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落凰九影(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12:31:01本章字数:3951字

    深夜,大片大片的蔷薇丛,落影盘腿坐在中间,脸上戴着一只银色镂空狐狸半脸面具,露在面具外的大眼睛美丽,却空洞无神。

    她从小就是孤儿,多亏被师父捡到,否则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她早就成为别人练功的牺牲品了吧。

    昨天被师父丢出来历练,说开始自己的命运,不仅告诉她这一世她会有很多很多的朋友、知己,而且还古怪地告诉她让她好好保护他们。

    可是现在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被这个不靠谱的师父扔到了那个旮旯角了!

    不过这个地方倒还不错,有一大丛她最喜欢的蔷薇呢。

    她在这里发呆了有一会了,却没有发现身后不远处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她。

    凰九夜看着眼前的女子的背影,她最多十七岁吧,怎么一个人晚上在这里发呆?难道她也是那种人?

    他的眼中多了一丝认真和紧张,如果真的是,想必以后都不会无聊了吧?

    他越看越觉得熟悉,好像,好像这个背影前世就深深的烙在他的心上这般熟悉。

    这个背影让他内心泛起惊涛骇浪的疼痛,还有着淡淡的欣喜,让本来天生无法感知太多情绪的他,彻底沦陷。

    那是一种莫名的欣喜,就好像什么东西,很重要、很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一般,让他的心深深悸动。

    他捂住心口,这么多年没有动过的心,只是因为一个背影便如此激动,到底是为了什么?

    难道是为了别人口中所说的虚无缥缈的爱吗?

    哈,其实他不记得,所谓虚无缥缈的爱,可是让他曾经用生命去维护也在所不惜的东西呢。

    他皱了皱眉,这个女孩,怎么让他那么想……去认识,去守护,去等待?

    他站了起来,落影一惊,便感觉好像眼睛像被光晃了一下,不由得眯了眼睛。

    一袭黑衣似是吞噬了万般华光,眼眸冷淡中藏着似是九天星辰齐落的华彩。

    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男子,一身墨蓝近黑的长袍,绣着美丽而繁复的形似曼珠沙华的同色暗纹。

    身姿高大挺拔如玉,鬼斧刀削般的面容,帅气又冰冷。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不知道为什么,落影心中突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句词,很熟悉,也很陌生。

    他们明明不认识,但那一双黑宝石一般泛着光泽的黑色狭长双眼却让她感觉那么熟悉。

    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就算失去了一切,她也不想失去的东西一样。

    而他的气息是那么冷漠疏离,让她的心都好像都因此泛起一点微微的莫名的疼。

    他的气息真的极冷,直接压过了面容带给人的魅惑感觉。

    他的眼睛细长,眼眸是浓郁的黑,眼尾微微上翘,有些邪魅,可是带着不可忽视的冷气,令人一看便觉冷的彻骨。

    鼻子则是白皙高挺,棱角分明,有一种干脆的帅气。薄唇也是冷淡的微红。

    有人说过,有这种薄唇的人也都薄情,不知道这个人是怎样的呢?落影这么想着。

    但是她心中好像有一个声音在强烈否定。

    当落影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时,彻底惊到了,她怎么会就这么看着人家的脸想这种毫无关系的事?

    当落影在观察凰九夜的时候,凰九夜同样也在观察着落影,在他看到落影的第一面的那一瞬间,只感觉呼吸一窒。

    那是一个漂亮的女子。

    美丽的大眼睛微微眯着,仰头看着他,眼睫毛在眼眶下投下淡淡的扇子形的阴影,整个眼睛线条优美流畅,有着淡淡的清冷意味。

    露在面具下的鼻子小巧圆润,好像有着皎洁如月的光芒。

    嫣红小口水润晶莹如早晨娇嫩花瓣,看得他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那半启朱唇,让他想呵护,想轻吻,更像狠狠蹂躏。

    她的身体是纤瘦的,一身白衣,飘渺出尘。

    他心跳的厉害,好像有什么要不顾一切从他的心中出来,不管不顾的去拥抱她一样。

    “你……是谁?”

