,他刚靠窗坐下,就听“忽”的一声,隔壁似乎有什么动静,还没等小天什么反应,紧接着就听见“扑通”一声闷响,好像是什么东西重重摔倒在地上的声音,动静显得挺大,楼下突然间传来一阵骚动。小天赶紧推开窗户,只见楼底下,四仰八叉躺着一个人。几个人正围在那儿。

    有人跳楼!小天立即反应过来,他顿时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急忙跑出房门,飞快地推开许书记的办公室。只见,办公室内已经空无一人了,东面的窗户已经打开。“不好。”小天心里一惊,顿时紧张起来,心脏抑制不住狂跳着,额头上冒出了冷汗。他趴在窗口往下望去,立即明白了怎么回事。“许书记!许书记!”他大喊了几声,立即冲下楼去。

    许志红是头部落地,从十几米高的8楼跌下,脸部已经血肉模糊变了形,从他的嘴边流出了一大滩血。他整个身子曲卷在地上,手脚还在轻微地颤动着。围在他身边的人失声惊叫,他们都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个个显得手足无措。

    秘书小天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立即赶到出事地点,他趴下身子,看了看还在抽搐的许志红,哽咽哭道:“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这样?”他想抱起许志红,可他还是被许书记那个样子震惊了,他对着围观的人喊道:“快叫救护车,快呀!”

    围观的人这时有人开始拿出手机打120急救电话。“120嘛。市委大院有人跳楼,请火速赶来!要快!”

    整个市委大楼里的人都轰动起来,他们个个都从窗户口伸出头来看着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有的人开始跑下楼来,他们都围在现场,当他们发现跳楼的竟然是许志红时,都感到不可思议。

    “哎呀!怎么是许书记?这到底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为什么跳楼?”

    “是啊。会不会有人暗害?把许书记推下楼来?”

    “有这个可能,那要赶快报警。”有人说道。

    “这不是许书记的秘书小天嘛。他应该知道情况,问问他。”

    小天面对着大家的质疑,他对着大家吼道,“你们都别议论了,许书记是独自一人在办公室的,他的办公室根本就没有外人。你们快打电话给医院吧,救救许书记。”

    这时,人们已经听到了救护车的呼啸声,市医院的救护车风驰电掣般开进了市委大院。

    人们自动闪开一条大道。几个医护人员迅速下来,一个医生小心翼翼翻过许书记的身子。

    人们看见许书记的脸已经变得模糊无法辨认,由于是头部着地,他的头骨处凹陷进去一半,大家都不由得惊呼起来,很多人都扭过头去,不敢看。有的女同志蹲在地上开始呕吐。

    医生翻开许志红的眼睛,用手电照了照他的瞳孔,然后摇了摇头。但他还没放弃,坚持为许志红按压着胸部。另外一个医生为他注射了肾上腺素针。十几分钟后,医生都站了起来,他们无奈摇着头说:“不行了,已经没有救了。”

    “医生,真的没救了吗?你再仔细看看。我下来的时候,明明还看见许书记的手脚还会动弹。”小天拦住这些医生哀求道:“医生。你们再检查下,可千万别放弃。兴许许书记还能救活过来。再看看吧。”

    医生说:“我们都检查过了,人早已断了气。”

    小天不禁泪流满面哭了起来。他跟许书记已经2年了,许书记平日里对他还是蛮好的。本来许书记准备在明年2月份把自己放到交通局当第一副局长的,慢慢培养,将来接快要退休黄局长的班。许书记这么一走,这所有的一切都会成了泡影。小天能不伤心痛哭吗。

    街道上已经有人觉察到市委大院的动静,他们都好奇往里面瞧着,有好些行人开始往市委大院涌来,这些市民都想看看市委大院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负责警卫的保安很快就拦住了市民,不让他们往大院里闯入。门口顿时一阵喧哗和争吵。保安按下按钮关上了不锈钢的阑珊。保安的阻挠,使得人们越加好奇,来看热闹的市民越来越多,他们都聚集在市委大门口处,保安已经无法控制这些人流了。有人冲破保安的阻拦,跨过阑珊开始冲了进来。

    市委副书记刘晨迅速赶到了出事地点,看着已经盖上白布的尸体,他的心里也感到很意外,他不知道许书记为什么会选择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昨晚他们还在一起吃饭,许书记还是有说有笑,风趣幽默的模样,怎么今天就命丧黄泉?这时,有些市民已经冲进来了。刘晨不想把事情扩大,以免影响不好。他对大伙说道:“大家都别围在这里了,去把大门口的市民都拦住,别让他们进来。维持好秩序。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