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鬼魅蝶舞

    更新时间:2018-09-02 10:00:00本章字数:3087字

    “啊,好无聊啊。”

    发出了第n次感叹的的落影一脸烦闷,没办法,林萧云出去玩了,凰九夜出去比赛了,她一个人真的好无聊啊。

    拿出一本书翻翻,看不下去,去打擂台,又都是垃圾,一只手都打得过,真是太无聊了,落影站了起来,决定出去走走。

    她漫无目的的在郊外游荡,想看看有什么好玩的。

    突然,一只墨色的蝴蝶飞过她眼前,落影一眼就认出了这是一种来自世间最黑暗地狱——鬼狱的冥蝶,被称为鬼蝶的蝴蝶,是鬼狱的引路者。

    她十分惊奇,打算抓回去研究一下,便追了上去,但是,那鬼蝶停留一瞬,又高高飞起,落影追了一会儿,停了下来,那鬼蝶也停了下来。

    落影眯着眼睛看着那只鬼蝶,呵,明显是想把我引到什么地方,不知道是谁?不论是谁故意的,不管他想做什么,我都会让他后悔算计了我!

    落影仗着艺高人胆大,她没有害怕,更没有回去,而是继续跟着那鬼蝶走。

    很快,鬼蝶就又停了下来,在一个灌木丛边盘旋几圈,就化作一股黑烟消失了。

    落影皱了皱眉,有些奇怪,并没有什么东西啊。

    她上前察看了一番,看到那灌木丛的第一眼,她的眼睛又眯了一下,那里面是一个女人,准确来说,是一个受重伤的女人。

    她一身绣蝶黑衣染血,脸上戴着黑色鬼蝶半脸面具,露出来的嘴唇发白,很显然就是失血过多的症状,她以一种诡异的姿势跌落在地上,不知死活。

    本来落影是不会管这一类事情的,但是由于刚刚护主的那只鬼蝶,她对这个能够操控鬼狱引路者的黑衣女人产生了极大兴趣。

    毕竟能够听懂鬼蝶的语言的人都很少,不巧她是一个,所以她听懂了刚刚那只鬼蝶对她说的话。

    “请救救我的主人,你想要什么我们都可以给,还可以保证你死后不进地狱,直接到冥界。”

    落影知道,鬼蝶的责任就是引人入地狱。

    而现在它们抛弃责任,只为救这个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人能够让一向骄傲的鬼蝶如此忠心?她俯下身想好好看看这个神秘女人。

    然而在她俯下身的那一瞬间,那个女人突然跳了起来,以让人看不清的速度转到落影身后,一道蓝光闪过,一把薄光刀就架在了落影脖子上。

    落影冷冷一笑,正要发力挣脱,拿女人自己却因为流血过多,体力不支倒在了落影脚边。

    这一个小插曲令落影对她更是感兴趣,她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才会如此紧惕?她又是谁呢?

    考虑了一会儿,落影叹了口气,如果就这么把她扔在这里她一定会死的,而且刚刚她对她也并没有杀意,不过是为自保而已。

    于是落影就愉快的决定,把她搬到自己的小窝里去。

    好不容易将陌生女人搬回家,落影都快虚脱了,果然重伤的人最麻烦了,流那么多血,不能飞,不能雇马车,只能把她拖回来!呜……

    凰暗九正在家里百无聊赖的睡觉呢,她喊他,“暗九,快来帮个忙,我带回来一个人。”

    “嗯……”他翻了翻身,根本没听见她在说什么,继续睡了起来。

    “喂,暗九你别睡了,人都快死了!出来帮忙!”

    “嗯……死了就死了吧……等会儿,死人了?”凰暗九瞬间就清醒了。

    靠,麻烦了,在他手下死人,他就要玩完了!他赶紧跑过去看,什么嘛,不就是外伤多了点,流血过多嘛!哪里会死人,吓死他了。

    他开始给她上药,处理伤口,一开始漫不经心的表情变得越来越凝重,不是吧,全身多处骨折,内脏破裂,内出血严重。

    靠,落影救的什么人那,这么麻烦。

    这么严重的伤,不死还真命大,不过幸运的是遇到了他,被称为大陆最有天赋的医师,他可不会让一个人莫名其妙死在他手里。

    他觉得奇怪的是,不论别的地方伤得怎么样,她的手,一点事都没有!他有些心疼,她是……遭受了什么?

    不对。这莫名冒出来的心疼是怎么回事,嘶!好疼!感觉看不下去这个伤了。你这个女人是谁?为什么我看到你受伤会这么心疼?

