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落凰九影(下)

    更新时间:2018-08-08 12:34:19本章字数:7900字

    不论别的地方如何,他们这里却已经天亮了。

    落影一脸无语的看着一直跟着她的凰九夜。

    “你干嘛跟着我?”

    凰九夜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同类难道不应该在一起吗?”

    “……”

    这是什么逻辑?谁告诉你同类就一定要在一起的?

    落影腹诽着,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因为听他说同类应该在一起时,感觉自己莫名一阵一阵的心疼,一句话不受控制般的从她嘴里吐出。

    “嗯,我们是同类,要一直在一起。”、

    而后他笑了,笑得很好看,“影,说好了,一直在一起。”他不知道,最后,谁也没能守住这诺言。

    落影一头黑线,刚刚想问,怎么这么快就叫她影了,就被他抓住手一把拉进怀里,同时他的声音沉沉响起“小心。”

    他的人虽然很冷,怀抱却是暖的,还泛着淡淡的糖果香气。

    落影也没有计较这个猝不及防的拥抱,虽然这个拥抱让两个人心中都一懵,很熟悉,很感人,但是他们没有时间回味了。

    凰九夜搂着她疾退,落影转头去看那个刚刚一剑差点劈了她的东西,一看倒抽一口凉气。

    那是一个人,但是却没有肉体,只有一根根的骨头,十分可怖。

    那骨人的眼睛闪着邪恶的黑色光茫,动作也有些僵硬,像是一个傀儡。

    “打的过吗?”她问凰九夜。

    “危险。很难。”凰九夜如是答道

    落影有一些紧张了,她昨天就知道凰九夜比她厉害,若是凰九夜都打不过的人,那还真的可能死在这里。

    落影皱了皱眉,”拼了,一起打!”

    凰九夜有一些讶异,影还会打架啊,不错啊。

    没等他想完,那骨人就动手了,黑色灵力附在剑上向他们毫不留情斩来。

    凰九夜憋了口气,同样用着黑色灵力,化作一只凤凰,与那骨人抗衡。

    落影则默契的出招,紫色灵力大涨,恰好挡住凰九夜的法术的薄弱处,同时也拿出一根鞭子,那可是武器排名人界第一的武器——流云鞭。

    也不知道师父是哪里搞来的,对它还蛮有感情的,而她一用就觉得很顺手,师父就给她了,还莫名其妙说了句话。

    他说,它果然本来就是你的,除了你,谁也用不了。

    她一鞭抽过去,在骨人身上留下深深的痕,称这个时候,她又摸出一把剑,排名人界第二的剑——凰影,扔给了九夜。

    师父说这把剑她一定会用到,果然用上了,师父好厉害。

    九夜接过,那剑在接触到九夜的一瞬间,闪过一道红光,九夜有些奇怪,但没有时间想太多,就用剑开始攻击骨人。

    也奇怪,那剑在他手上就像他身体的一部分一般熟悉好用。

    一般只有配合了好久的主人和剑才能达到这样人剑合一的,可是他居然做到了,还是和这一把只用过这一回的剑?

    可就算这样他们也还是打不过,抵挡的越来越吃力。

    落影手上身上都有血,也不知道到底是谁的,凰九夜用黑色灵力筑造的凤凰身影已经模糊,临近崩溃,他的虎口也被震裂,手中剑几次差点脱手。

    落影抿了抿唇,“凰九夜,他是冲我来的,我去引开他,你趁机杀了他!”

    ”不可以!”凰九夜吼道,“你会死的!”

    但是落影只是看了他一眼,声音淡淡的,没有什么情绪。

    “我把我的命交给你了。”

    说着便飞身向前,一身白衣染血,翩跹如蝶。

    她是真的这么信任这个才认识的人,因为凰九夜只要快一步或慢一步,她都肯定会死。

    事后她也问过自己为什么这么信任这个才认识不久的人。

    但是她一直没有得出答案,就只能归结为同类的吸引力了。

    直到好久好久以后,她才知道,那种信任不止是因为这个,也是因为自己生生世世信任他的习惯。

    那个时候,她身上白衣翻飞,猎猎作响,凰九夜的眼睛有些湿润,其实她这也是为了护着他吧。

    那个人是为了她来的,如果她死了,那他就没有理由再杀他,也没有理由再打了,那样他就能全身而退。

    他大口呼吸,忍住泛上心头的心疼以及涩意。

    他用自己的身体为本,幻化出一把巨大的长弓,打算以自己仅剩的所以灵力赌一把。

    不过,是以落影还有他的的命为赌注。他一定得赢,他一定会赢!

