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冰封迷梦(国庆暴更)

    更新时间:2018-10-01 11:00:00本章字数:3504字

    三天后的雪山。

    收拾完毕的落影六人正在讨论那些武器到底归谁。

    “喂,这件给我!”

    “凭什么,这明明是我的!”

    萧和轮在为落影不久前刚炼好的一把长剑争吵。

    那剑着实漂亮,长而直的剑身,吹发可断的剑锋,银色的剑在阳光的照耀下和雪的映衬下散发出熠熠光辉。

    最令人心动的是,可以一按这黑色剑柄上雕刻的黑色凤凰,便可自动发出几种不同暗器,朝长剑所指的方向迅速射去,还能够回收暗器。

    可是很快,他们却发现自己不用争了,落影直接将剑抢了过去,交给了凰九夜。

    “看你都没有像样的武器,特地为你做的。”

    凰九夜默默接过了剑,另一只手悄悄伸入斗篷将新买的剑震碎,然后……

    拿着这把长剑在两人面前得瑟!

    那两人很愤怒,很懊悔,特别是看到剑身上隐约现出的一个凰字时,那愤怒和懊悔都到达了极点。

    早知道就不买武器了,呜……

    落影无奈的瞪了不满的两人一眼,拿出了专门为他们炼的东西来:给萧的风刃枪,给轮的水月刺。

    虽然看起来显然没有给凰九夜的好,但是也都是很完美的作品。

    落影的炼器术,简直是意外的棒啊,就像是幻神一样恐怖的天赋呢,传说中炼器术,就是幻神所发明的。

    可是当他们看到落影给鬼蝶炼的东西是,却只恨自己为什么没有生成女人。

    那是一把薄光刀,那刀薄的几乎看不见,但却十分锋利,轻轻一刀,伤痕深可见骨,用来暗杀,最适合不过,目标人物可能就看到一道蓝光闪过,同时,人头已落地。

    刀上还雕刻着鬼蝶花纹,特别精美。而且落影还给鬼蝶准备了好几打暗器!

    凰九夜悄悄叹了一口气,伸手牵住她的手。

    落影竟然没有挣脱,就这么陪着他,一路走下去。

    白雪簌簌而落,落至他们的发上,好似两个人一起白头一样。

    洛神冰族

    慕容冰再次被关入暗室,双手双脚都被套上了禁制环,环的另一头还连着暗室的一面墙。

    但是他额上本应该暗淡的蓝色雪花印记,却充满了浓浓的蓝色光晕。

    他好似习惯了被这么对待似地静静盘腿坐在暗室中央,等待着下一次的被放出,被当作一个厉害的傀儡一样对待,已经有七年了吧。

    也许,一辈子都要这么被奴役吧,那样的话,只有……习惯,只有习惯。

    可是今天他的心却无法像往日一样心静,脑海里控制不住的想着那个戴着银色镂空面具的人儿。

    想着她那回眸一眼,带着好奇和探究,那擂台上的关切目光,那裙裾飞扬的耀眼模样,还有那在别人的呼喊中听到的名字——落影。

    那个人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他闭眼睁眼全部都是她。

    只是,从今以后,他穷尽一生,也再也看不见她了吧。他想到这里,突然有一股难言的痛袭上心头。

    可是就算他能够再见到她,他又能怎么样呢?这样一个连自己命运都无法掌握在手中的他,又能怎么样呢 ?

    没关系,没关系,从此以后,只要他一个人在这个没有人的地方想她就好了,也许她永远都不知道,有一个人,叫慕容冰,可那……没有关系。

    ……

    天边

    轩辕离看到这一幕,眼中含泪,唇边却带着笑,“冰,你终于出现了,这样我就可以再次看到当年的我俩了吧。”

    想到那一次离去的时候,他眼中的疏离和不可置信,甚至是怨恨,他的心脏一阵紧缩。

    “冰,你知道吗?我是真的把你当兄弟啊。可是这一世,不要信我,不要让我伤害到影,千万不要。”

    又想到当年他狠狠甩开他的手,用冰冷彻骨的声音说道,“轩辕离,我们再不是朋友,从你伤害到影的那一刻就不是了!”

    他笑着,却像在哭,“那就不是朋友吧。”

    “那就不是朋友吧。”他呢喃道,“所以现在这样,你会原谅我吗?所以当我这一世死在影手中的时候,还可以是朋友吗?”

    ……

    落影六人则在继续爬着哪座高不见顶的雪山。

    “啊,那个该死的洛神冰族,怎么这么远啊。”落影忍不住抱怨到。

    但是她要是知道她这句话会在雪山引起雪崩的话她打死也不会说的!

    不一会儿,六个人就感到地面在震动,仰头一看,,白色的冰雪风暴自山上呼啸而来,一层层的白的令人心惊的雪从山上向山下涌去,吞没了一切。

    他们一怔,反应过来后各显神通往山下跑,可是却来不及了,一个大雪层直接埋没住了他们。

    不过幸运的是,由于他们本来就离得近,又有几个人是手牵着手的,比如鬼蝶和凰暗九,落影和凰九夜。而且个个都有不凡的灵力武功,很快就在雪下找到了对方。

    本来他们打算直接向上挖雪离开的,但是落影敏锐的感觉到了左边应该是有机关的存在,她听到了微弱的响声。

    于是他们六个人也不急着上去了,在那地方看了又看,看完脸色都变了,萧敲了敲左边,竟然是硬的!像是墙一样的东西。

    可是他们看了很久却没有看到能进去的门,落影眯了眯眼,对萧说,“萧,你不是风族人吗?天生不是会瓦解?试试看,化了这堵墙!”

