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冰封迷梦4

    更新时间:2018-10-07 11:00:00本章字数:3495字

    遥远的天边

    轩辕离看着下方走出帐篷的落影的身影,神情悲伤。

    “影,世世你都选择跟他一起死,难道我真的是选错了么?”

    看着落影脸色依旧苍白,轩辕离其实很心疼,他有些后悔当年的决定了,后悔当年对他们的惩罚,这何尝不是在惩罚他自己呢?可是已经回不去了。

    他真心的希望,这一世,她能把握住机会,杀了他,破了诅咒。他……就快撑不住了!就快撑不住了……

    “影,我已经等了你上千万年了,只是每一世,你的回答总是与他在一起,无论有多痛……所以这一世,我不知道你,能不能护住他,能不能活下来……”

    想着她离开时的决绝和疏离冷漠。

    “天帝,无论多少万年,甚至多少亿年,我永远都爱他。你永远不可能,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想着她眉宇间的愤怒与厌恶,轩辕离只觉心中绞痛,落下了一滴泪。

    谁也没有想到,这滴泪,将他们的命运彻底改写,所有人都因此得以活下来。

    这是后话。

    落影六人在慕容冰的带领下上去找洛神冰族,在找的路上,慕容冰在落影的逼问下,说出了自己的故事,讲出了这么多年心底的痛。

    原来慕容冰是洛神冰族上一任族长的嫡子,也是唯一的男儿。

    他从小天赋异禀,甚至不用自己去猎雪狐,在他七岁那年,雪山的雪狐王就自行跑来找他认主,与他契约,他的能力也因此更上一层楼,甚至比他父亲还要出色。

    可是不想,四年后,也就是他十一岁那年,他父亲,也就是族长去世,他还太小,他叔叔即位。

    他叔叔对他是又讨厌又惧怕,因为他比他叔叔要出色太多太多,为了防止他谋权篡位,就装作对他很好的样子,诱骗只有十一岁的他喝了药。

    然后叔叔就变了一番嘴脸,把他关了起来,杀了他的雪狐,还给他套上禁制环,又编造各种理由把效忠他父亲的人杀的杀了,出族的出族了。

    但是他叔叔无儿无女,无人可继承族长之位,所以他还是继承者,但是他叔叔从未对他好过。

    于是,他虽然是高贵的继承者,也是族里数一数二的强者,还是被看不起,还是被欺负,还是被锁在暗室中。

    没有人会在不需要用他的时候想起他。

    开始他还有愤怒不甘抵抗,后来也习惯了,无所谓了,也就淡了。

    甚至知道了叔叔还想将旁系血脉过继到他的膝下,废了他这个继承者的名义时,他也只是冷冷一笑。

    只是在他心中,不灭的是对自由的渴望,不变的骄傲和对叔叔、对洛神冰族的恨意。

    如今,终于自由,终于释放,终于爆发。

    曾经冰神所创造的洛神冰族,若是有一天,遭到了创造它的神深深的恨,会怎么样呢?

    他们,很快就会感受到了。

    听到这里,落影笑得狡猾如狐。

    “慕容冰,我助你当上族长,你把你族的一个宝物给我好不好?”

    慕容冰看着她的笑颜,忽然笑了,刹时仿佛冰雪融化,春暖花开。

    “不必,我不稀罕这个族长之位,不过你要什么?我可以帮你。”

    她转了转眼珠,笑道,“如果是落神泪呢?”

    “影!”几个人异口同声紧张道。萧更是握紧了手中的风刃枪。

    落影手一挥制止了他们,简简单单三个字让慕容冰激动的无以复加。

    “我信他。”

    不知道为什么,她对他十分信任,仿佛潜意识里就知道,他不会伤害她。事实证明他确实没有伤害过她,只是他却,伤害过他。

    听到她说的话,几个人都沉默下来,但是还没有放松警惕。

    慕容冰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中对她更是感激。

    他严肃的说,“落神泪,一直都是洛神冰族的宝贝,只有族长才能碰到,所以不易拿到,不过我知道在哪里,可以带你们去拿。”

    说着他走向了一个方向,落影毫不犹豫的跟了过去,凰九夜也跟上。

    萧偷偷问凰暗九,“暗九,到底我们可不可以信任慕容冰啊?”

    凰暗九鄙视的看着他。

    “现在只有一条路了,总不能直接问人族长要吧?而且你既然担心影,难道不应该跟上去保护吗?我哥这么个情商低至极限的人都知道,你怎么跟我哥争?”

    说完,就头也不回的牵着鬼蝶的手离开了,只留林萧云一个人在背后膛目结舌,都快怀疑人生了。

    大陆边缘,一个英俊男子看着怀中精致的脚链,笑得帅气,“影,师兄来找你了,很快,我们就可以再见了。”

    满身尘土掩不住男子满眼兴奋和思念。殊不知,他不在的时候,他心爱的,捧在掌心的落影,已经有他人的陪伴了。

    雪山上。

    落影几人一路披荆斩棘,终于到达了目的地——一座用冰做成的城池。

    那城墙晶莹剔透,散发着一种柔和中带着锐气,锐利里混合着柔和的美丽光晕。

    落影忍不住啊的一声感叹了出来,真的是好美啊!