    他将身上所有灵力都全部化作一支长箭,搭上弓,瞄准了骨人。

    他的手稳稳的持着长弓长箭,没有一丝颤抖。他不能抖,不能输。

    在骨人即将将剑刺进她胸膛的那一刻,他终于将绷紧了的长弓松开。

    长箭气势如虹,一瞬间便穿透了骨人的脑壳,但是那长剑,却也刺进了她的胸口。

    一瞬间,漫天血色,骨人化做轻烟消失,落影从半空落下,像一片纸片飘落,同时落下的还有她的银色镂空面具。

    她正正落在凰九夜怀里,凰九夜看清她的样子的一刻,整个人惊呆了,恨不得自己死掉。

    她嘴中正大口大口的涌着鲜血,那精致的面容上也沾了血,却不显肮脏,而是散发着异样魅力。

    可是现在的凰九夜无暇欣赏,因为落影情况很不好。

    她的伤很重,偏偏她又骄傲又倔强,生生将鲜血全部咽了回去,导致她的情况更差,身上也是到处是伤,她之前竟然一声未吭。

    然而现在她已经奄奄一息。

    他的眼眶头一次湿了。

    “影!”一声冲破天地的哀叫。这一刻,心疼的好像不止是今生今世的凰九夜,还有前生前世、生生世世的凰九夜。

    在遥远的地方,有那么几个人,忽然莫名其妙的感觉心很疼。

    疼的什么都做不了,还有一种莫名却紧紧摄住几人的灵魂的恐惧,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很重要的东西,就要失去了一般。

    天边的男人听到这一声哀号,一惊,立马看下去,却看到了那让人恐惧的一幕。

    影,他们的影,最宝贵的影,就快要死去,死在名不见经传的人界的小地方,连他们一面都没能见到!

    不可以!

    她怎么可以比他还早离去?!不会的,不会的!

    但是,他什么都不能做,只能看着落影挣扎在死亡边缘,只能……看着。

    他的眼眶爆红,眉间竟显出一丝黑气,显得妖邪无比。

    该死,不可以,不能够放那个人出来,要是放他出来了,落影才是真的危险了。

    他紧紧咬着牙,手握成拳,紧的都有血丝顺着他手掌的纹路流下,他自己竟然没有发现。他的心,疼得根本无法感受到手上那微弱的疼。

    下方。

    凰九夜双目赤红如血。

    “不可以,不可以,影,我不允许你死掉,我不允许!”

    “凰暗九!!!快出来!!!”

    “出来救人!!!!!!”

    一个男子走了出来,若不是落影现在昏迷着,看到他一定会惊叫起来,凰暗九,他和凰九夜有着百分百的相似度,极难分辨。

    那男子还是睡意朦胧的,用手揉着眼睛。

    “哥……怎么啦……?”

    “快过来救她,一定,一定要把她救活!”凰九夜快急疯了。

    凰暗九不情愿的睁开一直闭着的眼睛,本来还很迷蒙的眼睛,在看到她的那一秒一下子清醒了。

    他喃喃说道:“靠,这是什么人哪,伤的那么重,关键是我为什么会心疼啊?”

    凰九夜简直想打人,“我管你为什么,快点给我救人,必须给我救活了!”

    凰暗九淡淡瞟了他一眼,“还第一次见你这么着急上火,当年自己受伤要死都没有这么紧张,放心,她死不了。”

    说着虽然轻缓,好像不在意,但是炼药救人的动作却迅猛无比。其实,他也很担心她啊,就算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不会违背,更不屑去否认。

    落影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凰九夜在身边照顾她。

    凰九夜问她:“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点点头,道,“还好。”

    对话明明很正常,九夜也没有半点问题,但她总是觉得有哪里不对,好像有什么不一样了。

    她仔细的观察凰九夜,突然,她说:“你不是凰九夜。”

    凰暗九一瞬间有一丝被识破的挫败感,但是他又觉得她很可能是猜的,于是他挑挑眉。

    “睡傻了?连我都不认识了?”

