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8-08-11 23:26:26本章字数:4372字

    接连开来公交车,不等停靠下来,人群就蜂拥而上,每辆车都挤得满满的。自胜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挤了上去。车内人贴着人,甚至有人在座位上睡着了,自胜好不容易挪到后面算是争得了不那么挤的一点空间。白天为生活奔波,这个时候一车的乘客大多一副疲态,深圳璀璨的灯光背后有他们多少汗水?自胜摸着空瘪的荷包,等明天的太阳升起后,他该怎么办?

    车内的荧屏播过一段广告之后开始了新闻。主播自认搞笑的风格只是娱乐了自己,一天的劳累让人鼓不起欢笑所需要的那股劲。窗外高档小汽车络绎不绝,分明对照出两个不同的社会阶层,自己如此寒碜,难道你就甘心这样一辈子?

    这时,荧屏上播着的新闻吸引了自胜的耳朵。

    “我们来看看香港地区的新闻。今天香港地区的头条莫过于某某女星嫁入豪门。所嫁夫婿是香港著名企业家,家产逾百亿。这名企业家身残志坚,白手起家,经过数十年的打拼,取得了现在这番成绩。我们仰慕的大明星感情之路虽有波折,但最终能有一个这样好的归宿,我们也衷心祝他们幸福。据说老夫少妻是最稳定的夫妻关系,我什么时候能跟这位女明星一样有这样好的福气嫁入豪门了?”女主播语气中满带着歆羡。这到底是一位怎样的企业家?自胜侧过身,荧屏上的画面是正值青春、身材高挑的女明星挽着个上了年纪、个头矮小的企业家,自胜看得五味杂陈,有钱,真好!

    转了几次车,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后,到了人才市场。这个时候,夜已带有几丝凉意,已过了吃晚饭的时点,市民纷纷走到户外歇凉,深圳不分昼夜,永远那么的喧哗繁忙。

    自胜立在街口,灯光璀璨,他却找不到一条出路。原先想着能找陈宏借点钱,现在钱没借到,怎么办?他害怕见到旅馆老板,甚至街上行人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时他都怀疑他们是不是看破了他的困窘跟凄惶。自胜走到灯光照不到的阴暗处,像是只有在人看不到的地方,他才能稍微放松,才能保有自己的那份尊严。这一切能怨谁?如果拿到了毕业证会这么艰难?如果考试不作弊,说不定就考上研究生,现在跟徐绽在桂林游山玩水。一切的一切,都只能怨自己心术不正,想投机取巧,你不严肃、坦诚地对待生活,生活会以既有的原则来对你做出惩罚。只有踏实努力得来的才是安稳的!自胜回溯着既往的点滴,也不知是泪水还是汗水粘湿了眼眶。已是夜里十一点,街上的人群还是穿梭不息。身心疲乏,回旅馆吧。

    回旅馆的这段路走得战战兢兢。旅馆老板睡了没?如果没睡见到他怎么说?自胜斟酌再三,组织着见到老板得说的话,这个时候,想象中得找出的借口也是这么为难!哎!旅馆老旧的招牌里的灯光昏黄,几个大字的亮度在璀璨的夜色中毫不起眼。远远看去,进门靠里的小房间里老板趴在桌子上,看来是睡着了吧?自胜瑟瑟缩缩加快脚步走到门口,小房间里传出来鼾声,老板真是睡着了!他踮起脚尖,快步上了楼梯。到楼上后,大气也不敢出,还好,老板没有被吵醒,总算是躲过了一关!寝室里的其他人已经睡了,自胜冲过澡,躺床铺上大睁着眼。

    过了今晚,明天到来时怎么办?身上已经没钱了,明天吃什么?住哪里?难道真的走投无路?

