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鬼魅蝶舞2

    更新时间:2018-09-08 10:00:00本章字数:2413字

    “可是她是我的朋友啊!”凰暗九终于将一句话说完整了。

    “愣着干什么,走啊!啊?她是你朋友?”鬼蝶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

    “嗯,影,你怎么过来了?”他表示无奈。

    “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睡着。竟然没有?!这也太不是你的风格了吧!简直是天地奇观呐,我一定要记下来。”

    “喂你!”凰暗九气急败坏的追过去,在快追到的时候,落影狡猾一笑,在他耳边说了几个字,他暴跳如雷。

    “落影,你欺人太甚!”却没有继续追过去。鬼蝶在一旁看着他们打闹,只觉得看得眼睛疼。

    这是凰暗九发出了一声恶狠狠的惊呼,“啊,落影,你怎么还戴着面具,毁容了还是怎么了?!”

    落影翻了个白眼,知道他正在出气呢,也没在意,伸手取了下来。

    “不过是忘记摘下来了而已。”

    “啊!”只听一声惊呼,是那女人发出的,两人都很奇怪。

    “怎么了?”

    她犹豫了一下,伸手摘下他们一直没动的黑色鬼蝶半脸面具。

    “啊!”“啊!”两声惊呼意料之中的响起。

    女人有着秋水般的大眼睛,挺翘的鼻子,淡淡微红的唇,白皙细腻的肌肤,她很美。

    但是,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女人长得和落影,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

    天哪,几乎没有不同之处,除了两人眸色不同,气质不同,还有发色也有着细微的差异,细心的人才能看出来微微的不同,其他的地方,都一模一样!

    真的很奇怪,凰家兄弟俩一模一样还能说是血缘关系根深蒂固,可是这两人是怎么个情况?!

    不过因为凰暗九也有跟人一模一样的经历,所以不太放在心上,认为只是巧合,没什么,于是惊奇一下就不在意了。

    倒是催促到,“影,有没有做吃的啊,我好饿啊!”

    落影挑眉,“饿怎么不自己动手做吃的?”

    “我还是算了吧,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做饭多难吃,不毒死自己都算好的了。”

    落影一笑“也是,好吧,一起出去吃饭吧。我做了吃的。”

    “啊,好。”“嗯。”两人答道。

    凰暗九落在后面,一脸温润的笑着对鬼蝶说,“知道吗,影做的饭特别好吃呢,一会儿要努力吃啊。”

    “……”鬼蝶没说话,但是不能否认她确实被他的笑电到了。

    在餐桌上,女人没夹一次菜都是等别人先夹过了尝过了再吃,足见她的紧惕之心。

    落影注意到了,只是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

    凰暗九呢,他也看到了,微微一笑,大大咧咧的说,“哎呀,那么紧惕做什么,绝对没毒。”

    女人很无语,落影停下吃饭的动作,看了他一眼,又开始吃起来,分明是不想理这个傻了吧唧的人的。

    落影左手食指在桌上不紧不慢的敲了几下,眯了眯眼,突然抬头像想起了什么,开口问,“哎,你叫什么名字啊,不能以后都叫你‘喂’吧?”

    女人犹豫了很久,落影一直在观察她的神色,那女人并没有发现,过了一会儿,她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浅浅一笑,复又低下头去。

    原来,自己救的,真的是一个有特殊身份,特殊任务的人 

    鬼蝶抬头,看到凰暗九期盼的目光,她叹了口气,算了,说吧,要是栽在他手里,我也是心甘情愿了。

    “我的名字,鬼蝶,你们可以叫我蝶。”

    “很好听的名字啊。”

    “谢谢。”鬼蝶半垂下头,看不清表情。

    落影低头仔细想了想,鬼蝶,鬼蝶,一笑,鬼蝶啊,不是那个家族的三小姐么?看来是出了什么事啊。

    她听到凰暗九两人聊得很热烈,冷不丁突然抬头问她,“鬼蝶?我好像在哪儿听到过这个名字?”

    “啊?有吗?怎么可能?我又不出名。”

    鬼蝶听到这个,面上快速闪过一丝慌乱,又迅速收起。

    她很奇怪,明明平时她从来不会这么情绪外露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面前,她就是无法装的完美。

    落影轻轻笑了。

    “紧张什么,吓你而已。”

    呵,真的是啊,估计在被追杀呢。

    鬼蝶瞬间松了口气,吓的我,原来只是骗我的啊,我还以为我自己被通缉了,还以为他们是那个人的家族势力呢。

    不过,怎么会无缘无故这样?难道我的身份被怀疑?可是我的身份是被严格保密啊,不是大陆顶尖的、尊贵的人怎么可能知道?

    但是鬼蝶不知道,虽然落影还没有在大陆崭露头角,但是绝对是同龄,甚至上一代中的佼佼者,已经很鼎鼎有名了,更不用说她有一个厉害的师父了。

    夜里,鬼蝶因为在餐桌上被吓到,没吃什么东西,睡着睡着就饿醒了,于是,她来到餐厅,打算找东西吃,找来找去都没有找到冰箱。

    突然,一个人如鬼魅般从背后冒出来,捂住她的嘴,把她带出了门,猝不及防间,鬼蝶身上又有伤,竟然着了道,被顺利带出了门。

    鬼蝶本来拿了暗器在手,正准备扎下去,这一扎,要是真的扎准了,后面的那个人,不死也半残。

    可是她突然嗅到了背后那人身上的淡淡草药香,她一下就知道是谁了,是凰暗九。

    不知是什么心理,她竟然顺从的跟随了凰暗九,好像不管他带她到哪儿她都愿意去一样。

    他带她到了屋顶,坐在平台上,背靠着墙,递给她一块蛋糕,微笑着看着她。

    “我就知道你会饿,所以特地买了蛋糕给你,喏,尝尝。”

    那是一块提拉米苏,外表撒着棕黑的粉末,透着凉气,散发出浓浓的美味食物香,让人胃口大开。

    鬼蝶看着手上的蛋糕,眼眶第一次红了,他是关心她的,她的心里暖暖的,那是她第一次被人关心啊。

    她轻声说了声,“谢谢。”

    凰暗九挑眉坏笑。

    “嗯……”

    他的容颜和凰九夜一模一样,是一种邪魅的脸型。

    他以前的性格气质强烈,就直接压过了容貌的特征,但是他现在在故意邪笑啊,那样的邪气,令他惊人的耀眼帅气。

    “要谢我啊,那亲我一下呗。”虽是说笑,可他眼中都是认真。

    看起来他像是万人迷一般,但是,实际上他跟他哥哥一样痴情:一生一世一双人。永远不变。

    就如生生世世的命运,他爱上了她。

    “走开!”

    鬼蝶瞪了他一眼,似娇似嗔,看得凰暗九心痒痒的。

    正想靠近她,吻上她那在月光下泛着浅浅光泽的唇瓣时,一只小鸟飞了过来,停在他肩膀上,叽叽喳喳了好一阵。

    他听了一会儿,表情严肃了起来,对她说,“小蝶,你是不是杀了卓家大公子?快走,有人来杀你了,不对,你还是躲在我们这儿吧,我们护住你。”

    但鬼蝶还没有来得及回话,一个声音便传了过来。

    “哈哈,你是谁,竟敢护住鬼蝶那个贱人,你有什么能耐想护住她?”

    那是一个女声,在音刚落的时候也飞上了楼顶。

    那个女人浓妆艳抹,穿着红衣,十分妩媚。

    “哦,是个帅哥啊,我还真是好运气,在杀鬼蝶的时候还有一个帅哥猎物啊,看来,近一个星期晚上有人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