    落影淡淡瞥一眼他:“我为何要认识你,你不是九夜。”

    “我不是九夜是谁?”

    显然落影自己都没发觉自己已经将称呼换做了九夜了,但是他发觉了啊,他笑得有点坏,一手就要往她脑门上弹去。

    落影却一直看着他,淡漠的目光让凰暗九不由得尴尬的将手收回,气质也瞬间变了。

    九夜本来是邪魅冰冷性格,男人一瞬间就变回了自己那慵懒阳光的性格。

    “好吧,我确实不是九夜,我是他的同胞弟弟,凰暗九。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认出我们两个的吗?”

    落影直接闭上眼睛懒得理他。

    她怎么知道是怎么认出来的,只是看到他的时候,就有一种感觉,他不是九夜,绝对不是。

    他给她的感觉不对,虽然两个人长的一模一样,甚至连气质都被伪装的一模一样,但她就是知道不是。

    凰暗九看落影不理他,撇了撇嘴,就去找了凰九夜。

    “哥,她刚刚醒了,而且认出了我不是你诶,你动作蛮快的啊,什么时候她来当我嫂子啊?”

    凰九夜扫他一眼,都不想理他了“我们今天才认识,只是在一起打过一场架而已,打别人。”

    凰暗九直接愣住了,不是吧这样就能认出两个人的差距?这么牛?从小到大可是从来没有人认对过的啊!!!

    在落影没事的一瞬间,遥远的地方的几个人莫名有一种松了口气的感觉,让他们觉得很舒心。

    这个时候,凰九夜也直接撇开了凰暗九,去找了落影。

    待两个人都回过神来的时候,凰九夜拿出一条项链,很精致的样子,链坠是一只凰的样子。

    他将灵力覆满了项链,这样,他就能知道她是否在危险中,也能够知道她在哪里了。

    他看着落影,“喏,影,这条项链是之前我在一家首饰店了看到的,感觉很适合你,就买回来了,送你。”

    落影挑了挑眉,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怕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吧?只是她还是欢欢喜喜的戴上了。

    天边。

    男人紧张的心情一下子放松,直接躺在了地上,喘着气笑了,“哈哈,哈哈,影,你好了呀,好了呀……”笑着笑着有眼泪滑落。

    “影,影,是我错了,你只要回来,我立刻,立刻……”他没有说完,只是紧紧抿着唇,难过的不能自抑。

    一会儿后,轩辕离站了起来,快步走去了骨姬的寝殿,骨姬看到轩辕离来了,先是一震,然后巨大的惊喜涌现。

    “陛下,您来看骨姬了!来看骨姬了!”

    骨姬缠了上去,轩辕离却不为所动。

    “骨姬,你要是活的不耐烦了就再去动影,本帝必让你生不如死。”

    轩辕离看着那个极其相似的容貌,却没有面对那个人时的温柔宠溺,而是嫌恶厌烦。

    “骨姬,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副与影相同的容貌就妄想成为另一个她,你永远也比不上她的哪怕一根小指头!也不要以为你长了一副影相同的容貌本帝就奈何不了你。”

    骨姬呆了,眼中缓缓冒出泪来,轩辕离没有注意,她将那丝泪意迅速收了回去,至少,不能让他看到。许久,她缓缓笑了。

    “可惜啊陛下,幻神她再好也不是您的,而是冥帝的,而你只有我,只有我最像她,您还真不会对我如何。”

    轩辕离心中一阵翻涌,是怒极,一巴掌想扇她脸上,但是骨姬丝毫不惧,昂着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他……还真的打不下去。

    骨姬冷冷的笑了,轩辕离拂袖而去。

    而看着轩辕离背影的她笑着笑着眼泪才掉下来。

    落影啊落影,你好,你真好!