    给家里打个电话?给同学打个电话?只是怎么好意思开口?如果父母知道他的窘迫,他们会难受的,怎么能让父母再为自己担心。同学都是刚出校门,他们也刚工作,这万万开不了口。

    陈宏说小青也在深圳,能不能联系她?自上次聚会碰面后又将近两年不见了。自胜翻出小青的号码,拨下去又立马挂断了。他们分开时彼此都带着校园的记忆,现在他这样落魄,不要把原有的记忆打碎了。自胜打住了这个念头。

    也不知到了夜里几点,街道上汽车开过的声音稀疏起来,借着路灯照进来的光线,自胜侧身打量寝室,住进来二十多天,他还没仔细看过这屋里住的是些什么人。好几个大行李箱堆在窗户边的墙角,鞋子散乱地摆着。这深夜宁静的时刻,抚昔追今,明天在哪里?自胜想起大学的生活,想起跟徐绽的点点滴滴,想起英语开考前的短信,想起辅导员说出作弊处分决定时的惊悸,原本好好的一条大道却走入了歧途,你啊你!悔恨!自胜深叹了几口气。

    “叹什么气,还没睡着,把别人都吵醒了。”对面中铺传来轻声的抱怨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就睡。”自胜转过身盯着墙壁,不久睡着了。

    清晨在市声喧哗中醒来。

    “昨晚怎么那么晚还没睡?”

    “太热了,睡不着。”

    “工作有眉目了吗?”

    “没有。”

    “今天早点去人才市场,排在前面的五十个人不要入场费。”

    “真的?”

    “真的,我先去了。”

    去得早不要入场费,五块钱的入场费可以买十五个馒头,自胜赶紧洗漱好直奔人才市场。人才市场九点入场,艳阳高照,入口处排出了长龙,为省入场费,自胜顶着太阳站了一个多小时。

    招聘会照样人多职位少。只要不是招专业技术人员的岗位,自胜都投去了简历。面对招聘人员,他一再地谦和,生怕失了礼节。

    基本上所有的招聘单位给的回复都是如果简历通过了人力资源部的初审再电话通知面试,这对自胜来说好比是肚子已经饿了,但开不开饭、什么时候开饭都由别人决定,他心急火燎!

    不敢漏过一家单位,每家单位的招聘要求都看得仔仔细细,自胜转遍了招聘会的每一个展台。希望是投出去不少,但这希望存在人力资源部,不知什么时候能见阳光。没有退路,希望又掌握在别人手里,进退维谷还有周旋的空间,但是自胜了,今天如果再不能把工作定下来得等到什么时候!买馒头的钱也不多了,再没有等下去的资本!人群拥挤,却是孤单,盛夏的炎日感受得是隆冬的寒意!

    十一点,人群开始退去,场内满地狼藉,招聘人员开始收拾整理资料,一天的招聘又过去了!

    自胜站在场内,不知走向哪里?回旅馆碰到老板怎么说?连一个落脚点都没有了。他坐在会场的一角看着招聘人员把带着求职者希望的简历堆进了文件箱。

    等!等!等!来深圳二十多天,等了二十多天,得等到什么时候!书上说人可以自己掌控命运,想不到决定权都在他人手里。你可以自由选择,最后由别人裁决。今朝的招聘会已经收场,难道又回去空等通知?没有再等的资本了!他站在一角,黯然地看着招聘人员下班的笑脸。阳光灿烂,他却值身酷寒之中。像是隔着一层玻璃,把他跟城市的繁华隔开,看得见却够不着,欢声笑语都是属于别人的。

    空瘪的荷包对人是煎熬!自胜慌得不知如何是好!所有的信心都已击溃,想不到他竟会落魄至此!穷途末路原来是这个感觉!

    人员相继退场,会场空旷起来。有几家展台的工作人员并不急着离去,嘻嘻哈哈地聊着天。这几家公司都投了简历,能不能去问问他们最快什么时候出面试通知。

    “打扰一下,请问你们最快什么时候出面试通知?”

    为头的人瞟了眼说道:“我们公司不一定招人,人才市场把我们哄过来的,不然招聘单位坐不满这个会场。”

    “哦。”自胜不知如何接话。

    “张经理,也不是不招人,前几天杨总不是说我们还可以配几个销售员吗?”边上留分头的小伙子说道。

    “小刘你说的也是,招几个销售员也好。你给我们公司投简历了?”

    “投了。”自胜毕恭毕敬。

    “简历一时也找不出来,把你的简历拿来看看。”

    自胜把人才市场只需要填选项的模板简历拿了一份出来。

    张经理匆匆览过抬头看着自胜道:“学历这项怎么没选?你什么学历?”

    什么学历?像是炸弹般轰的一声让自胜惊心。

    他理了理思绪尽量平静地说道:“高中学历。”说完脸都羞红了。

    张经理抬头看他一眼又把目光落到了简历上。

    “是这样,你的简历我认真看了。我们这个工作是做销售员,似乎技术含量不高,但也不容易,不知你愿不愿意做?”

