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箫声清扬

    更新时间:2018-08-20 09:45:06本章字数:2286字

    某处,清幽的箫声响起,一个青衣男人飞身奔出茂林,那速度就如乘着风一般,他的脸上浮现血色暗纹,手中执一洞箫,朗声长笑,潇洒自如,边跑边回头看。

    “哈哈,你们就是追不上我!”

    后面跟着的一堆人气急败坏。

    该死的风族人,低劣的种族,若不是你们还有利用价值,我早就踏平整个风族了!

    林萧云嘲讽的笑。

    世界上最低劣的种族,唯一不是神创的种族?那又怎样,你们这些自诩高贵的种族还不是跑不过我,其实你们讨厌风族人,是因为妒吧!

    不过是因为风族有着常人所不能得到的天赋,以及风一般的速度罢了!

    他眨眨眼,没办法,你们就是追不上我!他再次回头挑眉,刚想嘲讽那些已经满脸狰狞的人,却不料直接撞上一个不明物。

    他不耐烦地转回头,一脸不爽就要开骂,突然顿住了。

    因为他看到了自己撞到的人。

    那是一个好漂亮的女子呢,他就没舍得骂出口,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而且这个女孩的气质,也让他觉得特别圣洁,仿佛只是对她不敬,冲撞了她,也是对她的亵渎,是对自己内心信仰的亵渎呢。

    他着迷的看着眼前的姑娘。

    她一身白衣似雪,乌发若檀,脸廓甚至不如巴掌大小,高挑圆润的鼻子,娇嫩红润的唇。她的气质很清冷,像女神一般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她哪里都很好啊,唯一不好的就是戴着白色镂空狐狸半脸面具遮挡着一部分容颜。

    “姑娘你……”林萧云忍不住开口。

    落影皱了皱眉,“对不起,撞了你,我看不见。”

    “啊,没关系没关系。”林萧云受宠若惊,连忙答到,原来是看不见啊,那没什么好埋怨人家的,不过就是这一个美人,可惜了。

    “林萧云!你别跑!”身后人已经追近了。

    林萧云嘶的一声就要跑路,虽然有些舍不得面前的这个女子,但是,活命要紧啊。

    虽然在不久的将来,他的想法就会改变,会觉得,其实命也无所谓,只要她,还幸福,还在。

    那女子拦住他。

    林萧云暗道一声不妙,“姑娘我以前没得罪过你吧,别挡我跑路啊。”

    落影又皱了皱眉。

    “你在被人追杀?”

    “对啊!”

    落影想了想,最近眼睛看不见,凰九夜把她看得太紧,正好无聊,可以顺手帮一帮他。

    “一会儿你告诉我他们的方位,我来打,算是撞到了你的补偿。”

    林萧云:“……”

    “他们很厉害的,我都打不过,你很难取胜。”他极力想劝说她。

    “少废话。”落影抿了抿唇。

    林萧云:“……”有意思,这女孩有意思。

    这时候,那些人也赶到了,看着面前的林萧云,脸色狰狞而轻蔑。

    他们的声音也都平淡无奇,甚至还很难听,气焰却很嚣张。

    “跑啊,怎么不跑了,你林萧云不是很厉害吗,继续跑啊,认输了?还不乖乖投降,跪在我身下,叫声爷爷,我饶你一条小命。”带头的人一脸傲慢的样子。

    那些人都附和着,都站在那里不动,等着林萧云乖乖跪过来投降。

    但是林萧云怎么可能投降?

    他眼珠一转,笑着喊道。

    “哎,乖孙子!”

    追来的人气的脸色发青,抽出刀就砍,林萧云猝不及防,脖子上还真的被划了一下。

    幸好林萧云最后一秒反应过来,躲了一躲,否则命都会搭在这里。

    落影皱了皱眉,不知道为什么,来人的那句话让她听着十分不爽,好像自己的东西被毁坏一样,好像兄弟被欺负一样不爽。于是她抽出了流云鞭。

    流云鞭其实有双鞭,一条紫色,一条白色。

    白色的威力较小,所以平时打斗落影都用白色的。

    紫色的威力很大,据说是曾经有一个神,为了炼出这个旷世之作,将自己的灵魂还有所有的灵力都炼了进去。

    所以这条鞭子,其实是有灵魂的,能够与主人心意相通,用好了特别厉害。

    落影除了生死斗,就没有用过,紫色流云鞭一出来,那必须见血,没有意外。

    可是这次,落影……拿的是紫色的。

    那些人也都认出了流云鞭,眼神中透露出贪婪。林萧云不知道为什么就算本来已经知道他们的脾性了,看到这个还是忍不住揍人的冲动。

    他冷冷的啧了一声,“有九个人,你三个,我六个,有意见吗?”

    落影没有任何表情的冷冷的说,“你比我弱,我六个。别废话,告诉我他们的方位。”

    林萧云被这句话震住了,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那些人打断了。

    那些人呵呵笑,“就凭你们?一个瞎子,一个废物?也妄想能打的过我们?白日做梦!”

    “就凭我们。”

    落影并没有生气,淡淡的说。

    林萧云觉得有些无语,同时也有些好奇,这女人是谁啊,气势这么嚣张,而且能力也不错啊。

    好像真的比我厉害那么一丢丢。他不甘心的承认。

    “北偏东30度,南偏西40度,正东,正西各一个,正北两个。”

    听到林萧云报出他们的位置,落影轻轻地笑了笑,伴随着这声笑声,流云鞭伸展,抽到正东那人脖子上,瞬间便取了他的性命。

    几人看到兄弟被杀,眼睛都红了,也开始动了起来,动作都是轻轻的,听不到任何声响,企图扰乱落影的攻击。

    落影又是一笑,动了。

    流云鞭围绕周身舞动,化作道道荧光,被围绕在中间的落影不像在打架,而是像在舞。

    她一抬手,一仰头,都有着浑然天成的美。不用刻意魅惑,不用特意引诱,已经将所有人的心神吸引了过去。

    那是一场绝世的舞蹈,死亡的舞蹈,明明不艳丽,明明很清丽,可是那之中的危险感觉,却让人挪不开眼。

    她的白衣席卷翻飞,如远离世俗的仙子般美丽,惹得那几个人痴痴看呆,都不记得现在还在打架,于是顺理成章的又有两个人被杀。

    落影白衣染血,依然美丽,不显丝毫狼狈,反而更加令人神魂颠倒,仿佛天使堕落的一瞬间的美,美的让人想落泪。

    那天使,就像悲悯,就算自己要坠落红尘,可是她好像不在乎,只是在悲悯着那些渺小的,竟敢对她不敬的凡人,那样的摄人心魄。

    林萧云本来打架时看到落影已经干掉许多人,转回头想提醒落影别不小心杀了他,却看到了那一幕。

    他忽觉得心里一阵疼痛,一阵熟悉,就好像舍不得什么,在悼念什么,怀念着什么,那样的悲哀。

    就像是手握着流沙,越用力想留住反而越留不住的失落。他好像要窒息。

    于是由于他在发呆,没有注意眼前的情况,被狠狠捅了一刀,血从他的腹部涌出,大股大股的,他的嘴里也含着鲜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