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绝望之泪2

    更新时间:2018-10-20 11:00:00本章字数:2109字

    落影再次倏然惊醒,大口大口喘气,抱紧了手中的月,甚至将它勒的醒了。

    可她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到底为什么惊醒,明明好像什么梦也没有做,睡的很香啊!

    她站起身来,走到桌前坐下来,倒了一杯水,喝掉。

    这一回,是第三世的诀别啊……

    第二天一大早。

    月拽着落影离开,她很奇怪的问它,“诶?怎么了?何事如此着急?”

    它看了看她,“帮你提升修为,现在的你太弱了。”

    “弱?”落影心想,她已经很厉害了好吗?

    月则想,废话啊,还不及当年的万分之一啊!

    月拖着她来到一个山洞前,将她推了进去。

    她一进山洞,霎时感受到一股浓烈的悲哀气息,那气息很熟悉,跟她身上的气息几乎是一模一样。

    她抬头看去,那是一颗紫色的,如同宝石般的珠子,晶莹剔透,散发着那浓浓的悲怆。

    “月,这是什么?”她问月,但是眼睛没有一分一秒离开那颗珠子 。那颗珠子总是让她感觉到难受。

    月在山洞外面,它根本进不来。“那是幻神流下的最为悲伤的眼泪。”月说。

    其实,也就是你最绝望的泪。

    “当年幻神在心爱的人死去后自杀,死前落下了这两滴紫色的泪。她把自己的全部法力封印到这里面,一滴是一半。”

    落影很奇怪,“那为什么你自己不用?”

    月愣了一愣。

    苦笑,“影,你没发现吗?只有你能够接近它啊。”

    就连凰九夜都不能,因为,他太爱她,太心疼她了。所以那就变成只有她才能用的东西了。

    而且凰九夜,从不曾真正的像这样心痛过。

    其实,连落影用着,也很凶险。毕竟,那是落影也很难接受的悲哀。

    但是月不知道,世间还有一个人,承受的住,并且能够拿到,只是不能吸收罢了。

    那个人,是轩辕离。

    因为轩辕离受的,是更大的悲伤痛苦。

    “哈?为什么?”可是落影不知道。

    月的眼神飘到好远好远,“幻神的心碎是谁都承受不起的,不论是谁,只要接近那两滴泪,就会染上那里面一样的伤心,最后承受不住的死亡。”

    “那你还让我来?!”

    “你不一样,只有你,不一样。你不会的,反而可以吸收那里面幻神的神力。你吸收就好了,不用管太多,我不会害你。”月永远不会害你。

    只有月,永远不会,伤你。

    落影选择相信它,它的眼里心里没有半点虚情假意。

    她吞下了那滴泪,结成修炼手印,开始全心全意吸收起了泪滴里,本就该属于她的力量。

    三个时辰过去了,落影虽晋升了很多,但是整个身子开始冒血。当年拥有全部力量的她,是神身。可是现在的她,只是一届凡人。

    一届凡人自是承受不了那样的力量,承受不了那样的悲伤。

    所幸那滴泪不仅在提升她的法力,还在锻造她的身躯。

    泪滴中窜出一股紫金色的火焰,从落影体内烧起,很快裹遍了她的身躯。

    那火烧灼着落影的身躯。

    毁灭,然后才能有重生啊——这是谁都懂得的道理,但是,却不是谁都能做到。

    因为想要重生,不仅要求机缘,而且毁灭哪能不带着噬心的痛楚呢?

    只是她都有,她不能放弃,她希望有一天,可以是她来守护他们,而不是凰九夜总是来守护她。

    她没有动。

    另一边。

    六个人都快要急死了,落影出门的时候,没有跟他们说。所以现在人不见了,确实是心急如焚。

    六人分头去找。

    凰九夜硬凭着直觉,还有那被压制的几乎没用的附在项链上的灵力,找到了落影,但那已经是三个时辰后了。

    他找到了那个洞,正好看到了落影浴火重生的样子,看到落影满脸都是痛苦,他心疼极了。

    就要不顾一切冲进去,在踏上那个洞中的土地的那一瞬,忽然觉得一股强烈的悲痛瞬间摄住了他的心。

    那悲痛就像有实质一般,缠绕在他的心尖不去,仿佛是万千鲜花凋谢,中间铺着爱人的脸,那一瞬间的心痛,无人能体会。

    有几幅画面从他脑海中闪过。

    他看到自己的心口血流如注,远远的是落影的身影。她伸出手向他,满脸不可置信的受伤,她的脸上不复冷静,而尽是疯狂。

    他看着她,心里有些不可置信的悲伤,怎么会呢?落影那么冷静,怎么会能在她的脸上看到疯狂?不可能的,这一定是不可能的。

    听他到她在说,“轩辕离,你敢!”

    “他若是真的死了,我落影为他陪葬 !”

    ……

    他沉浸在情绪中,正在情况危急的时刻,月跳了出来,一把将他拉出来。

    “凰九夜,你急什么?!她在晋升,你傻了吗?!”

    凰九夜还是恍恍惚惚的,“可是,那么大的悲伤,她……怎么修炼。”

    月倏的愣住了,像有些黯然神伤,“有什么不能修炼的?她……早就习惯了。”

    “习惯?落影她……到底经历过什么?”凰九夜的心撕裂般疼痛。那么强大的难过,连他,也承受不了,它却说,她……习惯了?!

    其实他想漏了一点。

    他凭什么以为他忍受不了的痛,落影就忍受不了?毕竟,落影曾经这么痛过,而他,没有!

    他没有!

    月一听到这个,整只狐狸直接爆发。

    “凰九夜,你还敢提这个?!”纤细的狐狸眼瞪得老大,眼睛里都有血丝。

    “凰九夜,你给我记住了!落影生生世世没有一次不是因为你痛的!这一世,你要是再让落影有哪怕一丝心痛,那我月,倾尽一切也要杀了你!”

    凰九夜呆呆的,“怎么会?她怎么会?”

    我凰九夜怎么可能伤落影?!

    他目光坚定的看着月。“我不可能伤她!”是笃定的语气。

    “如果我真的这么伤了落影,那么就罚我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受同样的伤痛!还有,我向你保证,今生今世,凰九夜绝不伤落影一分一毫!”

    月看着他,唯有苦笑。你做得到什么?又能做什么?

    呵,最无能的,是你!

    若不是你,若不是你成为主子的软肋,主子怎么会伤重没察觉到有问题?!

    其实是你自找的,可是为什么要牵上主子!

    现在知道承诺了?!

    可你的承诺,呵。

    有什么用!