    “可以,可以。”自胜赶紧点头。

    “也好,你这情况跟我们工作岗位正好匹配。本来我们要招大学生,大学生我们也招过,但多半心高气傲,眼高手低,自认有文化,却没实际工作能力。你一个高中生,正好能在这岗位上发挥潜力。据我们的经验,往往大学本科生还不如高中毕业生工作做得好。你带身份证毕业证了吗?”

    自胜来不及考量这番话说道:“只带了简历、毕业证,身份证在行李箱里。”

    张经理皱了眉头。

    “这样,你先来个五分钟的自我介绍。”

    自胜清了清喉咙,把多日来历练的自我介绍背了出来。

    “小伙子说话还利索,我们这销售员最重要的是嘴巴活泛。这样,面试你通过了。下午带上证件到公司报到签合同。”

    “公司包不包住宿?”

    “有的,公共宿舍。”

    阴云密布突然亮起了晴空,走投无路突然前方又开辟了小道。随着张经理的几句话,这些天来的焦虑、恐慌随风飘散,自胜终于可以缓一口气了!

    “下午两点后到公司签合同,广润大厦203。这是我们公司的小资料,你看看。”张经理说道。

    自胜把小册子接了过来。

    从会场走出来,自胜难得的带上了笑脸,生活的节奏变换的这么快,他甚至还轻声哼起了音乐,这个世界在他为难的时候总算拉了他一把,给了他回旋的余地。天空高远,太阳似乎都在对他微笑。

    工作有了着落,回旅馆的这段路走得意气昂扬,今天终于不怕见到旅馆老板了。

    “小伙子,今天工作怎么样?”老板看着电脑屏幕上波动的股价问道。

    “找好了。”

    “我就说看你今天神色都好了很多,今天上楼再不用踮脚尖了。”老板对着电脑屏幕说着。

    “哦?”自胜若有所悟。

    “我就说你别挑工作就好找。听你说你是大学生,你炒股票吗?”

    “偶尔看看。”

    “妈妈的,老子前几个月买了个分析软件,五千块钱一年,专门看资金流进流出,天天盯着这屏幕眼睛都看花了,也没赚到钱,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老板,股市是为公司融资促进经济发展的,不是用来炒用来投机的,投机的好处永远没有坏处多。”

    “我没这个文化,哪管那么多,钱能到手里就好。”

    “如果投机,就算暂时赚了,迟早也会赔进去。多少耕耘,多少收获。你的钱只有支持了公司发展,得来的收益才是安稳的,正当的。”

    “你说的这个我可听不懂。你看,这股票刚快涨停,一下子又跌了下来。真是比天气变得还快!”

    “嗯,价格变化快。老板,我下午要去签劳动合同,能不能先把身份证给我?”

    老板疑惑地瞟了他一眼。

    “你放心,我不会拿了身份证就走人的。”

    老板还是没有作声。

    “这样,我把我带的这块玉先押给你,这我女朋友给我的,新疆和田玉。”自胜把和田玉拿了出来,他也只有这个有分量的东西。

    “其实明摆着不信任人,这面子我也很难抹开,但……”

    “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用说我都知道。”自胜说道。

    老板拿过和田玉看了看,“我虽是个老粗,也稍懂点,这质地不错。你把女朋友给你的情物押给我,不怕她不高兴?”

    “暂时寄存在老板这而已。”

    下午签过合同,自胜取回了徐绽给他的和田玉。结算完住宿费,他背上简单的行李前往公司宿舍。这时心里已没有上午从人才市场走出来的那份轻松。他开始想这工作的前景,他什么时候能立下足来?什么时候能自豪地告诉徐绽他的工作?

    读了四年大学,从销售员做起,心里总是有点不甘心。但有什么办法,身上没钱了。销售工作的优势是按业绩拿提成,如果业绩好,收入应该也是可观的。河流源头的深浅并不能决定其水量、流域面积,生活的起点也决定不了人生的高度跟广度。今后是江水滔滔还是溪水潺潺,谁知道了!

    走出旅馆,自胜多次地回头张望。这小旅馆里有过他的狼狈跟不堪,有着他二十多天的彷徨,现在算是告一阶段了。接下来会怎么样,他又会走出条什么样的路来,人生不可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