    两个人同时问出声,俱是一震,熟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两人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到底这个人,这个明明陌生可是又那么熟悉的人,是谁。

    “凰九夜。”

    “我是落影。”

    两个人再次同时说出口,那样的默契,就好像已经发生了千万次一般。

    “落影……”凰九夜咀嚼着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名字。

    这个名字那么自然的从他口中吐出,就好像已经叫了千百次一般刻骨铭心。

    他还不知道,也还不记得,这个名字,是生生世世镌刻在他心底的爱啊……

    但是他明确知道的是一点,那就是他想跟在她的身边,一直留在她身边,这个感觉随着他们俩互相凝视的时间的增长而逾渐强烈。

    他努力的想了又想,要怎么才能顺利留在她的身边?

    最终他决定了。

    倨傲一笑,“我是凰九夜,想必你也看出来了,我们是同类。”

    的确是同类啊,都是喜欢夜的人,又都是感觉不到太强烈感情的人。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这种人不动情则已,一动情就生生世世不变,生死相随,永不后悔,甚至,为了对方,毁天灭地!

    他们……现在还不知道。

    落影当时只是没反应过来的傻傻的嗯了一声,就见他好似松了一口气般,在她身边躺下,就闭上了眼睛。

    落影想说的话就这么被硬生生堵在了口中,憋屈的不行,但是又不好打扰别人睡觉。

    于是她只好叹了口气,也躺下,闭着眼睛睡觉,很快便睡着了。

    在她睡着后,本来应该熟睡的凰九夜悄悄睁开了眼,看着睡着了的她,嘴角浅浅的勾起,难得的露出一丝笑意。

    她的睡姿其实不算好,侧向着他,樱桃小口微微张着,嘴角还有一丝疑似口水的银线。

    不知道她梦见了什么开心的场面,笑得眉眼弯弯,凰九夜也笑了,这个样子的她,竟然意外的可爱呢。

    可是突然,她的眉头狠狠皱起,口中喃喃发出支离破碎的话语。

    “不……不!离,不可以……不可以伤害他!”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吸气之声。

    凰九夜的眉也深深皱起,落影……这是怎么了?

    他的心中突然疼痛起来,为什么听到她的痛苦,他……会这么心疼?

    他来不及想,只是心疼的抱住她,口中低声安慰,“没事了,没事的,只是一个梦而已,一个梦而已。”

    他皱着眉,忍着心底泛上来的疼痛。

    他不知道一直在他心中肆虐的疼痛和空旷感是什么,他的心底就像是缺了一个大洞,仔细听还有空荡荡的回声,却从来没有人能够填满它。

    只是当他看到她的那一秒,却好像什么都平息了,那么宁静,那么舒服,那么开心。

    ……

    落影的梦。

    她看到了一个人手拿着一把巨锤,正狠狠砸向仰躺在地上的一个人,而那个人本来已经口吐鲜血了,这一锤下去,直接伤重昏了过去。

    而她只觉得好心痛,窒息般的痛,她不知道为什么就喊出了一句话。

    “轩辕离,不要伤害他!不可以伤害他!如果,如果他死了,我定陪他一起轮回!”

    可是那个人并没有被她的话阻止,只是微一停顿,便继续砸。

    她感觉自己的心疼得快裂开了,可是她无力阻止。

    突然她听到某个地方,有一个声音,冰冷却轻柔,“没事了,没事的,只是一个梦而已,一个梦而已。”

    是谁呢?那么温柔,那么熟悉,怎么想不起来了呢?怎么想不起来了呢?!