    他加快了手上的动作,很快,把这个神秘女人从鬼门关拉了回来。外伤都处理好了,内伤虽服了药,但是伤的太重,还是得好好养才行。

    这时天也黑了,两人商量了很久,决定轮流看护她,一人看护四分之一天,轮换着来。

    当落影看完上半夜后,就叫凰暗九来替代了。

    但凰暗九一是本来就爱睡觉,二是给女人做完手术后很累,于是很自然的,不久他就从椅子上滑落下来,靠在女人的床边睡去了。

    早上,黑衣女人醒了过来,缓缓睁开了眼。

    她的脑子还很疼,所以她眨了眨眼,扭了一下脖子,缓了缓才发现自己正睡在一个陌生的房间里。

    她条件反射的想立刻跳起来查看这间屋子,让自己处在有利的一方。

    可是她马上发现自己身上疼得不行,她苦笑。

    估计是被那个人的家族抓了回去,可是现在的情况,就算真的被抓,她恐怕也没办法没力气反抗了,没办法,伤的太重了。

    她又动了一下,发现自己的伤……好像被认真处理过,好像还是个很厉害的医者,看这个打绷带的熟练程度就知道了。

    所以,不是被抓到了?那是谁?

    她很疑惑,转过头想再看看这间房间,想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一转过头她就愣住了,一个男人,一个很帅的男人,正趴在她床边沉沉的睡着。

    那个男人的容颜精致的像是上天的宠儿,一双浓密的睫毛又黑又长,有些蜷曲,轻轻的搭在他的眼睑上,投下了扇子形的阴影。

    他的鼻梁高挺白皙,红润的嘴唇泛着淡淡的光泽,轻轻勾起,明月般动人,立刻将他这稍显冰冷的容颜柔化,这张脸洁白的如同月光,毫无半点瑕疵。让人想亲上去。

    当鬼蝶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时,这个人都惊到了,但是她又着了魔般看着这个帅气的容颜。

    这个人身上散发出淡淡的草药香,是那么的吸引她,不管是这个人的容颜,还是身上的香气,都让她觉得熟悉极了,明明记忆力里没有这个人啊。

    她不记得的是,这个人,这个香气,生生世世都深深的镌刻在她的灵魂深处啊。

    就算她陷入轮回,就算她什么都忘了,就算她化成灰,那股缠绕在灵魂深处的草药香,也永远不会消散啊。

    鬼蝶就这么呆呆的看着他,直到他的睫毛轻轻翕动,眼睛慢慢睁开,醒来。那一刻的美,足以令人窒息。

    待凰暗九完全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守夜的时候睡着了!他有些挫败,什么时候他也这么不济了?

    不知道那个被落影救回来的女人怎么样了,他赶紧抬头向床上看去,不想正对上女人的眼睛,他立刻就怔住了。

    他觉得她的黑眸很深邃,像个漩涡般吸引着他,让他忍不住沉沦,再沉沦。女人则觉得凰暗九的深蓝眼眸多情而温柔,含着丝丝笑意,让她忍不住被吸引,再吸引。

    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后,凰九夜才打破了这个僵局。

    他说:“怎么样?你还好吗?”他起身伸手去握她的手,想给她把脉,身体掠过落影身前。

    本来鬼蝶怎么都不会让别人碰到她,但是这个男人身上熟悉的似苦涩似甘甜的草药香,却让她无法抗拒他的靠近。

    嗅着男人身上淡淡的草药香,她的嘴角无声勾起连她自己都没发现的弧度,心上被筑起的高高寒冰墙,也在这种香气下悄悄融化。

    她微微抬了一下头,只是一眼,就让她轻轻笑出了声,凰暗九听到笑声,转回头,一脸茫然的看着她,鬼蝶笑得更开心了,她指了指他的头发。

    凰暗九先是疑惑,在不经意看到对面的穿衣镜时立刻瞪大了眼,原来他昨天睡姿古怪,所以本来造型完美的灰色长发都乱成了鸡窝!

    他手足无措的弄了起来,但是却越弄越乱,女人似是看不下去了,笑着对他招了招手,示意他低下头来,凰暗九照做,于是她就开始帮他梳头。

    凰暗九闻到她身上一股清澈的冷梅香,感受到她身上的暖暖体温,还有她的手轻轻拨弄着他的长发,有点痒,却那么舒服。心中不禁泛起了阵阵涟漪。

    “你……”

    “砰!”一声门响打断了他的话,也惊到了两人,他们迅速分开,凰暗九一抬头便看到了门边落影吃惊的脸。

    “那个……我们……”

    还没等凰暗九解释完,鬼蝶就看到了落影习惯性缠在腰间的鞭子,立刻弹起来,挡在凰暗九面前,拔出薄光刀,紧惕的看着落影,跟凰暗九说话。

    “你快走!别管我,我来挡住她。”

    “可是……”

    鬼蝶以为凰暗九在担心她,心里一暖,但是她又立即开口。

    “你快走啊,我挡不了多久的!”鬼蝶一直没看见落影眼中好整以暇的戏谑。她唤出鬼蝶,打算拼死一战,掩护他离开,毕竟他是她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