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鬼魅蝶舞3

    更新时间:2018-09-09 10:00:00本章字数:3086字

    他用一种常人听不清的语对这些鸟兽吩咐道,“撕碎这个女人!”

    很快,那些鸟兽就朝着那个女人而去,鬼蝶看着凰暗九看得目不转睛。但是突然有一种大力袭来,她一个站立不稳,跌在了他的怀中。

    她挣扎了一下,便听到他似乎是笑了一下,更紧的将她的头按进怀里。

    “不要看。”

    听到这一句,鬼蝶一怔,感动涌上心头,才明白他抱住她的用意。

    他对她这么好……从小到大,没有人照顾过她的感受,而他却不想让她看见残忍的画面。

    虽然她从小在血泊里长大,早已经不怕这些了,但是她还是那么开心。

    只是,不要对她那么好啊,她真的会忍不住……爱上他,然后与他同坠黑暗深渊……

    她埋首在他怀里,听着他平稳而略显急促的心跳,忍不住泪流满面。

    多少年了,多少年的不安,多少年无法平静了,可是现在,闻着他身上的香气,却平静了,安心了。

    很快,他放开她,有点不舍,但看到她满脸泪水,他立刻将这种不舍丢到九霄云外了,剩下的,只余心疼。

    他问:“怎么了?你受伤了吗?在哪儿?我看看。”

    她就这么看着凰暗九,泪水盈眶,许久没有说话,凰暗九都快急疯了,鬼蝶到底怎么啦?!

    天边。

    轩辕离嘴角含着笑看着他们,笑中有着明显的落寞和悲伤。

    “暗九啊,小蝶啊,你们放心,我欠你们的,一定还。你们生生世世都会在一起的,不管是命运,还是你们自己的心。”

    只是他唇边面上尽是苦涩,我渡你们,可是,谁渡我呢?哈哈,谁来渡我呢?他笑起来,声声笑,声声像哭。

    平台上。

    鬼蝶看着面前这个满目含笑,眉眼英俊,阳光而温柔的男子,她才发现,不知不觉间,她竟喜欢上了这个男子。

    她擦干了泪水,看着他微笑,“没事。”

    但是却见那个刚刚给凰暗九报信的小鸟瞪了她一眼,她愣了愣,终于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出来。

    凰暗九也跟着笑了,那笑容才是真正的灿烂啊,能逗自己喜欢的人一笑,这不是世界上最高的荣耀么?“啊,你终于笑了,一直都没见你明显笑过呢。”

    鬼蝶笑容不变,眼圈仍然微红,轻声道,“暗九,谢谢你。”

    “要谢我,就亲我一下啊。”他依然这么说道。

    他本来只是开玩笑的将侧脸凑到她面前,不想,鬼蝶犹豫了一下,竟然真的缓缓凑近,吻向他的脸颊。

    而这个时候,凰暗九正好转过头,想与鬼蝶继续说话,于是,这么凑巧的,鬼蝶那一吻,就直接亲到了他的唇上。

    她微微一惊,感觉到他柔软而温暖的嘴唇,正要退开,而凰暗九呢,虽然是在她亲到他的那一刹那,呆了一呆,但是他却马上清醒了。

    他右手扶上她的后脑,将她的脸固定住,不让她离开。

    他细细的吻着她的唇,舌头伸出,舌尖轻轻描绘着她双唇的形状,引诱着她张开口,然后便毫不犹豫的侵入,将她的小舌卷入口中,细细品味。

    两人都沉醉在这个深吻中。

    她觉得他是那么疼惜她,让她快要融化在他的温柔中,而他呢,感觉她是那么的甜,让他不舍得松开,快要沉沦。

    像是有什么宝物,丢失了又好不容易被找回,一定会更受呵护,所以两人感受到的,都是从未感受到过的倾城之恋。

    暗处,落影用记忆水晶记录下了这令人感动的一幕。

    一开始纯粹是戏谑,只是后来,当物是人非后,这温暖的一幕,却深深印在他们心中,令他们,不忘初心。

    他们会永远记得,那时在小屋中的幸福。也令他们的心,永远清澈干净,永远紧密不分离。

    他们稍稍分开了些,凰暗九贴着她的唇微微喘着气。

    “蝶,小蝶,我凰暗九发誓,定生生世世对你好,决不让任何一个人伤到你,包括我自己。”

    而鬼蝶已经被吻得神志不清了,“嗯……”

    这一声虽是回答他的话,却是更像娇喘,引得凰九夜再次含下那珠光小唇,细细品尝。

    几天后的早晨,落影正一脸欲哭无泪的看着两人花式秀恩爱,整个人都不好了。

    那两个人,在那一晚一吻定情后正过的十分甜蜜,以至于连鬼蝶都忘记了两件事。

    一件是……“砰!”的一声大响,落影房子的门被震碎。

    那一件事就是,鬼蝶杀了卓家大公子,怎么会只有一个人来杀她?