    慕容冰略略用复杂的目光扫了一眼那城池,便看向落影,“这,便是洛神冰族的城池了。”

    几个人都感到震惊极了,这里竟不像是人力所能及的,特别的宏伟壮观。

    慕容冰看到几人惊讶的目光,回答道,“这是幻神在此建造的。”

    “哦。”几人松了一口气,还以为洛神冰族这么强呢!没事,根本不是他们建造的。

    可是他们也有着微微的疑惑,为什么,这个地方,是那么的熟悉,就好像,他们在这里,呆了上万年一样。

    慕容冰在这时对着落影,欲言又止,落影看出来了,耐心的在等待他想说的话。

    “那个,影,能不能帮我再带走一个人?那个人是我的小妹,是我唯一的妹妹。”那是这个世界上,我拥有的唯一。

    落影淡淡笑了笑,“就为这事你纠结了一路?当然可以。拿完落神泪,就去救你妹妹。”

    “谢谢。”他紧紧抿了抿唇,神情复杂。

    “不用对我说谢谢。”

    ……

    他们偷偷溜进了城,慢慢的,谨慎的向放着落神泪的地方而去。

    他们没感觉到,从他们进城开始,就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们了,看到他们向着落神泪而去,那双眼睛的主人立刻去了族长的屋子。

    慕容冰一直不知道,其实这个世界上,他一无所有。

    当他们到达屋子的时候,就看见慕容冰的叔叔,也就是洛神冰族的族长,已经带着族中的高手在那儿等着了。

    看到这一幕,除了落影的所有人都拿起兵器对准了慕容冰,他们都以为是慕容冰报的信。

    落影挡在慕容冰身前。

    “不是他,他没有时间去报信,毕竟他是后来才知道我们的目的的。”

    凰九夜毫不犹豫,第一个放下武器,既然落影要护着他,那他也只能支持。

    剩下的他们也都陆续放下了武器。

    慕容冰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落影。

    他已经没有心思理会他们了,他怔怔的看着得意的偎在族长身边的女子,那是他的妹妹!

    他眼中透露出不可置信、受伤还有很浅很浅的绝望。

    “慕容怜是你?!是你报告了族长?!”

    也只可能是她了,只有她能够窥视他而不被他察觉,因为他从未对她设防!

    他从未对她设防啊!

    慕容怜冷笑,“是我,怎么样?”

    “为什么?”慕容冰的声音佯装的冷静,其实不论是谁,认真去听,都能听出那么一点易碎的脆弱。

    “哈哈,为什么?”慕容怜高声大笑,笑得前仰后合,“慕容冰,你知道吗?从小我就特别讨厌你。凭什么你才是长子。”

    “凭什么你天赋比我好,凭什么爸妈眼中只有你!凭什么!”

    “我恨你!”

    “现在你终于可以死了,你死了,我就会是族长继承人了!哈哈,慕容冰啊慕容冰,不得不说,你做了一手好死啊!勾结外人,预谋落神泪,你终于可以死了!”

    他叔叔则是一脸赞许的看着慕容怜,说道,“好,干得好!明天我就封你为族长继承人!”

    慕容冰才知道,那一切全都是假象,其实他,从来就是一无所有。

    他身子狠狠晃了晃,心里不知为何的痛,痛的他脸色发白,呼吸不过来。

    为什么呢?他明明……不伤心的……吧……

    这个时候,一个女声传来,“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们七个人,不可能会死在这里!”

    是落影,慕容冰仓惶看过去,落影脸上带着满满的都是冷冷的笑意,注意到他的眼神,她看向他。

    “冰,可能我无法完成答应你的事了,你妹妹今天是注定要死了!”

    慕容冰重新勉强露出微笑。他其实也不是那么悲剧,他……还有落影啊。

    “嗯!”

    听完对话,凰九夜他们也明白了一切,都过来拍了拍慕容冰的肩膀,随后都站在落影身后,斜斜排成两列,蓄起了灵力,进入战斗状态。

    于是在落影的一招冰刺后,战争爆发。

    几个人个个身怀绝技,但是洛神冰族的人也不是好惹的,战斗打的十分激烈。

    “风云转!”

    “冰天雪地!”

    “冰封幽冥!”

    “碧水龙吟!”

    “阴阳无极门!”

    “光影传说!”

    “幽冥暗凤!”

    几个人使出各自的绝技,与洛神冰族的几十位高手竟是打成平手!

    洛神冰族族长见奈何不了这七人,脸色都变了,犹豫了一瞬间,口中开始诵念一段晦涩难懂的咒文,慕容冰听他念这咒文,脸色大变。

    他冲着落影六人大吼,“走!快走!”

    可是来不及了。

    落影几人被那些听到咒文精神一振的族人缠住,一时脱不开身,竟让他将咒文念完了。

    不久,他们的上方出现一道耀眼的白光,一只通体雪白色的雪狐从白光中缓缓迈步走出来,脚步优雅。

    只见那洛神冰族族长满脸惶恐,跪在了那白狐脚下,说道,“神狐大人,这几位宵小竟想偷走落神泪,但我们打不过他们。”

    白狐一听便怒了。

    落神泪可是我主人的眼泪,世上不超过十颗!每一颗都弥足珍贵,对于主人可是有用的,哪个混蛋敢偷?!

    它抬头便想攻击他们,但一抬头它就愣住了。

    不知何时停下的战斗,它的对面是一个白衣女人,带着镂空面具,身上散发出熟悉的清冷的香味,那是它化成灰也不会记错的香味!

    白狐揉了揉眼睛,不可置信她就这么来到了它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