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月光如水2

    更新时间:2018-09-23 11:00:00本章字数:2790字

    落影领到了号码牌,就看见自己的比赛在第二天,她冷冷的啧了一声,第二天,正好堵在时间点上,那我还只能今天晚上去找月虚轮了。

    当然,她没有在意刚刚的小插曲,认为刚刚那个人不过是不入流的小角色罢了,怎么会被她放在眼里?

    ……

    那边刚刚醒来的月虚轮则后悔的直锤床,啊啊啊,刚刚没有问那个女人是谁,要是找不到怎么办?!悔啊,谁叫自己不争气,竟然晕了!

    不过,看她的样子,应该是来比赛的,那他就一定能知道她到底是谁。如果她一不小心抽到是跟我打,我就直接认输,反正赢了这么多次,输一次也不碍事。

    打好主意的两人都早早休息了。

    午夜

    落影脱下一身白衣,换上了墨蓝色的夜行服,看着身上的想夜色一样的墨蓝,她却有些走神了,墨蓝色,好像是凰九夜最喜欢的颜色呢……

    奇怪,我怎么突然想到他了?她摇摇头,算了,不想了,先去找月虚轮为是。

    她在早上就已经摸清了这里的线路,越接触越觉得这里熟悉呢……

    她向着月虚轮的住处悄无声息的潜去。

    到了月虚轮的房间,她用了鬼蝶曾经教给她的身法,无声无息又快速的滑到了月虚轮床前。

    近了,近了,她突然伸出手抓住月虚轮的手就要把人摔出去,普通人就算是清醒的时候也躲不过这种攻击,她轻蔑的笑了笑,好像也没什么嘛!

    但是此时,月虚轮突然睁开眼睛,捉住她的手,这么厉害的攻击,连凰暗九都只是堪堪躲过的招式,竟然被月虚轮轻轻松松的接住了。

    落影一惊,眼里也多了几分认真。

    月虚轮抓住她的手腕,没有下一步动作,而是朗声问道,“阁下是谁?”

    落影没有回答,手一扭就挣脱了出来,然后扭住他的肩膀,他也不甘示弱,迅速挣脱,反箍住她的腰,她又挣脱……

    于是两人就这么打起来了。

    ……

    一个时辰过去,两人还是不分上下,不过月虚轮感觉自己已经在大口喘气了,就快没有力坚持了。

    他很奇怪,对面那人是谁啊,明显是个女的,但是竟然比他还有耐力!要知道,他的耐力可是师门中最好的!长老都比不过他!现在竟然有人比他还强?!

    后来,终于还是月虚轮先不行了,说道,“我们歇会再打,成吗?”

    他看出她并没有杀气,没使杀招,并不是来杀他的,应该是单纯来找他打架的。

    落影其实也已经十分疲惫了,要是他再能坚持一会儿,她也挺不住要走了。

    “好。”

    月虚轮徐徐吐出一口气,打了一个响指,点亮了油灯。落影不知道他是那个男人,也没有阻止他。

    当月虚轮再看向她,想看看她到底是何方神圣的时候,两个人都惊怔的瞪大眼。

    “是你?!”两人异口同声的说,甚至连语音语调,话间停顿都一模一样,那么默契,就像是在重复同一句话,重复了上千遍一样。

    月虚轮小心翼翼的问她,“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落影笑了,反正名字又不是什么无可奉告的事,而且刚刚跟他打了一架,十分畅快,感觉很爽,有点知己的感觉,就十分豪爽的说,

    “落影。”

    “落影?!”月虚轮更是震惊,原来她就是大名鼎鼎的落影?!果然,厉害又漂亮!

    “怎么,你知道我?”

    “嗯,我一个小师弟特别喜欢你。”对不起啦,小师弟,借用一下你的名义。“他经常跟我说起你。”

    “哦,不过,哎呀,月虚轮,你的武功很不错啊,虽然比我还是差那么一点。”

    “你知道我的名字。”

    “废话,我可是专门来找你切磋的啊。否则你当我只是随便找个垃圾练手啊!”

    “不过,跟你打也真是受益匪浅呐,没办法,凰九夜那个死混蛋不肯跟我打。”

    “凰九夜?不会是上次险胜我的那个人吧?!”

