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月光如水4

    更新时间:2018-09-30 11:00:00本章字数:3189字

    两人都没有听到落影在说什么,一直在打,本来落影以为两个人打打就会停了,但是显然没有。

    一个是为了自己最爱的人,一个是为了最好的姐妹,怎么会停?

    而且两人旗鼓相当,打的反而越来越厉害,甚至都使出了必杀技,杀手锏。

    “碧水龙吟!”

    “阴阳无极们!”

    落影看到这个,深深吸了一口气,压抑住涌上心头的火气。

    在两败俱伤前,大吼一声,“停!”

    并且一个冰墙挡在了两人之间。

    “影你让开,我要为你报仇!”

    “影你让开,我要杀了这个刺客!”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停了一秒,然后又异口同声的说道,

    “等等,你刚刚叫她什么?”

    ……

    好不容易,两人在落影的叙述中明白了误会。呃,也是够鲁莽的。

    而不可避免的,落影的伤口又流血了,导致两人恶狠狠的看向对方。

    “看你干的好事!”

    落影很无奈。好不容易将月虚轮赶了出去,就和鬼蝶说起话来。

    “小蝶,怎么样?鬼家决定放你是什么条件?”

    “你知道?”鬼蝶惊异的看着她,她打算离开的消息只有黑道一些有门路的人才知道啊。

    “废话,我可是落影。”

    “哦,家族让我拿回两颗落神泪。有点难,一颗在那个据说很厉害的月虚轮手里,一颗在洛神冰族,还有一颗在糖果手里。”

    “本来糖果手里的最好拿,但是他都消失十几年了,像人间蒸发一样,连鬼家都查不到一点消息。”

    “只有先冒险去拿月虚轮手里的,再想办法洛神冰这个大族拿了。”

    “我们可以一起去,我正好也有事。”

    这时候鬼蝶还不知道刚刚跟自己打架那个男人就是月虚轮,落影也没解释,想事情去了。

    记得师父曾经说过:天地有一族,名曰洛神冰,其眉间有纹如雪,冰神之子,天生冰雪之力,皆伴一白狐,九尾。其中有一少年,影,你和他,有很深的渊源。

    一个山谷内,一个老者坐在一块巨石上,忽的睁开眼,身后一少年走到他面前。

    老者看着他,却像是透过他在看什么人一样。

    “绝欲,你可以去找你师妹了,你……唉。”老者似欲言又止,最终却只是挥了挥手,看着落绝欲远去的背影,看着落绝欲远去的背影,老泪纵横。

    “影儿,我再一次将危险和痛苦送到你身边,是师父对不住你,但愿这一世,你能有所改变吧。”

    ……

    这一边,三人相处的十分愉快,鬼蝶很好奇那个堪堪和她打成平手的人,就问了他的名字,“喂,你叫什么名字啊?”

    “月虚轮。”

    鬼蝶听到这个名字时也很震惊。

    “你是月虚轮?!”

    “你知道我?”

    “当然,你不是同龄人中的佼佼者吗?据说超越同龄人呢。”废话,我需要的落神泪还在你手上呢。鬼蝶在心里默默的补充。

    听了她的话,月虚轮心里很舒服,同时他也好奇这个能与他打成平手的人。

    “那你呢?”

    鬼蝶看了看落影,见落影朝她微微点头,才报出了姓名。

    “我是鬼蝶。”

    “鬼蝶?鬼家三小姐?怪不得我之前在你手臂上看到了鬼蝶标志,我还以为我看花眼了。”

    而落影想起来了落神泪的事情,问月虚轮,“轮,落神泪是不是在你手上?”

    月虚轮漫不经心地回答,“是在我这里,怎么了?”

    “拿来吧,小蝶需要这个脱离鬼家。”

    “脱离鬼家?为什么?”

    “少废话,到底给不给?不给就抢了。”

    “所以不管我愿不愿意,都只能给?”

    “是的。”

    “那成。给也可以,但是我有两个条件。”

    “什么?”

    “一个是鬼蝶把你的身法教给我,另一个是我也要加入你们的小团体。”

    “成交。”

    “一言为定。”