    萧啊的一声,“对啊,我会瓦解啊。为什么不直接化了这墙?我傻了吗?”

    本来其实也不能怪他,因为他们太厉害,让根本无从用瓦解的异能啊,久而久之就忘了嘛。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堵墙便是关着慕容冰的暗室的墙。

    而因为暗室隔音效果特别棒,所以慕容冰也不知道,他,将会被放出来,那个人给他下的禁制,将会被解开,他,将获得新生!

    很快,林萧云的能力慢慢瓦解掉了洛神冰族自认为很坚固的墙。

    而那一瞬间,慕容冰正好睁开眼睛,一眼就看到了落影。

    看到那日思夜想的人就这么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落影看到他也很震惊,看到那么强大的慕容冰被锁住手脚困在墙上。禁锢在暗室中,有强大的违和感,却有一种颓废安静的美。

    他盘膝坐在正中,仰头微眯着眼看她,身后是一片绝望的黑暗,然而他面色如雪,苍白冰凉,唇色暗红,却反而增添了几抹颓败。美的惊心。

    但是落影只觉得一股怒气涌上心头,双目赤红,直想杀了那个这么对他的人。

    那是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被禁锢一样的不爽和难过心疼,他怎么能被这样对待?他这样的人,怎么可以?

    于是她走了进去,将手伸了出来,“可愿跟着我?”

    他只看到她逆着光走来,仿佛是他等待多年的救赎,恍惚间竟有天使的光芒。

    听到她的问话,他迫不及待的抬起手想握住她的手,仿佛慢一些,那束光就会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中一样。

    可是他的动作带起了一阵铁链声响,直到这时他才想起来他戴着禁制环,他的眼眸迅速暗淡下来。

    这样的他,跟废物并无两样,对她没有任何帮助,让他跟着,不过是可怜他,只是,她不知道,他是那么骄傲,宁愿死也不愿被她可怜。

    她的轻笑声打断了他的思路,“萧,帮他解开。”

    她身后走出一个人,脸上带着邪邪的笑,将手肘搭在落影肩膀上,痞痞的说,“哦,那给我什么奖励?”

    慕容冰感觉体内烧起一股无名怒火,想将那人搭在落影肩上的手拍下来,但还没有动作的时候,就看见落影一把拍下他的手,一脚踹了过去。

    “滚!”

    那人瘪瘪嘴,不情不愿的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将手放在禁制环上,脸上浮现出血色神纹,手上泛起一丝红光,随之,禁制环消融。

    如此反复几次,将他身上的禁制环全解了。他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啧,没有禁制环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在还没有活动开时,却突然被她一把按坐了下去。

    “暗九,你来看看,上次他边打架边吐血,可能是被下药了。如果他每次出招不用费别人几倍的力来吐血,可能比轮还厉害。”

    然后另一个人走了出来,把完脉,拿着银针在他身上一戳,再往他背上一拍。

    慕容冰其实有点不耐烦不喜欢别人碰他,因为是落影的吩咐才忍了。

    可是当他吐出一口血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被那个人下的控制他的药已经解开,不会再不能出招了的那一刻,心里划过感激。

    她又一把将他拉起来,告诉他,“慕容冰,从此你就是我落影的朋友,要是谁敢再欺负你,就是跟我过不去。”

    “你现在是我们一队的人,他是林萧云,凰九夜,鬼蝶,月虚轮,凰暗九。至于我,你已经知道了,我叫落影。”

    落影将人介绍给了他,后面的人都没什么表示,既是落影信任的人,那就不会错。

    虽然凰九夜其实一点惊讶,落影的戒心重,怎么会这样信任一个才认识的人?

    慕容冰很惊奇,也很感激,才第二次见面,她就这么信他,还救了他,她是这么好的人啊。

    “走吧。”

    落影说着走出了这里,慕容冰赶紧跟了出去,毫不犹豫的。他再也不想在这个禁锢他七年的牢笼里待下去了,而她,他是那么的信任而喜欢。

    月虚轮本来还想阻拦,落影却已经将慕容冰拉到自己身边,环着他的肩膀问道,

    “冰,你知道哪里可以让我们住下来又不被洛神冰族发现吗?”

    慕容冰不习惯的挣扎了一下,但是落影并不放手,他别扭的红着脸。

    他的脸白皙无暇,跟冰雪一般,那一抹润润的红,显眼而好看,让他显得更有生气。

    她身上淡淡的薰衣草香气萦绕在他的呼吸间,他吞吐着带着她身上味道的空气,感觉心都醉了。

    他没有忽略她的问题,轻轻的将她的手放下来,走到前面带路。

    落影倒是不觉什么,跟了上去,凰九夜和轮倒是感受到了不同。

    慕容冰还泛着淡红的耳根,还有他刚刚放下她的手的熟稔,像是已经认识了好久,而他,一直爱着她一样。但是他们什么也没说,默默跟了上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