    “鬼蝶,你给我出来!”

    落影皱了皱眉,故作不经意转头,看着鬼蝶的眼神透着深意,看到鬼蝶抿了抿唇,眼里划过一丝决绝,心里方才透过一丝赞赏,就跟着凰暗九鬼蝶一起出去了,那一瞬,她看到凰暗九眼里闪过一丝感激。

    她淡淡笑了笑,实际上,若是鬼蝶有半分借他们避祸的念头,无论他们做不做的到,她都会弄死鬼蝶。幸好,她并不这么想。

    不过这一点,就不需要跟暗九说了。

    三人踏着门的碎片出去了,一个一身火红的老头子威风凛凛地站在门口,他的声音浑厚响亮。

    “鬼蝶,你既然杀了文儿这个小子,就应该知道有今天这个结果。这样吧,老夫是一个仁慈的人,就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自杀,要么,死在老夫手里。怎么样,老夫对你够好了吧。”

    鬼蝶看见他,脸都白了,“卓家大长老?!”

    她抿了抿唇,“影,暗九,算了,你们走吧,这些日子承蒙你们的照顾,我……”

    凰暗九用手捂住她的嘴,认真看着她的眼睛,“不过是一个长老而已,算什么,怎么能够让我破之前给你的承诺?”

    落影看着她的眼神,也笑着说,“对啊,你不知道我们真正实力。”

    鬼蝶的眼神透露出感激,但是显然没有打消刚刚那个牺牲自己保存他们的念头。

    落影真正的笑了。

    凰暗九又吹响了另一种口哨,这是,所以千里内的毒物都瞬间包围了这里,他浑身也散发出耀眼的白光。

    而落影的黑色眼瞳变为了紫色,周身围绕着紫色和冰蓝的灵力,气质变得蛊惑而吸引人,令人不由自主的注意到她的眼睛。

    “不要看我的眼睛。”她低声提醒他们,两人虽不明所以,却依然信任的立刻将目光收回。

    看着心爱的人和最好的姐妹都准备好了战斗,她也坚定起来。

    她不能降,她还要保护他们呢。

    瞬间黑瞳颜色更加浓郁而骇人,那黑黑的彻底,仿佛连光都无法照亮,反射,让看进去的人忍不住有一种毛骨悚然的绝望。一股股黑色灵力也在她周围盘旋着,她是杀手,伺机而动。

    卓大长老轻哼出声,拔出剑,正要开打,却忽听一个奇妙而诱惑的声音让他看着落影的眼睛。

    “看着我的眼睛。”落影的声音轻轻的,却那么的有吸引力,让人忍不住便想听她的话,哪怕死……也在所不惜。

    凰暗九和鬼蝶俱是一怔,握紧了拳咬着唇勉力克制才没有去看她的眼睛。

    卓大长老猝不及防下反射性的看向她,只是一眼,他就被吸入幻境,落影制造的反映他的心魔执念的幻境。

    长老刚进入幻境是十分奇怪,可是他马上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唤他。

    “哥,我给你送饭来了,来吃午饭吧?”

    他看着面前那个熟悉面孔,所有动作都僵住了,过了一会儿,老泪纵横,“罗儿,你原来没死啊,没有死啊,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

    罗儿轻笑,“哥,我怎么会死呢?你是干活累着了出现幻觉了吧?哥,休息休息,别太累了,下午,我替你去卖苞谷吧。”

    “……好。”

    ……

    幻境外。

    落影没顾得上看两人惊讶的目光,满头大汗的在数,一,二,三,四……啊,还差一秒!

    如果一个人在幻境里面呆上五年,就出不来了。

    当然,幻境内外时间是不一样的,主要是看施术者的想法,像这回,落影就是让幻境内一年等于现实一秒。

    不过,因为落影是不久前才有的这个能力,没练习多久,要困住别人还行,但是要困住想卓家大长老这样的强者,还有些勉强。所以,没能让大长老一直困在内。

    不过在幻境里呆了四年左右,幻境一直在吸食他的灵力,现在,大长老功力起码消退了一半,一时半会怕是恢复不过来了!

    长老在幻境中过的四年是他在罗儿死后过的最快乐的四年,他不明白这只是幻境,或者是知道的,只是不愿意相信,不愿意醒来罢了。

    但是四年过去,幻境消失,长老被迫醒来,当他醒的时候,又看见了他最亲爱的妹子离他而去的那一幕。

    那样的伤心,那样的无能为力,比真正的时候更甚,因为,这一回,他知道结局,却无力改变!

    他状若癫狂,一把擒住离他最近的落影的肩头,猛烈摇晃。

    “是你带走了罗儿?!把罗儿还给我,还给我!”

    落影为了制造幻境困住他已经用掉了很多灵力,一时竟无法挣脱。

    一丝鲜血从她嘴角滑下,滴在地上,却就像滴在鬼蝶心里一样,滚烫灼烧着她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