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冰封迷梦3(暴更)

    更新时间:2018-10-05 11:00:00本章字数:2043字

    当他的拿回找到的吃的时,她才抛开一切杂乱的思绪,拿起身边的树枝,随意搭出了一个烧烤架子,将他们弄回来的东西做好。

    凰九夜看着她忙碌,感觉到一种温馨,充实的情绪缠着他的心,是那么粘稠而舒服,那是他从未感受到过的感觉。

    落影却在就要开吃的时候,感觉有点不对。

    她小声呢喃,“好像少了些什么。”

    萧听到了,但是没听清,“什么?你说什么?”

    “没有,没事。”看着萧奇怪的眼神,她笑了笑,刻意忽略了她心中的空落感,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或者……是人?

    很快,吃完饭的几个人开始犯困,匆匆收掇了一下,就回了刚搭好的帐篷睡觉。

    落影很快进入了梦乡。

    ……

    落影的梦境里。

    落影觉得自己进入了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满是黑色曼陀罗花。

    也不能光说是美丽,曼陀罗的气息令整个地方诡异而阴森,那些曼陀罗生长的枝叶茂盛,花朵像吸过血一般的浓郁硕大,黑色中隐隐透露出红色。

    那些曼陀罗,今天很兴奋。

    她身上靠着一个男人,她不知道是谁,她只知道,自己很愤怒,很悲哀,很崩溃。

    落影从来都是天才,而一个崩溃的天才,是有多么恐怖,没有人能够确切给出答案,因为亲身感受过的人,都死了。

    周围有很多人,拿着武器,浑身散发出五颜六色的灵力,他们都很愤怒,在指责着什么,她听不清。

    带头的是一个英俊的男子,好像身份是她的弟弟,她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就是知道他脸上带着嘲讽的笑,举起了一个令牌状的东西。

    她知道那是什么。那是能够号令整个巫族的族长令。原来,他是为了这个而弄死她身上男人的。也是为了彻底拥有这个,而来告诉她那棵树能救他的吧

    那棵树是神树。曾经有一个大能预言,有朝一日树被拔出了了,天地浩劫。

    她没有在意。她去拔了。

    可是来不及了,他……已经死了。

    她轻轻的将那已经死去的英俊男子放在地上,很轻很轻,就像怕惊动了什么似的。

    然后她从身上拿出了几样东西,在周围摆下法阵,动作缓慢而虔诚,还带着不顾一切的疯狂。

    旁边那些拿着兵器的人看到她的动作,竟惊惧的骚动起来。

    她弟弟惊恐的大喊,“快阻止他!”

    可是她随手布置了一个结界,竟然没有人能破!

    她的弟弟看大事不妙,软下态度。

    “姐,你不要这样,你都已经弃天下于不顾,将神树拔给他治病了,他还是死了,只能说你俩无缘。可你要是这么做,我们都会死、一切都会覆灭的!”

    可是落影置若罔闻。

    她仰望着天空,天上竟是极其罕见的九星耀日!她笑了一声,看来,那个大能的预言要实现了。

    今日,九星耀日。

    她拿起手中的神魔笔,写下了一串串咒文。

    浮现在她弟弟眼中的惊恐越来越盛,但是没有人能够阻止她,就像当年一样。没有人能够阻止崩溃的落神,就算只是她的转世。

    他只能看着她露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微笑,写完了咒文。

    她说,“我落影,愿以我的一切作为代价,毁灭这不让我和他在一起的世界,这害死他的世界!”

    刹那间,风起云涌,天空泛起血红,伴随着惊雷乍现,哀号遍野,竟是天崩地裂,世界破碎!

    随之她也感受到了一种毁灭般的痛苦,这就是法阵的代价。

    她没有在意,嗤笑了一声,嘴角却流下鲜血。

    她抱起他,转身,赤脚踏在花田中,白衣飘摇,就像仙子一般。

    天地间昏暗一片,只余她白衣寂寞的背影,镌刻在史书之上。

    她的口中吟唱着,“山无棱,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不敢与君绝。”

    她轻声笑着,喟叹,“九夜,我说过,山河破碎,天地崩塌,我都不离开你。我做到了。”

    你选择什么?继续爱他,还是放弃?

    若是选择继续爱他,便要继续和他经历生生世世痛苦的轮回,他永远都会死在你的面前。

    但若是选择放弃,你便可以回天界,做你那世间第二的幻神。

    你选择什么?

    落影笑了。

    我落影,选择与他一起转世,无论多痛,只要能与他在一起哪怕一瞬间,我都愿意。

    因为,他是他啊。没有他,她的生命也就失去了意义。那长生,有什么用?力量,又该用来保护谁?

    不如痛痛快快轮回一场,起码身边有他陪伴。

    有他,就够了。

    ……

    史书记载,轩辕帝二百年,巫族圣女落氏与执法者私通,私拔神树,犯下滔天大罪,其弟念她对巫族有功,宅心仁厚,宽恕了她。

    可落氏死不悔改,后摆成修罗大阵,毁天灭地,致使预言成真,各族死伤无数,古代巫族彻底覆灭。

    同年,圣女落氏,自刎于落凰山下,身边仅一副男子尸体,经验证,为巫族执法者——凰氏九夜。

    真心被掩埋在史书的重重真相下,那样的深情,终归不过是浮华一场。

    但是那样的深情,被史书掩盖的真心,其实从未被遗忘过。

    九夜,你知道吗,我这个巫族族长当得真的没用啊。白衣圣女笑说,你还愿意跟我?

    墨蓝衣衫的俊俏小哥说,跟你在一起只因为你是你,不是因为你是族长什么的。

    啊,可是,我不信啊。白衣圣女就是想要看他为难的样子啊。

    俊俏小哥笑,信不信你都已经是我的人了,你只有我了。

    那不一定,我巫族圣女身份无比尊贵,想找人,不要太容易。白衣圣女狡黠的说。

    俊俏小哥突然紧张了一下,你敢!

    我……不敢。白衣圣女笑道。九夜,你要记住,山河破碎,天地崩塌,我都不会离开你。

    俊俏小哥低头便吻住了她。我也是。

    落影满头冷汗的醒了过来,惊魂未定。鬼蝶很奇怪,就问她做了什么梦。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望望天,已经亮了。她走出了帐篷,该走了。

    她不知道,这是她第二世时的场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