    活着的时候就令他神魂颠倒,死了转世轮回还不消停,让他为了你这么伤我。

    这是你的错,你的错你就要付出代价。就别怪我不留情,让你魂飞魄散彻底消失在这世界上!

    是不是这样,他就可以不爱你,爱上我了呢?

    另一边

    落影已经养好了伤,与那两个人也混的熟悉的不行,还买到了一个古典门院,还蛮大的,可以住很多人。

    不过好像都没有发现她比普通修炼者多一项天赋,那就是读懂人心,读懂一个人的心情、性格、执念还有大概在想什么,再细一点就不行了。

    这个天赋很多人都觉得好,但其实一点都不好,不懂的人可以很纯净的看世界,但是她不能。

    因为可以看到世界上所有的丑恶,所以总是失望的,朋友总是少的。毕竟谁都不愿意和一个内心丑陋的人做朋友。

    而由于落影都看的出来,所以朋友少,难得有两个,自然很珍惜。

    但是其实凰九夜怎么可能没有发现呢?只是,她没说,他就当作不知道。

    古朴老院中,石桌边。

    凰九夜一瞬不瞬盯着她,“影,我们其实可以有一个组合法术啊。上一回看我们好像挺合适的呢。”

    落影愣了一愣,“好啊,你有想好了的吗?”

    “自然。”凰九夜抿唇,真的一个字也不多说,便伸出了手。

    一股淡淡的黑气萦绕在他手掌之上,缭绕成了一只凤凰的形状。那只凤凰越长越大,在他手中飞旋舞蹈,美的惊人。黑气不散,虚无缥缈,更加动人。

    落影与他心意相通,伸手将自己的灵力放出,浅淡紫色缠绕上凤凰的身子,仿佛是涅槃时的火焰一般,那凤凰登时昂头鸣叫一声,自他手中盘旋而起,于空中飞舞,与簌簌而落的枯叶一同,温柔的亲吻着落叶。

    只是,落影却能够感受到,那其中骇人的灵力。

    看似温柔,实则残忍强大。

    落影赞叹,面上都有润润的一抹红色,“厉害,九夜你的设想好!”

    凰九夜没什么反应,轻抿着的嘴角却勾起了微不可见的一抹笑意。

    落影看了他一眼,也不戳穿他,只是也轻轻笑了。

    某一天清晨,落影府中。

    红纱帐内美人眼睛轻闭,长长的眼睫在眼睑上投下淡淡的阴影,脸庞线条优美,身材凹凸有致,衣衫还有些凌乱,美丽诱惑极了。

    美人翻了个身,似是终于清醒,闭着的眼缓缓睁开,露出那一双漂亮如画的眼睛,那是一双怎么样的眼睛?

    黑漆漆的瞳孔泛着淡淡的紫色,光芒转瞬即逝,勾勒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她的目光似是宝剑,外表华丽而内藏锋芒,还有氤氲着一丝刚醒的迷蒙雾气,缠绕着,俘虏着,魅惑着看到这一幕的人的心。

    凰九夜站在门外,着迷的看着这一幕,那红纱帐中的人儿,像是他万年的等待,那么的吸引他,让他不自觉的陷入深深的泥潭。

    就像走进炽烈的火山口般,每一步都是疼的,但同时也总是有着巨大的欣喜与甜蜜,蛊惑着他,引诱着他一步一步的向着最中心走去。

    这个感觉,好像不是第一次有般熟悉,让他那么欣慰。

    落影揉了揉眼睛。

    “嗯…”

    刚醒的她发出慵懒而低哑的轻叹,这才注意到门外的凰九夜,她很自然的打招呼。

    “九夜,你怎么来了?”

    “因为我没地方住了。”凰九夜难得决定无耻一下。

    落影愣了一愣,“啊。”

    跟我说做什么?这句话她憋着没问,怕他又说出什么惊人的话出来,奇怪,为什么好像她没办法拒绝他说的任何话呢。

    凰九夜立刻决定更无耻一点“影,反正你这里地方大,分个房间给我住呗。”

    “……”

    门外立刻又有一颗头探出来,“还有我嘞。”嘿嘿,难得哥喜欢上一个人,不“帮忙”不是好兄弟啊。

    落影是懵圈的,为什么要来我家住啊!

