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楔子

    更新时间:2018-08-08 12:29:59本章字数:2283字

    他笑着,声音温柔:”影,我不怪你,这是我的错,一切都是我错了,从此没有了我,和他在一起吧,只是要幸福啊,要比我幸福,代替我幸福啊,这样我才能够甘心的啊。”

    他今日特意穿了她喜欢的白衣,看起来温柔儒雅,身后的茶具都是齐备好的,甚至已经煮了一壶茶,就像当年一样。

    他像是在与她叙旧,可是话语间却并不是。

    多少年的好友,她根本不忍心杀他,就算,他再一次杀了他。

    毕竟,那个人救的回来,可是此刻的她,手上握着的,是落神剑。

    落神剑弑神,轻则伤重神身尽碎,重则魂飞魄散乃至灰飞烟灭。

    她不可以。

    她做不到。

    可是,他做了那些事,不就是等这一天,又怎会放弃?

    他笑了,很温柔,也潜藏着大海般的悲伤。

    他伸手握住她手中正指着他的剑的剑锋,剑很锋利,闪着寒光,那剑是吹发可断的,更别说是用力握上去的肉身了,一剑便将他的手划破。

    血从他的手上流下,妖艳的大红色,滴在他雪白的衣袍上,显得那么难过悲凉。

    他恍然未觉,依旧笑的很温柔,眼睛里始终却沉浸着一丝抹不去的哀伤和无可奈何之色。

    他看着她,一直看着她。

    落影呼吸一窒,“你……”

    她瞪大了眼睛,想看清他的表情,但是眼睛里已经烟雾弥漫,什么都看不清了。

    泪水从她的眼中滑落,滴在他的手上,她张嘴想说话,却无法说出完整的句子,只能发出模糊的哭音,仓惶的想将握着剑的手抽开,却做不到。

    轩辕离有些失神的看着手上已经凝结成珠子的眼泪,摇头笑着,“影,原来现在你还愿意为我流泪吗?那我轩辕离还真是幸运啊,也死而无憾了。”

    他将剑握的更紧,手上的伤口已经深可见骨,他却没有在乎。

    他慢慢的将剑朝他心口刺去——动作很慢,但难掩决绝。很快便划破了他胸口的皮肤,剑继续深入,抵着他的心脏,他终于停下了。

    看着眼前的人精致而不沾半分泥土的脸:

    这就是那个他生生世世,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都想喜欢都想保护的人儿啊,他恍惚的想。

    从此以后,就再也感受不到她了吧,只能堕入永远的黑暗,永恒的空寂之中了吧。

    可是,那有什么关系呢?不论即将承受什么,或承受过什么,他都永不后悔。只要,只要能阻止那个人……

    落影另一只手捂着嘴,强迫自己不要哭出声,拼命摇头,用力想把剑抽回来,却敌不过他的力气。

    明明很疼,他的眉头都忍不住深深皱起,可是他越笑越灿烂开心。

    他轻声说:“影,看着我,我要你记住,你的生命中曾经有一个人,他叫轩辕离,他很爱你。”

    “我要你记住我最后的样子,就算,就算你最后会跟那个人一起地老天荒,但是影,我不想你忘记我。”

    “所以我选择死在你手上,只有这样,你才不会忘记。不会忘记轩辕离,不会忘记这个人是有多么爱你,我是自私的。而且只有你才能够让我心甘情愿死去……不要恨我。”

    他极轻极轻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让她听到。

    还是不能让她知道啊,那个人,如果她知道了,定会去找他吧,可去了就是去送死啊。

    所以,就算她误会他,也没办法了,他已经做到了,就算她恨他……也在所不惜了。

    他在所不惜。

    落影愣愣的看着他,嘴唇抿的死紧,轩辕离叹了口气,一把抱住她,同时也让落神剑彻底刺入他的心脏,从背部穿了出来。

    鲜红妖异的血从刺穿他身体的落神剑尖滴下,有着淡淡的金色。

    显然那是神祗的心头血,也就是落神剑刺穿了轩辕离的心脏。

    ……

    落神剑有一个传说,说落神剑是顶级的邪器神兵,若是神祗被其刺穿心脏,那么就会灰飞烟灭的连一点渣子都不会留下。

    轩辕离握着落神剑亲手刺穿了自己的心脏。

    他是知道那个传说的。

    他不要落影努力复活他,或是等待转世的他,所以直接让自己灰飞烟灭,也让那个人没有一点可乘之机。

    ……

    他大口喘着气很费力的样子,但是他没有停止说话。

    ”影,你可不可以,最后再叫我一声师兄?就一声,叫完了我就再也不会缠着你了……好不好?”

    虚弱而期待的嗓音,到最后甚至连他说什么都快听不清了。

    但是落影听到了,她的眼泪落的更急,几乎无法说话。可是她却选择深吸了一口气,生生忍住涌上心头的巨痛,硬撑着颤着嗓音叫了一声,

    “师兄……”

    他的眸子中刹那间盛开绝世风华,掩住了从他们死去后长驻在他眼中的雪花。

    可他的身子慢慢冷却,眼中的光逐渐熄灭,昔日有力的手也无力的松开了她。

    他的身子像一只染血的红蝶慢慢飘落,在她的眼里却像是定格了。

    她似乎还听得见他的那一声叹息。在叹什么呢?是不是当年告诉她的那一天,他就知道了,他会死在她的手里。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

    你就那么恨我,恨他?宁愿死,也要深深刻在他们的心底,让心底的那一片地方时时刻刻都在疼?

    “师兄!”她一声呼喊。

    她的声音太过惨烈凄凉,那么悲伤。

    师兄,我不在乎那些千万年前伤害啊,我不在乎千万年前的错啊,我不在乎了啊,只要你还活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还没有听到我的原谅就离开我了呢?你离开了,那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呢,要怎么办才好呢?

    落影倒在地上,盯着他,死死的盯着他,看着他的身子慢慢化作氤氲烟雾消散,魂魄被落神剑彻底毁灭,就此消失在这个世间。

    她伸手想去挽留,可是却没有办法阻止他的泯灭。

    那个会笑着叫她影,叫她师妹的人已经不在了啊。

    她再也看不见他的笑容,看不见他宠溺眼神,再也听不见他的声音,听不见他的爽朗话语,再也感受不到这个人的存在,感受不到熟悉的令人安心感觉了。

    师兄,你怎么能这么残忍,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一个人走了进来,轻轻的抱住她,什么都没有说,他知道她现在需要的不是语言的安慰,而是陪伴,所以他只是默默的陪着她。

    凰九夜看着那个躺在血泊中的人,眼眶也有些微红。

    他皱着眉头暗叹:离,你这又是何苦呢?为何非得找死,还要死在你最爱的人手中?为何明明知道后果还要这么走下去……

    你到底有多爱她?

    而那唯一可以给他答案的人已经不在了,他将永远不知道那埋藏在真相后的真心多么诚挚而哀伤,多么难过却迫不得已,多么……卑微的爱着她。

    爱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