    “是啊。”

    “他看起来好冷啊。”

    “哪有啊,整个就一个没脸没皮的混蛋。”

    “我怎么觉得我们说的不是一个人啊。”

    “哈哈,我也觉得。”

    远处的凰九夜打了个大大的喷嚏,谁在骂我?!看来也只有落影那个混蛋了!

    不打不相识,两人很快成了朋友,不得不说月虚轮真的好温柔啊,就像哥哥一样。

    可惜一般哥哥只是哥哥,也只能是哥哥,所以落影一直把他当哥哥来看。

    就算是在很多很多年以后,知道了月虚轮爱着她之后,她始终还是觉得,月虚轮是哥哥,也只能是哥哥……

    ……

    落影的第一场开打了。

    她本来随意就能打败对手,她确实也这么做了。可是,那个被打败的人却不甘心就这么离去,狠狠的握着拳头。

    在被带走的前一秒,用尽全身力气结成灵力球打在落影身上。

    落影因为比赛不能用灵力,所以没有防备。

    看着灵力球向她打来,虽然她尽全力躲了,但是那个人用的,是近身搏斗最占优势的灵力球,难以闪避,只有一种办法,极限闪避。

    极限闪避很难,可是落影做到了。

    落影虽然是做到了,但是灵力球太大,还是被灵力灼伤了手臂。

    现在的她应该去医务室疗伤,这才是最好的选择,然而,她今天有两场比赛,还是连着的。

    月虚轮在台下吼着,“落影,别打了,下来,去疗伤!不要再打了!”

    落影低头看着台下月虚轮担心的面孔,微微笑了。

    “轮,别担心我,我没事的,又不是第一次伤成这个样子还要战斗了,没关系的。”

    她没有下去。

    “开始吧。”

    月虚轮听到她的话,急的双目赤红,落影啊落影,你这么不心疼自己,我心疼啊!

    第二场因为手受伤了,落影打的有些吃力,可是比上一次,这次有更多人,为她呐喊助威。

    这一场还是赢了,落影勉强勾了勾唇角,身影摇摇欲坠,走下去的时候步伐虚浮。有人看见,擂台上她站的位置,有一大摊血。

    ……

    不知名的角落。

    有一个人呆在几个人的包围中,那几个人面带嘲讽的笑,“呵呵,慕容冰你个废物,就别想什么自由了,活该为慕容家一辈子卖命!”

    他沉默着,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擂台上那个一身白衣被血染红一半的落影。

    那个人,是那么耀眼,那么美丽,那么……自由,他永远不敢奢望的自由。

    落影脚步踉跄的走下擂台,已经打完了的月虚轮焦急的看着她。

    “影,你怎么样?”

    她抬眼看见是他,什么都没来得及说,直接就昏倒在他怀里。

    月虚轮看着怀里的人儿苍白的小脸时,温暖的眸子第一次阴沉下来。当一个师弟跑过来时,他开口阴恻恻的说,

    “想办法,我要让偷袭她的人,死!你回去告诉师门,要是做不到 ,我月虚轮,再不是师门的人!”

    月虚轮将她抱到了自己的房间,利用自己水系的治愈力给她疗伤,还动用樱瞳与植物对话的能力,为她寻觅草药。

    可是他哪里知道,这是一个契机,激发她另一个天赋的契机!她的另一个天赋,就要觉醒了。

    梦中

    落影感觉自己正站在一个金碧辉煌的地方,一身白衣,容貌倾天地。

    而面前,有两个人,在打斗。那两个人,一个墨蓝衣裳,一个一身白衣,

    明明她看不清他们的容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知道,这两人都是比了天地光辉的容颜。

    他们为了她,在打斗,而她,没有办法阻止。只能看着那个人被白衣人打回冥界,遍体鳞伤,她十分心疼和焦急,却动也动不了。

    她在喊些什么,可是连她也听不清到底在说什么。

    然而一道声音在她耳边响起,一个很好听的男声,在诱惑她。

    “要不要修魔呀?你看,你是神的时候,什么办法也没有,但是是魔就不一样了,没有人能再束缚你了……”

    落影流着泪,心里堵得慌,难受极了,却坚定回答,“不,不可能,我绝对不可能修魔。”那是她的信仰,她不可能修魔。

    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还是因为,凰九夜修仙。

    仙和魔体质特殊,是不能在一起的,如若在一起,终是有一人会被另一方影响——致死。

    她醒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