    没留神这句吐槽被她说了出来,凰九夜一脸理所当然的看着她,“因为你是我唯一的朋友啊。”

    什么鬼!朋友就该住在我家了?就没有其他地方住了?那没我之前你们是怎么解决住这个问题的?

    凰暗九笑嘻嘻的看着落影,“影啊,又没什么关系的啦,就两间房而已啦。”

    然而我的内心是拒绝的,落影继续腹诽。

    奈何凰九夜直直的盯着她,瞳仁乌黑而透亮,仿佛深不见底的深渊,而她,莫名有些心疼了,只好不情愿的扔给他们两把钥匙。

    “成吧。喏,东苑。”东苑是离落影的西苑最远的苑子,他们应该不会打扰到她了吧,真的是好嫌弃啊。

    结果凰九夜眼眸幽深的看着她,并没有接钥匙,而是直接走到了落影房间边上紧挨着的一间房间。

    在落影不明所以的眼神下,抬手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就打开了门上的禁制,直接走了进去。

    “我就这间吧,挺好的。”

    两人看着凰九夜的动作,目瞪口呆。

    “……”你好我不好啊!

    “……”还能这样?!哥你厉害!跪服!

    落影本来还在据理力争的想将凰九夜扔出去,却突然感觉眼睛一闪,有剧痛袭来。

    她一声闷哼,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凰九夜一惊,担心的上前一步,然而落影疼的流汗,却再未吭一声。

    落影咬着嘴唇,是什么东西,那么黑暗,让她的眼睛都刺疼刺疼的。

    那应该是执念吧,只有执念才有这种威力呢。

    她忍着疼,放开了手。

    本来如果不睁开眼睛看,会好一点,但是那个东西,对她却是,却是莫大的吸引,也不知是为什么,那个东西,让她五味陈杂。她拥有看透执念的能力,她极其渴望,想知道,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让她又愧疚又怨恨又欢喜又悲伤。

    于是落影毅然决然的,睁开了眼睛。

    她睁开了眼睛。

    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涌出血,从她的脸颊上流过,蜿蜒成河。她的眼睛被刺激的一片浓重的血雾,模糊不清。

    可她仍用尽全力的睁大眼睛,寻找着,寻找着那抹执念的位置,也寻找着,寻找着那抹执念的内心。

    凰九夜看到这一幕,只感觉心被狠狠撕裂般疼痛,“影,闭上眼睛!”他控制不住对她低吼。

    落影没有回应他,只是轻微的摇头,不放弃的搜寻。

    果然被她找到,北方有一道浓厚的黑气缭绕,夹杂着千百人的执念,有贪婪,有嗔怒,有痴念,有怨恨,有爱恋,有别离,有求不得,有放不下。

    黑气又瞬间消失,落影的眼睛已经失去光芒,身子也站立不住,如枯黄的叶片,倒在身边的凰九夜怀里。

    凰九夜心疼的低下头,温柔的吻了吻她的眼睛,“傻瓜,眼睛都不要了么?就为了天下苍生?”

    他吻上了她的唇。极致的缠绵眷恋,带着恍惚的后怕。落影,你怎么能这样,你要是真的出事了,我该怎么办?!

    落影的睫毛微微扇动,她是有些清醒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推开他,而是复又闭上了双眼默默感受,虽然实际上她现在闭不闭眼都没有任何不同。

    凰九夜闭着眼睛在吻她,没有发现她清醒了一瞬间。

    “傻瓜,以后支撑不住就看我吧,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的,永远,永远,这是我凰九夜的承诺。”

    凰暗九听到凰九夜传给他的消息后,以最快的速度赶过来,翻起了落影的眼睛,只是一眼,就倒吸一口凉气,“幸好幸好,还有救,再过个几十秒,她这眼睛定然要废,幸好幸好。”

    凰九夜松了一口气,“那你快救。”凰暗九也不废话迅速着手救人。

    当落影再次醒来时,世界一片昏暗。

    她心里一惊,抬手向眼睛摸去,眼睛上像是缚着什么东西,还没等她研究出来这是什么东西,一只手便握住了她的手。

    那是男人的手,骨骼修长坚韧,皮肤紧绷,温度却很凉,那是凰九夜的手。

    “醒了?”凰九夜问她“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眼睛还疼吗?”