    她大口大口的喘气,眼眶红彤彤的,拼命忍着这不知道为什么流的泪。

    明明那些人面目都是模糊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好像能知道他们的神情。

    地上的那个男人醒了,看向她的方向,面露极致的渴望,眼神中的光芒却慢慢熄灭,神情是那么哀伤。

    他的嘴唇似乎动了动,好像在说,影,对不起,不能……陪你了。

    落影捂着嘴,努力的睁大眼睛,想看看他的模样,看着他在死亡边缘挣扎,她伸出手,想去救,却没有办法。

    最后一刻,他的眼竟然留下了一滴泪!

    那么绝望而悲伤的眼泪,却没有丝毫面对死亡的恐惧,就好像他不是在难过自己就要死去,而是在难过,他,就要离开她。

    而另一个男人,望着她的目光也是悲伤而渴望的,还有着不可捉摸的情绪,遮掩在他的眼底,看起来那么的无奈而哀伤。

    落影无声呼唤着,甚至连她也不知道,她到底在呼唤着什么,只是她在慢慢靠近他们,想看清他们的面容。

    她虽然不知道他们是谁,但是她却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他们,是她落影最重要的人!

    只是为什么,究竟为什么,才能让他们分崩离列成这个样子,才能让他们自相残杀?!

    她走近他们,希望能够看清他们的面容。

    可是当她走近的时候,整个地方,整个梦境却开始崩塌,她加快了脚步,最后甚至跑了起来。

    还差一步,就一步,就差一步就能看到了。

    可是崩塌的地面却已到达她的脚边,她猝然掉下深渊,最后,只来得及握住地上那个男人的手。

    他的手冰凉冰凉的,却是熟悉的温度,让落影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

    她在梦里最后的意识,就是他的手上冰冷的温度。

    她哽咽着醒来,一睁开眼就看到面前凰九夜担心的面庞。

    表情空白了几秒钟的她,就感觉到握住她手的那只属于他的手,冰凉冰凉的。

    她的心一颤,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是又迅速从她的指尖流走。

    是谁?是谁目光绝望而悲凉?!是谁?是谁手指冰凉熟悉?!是谁?是谁连梦中都要相伴?!

    想到这里,她的泪都快要落下,眼眶已红。

    凰九夜又心疼又担心,问她,“怎么了,你梦见什么了?哭的这么厉害。”

    落影僵了一下,慢慢回想,却忽然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记得了。

    “呃……我不知道啊,什么都不记得了。”

    凰九夜半信半疑,却也没有多问,凰九夜看了看时间:“时间还早,再睡会吧。”

    落影点了点头,两人便继续睡。

    过了一会儿,落影突然惊醒,不对啊,她不是还想问他是什么意思的吗,竟然被带沟里了?!

    凰九夜背对着她无声的笑,呵呵,我还没准备好你的拒绝呢,怎么会让你问出来呢?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遥远的天边,有一个男人站着,一直在看着他们,看着他们又一次的重逢。

    冰封了似的眼中没有了欢乐,只有无尽的悲伤和难过,他闭上了眼睛,狠狠转身,不管怎么看他的背影都有那么一丝黯然神伤。

    落影啊落影,你永远只会注意到,哪怕,我就站在他的身边,你却永远都只看到了他。

    可他也没有发现,不远的身后,有一个女人,一直看着他,目光痴迷而疯狂。

    女人看着他失魂落魄的背影,招了招手,一个骨头构成,没有器官皮肤的人出现,她吩咐了些什么,骨人领命离开。

    而她的面目透露出狰狞的嫉妒。

    落影,落影,凭什么你死了轮回还能让他惦念,而我只有变成你的样子才能接近他?你让我不痛快了,那我也要让你不痛快!

    ---------------------------传说中的分割线-------------------------------------------------

    轩辕离:为什么你总是只注意到他?!

    落影(左顾右盼):......是谁在说话?

    有一个QQ群,加一下吧810526008

    凰九夜:我!是我在说话。

    落影:哦,是轩辕离啊,怪不得。

    众:......你的重度近视怎么还没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