    现在的月虚轮还不清楚,今天的一句戏言般的让鬼蝶教身法,在多年以后,竟将他们一群人的命运逆转。

    ……

    现在,落影的最后一场比赛开打了。

    她面对的是一个冰一般的少年。那少年有着冰雪般剔透的模样,漂亮极了,那冷漠的脸型,帅气无限。更别提他浑身上下散发的生人勿进的气息了。

    但是落影吃惊的不是这个,而是……

    一般各族的高手是备受重视和尊敬的,不说最尊贵,就说万千宠爱集于一身都不夸张,但是这个人,却更像一个囚犯般的存在。

    不仅没有人给他强者应有的尊敬,反而连家族最弱的人都可以随意欺压他,她注意了一下他的名字——慕容冰。

    这慕容冰其实很厉害,一手冰系法术玩得说是完美都不过分。但是他却像是被下了咒一样,每发一招都会额冒冷汗,大招甚至会吐出一口血来。

    这样的人自然不是落影的对手,不久便败下阵来,可他却好像并不在意般,抹掉嘴角的血迹,看都没看落影一眼就离去了。

    怎么说呢,他的样子,就是一点不甘都没有,好像根本不在乎这个会给他带来利益一样,落影有些愕然,心头涌上一丝兴味,这个慕容冰,有意思。

    这一场结束后,这场大赛的名次也排好了。

    果真是落影第一,月虚轮第二。

    因为月虚轮自知打不过落影,况且也不舍得跟落影打架,就直接在和落影的那一场认输了。

    奇怪的是那个慕容冰就是第三,要知道,他那样的状况要能够得第三,必定是要有惊人的意志力和忍耐力才行啊。

    果然,传说中的不假,他是真男人,真能忍。

    看着他那如冰雕般帅气却冰冷的脸庞,落影忍不住暗暗猜测他到底是谁。

    月虚轮也看到了那个男人,他喃喃道,“洛神冰族。”

    落影听清了,那个人也听清了,他有些诧异的转头看他,然后立刻像什么都没听见般将头转了回去。

    落影疑惑的皱了皱眉,这个洛神冰族,还有这个慕容冰,怎么都怪怪的。

    他刚刚的动作好像是在保护月虚轮一样,但是他明明也是洛神冰族的一员啊,怎么会反帮外人?

    ……

    落影的第一让校长特别开心,但看到回去的时候多了两个人后,脸一僵。

    但在看到月虚轮标志一样的樱色眼睛,还有鬼蝶手臂上的黑色鬼蝶标记时,他默默将涌到嘴边的拒绝咽了回去。

    他愧疚的拍了拍白鹤的头,悄悄对白鹤说,“辛苦了,回去给你加肉啊。”然后就只顾着震惊落影的拐人技术了。

    ……

    另一边。

    正打算欢迎落影回来的林萧云摸了摸手臂,悄声对凰九夜说,“我怎么有种不详的预感?”

    “就跟你当年你出现一样……”凰九夜幽幽的说。

    听到这个回答,林萧云想死的心都有了。

    但是凰暗九却莫名的很开心,就像有什么马上要失而复得一样,不会是小蝶要回来了吧?如果真的是,那真是太好了。

    落影三个人坐在白鹤上,鬼蝶乘机教了月虚轮她自己独创的身法,落影也坐在旁边津津有味的听。

    虽然她自己的身法已经是够快够无痕的了,不过如果有提升就更好了。

    很快,白鹤到达了落影的屋子前,三人下了鹤,鬼蝶直接扑向了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的人怀里。

    看到了他露出让她天天想,时时想的阳光笑容,她更坚定了心中一定要得到落神泪的信念,然而,这却在以后,让她和落影,痛彻心扉。

    而林萧云和凰九夜则在看到了白鹤背上另一个男人,并且看着他和落影一起走下白鹤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看到了月虚轮眼中熟悉的爱慕与对他们的挑衅,他们果断愤怒了。

    一击掌暂时联合到一起,对付新来的爱慕者,誓要让月虚轮知难而退离开!虽然后来事实证明他们没做到……

    ……

    早上,当月虚轮兴冲冲的买好早餐回来准备给落影时,却发现不知何时,凰九夜已经做好了一桌美味的早餐。

    神经粗的落影自然的扑向了更有吸引力的——凰九夜的早餐。而他们看到,收到战帖的月虚轮,脸慢慢绿了。

    然后是下午的时候。

    林萧云听到月虚轮想约落影钓鱼去,所以林萧云小声的说了一句话,然后落影就毫不犹豫的跟了他出去。

    “我其实可以陪你打架。”

    然后凰九夜在后面偷笑了好久,因为月虚轮整个人,就像是一座易碎的雕像般看着落影离去的方向……

    ……

    闹够了,晚上的时候,落影告诉了他们要拿到落神泪的现今形势。然后她开始分配任务。

    “萧你去准备干粮,轮去查资料,小蝶去收东西,暗九去配置药。”

    但她却只听到了两声回答,一看,唉,别说了,两人又沉浸在二人世界了。

    “那我呢?”

    凰九夜看到对面接到任务的两人得意的脸,只感觉一股怒火直冲上心头。

    “哦,你啊,我要给他们炼器,你来帮我吧。”

    凰九夜瞬间就圆满了,然后看着对面的萧和轮咬牙切齿的扭曲面容,暗爽……

    为什么两人会不爽呢?

    因为帮落影不仅可以一直陪着她,而且,由于炼器会出汗,落影又惯穿白衣,基本上是能将落影的好身材一览无余……

    可以一饱眼福啊。

    凰九夜美美的想着。

    然后第二天晚上,凰九夜是流着,哦,不,是喷溅着鼻血出来的。

    幸好两人打不过他。

    不过从此,林萧云凰九夜战线瓦解,后来的所有人,都开始各自为战,因为他们发现,不管是哪一方,都不愿意将落影拱手相让。

    怎么可能愿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