    听到他的声音,便想到了那天失控的吻,落影有些迷茫,那一天,不知道为什么,她不想推开他,一点都不想。

    落影摇摇头,“我的眼睛还能看到吗?”

    说到这个凰九夜就来气,“落影,你以后再敢这样不顾自己安危去做危险的事试试,你信不信我直接把你锁在房间里?”

    落影笑笑,“你不会。”这么些天,她也了解了他。

    “我都不敢保证我会不会,你倒是有信心。”实际上他确实想这么做。

    “好了,你的眼睛没有大问题,修养一个月就可以看见了。”

    “一个月啊,这么久,我看不见怎么办?”落影很纠结。

    “现在知道当个瞎子的麻烦了,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凰九夜叹了口气,继续说,“还能怎么办,我照顾你呗。”

    “嗯,谢谢你。”

    落影唇角绽开一丝绚丽的微笑,惹的凰九夜痴痴看呆,脑袋里莫名其妙就闪出几幅模糊的画面,一晃就不见了。

    他一点都看不清,只是他听到有一个声音,含着笑意,说,“那谢谢你啦,九夜。”

    那……是谁?

    落影感受着温柔的九夜,也是愣愣的,好像有什么想从她身体里面钻出来,不顾一切的抱住他,就像失而复得的珍宝一样。

    那……是为什么?

    这一个月,凰九夜简直是体贴入微,给她带路,帮她换药,喂她吃喝,甚至还差点伺候她沐浴!

    那是一天傍晚,凰九夜带着落影来到浴室。

    落影看不见,不知道在哪里,她一直信任的跟着他,所以当凰九夜在帮她宽外袍时她才惊觉凰九夜要干什么。

    亏得她还十分淡定。 

    “你出去吧,这事我一个人可以。”

    “你确定?”落影看不见浅红已经爬满脸的凰九夜,他是硬撑着问出这句话的。

    “确定。”

    然后落影强行用灵力将凰九夜赶了出去。

    凰九夜不舍得伤她,只好乖乖出去。

    他背对着门,靠在门上,笑着叹气,落影啊……

    好一会儿,他才发现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一个时辰了,落影怎么还没有出来?她看不见,别是出事了吧

    凰九夜急的不行,但是又不敢冒昧闯进去。

    他在门外焦急的踱步。

    就在他要不顾一切破门而入时,落影出来了。

    乌黑长发曳地,一身白衣似雪,赤裸着足走出来,还带着丝丝水汽。

    一张巴掌大的白皙小脸被水蒸的微微泛着红意,两三滴水珠像是不舍得离开她的面庞般挂在上面,那双令人着魔的双眼半开半阖,似是迷离。脖颈细腻犹如玉脂,锁骨在衣领中半露,勾人的很,让人忍不住想剥开她碍事的衣领,然后……再不放开她。

    凰九夜看的怔住了。

    落影太美了,凰九夜这一刻的心情无法用语言描述,仿佛她不是凡人,而是九天之上的神仙下凡一般,那么美丽!那么纯净!那么迷人!

    落影不知道凰九夜已经看呆,她忽略了自己的魅力。但是她许久没有感觉到凰九夜来领她,于是试探性的喊了一声。

    “九夜?”

    没有回答。

    因为凰九夜已经魂飞天外了,完全没有听到她在叫他。

    落影得不到回答,又看不见,也有些慌了,不由得向前走了一步,可是她面前就是台阶,她这一步直接让自己摔了下去。

    “啊!”她在半空惊叫。

    等来的却不是意料中的疼痛,而是一个温暖熟悉的怀抱。

    “影,怎么这么不小心?”

    “明明是因为你没有及时来领路。你得补偿我。”

    “好,我的错。补偿你什么?”

    “嗯,先欠着,想到了再说。”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